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

《纽约时报》:故宫是在号召革命吗? ――不,很可能只是个别字

核心提示: 故宫的一个错别字,闹出了国际笑话。几千年历史的象征,如今却成了斯文扫地的场所。   原文来源: 纽约时报 , 2011/5/17 原文链接: http://www.nytimes.com/2011/05/18/world/asia/18beijing.html 译者: S.M. 校对: 南山   【北京讯】 —— 六百年来,紫禁城,连同它朱红色的城墙、迷宫般的走廊和倾斜的屋顶,作为终极权力的象征和辐射广阔地域的威权密室,屹立在北京的中心。 一般人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它会是颠覆共产党统治的一个基地。 可是,近几天在网上流传的一些照片,似乎在暗示情况正是如此。在周五,故宫主管官员向当地警察部门赠送了两面锦旗,感谢他们抓获了本月早些时候发生的故宫博物院古董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其中一面锦旗上的标语这样写道: “ 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 ” 。 这种带有谋逆色彩的标语立即使中国的因特网沸腾起来,像内宫流言一样传播得飞快。 除去故宫内部形成了秘密革命团伙的可能性之外,这个问题主要是由于汉语中同音异形词造成的。 “ 撼 ” 的发音(四声),同 “ 捍 ” 完全一样,尽管写法不同。换句话说,第一个字的意思应该是 “ 捍卫 ” 而不是 “ 撼动 ” 。 赠送锦旗仪式上似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错误,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纪天斌和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出席了赠送仪式。 到周一,赠送仪式上的照片点燃了网络上的嘲弄风潮。很多中国网友嘲笑锦旗设计者的文学修养,中国的新闻媒体要求有关方面对此作出解释。 故宫管理办公室周一时在其微博上发布了一个简短的道歉声明,上面说,此次赠送的锦旗由故宫博物院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制作, “ 由于时间紧迫 ” ,相关人员没有检查锦旗的内容。 声明中还表示,保卫部门非但没有承认错误反而强词夺理,拒绝道歉。相关负责人已经调查了事件的经过并对保卫部门进行了批评教育。 比起日前一位刘姓官员对《法制晚报》的回应,这份声明对形势的估计显得更有诚意一些。——那位刘先生表示锦旗上没有错字,并且他们请 “ 专家 ” 检查过措辞的使用。他的辩解在网上被成千上万的帖子所嘲弄。 这段关于锦旗的插曲其实是这个月中,故宫这一神圣建筑所遭受的一系列尴尬事件中最新的一个。最初的事件是一名窃贼在五月八日盗窃了来自香港私人博物馆的 20 世纪初的珠宝手工艺品,北京警方也正是由于侦破了此案而得到锦旗的。 据《法制晚报》报道,这起盗窃案发生在下午五点故宫闭馆之后,当时有至少 1600 个防盗报警器和 3700 个摄像探头监控着整个故宫。 比被盗案更大的丑闻,是故宫内的建福宫被开发成奢华私人俱乐部。建福宫是香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捐资重建的。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芮成钢在微博中宣称,建福宫会员资格面向全球 500 名顶级富豪限量发售,每人的会员费高达 154 , 000 美元。 相关负责人迅速否认故宫中存在任何形式的会所俱乐部,但是据 《 新京报》周日报导,建福宫开幕典礼实际上已经举行。 故宫发言人常凌星( Chang Lingxing ) 在周二的电话采访中表示,故宫管理办公室聘请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来组织讲座和沙龙。然而这家公司擅作主张开始分发 “ 会员申请表 ” 。故宫管理办公室已经通过书面形式要求该公司停止此类行为。 一条微博消息简明扼要地总结了这三起丑闻: “ 商业公司未经允许卖会籍,安保部门未经允许印锦旗,犯罪分子未经允许偷展品! ” 但是我们似乎不应该低估这一皇家建筑的承受能力,正如杰出的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杰明( Geremie R.Barme ) 在他讲述故宫历史的书中所写的那样:“虽然故宫的建筑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最终会腐朽崩坏,但是,中国暗中勾心斗角的政治,僵化的执政原则和专横独裁的统治作风将会越过宫墙一直延续下去。”  

阅读更多

故宫富豪会所被叫停 中国社会矛盾得凸显

《纽约时报》记者 Edward Wong: 展品失窃只是故宫本月遭受的第一桩尴尬。也许谁都想不到,故宫会成为推翻共产党的最后阵地。 展品失窃只是故宫本月遭受的第一桩尴尬。(图/法新社) 然而近来网上疯传的图片似乎表明这不无可能。故宫在向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中误将“捍祖国强盛”写成“撼祖国强盛”,使语义完全相反。如果排除故宫内部的秘密造反团体,这个问题也许仅仅是出自让人头痛的汉语现象:同音字。 很多国内网民嘲笑锦旗制作者不堪的文化水平,新闻媒体则要求故宫方面作出解释。16日,故宫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个简短的道歉声明称,已给予当事人严肃的批评教育,并采取了补救措施。故宫博物院目前正组织全院各部门进行全面整改。 展品遭窃、锦旗出错之外更让故宫难堪的,是建福宫将建富豪会所的传闻。央视名嘴在其微博中的爆料遭到了故宫方面的否认。但有媒体报道,会所开幕式已在此前举行。故宫方面对此作出解释称,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 一条微博简洁明了地勾勒出了故宫的这三桩丑闻:“下属企业未经领导批准出卖会员资格,保卫部未经领导批准印制锦旗,盗贼未经领导批准盗窃展品。” 但人们不能就此低估了故宫的经久影响。澳大利亚的著名中国研究学者巴荷美(Geremie R. Barmé)在他的一本介绍故宫的书中写道:“尽管建筑本身会在时光中褪色、改变,但那个政治隐秘、规则僵化、手段独裁的中国的影响远远超出高墙。” 法新社: 中国的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公众不满情绪强烈。因而故宫内部建设富豪会所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轩然大波。故宫方面表示,已经叫停这一做法。 故宫入口。故宫内部建设富豪会所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轩然大波。(图/法新社资料) 故宫先是对传言予以否认,后又发表声明称,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故宫博物院重申,“建福宫花园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环球时报》报道称,“社会富豪”被邀请参加开幕式,开幕式上展出国宝珍品,保卫人员身着古代士兵服站岗。 当前,中国正在千方百计应对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而上亿的中国低收入农民和工人正遭受着通货膨胀的压力。有网友批评指出,此举显示出,中国正慢慢回到在中国延续了上千年的封建时代。一名网友在他的微博中表露了大家的心声:“真是耻辱,他们用公共文化设施谋取私人利益。” 北京故宫博物院。(图/Peter Foster) 英国《每日电报》记者 Peter Foster: 在中国,普通人民为解决吃饭住房问题摸爬滚打,而少部分的精英人士则常常依靠政治关系从中国的经济奇迹中乐享其福。有人指出,控制中国的最有权势的500个家族,连带着依附他们的亲友食客,越来越像封建时代的宫廷王室。中国领导人曾公开指出,这样的收入不平等是对社会稳定的威胁。 把建福宫建成富豪会所之事在网络上成为了众矢之的,显示了中国普通民众对新兴的富豪精英的嫉妒情绪。央视名嘴芮成钢在微博中说,“故宫需要资金,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募集。全球华人,无论贫富,都会支持的。喜爱中国文化古迹的外国人也会支持的。不必通过这种办法运作。”他在另一条微博发表评论称,“据说建福宫会所的入会费是100万,500个会员就是5亿,够修5个建福宫的。” 网民都站在芮成钢一边,对已经蒙受遭窃耻辱的故宫发难。有网民表示,“故宫建会所是企业所为、锦旗写错别字是保安所为、藏品盗窃是小偷所为。在鼻子下发生的事情会一无所知吗。一句话,官我来做,有问题与我无关。照样渎职、照样不作为。”还有网民评论道,“故宫是全国人民的财富,属于全国人民,怎么能允许利用国家财产谋私利?”(屎蛋/编译) 【 评论 】 既然已经发酵为大众瞩目的公共事件,故宫就要证明自己,将建福宫里的那些事儿毫不保留地抖落出来。清者自清,公众自有公断。这事儿一点都不难,只要按时间顺序,将在建福宫举办过的活动流水账式地晒出来,有影像放影像,有照片亮照片,有台账晾台账,大家还会不信吗?故宫的诸公,都是高端文化人,应该懂得什么是信息公开吧? 如果不敢公开或不愿公开,只是一味矢口否认,对不起,只能引来公众呛声了。现在的故宫,可不再是封建王朝的皇宫禁苑,而是公共文化场所,故宫人千万不要讳莫如深,不合时宜地制造现代版的深宫秘史。如果是那样,民间也只能流传形形色色的建福宫“野史”了。(来源/新华网)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胡润财富榜——年轻,富有而遭嫉恨的中国人    金银珠宝从北京重兵把守的故宫中被盗走    四川地震3周年的多面北川    【译言协作】兔女郎诞生记:花花公子俱乐部口述史    四川大地震3周年 记者笔下的新旧北川城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故宫窃案:贼偷了强盗窝

前段时间我写专栏写到:跟故宫的那帮人辩论应该是“捍”而不是“撼”是没有意义的,就像一个稍有廉耻的人不会去跟余秋雨大师讨论“致仕”到底什么意思一样。与一个成心就是想不讲理的人辩论大便是不是美食,基本属于侮辱智商之举——这种人就该一脚把他踹进粪坑,然后给他丢过去一付刀叉。但在这里我要向故宫群雄道歉:我错了,贵地现在已经是一个粪坑,刀叉其实都省下了。 按说对一个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世界人民都知道代表中国文化的地方出此恶言,实在是有点儿有辱斯文。但从那个离奇的盗窃案开始,到现在故宫建福宫花园改成私人高档会所的连续剧来看,斯文早就用作打扫陈年宫阙,也不是在下先辱没了祖宗传下的文字。 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情的发展。首先是一个不足1.5米得蟊贼,在故宫这样按说门禁森严的地方逃票入内,然后是窃走展品,居然他还能翻过10米高墙、摔得半死之后依然没有被拿获。要不是网吧还算是密布城郊,这个案子看来还真是一时半会儿破不了。 破案之后给公安局送个锦旗,上面居然把“捍卫”的捍字写成了“撼动”的撼,被指出之后先是不认错,说什么“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也是这个意思。对此大家都很是愤怒,央视的芮成钢先生估计是懒得跟这种狡辩的人打文字官司,直接就爆料说故宫建福宫被香港商人捐资修好之后,让故宫方面用作了私人会所来经营。然后您就看到了一个奇景:故宫对自己用了错别字进行了道歉,把责任推在了某些外聘人员身上。 道歉的同时,故宫方面又指责芮成钢先生造谣。没成想虽然是私人俱乐部,但毕竟也算是那种要半开门营业的院子,不见人的姑娘总是卖不出好价钱的,所以去过的人着实不少,而且其解释也漏洞百出。举例来说,这个地方居然不是故宫直属机构管理,而是由故宫博物院下属的文化公司来经营管理。 等到媒体蜂拥而至的时候,故宫方面再次严正声明,这次不说芮成钢先生造谣了,而是承认自己的管理有所疏漏,是下属的公司擅作主张——面对着网友爆出的迎宾武士团以及宫女、能够进入故宫的特殊车证说这种谎话需要的还真不止是勇气,更多的大概是脸皮了。在故宫里搞这么大的阵仗,要说是擅自主张、主管者根本不知道就类似掩耳盗铃了,这些管理者还是全体下岗吧,早晚这里的国宝都能被运出去。 而再往下这个戏码怎么演就很难说了,因为已经有媒体曝光了那个所谓的下属公司根本是非法的,实际上如果真要爆料的话还有这么一个:这家非法公司的股东之一,是故宫某领导的亲属。但按照某种众所周知的惯例,大概调查行动会戛然而止,最终故宫没事。 说起来对于古人传下来的名胜古迹被占据,应该是我们这里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去年就被爆出西湖旁边的古建筑被公司包下开发成私人会所,其实这不过是私人占用的另外一种说法,与故宫所谓的“擅自主张”经营是一回事,都是用所谓招待要人的方式设立门槛,然后把国民公有的文化遗产挪为己用、为自己牟利。 这里可能牵扯到一个概念:公有。我们这里总是说很多东西是公有的,这个词从字面意义上看是属于全体国民所有,包括国企、央企都是公有或者国有体制的产物。但全体国民是个虚化的概念,一个故宫是不可能让全体国民去管理的,必然就会有具体的管理者。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样的管理者在很多国家当中是如履薄冰,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但被媒体所监督,而且每一笔花费、进项,都要透明的展现在公众面前,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他们出了差错,通过各种合法的途径都能砸了他们饭碗。 如果没有这样的重重防范措施,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管理者把原本该公有的东西变成管理者所有,直接拿回家有之、利用其生财有之,还有的人干脆兼而有之。您能想象一个文化机构居然嘴硬到连个错别字都不承认么?因为他们知道不承认也没什么,汝等百姓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而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机构是不能真正认错的,一旦认错就戳穿他们无所不能、完美无瑕的外衣,他们的合理性就丧失殆尽了,偶尔的认错,必然是为了遮掩更大的错漏与犯罪,正如这次故宫连着两次认错一样,都是为了认小错、遮大丑。 所以,这个连续剧您可以看做是一个小偷没注意偷了强盗窝,这些强盗抢的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继承的财富。不是有小偷偷了贪官而最终让贪官东窗事发的例子?这事儿也差不多吧。 相关日志 2011/05/18 — 网曝故宫高端会所“建福宫”开幕照片 (0) 2011/05/18 — “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下属企业擅作主张”?故宫博物院撒谎! (0) 2011/05/17 — 十年砍柴:当文化成了“行货”文化官员何必有文化 (0) 2011/05/16 — 出了事儿小弟担着,赚了的小弟要上贡:故宫称下属企业擅自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故宫就锦旗错别字道歉 (0) 2011/05/16 — 中国青年报:港商捐修宫殿成了顶级富豪私人会所? (0)

阅读更多

“故宫体汉字”果然很震撼

  5月8日,故宫博物院在展的香港两依藏博物馆7件金银镶嵌宝石的西式化妆盒失窃,估计价值数千万元。北京市公安局很快破案了,嫌疑人居然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小毛贼。故宫方面为表达感激向北京公安送锦旗,由副院长领头送的锦旗上大大的错别字登上了媒体版面:“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一字之差,“捍卫”变成了“撼动”,二者近乎反义,令人愕然,莫测高深的文化单位出现如此低级错误,难怪网友要说“既丢物,又丢人”。   对于故宫失窃,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刘超英指出,目前博物馆安保技术已无懈可击,但最大的漏洞在于人员的意识和责任心。起初我天真地认为,“锦旗字”暴露的,也是一个责任心问题,可能问题主要出在锦旗店,相关经办人员责任心不强,没有发现导致。而一旦既成事实,锦旗拿回来后过五关斩六将也都疏忽过去了,毕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相信自己的下属和工作人员嘛。但令人愕然的是,故宫方面居然于13日出面辩解说没错,写成“撼”字更厚重,与“撼山易,撼解放軍难”中的“撼”字使用是一样的!   零点调查公司袁岳不无揶揄地“微驳”故宫:“捍还是撼,这是两个不一样的字,但如果成一个字了,那是古宫体,懂不懂?古代受过宫刑的人用的语体和我们一般人是不一样的。你说那故宫不是古宫了,按照古宫体就没错。” 徐小平则披露:“国家博物馆把出口处的英文exit错写成export,故宫博物院把捍卫的捍字写成”撼“——而且不肯认错——这两件小事情说明一个大问题:代表国家文化最高水准的这两个文化圣地,显然在在管理上有明显漏洞。做好质量控制,显然两处有很多工作要做。”   更有人认为文化圣地有可能被文盲——不——很可能被文氓把持,这才是真正的文化之耻。虽然现在专做没文化事的文化官人太多,但我不觉得没文化的人把持着文化官位有多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整个文化中的媚骨与奴性——为尊者讳、为大人物讳,尊者即使是错了也是对的!今日故宫体撼字令人震撼,且坚决不改,毫不出奇。   大家还记得中國作协主席铁凝为《美文》杂志题词的“风流逸事”吗?那已经是2009年的事啦,时值《美文》创刊15周年,铁凝贺词中“《美文》杂志年方十五,风华正茂,英气逼人……”的“茂”字里多写了一点,草字头下面的“戊”变成了“戍”。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一时间成了热议的话题。最终,比铁凝更有文名但“官阶”更小的《美文》杂志主编、陕西省作协主席的贾平凹一锤定音,他说,他对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这场争论感到“无所谓”,因为书法和书写是有区别的,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这不能算错别字。   前些日子跑了趟浙江,与文字有关的两件事也算颇有意思:一是宁波的城市口号集的是书法大师沙孟海的字:书藏古今,港通天下。文与字俱美,吞吐万象,大气磅礴。然那个“今”字,怎么看怎么像“令”字。更好玩的是那个全国迄今惟一的五星级旅游村——浙江奉化滕头村,一位前国家领导人的题字,“浙”字显然就是“淅”字。也许,这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之一吧。   2011年5月15日 星期日   来源: http://tdh318.blog.sohu.com/172908386.html   作者: 童大焕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5-18.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故宫体汉字”果然很震撼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文化视点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需警醒的中国文化危机 (0) 迷失的一代 (0) 转型中国的三大文化隐喻 (0) 赵本山,别以为买件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3) 走出中国问题的文化困境 (1) 谈谈中国当前文化中的“弄臣”化倾向 (0) 诗,自我怀疑的形式 (0) 论近代中国衰落的社会文化原因 (0) 认领我们的使命 (0) 脍炙人口说脍炙 (2) 美得惊动了中央 (0) 美国经济危机中的文化情结 (0) 罗大佑为何还能颠覆工体 (0) 综艺节目这是怎么了? (0) 私欲熏心的当代中国文化现象 (16) 珍爱自己的历史文化 (0) 王朔:一半自恋,一半受虐 (0) 温州文化对企业文化设计的启发 (0) 浅谈中国当代小说创作的价值取向 (0) 林黛玉爱上罗密欧 (0) 有感于“文化平等权” (0) 无处不在的人文冲突 (0) 文坛骂战——无聊或争鸣 (0) 文化霸权或文化柔权 (0) 文化生产力理论的实践价值 (0) 文化与文明 (3) 文化“化”人 (1) 文人的四个档次 (0) 改写红楼梦——移花接木 (0) 我们是否需要成人文化 (0) 我们是否可以有另一支“狗仔队” (0) 我们在对话的氛围中缱行心灵 (0)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1) 惊闻汉城改首尔 (2) 恶俗和高雅其实是一个代沟问题 (3) 将假话进行到底 (0) 对城市建筑的文化阅读 (0) 对“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封建”的再认识 (0) 在文化的脂肪上搔痒 (0)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1)

阅读更多

【真理部】故宫国家博物院丑闻

中宣部:近期有关故宫国家博物院的负面消息媒体不渲染,不评论,不炒作。 【“真理部”是网民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以及国家级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央文明办,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出版总署,文化部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