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

弦子本名周晓璇。

2014年,弦子进入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也正发生在这一年。

2018年7月26日,弦子通过徐超(新浪微博:@麦烧同学)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指控朱军在2014年曾在化妆室对其做出性骚扰行为,直到有其他人进入时方中止,相关话题立即在新浪微博冲上热搜榜。随后,新浪微博开始紧急删帖,撤下了与朱军事件有关的热搜及话题。

弦子称自己在事发第二天在大学老师和朋友的陪同下报警,但警方不予立案,且要求弦子考虑朱军的“正面影响力”、派遣警员到武汉通知弦子的家人。案件不了了之。

2018年10月25日,弦子控告朱军一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此后弦子通过微博,与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的有其他相同遭遇的女性建立联系,陪同她们到警察局提交刑事报告、协助她们寻求公道。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法院不公开审理后认为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性骚扰,一审驳回其诉讼请求。而在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媒体上,很多声援支持弦子或转发此案信息的账号被禁言或封号。

2022年8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二审此案,当场宣判因证据不足而维持原判。尽管弦子最后败诉,但她的坚持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人物馆公民行动馆真理馆

中国数字时代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404给CDT-收稿机器人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404文库】小弦的自留地|弦子诉朱军案上诉状(附一审判决书全文)

(编者按:该文原文已在微信上被删除,发文账号 @小弦的自留地 疑遭禁言。)一审判决认为:“当事人陈述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需要与周某某提交的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使本院确信其主张的待证事实的存在。周某某申请本院调取的公安机关卷宗材料及海淀分局和海淀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两份说明系与本案的要件事实关联性较强的证据……故周某某申请本院调取的公安机关卷宗材料不足以与其陈述相互印证从而证明其主张的待证事实。”

阅读更多

【404档案馆】第26期:一场诉讼的失败与胜利,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回顾

在今天这期节目中,我们将带你回顾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这场历时三年的案件,法院最终以弦子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曾对其进行性骚扰驳回了诉讼请求,但就像一位网友所说的,“弦子让自己的抗争更加可见,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带来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判决结果,它会留在很多人心中,也会有持续的影响。”

阅读更多

西桃共学社区|弦子败诉 ≠ 性骚扰未曾发生:庭审无法否定的事实与历史

无权无势的普通人们,被权力羞辱和欺压似乎是注定的,许多人没有力量和条件公然抵抗,只有默默忍受。但弦子抵抗了,并且她汇聚了持续的力量,让自己的抗争更加可见,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带来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判决结果,它会留在很多人心中,也会有持续的影响。

阅读更多

维舟|弦子败诉,但她没输

年轻一代的权利意识已经苏醒,不论这一案子的结果如何,这注定将成为一个里程碑。在第一次开庭时就有很多庭外的年轻人一声声高呼“向历史要答案”,确实,这样的进展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不管怎样,一个新的篇章毕竟开始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