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类

日本:夜跑文化成形

许多人习惯在夜间慢跑运动,人数超出你我预期,而且有与日俱增的趋势。 人们选择夜跑的一大原因是出于方便,对上班族格外具吸引力,最近在大阪城举办的夜跑比赛里,参加人数就很高。 现居大阪的Kiyoshi即 报名 参赛: 这场比赛要在平日夜间举行,我一开始还怀疑,“会有人参加吗?”,结果参赛人数达到560人,虽然活动场地是在大阪城里,大会还是分为五公里组和十公里组,人们平常无法在星期日参赛,或是根本从未参赛,在这场活动应该会觉得很轻松。 而且夜晚的氛围很吸引人,有些人在晚上比较放松,且周遭环境通常更适合跑步。 Carna[ 说明]自己喜欢夜跑的理由: 因为云层很厚、遮住月光、街道又在省电模式,跑步时有些昏暗,不过却也让我更加专心,夜跑的感觉很好,也不必担心晒伤。 现在还慢慢出现一股夜跑流行风潮,Lafino 试穿 加装LED灯的外套,就是针对夜间慢跑或步行设计。 就休闲角度,夜跑确实有其迷人之处,但若视为一种文化,夜跑和人及社会又有何关系? 一般人们不会将慢跑列入夜生活或次文化,但“ 东京午夜跑者 ”团体却不做此想,他们会在周末深夜在东京街头慢跑,其他人恐怕很难想像,不过在这群人眼中,夜跑是种逐渐形成的文化,而非运动。 该组织发起人已立定远大目标,全球之声也访问Shogo Otani,瞭解这位主办人如何看待这项活动,以及对未来有何想法。 问:你为何成立“东京午夜跑者”? 《Huge》杂志曾有篇专题报导,提到有个组织名为“纽约桥梁跑者”,成员会在夜间慢跑,杂志因此称之为“午夜跑者”,我们也想将这种态度带入东京,因此在今年初成立这个团体。 问:这个组织目的为何? 我们希望在现代东京引领潮流,发展出慢跑的反文化,其中迷人之处并非风格或外貌,而是能够享受自由,在21世纪散播嬉皮心态,重点在于透过慢跑表达“自由”。 问:在东京街头慢跑感觉如何? 我真的觉得很自由,觉得自己活在东京,也明白拥有朋友的重要性与快乐。 问:你希望有多少人加入?为什么? 70亿,我们在这个时代里,需要有这种目标。 问:你希望一年举办多少次活动? 目标是一个月两次、一年24次,未来成员也能参与活动筹备,若活动顺利,未来也许会更常举行,此刻非官方目标是每周举行,官方目标是每月一次。 问:有多少正式成员? 有两名联络人、一位网站管理员、一位文案,目前还在找摄影师及艺术总监,只要敲定人选,组织就会正式运作。 问:相较于纽约的团体,“东京午夜跑者”为何更值得媒体报导? “纽约桥梁跑者”是一群个人,人们基于自身意志,自发性地聚集在一起;“东京午夜跑者”则是种文化,希望传播至世界,所以目标人数是70亿,我们着重于想法和沟通,所以不只是街头文化,知识也很必要。 问:活动有何目的? 组织基本宗旨是“自由”,藉由散播想法及各种联系,希望持续创造新文化,我们的目标没有终点。 校对: Soup 作者 Jeremy Laughlin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埃及:公民媒体的革命角色

最近有部关于埃及革命的记录片,其中 第一部分 主角是博客兼影片制作人Aalam Wassef,着重于網絡影片及其他媒体如何伴随这场人民抗暴行动。 这部记录片由 NarcoNews 网站制作,该网站主要报导拉丁美洲的反毒战及民主议题,今年五月亦曾主办“ 真实新闻学院 ”活动,并在当时推出这段影片。 虽然该网站以拉丁美洲为主,埃及似乎也是今年的焦点内容,有一场活动邀请埃及革命要角 演讲 ,也邀请身在埃及抗争现场报导的 记者 出席。 这段影片希望说明人民反抗运动为何能成功,也追溯自数年前开始的埃及抗争史,Aalam Wassef提到自己从2007年起,便使用假名张贴影片批判政府,以及如何让影片广为流传。 一切并不单纯是运气好,这位博客除了用不同姓名发表文章,也在Google搜寻引擎刊登广告,用尽各种途径让众人得知讯息;当然他也没有错过其他实体世界的媒体。 他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让埃及民众更瞭解各种问题,但直至英国广播公司报导他的故事,他才觉得前总统穆巴拉克( Hosni Mubarak )执政28年之后,此事终于传到国外,而不只是埃及国内能使用網絡的10%民众。这段影片亦有 西班牙文版 。 在其他成功的網絡运动后,人们加入无数埃及民众的行列,共同追求终结这个政权; 下一段影片 于革命爆发前20天出现,或许也是引发政治山崩的另一颗小石头。影片最后有段简短讯息,呼吁所有人和朋友一起在1月25日当天,把头探出窗外,高喊“穆巴拉克下台”,许多人确实照做。 埃及人民期望重建国家的理想还很遥远,民众透过博客、媒体及街头持续努力,Aalam Wassef也在继续制作新内容,包括 两个 YouTube 帐户 、 博客 、 網絡艺术家档案 ,他最后在记录片表示: 我们无法轻易得到民主,那是个永远不会彻底达成的目标…每个人每天早上起床,都得思考这场革命取决于每个人的行动,这是革命成功的要素,每个人都必须觉得,若自己没有行动,民主就会消失,我每天早上都有这种感受。 校对: Soup 作者 Juliana Rincón Parr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菲律宾:政治犯的網絡狱中日记

菲律宾一名艺术家、记者兼社运人士自从遭政府拘禁后,便成立博客,记录自己的监狱体验及想法,他的亲友、其他艺术家、作家和一般民众也运用網絡,四处为他奔走,希望让他获释。 2011年2月13日,亚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准备驾驶汽艇,前往菲律宾东部岛屿萨马(Samar)的偏远乡镇圣荷黑,却遭到 军方逮捕 ,现场人士还取笑他带着电脑去乡间,但他遭指控为地下共产运动领袖一事,却令人完全笑不出来。 前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执政时期,当时共有126人未经司法程序遭到杀害,另有27人失踪,亚哥斯塔被捕时,正在为当地撰写 人权报告书 。 军方讯问他后,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诉,民间团体、作家、艺术家和他的亲友均严正驳斥不实,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他。 亚哥斯塔目前仍监禁在萨马地区的Calbayog市监狱,人权联盟 KARAPATAN 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为止,菲律宾监狱内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总统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独裁时代,菲国政坛便不时出现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运动,执政党长期骚扰、恫吓、甚至杀害批评政府的人士及社运份子,阻止他们争取缩短贫富差距及增加贫民权力。 此次要求释放亚哥斯塔的运动中,民众大量运用網絡工具,这一点与过去相当不同,相较于义大利哲学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监狱手记》,亚哥斯塔的狱中日记定期刊登在 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 博客中。 其中记录许多监狱体验,例如4月13日的文章 提及 : 我可能还没适应目前牢房环境,因此白天几乎无法动笔,闷热程度令人无法喘气,囚室里没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户不到一尺,旁边又是两 座从不停歇的煤炭火炉,外头噪音令人发狂,有时似乎来自青少年,有时却又像僵尸,我和另外11名囚犯挤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让人无法专心、也无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 写道 : 对许多狱囚而言,会面与放风时间都令人无比期待。 会客室大小几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时做为活动空间使用,每间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会客室待几小时,囚犯能趁这个机会透透气,纵 然不是新鲜空气也无妨。囚室内几乎吸不到氧气,尤其在早上十点至下午三点格外明显,故犯人们都很期待每个礼拜一回的会客时间。 博客里也有亚哥斯塔在狱中的 想法 :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羁押之前,我早已觉得自己基于种种目的和原因,和社区关系已变得疏远而模糊,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体运动,为乡村贫农及农村劳工争取权益,这是必然的结果。 脱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其实牺牲很大…其中当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为诗人,我从未遗忘稻田与赤脚孩童的朴实画面,也从未忘记蟋蟀和乌鸦的原始叫声,不过有时在自省时刻,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诗歌。 亚哥斯塔的狱中诗作请见 Ikatlong Sundang: SIPAT 博客。 “释放亚哥斯塔运动”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张贴狱中日记,也建立 網絡连署 活动与 Facebook页面 ,本文撰写之时,已累积788人参与。 这项行动的博客 freeacosta.blogspot.com 中,汇整愈来愈多声明、证词及其他文章,显示活动声势仍在增强,菲律宾争取政治犯获释的路途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5k6998hGw8 校对: Soup 作者 Karlo Mikhail Mongay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墨西哥:反暴力或反政府?

作者 J. Tadeo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s] 4月6日,墨西哥各大城市街头涌现大批反暴力抗议人潮,另外在美国纽约、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西班牙马德里等地,也有墨西哥民众上街声援,英国广播公司BBC 报导 ,有些人要求总统卡德隆( Felipe Calderón )下台,认为他打击帮派犯罪与毒品走私的策略,反倒助长这股血腥歪风。 今年三月底,记者兼诗人西西利亚( Javier Sicilia )在莫雷洛斯州( Morelos )丧命,在墨西哥掀起 反暴力 风潮,也是这场游行的起因。 在首都墨西哥市“城镇广场”的反暴力游行群众,照片由Alberto Millares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 博客圈迅速出现各种反应, Víctor Hernández 在 Michoacán en Resistencia 乐见游行是由一般民众发起,而非某些政治派系的媒体操作产物: 今天将在国内各地举行的反暴力游行,确实是由社会基层发起,值得赞扬,当初是作家西西利亚登高一呼,但筹备与宣传皆由民众接手(多为中产阶级),并以社群网站为宣传管道,没有媒体协助。 中产阶级首次自发要求终结暴力,而非受右翼媒体噱头吸引,人们是为自己而走。 Javier Hernández Alpízar 在 Zapateando2 转载该作家写给政府与凶手的公开信部分内容,这封信是在抗争之前公布,这位博客指出: 这封信让许多人义愤填膺,用强烈而清楚的言词,获得许多人共鸣,“各位政治人物,我们已受够你们,我所称的‘政治人物’并非意指 特定个人,而是包括政党在内的大批人士,因为你们追索权力,所以撕裂国家,导致这场反帮派之战思考不周、执行不力、运作不当,这场战争让国家陷入紧急状 态,拜各位吝啬、内斗、渴求权力、规划不佳与无能之赐,让大众一致认为国家必须重新团结,否则国家别无出路。[…]” 记者兼博客 Jenaro Villamil 表示,超过万人在首都墨西哥市参与游行,他认为抗争理由很明确: 现在充满诗意、政治热情与愤怒,逾万人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从美术宫游行至城镇广场,抗议打击毒品走私政策的效应,另有8000人 在诗人兼记者西西利亚带领下,在Cuernavaca地区游行,各地同时游行是因为3月28日时,共有七名年轻人在莫雷洛斯州Temixco地区遭到处 决。 “卡德隆下台!卡德隆下台!”的口号在过去36小时不绝于耳,也都聚集在“城镇广场”国家皇宫外的临时舞台,在Monterrey、Mérida、Guadalajara等数十城市的抗议活动中,也听得见类似诉求。 在首都墨西哥市“城镇广场”的反暴力游行群众,照片由Alberto Millares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 另一方面, México Sí 博客管理员对于游行提出多项问题,认为抗争对象是犯罪问题、而非政府,也好奇活动会有何成效: 为何要游行?他们难道此刻才发现帮派犯罪存在?才发现社会遭到暴力相向?解决方案是什么?民众上街表达自己反暴力吗?我觉得毫无 意义,暴力根源于缺乏社会教育的打手,凶手可能未受教育、是毒虫、酒鬼,也可能缺乏人性,才会像售货员贩卖产品般轻易杀害他人。这些枪手从领袖获得报酬, 他们只想着从人民身上榨取金钱,对社会毫无兴趣;游行当时,枪手可能已经喝醉或嗑药,帮派领袖非常高兴,因为已达到影响社会的目标,让人民感到恐惧,若人 们害怕,要绑架勒赎就更容易。 他在文末邀请读者: 我们不能全然倚赖政府解决治安问题,一定要亲身参与,不能等到自己的子女丧命,才开始抗议。 以上是人们对墨西哥4月6日各地游行的部分看法,各界对游行原因、抗议对象、活动成效显然尚无共识,不过未来国家会如何处理人心惶惶、社会不满的现状,仍然值得观察,且明年墨西哥将举行总统大选,人们将有机会用选票裁决,是否满意立场偏保守的 执政党 表现,或者寄希望于其他阵营推派的候选人来改善现局。 校对: Soup

阅读更多

利比亚:战地公民报导影片

作者 Hisham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利比亚抗议群众持续对抗执政42年的格达费(Muammar Gaddafi)政权,在战乱之际,各种影片也不断外流,以下收集部分民众在各个战地城市所拍下的画面。 阿杰达比亚(Ajdabiya)位于班加西(Benghazi)以南160公里处,于三月中落入政府军之手,当地13万居民大多逃离,留下 一座鬼城,少数未离开者生活没有水电,还得忍受种种折磨与每日轰炸。以下这段影片记录市区所受的损伤,掌镜者询问街上一名年轻男子如何度过这段时间,他回 答“我们一直生活在恐惧之邦”,并高举胜利手势(影片来自 benghazi17feb )。 星期六早上,联军空袭格达费的部队后,民主派人士终于能再度进入市区,这是国际社会对利比亚实施禁航区之后,在野阵营第一场重大胜利。 阿兹辛坦(Az Zintan)座落于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西南方160里处,冲突持续上演,政府军不断炮击市区多日,企图迫使民主派部队撤退,以下影片中,反抗军在市郊重要地点击退效忠格达费的势力(影片来自 zintan2011 )。 米斯塔拉(Mistara)是国内第三大城,民主派人士于二月攻占当地后,便引发政府部队迅速猛攻,据称官方派遣战舰驶入港口,以强大武力 于三月中重新掌控当地;米斯塔拉情况至今未明,尽管联军攻势一度让亲政府部队停火,炮击目前仍在继续。以下影片拍下市民所面对的暴力,一座清真寺尖塔沦为 攻击目标,在连续受创后倒塌(影片来自 ibnomar2005 )。 另一段画面同样出于米斯塔拉,据称是殂击手布署在屋顶(影片来自 TheLibyaFreedom )。 利比亚东部的班加西是反抗军重镇,在2月17日抗争初期便已攻下,3月18日,格达费的部队企图夺回班加西,但遇上在野阵营反击,不过效军格达费的民兵在夜间继续活动,民众因此组织巡守队,捍卫自己的社区,如影片所示(影片来自 AliveinLibya )。 自抗争起始以来,政府一直固守首都的黎波里,国营电视台试图呈现出,当地满是格达费的支持者,不过在以下影片中,显然是首都居民的抗争者高 喊反格达费口号,而枪声不绝于耳,显然是对准他们;其中一人表示,“军方并非对空鸣枪”,另一人则要求摄影者继续拍摄。抗议群众高呼“世上只有真主,格达 费是真主之敌…的黎波里人民何在”(影片来自 QuatchiCanada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z5WRXlK7qU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