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

自由亚洲 | 网络再现封号禁言潮 左派学者也遭删帖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一年一度的“六四”敏感期又将临近,中国当局加强网络封号的力度和对敏感词的封杀。不仅敢言的异议人士遭禁言,还有左派学者在微博悼念江青也难逃删帖厄运。 国务院新闻办周二发表《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称截止去年底中国互联网上网人数5.64亿人,微博用户达3.09亿。 据最具影响的十家网站统计,网民每天发表的论坛帖文和新闻评论达三百多万条,微博客每日发布和转发的信息超过两亿条。 敏感词及删号增多 外界普遍认为随着网民的急剧增加将会给当局控制言论增加难度。 近日,无论是微博还是博客社群封杀力度都不断增加,据敏感词统计网站的调查最近被列入敏感词不可搜索的有七不讲、习三胖等。 当局的封号措施蔓延到了微博中敢言的名人账号上。 据了解,被销号的微博人士有作家慕容雪村、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律师斯伟江多次转世(更换账号)仍然被追杀封号。更有不少草根账号被大量删除,在微博的时间线中可以观察到,近期不断有账户发言被销号的消息,并附上新号希望得到关注。 近日在新浪微博上多个账号被销号,不愿透露姓名的网民告诉本台记者:“两天删了三个号,现在还是用别的名字,传播公民常识可能被封号,我分析这可能是主要的原因。” 记者:被删号前有没有收到什么通知?或者以前有没有这样一个情况? 网民:以前也有一次,六个账号都被干掉(删掉)他们肯定是接到指令是针对我,不是针对某个微博,是针对我个人一系列的行为和理念。 左派学者难逃封帖 被称作文革余孽的中国左派学者张宏良星期二,公开在微博悼念毛泽东的遗孀江青,随后微博内容被删除。 他周二晚间在被删除的微博中说,“昨晚到现在微博几乎都被加密”他周三凌晨又在微博说“老子以中共中央主席的身份搞了个颠覆共产党的决议,儿子则以共产党部级干部的身份,率领一大批共产党员要用这个决议去颠覆共产党,共产党真的变成了21世纪的杜十娘”。 在美国的资深媒体人北风周三向本台表示:“习近平十八大前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应该要放到这样的时间长度上来看。也就是说,因为第一现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已经无法跟别人辩论,也经不起挑战,所以他(当局)不让别人说了,所以你就会看到最近这一系列的动作。这也跟暗中流传的关于意识形态的几个问题相吻合,微博上这些人被封号,互联网风声鹤唳,全国有毛左在各处活动,这些都只是表现出来的现象而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知名毛派张宏良遭特警深夜驱逐 微博控诉

中央民族大学教师、知名毛派张宏良今日通过微博公开了自己于(北京时间)5月11日凌晨在河北遭到特警驱逐的消息。张宏良一直以来都以捍卫文革、推崇毛泽东、动辄称民主宪政的支持者为美狗汉奸...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网友提供的新浪博客删帖记录 2013-03-15

老郑说话《[转] 如此“大会”,无必要再加“人民”二字!》2013-03-15 大火蛇《[转] 80%公共医疗费用都是花在了官员身上》2013-03-13 光头戴维《[转] 金三棒子的核剑在向谁挥舞?!》2013-03-13 光辉利龙《[转] 反对外国人参加我国两会,干涉我国内政》2013-03-15 光辉利龙《[转] 转基因食品有什么害处?》2013-03-15 光辉利龙《[转] 亡国因精英,兴邦凭百姓》2013-03-15...

阅读更多

特级教师蒙冤 | 拖得过五年,拖不过十年

原文地址: 转:拖得过五年,拖不过十年 作者: 天下求真 拖得过五年,拖不过十年         作者:不紧张   ——光绪皇帝与李莲英谈话录 来源:网络 作者:知不道 李:皇上吉祥。 皇:吉祥你妹呀! 李:奴才该死。 皇:我被河蟹,关进瀛台。看我笑话来啦? 李:回皇上,奴才纵有狗胆··· 皇:谅你也不会。 李:皇上圣明。 皇:安嗒,我是你抱着长大的。刚才我出言粗鲁,对不 起,你别往心里去。 李:禀皇上,奴才理解皇上此刻的心情。不能为皇上分 忧,奴才罪该万死。 爱新觉罗·载湉 皇:今儿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李:回皇上,老佛爷懿旨,让奴才陪皇上说说话,给皇上解闷。 皇:安嗒,你两头为难,苦了你啦。 李:皇上一直称呼奴才为安嗒,奴才自惭形秽,哪敢以老伯自居? 皇:安嗒可别这么说。哪怕是块石头,伴着三十年,也该热乎了。 李:奴才叩谢圣恩。 皇:说说外边的事儿。 李:禀皇上,自打那年六君子殒命菜市口,皇上幽居瀛台,草民们便纷纷 认为,政体改革,成了泡影。革命一词,就变作香饽饽了。 皇:对策? 李:老办法,强化维稳措施,强化理论宣传。 皇:有什么新说法? 李:提出三个自信。 皇:哪三个? 李: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皇:自信?苏联共产党,二十万人时,建国! 两百万人时,卫国!两千万人时,亡国!占 太监总管李莲英 到总人口十分之一,居然说亡就亡。盲目自信,有什么用? 李:回皇上,那是因为他们没一个大老爷们,没一条血性汉子,出来抗争。 皇:怎么没有?8·19 政变,顽固势力的头头,副总统亚纳耶夫,纠集一大 帮权贵,成立了紧急状态委员会,要接管政改派的权力。戈老头像我一样被 软禁。坦克都开进了红场,要大规模抓人,杀人。还不够血性?要丢原子弹 才血性?当然,严格地说,亚纳耶夫那帮家伙,不叫爷们,叫流氓,有血腥 味儿的恶棍。是个男人,就不会那样做。最后怎样? 李:回皇上,专制帝国嗝屁了。 皇:唉!想想我们老祖宗,拖家带口入关,建立大清朝,那会儿,我们满人, 也是二十万。现在呢,四百万,也占到总人口十分之一。巧合啊。再不想辙, 恐怕难逃厄运。 李:托皇上鸿福,大清江山,与日月同在。 皇:谁都可以忽悠我,安嗒,你不可以。 李:奴才该死! 皇:你记得花蕊夫人的名句吗? 李:奴才愚钝。 皇: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李:是得有人力挽狂澜,一柱擎天。 皇:我都被河蟹了。你觉得我还有机会? 李:皇上龙体安康,万年无恙。 皇:我有木有机会,不重要。我不想做亡国之君,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关 键啊,只有将我大清改造成英国那样的宪政国家,才不会断了龙脉,才对得 起列祖列宗。所以,要有真正的男子汉,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像你说的,一 柱擎天,力挽狂澜。 李:皇上圣明。 皇:安嗒,你说实话,大内以外,跟我想法一致的人,多不多? 李:回皇上,只能说,跟你想法比较接近的人,很多。 皇:例如? 李:北大教授张千帆,他那些说法,跟皇上想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皇:还有谁? 李:有个湖北人,叫杨恒均,博士头衔,以前做过锦衣卫。各大网站都贴着 他的文章。文字功夫一流。里边既有学院派的严谨思想,又有草根阶层的实 用哲学。他们俩虽然不曾主张我大清搞什么君主立宪,但有一个共同点,那 就是,敦请皇族把握政体改革的大好时机,别让革命党抢去了这一不世之功。 皇:听你这么一说,我鸭梨山大。 李:奴才该死。 皇:安嗒,不关你的事。我是说,光有经改,不搞政改,指定不行了。曾国 藩、李鸿章、张之洞这些个奴才,为我大清,也算尽力了。中学为体,西学 为用,经改搞得轰轰烈烈。从前的重农抑商政策,膨化成了经济领域的无孔 不入、全方位政府管控,因此,培养了一批新的权贵,一部分人确实先富起 来了。可是,亿万草民,面对经改的成果,就像一头老黄牛,望着峭壁上的 鲜嫩青苔,想吃,仰起脖子,快要断了,也够不着哇。奴才们辛辛苦苦,为 我大清弄出个权贵经济,主观意愿不坏,客观上,却造成贫富日益悬殊,两 极严重分化,埋下了不稳定因素。结果不是害了我大清吗? 李:皇上圣明。 皇:所以,当务之急,要确定一个政改方案。安嗒,你认为,定这方案,要 从哪里入手? 李:回皇上,奴才脑残无敌,愚不可及,且事关千秋大业,不敢瞎掰。 皇:恕你无罪。说来听听。 李:禀皇上,奴才从没想过这等大事。倒是听过体制内外一些人士聊天,记 下了一鳞半爪。 皇:体制内的,怎么个说法? 李:内部三权分立,与皇族以外无关。 皇:哪三权? 李: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 皇:啊,皇族决策,皇族执行,皇族监督。分个鸟哇! 李:皇上圣明。 皇:除了这个分权,还有什么方案? 李:部分让权。 皇:怎么个让法? 李:建立英国那样的议会,那可是有实权的议会,并非橡皮图章。行政、司 法,都要由它监督。行政首脑,经由议会产生。其中百分之三十的议席,让 给民众。皇族留下百分之七十。 皇:这比前边那个内部分权,倒是进了一步。 李:却不是核心领导层的旨意。 皇:所谓空谈误国,就这么来的吧? 李:皇上明鉴。 皇:体制外的,怎么个说法 李:主要的,就是张千帆、杨恒均等右翼学者的说法——皇族服从于民意, 抛弃专制政体。全社会用选票来保障法治、人权,用民主来保障自由、平等。 皇:皇族的地位有保障吗? 李:少数学者有过这样的意思表示:五百个皇族家庭的成员,自然地融入民 主社会,特权自动消失,享受公民的政治待遇,像台湾的国民党人那样,主 动的光荣的历史性退却,换取被清算的赦免权。 皇:比起法国皇帝被砍头那一幕,还是强多了。 李:问题是,左翼不能接受。 皇:左翼要怎么做? 李:像辜鸿铭、司马南、张宏良那一帮奴才,还是希望皇图永固。名义上, 给予老百姓主人翁地位,实际上加以强力管控,就像最近两千年来所做的那 样。他们动不动就嚷嚷杀人。当然,他们也希望,皇族对社会、对百姓的巧 取豪夺,稍微收敛一点,就是所谓仁政,所谓与民休养生息。 皇:左翼跟右翼的分歧,还挺大的。 李:皇上明鉴。 皇:根据康梁师徒的言论,我揣摩出来:左翼人士,崇尚汉人政治文化传统, 主要的就是儒家的传统,强调以我为主,怎样治民。这些人,倒算得上帝王 的好帮闲。我们知道,历代君主,包括我的列祖列宗,从来就没把人民当人 看。在他们眼里,人民不过是一群牛羊,或者一群猴子。孔子说的“民可使 由之,不可使知之”,成了两千年来教化众生、役使万民的理论依据。在这 一理论的指导下,君主们最大限度地遏制人民的欲望,剥夺人民的自主选择, 以期实现威权下面的井然秩序,从而维持江山社稷的长治久安。而右翼,追 求西式治国途径,强调以民为主,实行民治,也就是所谓民有、民治、民享; 以这种理念为圭臬,调节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关系;在机会均等的前提下,充 分鼓励民众自我价值的展现,达到人人享有尊严的和谐状态。安嗒,你说说, 要是依照西式治国途径,老百姓自己能够治理好这个国家吗? 李:回皇上,奴才不敢叨咕。说错了,就是滔天大罪。奴才这条贱命,死上 一万次,也不足以抵罪。 皇:看样子,是否政改,一时半会儿定不下来。 李:禀皇上,从之前的风向,确实看不出眉目,死水一潭。今年的两会,召 开在即,就看会上怎么说吧。 皇:安嗒,你就不能跟我吹吹风? 李:皇上恕罪。奴才实在木有任何消息。 皇:理解。 李:谢皇上。 皇:安嗒,你说,要是今年两会的调子,仍然跟去年十八大一样,高调宣示, 不走邪路,就意味着不顾民意,继续拖下去,是不是? 李:皇上,饶了我吧。您再问下去,老佛爷会把奴才也给河蟹了。奴才就再 也不能陪您说话解闷啦。奴才该跪安了。 皇:我的好安嗒,跪安之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拖下去,拖得了多久? 李:回皇上,奴才不知。但是,翁师傅先前说了,拖得过五年,拖不过十年。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