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返乡

城市的地得|又到了我思乡的时刻:恶意返乡和无法开出的公交

郸城上一次“上新闻”还是春节的时候,县长董鸿因为视频中一句“凡是不听劝阻恶意返乡的,一律先隔离再拘留”引发全国媒体关注。董县长的“恶意返乡”论和现在的公交停运,其实有着深刻的联系。这倒不是因为大家都不敢回乡,坐公交的人就少,而是因为这种硬核防疫,最终会加速县城的凋敝。

阅读更多

建设性意见|河南郸城公交车全部停运,董鸿县长或许有办法

当初视频全网疯传,董县长被骂得狗血淋头,这显然是不懂法嘛。然而人家董县长楞是啥事儿没有,平安落地,郸城的硬核防疫也一点儿都没有软下来,就问你服不服气。有这样强悍的县长与硬核的防疫政策,郸城县的防疫工作想必一定做得非常好,那郸城县的财政想必也就不太能顾得上公交司机了。

阅读更多

卖杏花|有恶意的,其实是故乡

那一刻,我确定:在故乡,我成了一个异乡人。我站在翠绿的麦地里,一时找不到我家的祖坟。附近的沟壑平整了很多,地貌大变。目之所及有两处坟群,我隐约觉得,西边的应该是我家的,却不敢肯定。在这块地的西边尽头,原本是一大片洋槐,洋槐本是乔木,在这里长成了一人高的灌木,又密生为丛,盘根错节,极其难刨。往年,我总是以它们为祖坟定向。看来,2020年村民小组重新分地时,用推土机解决了这个历史遗留问题。

阅读更多

流落南方|一个郸城人:过年回不了家,不敢“恶意返乡”

亲人不得相见的泪水,让无数在外打拼的游子破防。回家,是多少人忙碌奔波一年后的情感期待。但在疫情防控有序进行的当下,各地防控政策在层层加码,虎年春节无法阖家团圆的,绝不不仅仅是老赵和他的孙女们。一位读者为我们写下自己的故事,他曾是资深媒体人,目前在昆明创业。他的老家,就是创造出“恶意返乡”热词的河南郸城。

阅读更多

默存格物|春节返乡,是一种个人价值判断

今天,春节返乡是技术和机器时代残存的一种人文,是从农耕社会向城镇化工业化时代转型的真正乡愁,是残酷的理性时代残存的一丝温情。政治和工业化一起,摧毁了农耕时代的传统,回乡这农耕时代最后的遗响,终于在疫情时代也到了退场的时候。倒计时真正开始了,但人情冷暖,并不是被疫情也不是被工业化城市化摧毁的。从故乡到异乡,到返乡,每一个挣扎沉浮在这个时代还尚未被吞没的人,也都隐藏着无数的故事。这些故事和怀想,无论多渺小,美好或不美好,都不仅仅属于个体自己,通过它们,可以观照到时代变迁中一代甚至数代人的命运。请记下它们。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