异议者

歪脑 | 如何在最危险的悬崖建立海中小屋:建立微信“反贼群”的年轻人们

“我以前可以说是根正苗红,是学校里的护旗手,你知道什么是护旗手吗?”大肉笑着说,“就是那个一下雨就马上从教室里冲出去把国旗降下来收好的那个人。” 

直到 2013年初,《南方周末》元月献词事件轰动一时,大肉特地到广州的报社门口,声援编辑部。从广州回到家乡,护旗手接到公安电话:“你是X吧,终于找到了你了,要是你今天没接这个电话,我们……”。

第一次被请喝茶并不愉快,但想法已经改变,就不再回头。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大肉觉得有必要在大陆一边倒的舆论控制下开个空间,把关心香港、想追寻真相的伙伴聚在一起,靠彼此对资讯做事实核查。午后的咖啡馆里,他和卷卷等人一拍即合,再拉上十几位理念一致的小伙伴,一个微信“反贼群”就此诞生。

阅读更多

歪脑 | 张洁平: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干掉他?不。突然消失只会令他影响力更大。死亡引发的集体哀悼,常是言论转化为政治行动的开始。对独裁者来说,一个异议者的处境无关紧要,真正要紧的,是那些相信他的人——怎样重新掌控他们的心,才是重点。

怎样减弱、消除异议者对群众的影响力?隔离。竞争。抹黑。不消灭他,但限缩他发挥影响、及为自己辩驳的能力。派十个人与他竞争,分薄支持者注意力,并争夺粉丝。寻找弱点、痛脚,想办法抹黑他,破坏群众对他的信任。至此,异议者肉身仍在,甚至仍发声,但人们已听不见他,即使听见,也不再相信他。他就不再是威胁。

在极权国家,最具威胁力的异议者,不是任何个人,而是真相。

阅读更多

看完烧毁 | 孙立平的满意与不满

作者:赵瑜 六月初,因为支持方方,孙立平被一群网友围攻。因为他的新浪微博的名称叫做“清华孙立平”,所以有网友回复他,说,请你将“清华”两个字去掉。意思是,你不配用这两个字。 这个网友大概不知,孙立平老师是清华大学的知名教授,他配得上百年清华的名声。...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杀人犯欧金中,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他活着?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