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威权主义

青椒|散沙社会、数字利维坦与数字化敌托邦

在散沙社会当中,如果规训得当,即便民众可以自由结社,已经将规训内化为服从的人们也会自发组织起来排斥“异见分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那些不服从规训导致群体低规训得分的“坏分子”),孤立“异见分子”使其成为散兵游勇。

阅读更多

【404文库】数旗智酷|健康码:数字巫术与色彩政治

健康码的存在本身是一种由政府与公众共同建构的驱散病毒、判断风险的“数字巫术”,而赋码、扫码、亮码、转码等都是这种“数字巫术”的仪式内容。由于防疫形势的不确定、技术缺乏稳定性或者治理系统的参差不齐,无故的变黄码、弹窗以及“统一黄码”等其实已成为一种来自数字世界的惩罚。

阅读更多

维舟 | 被逼进步

要使人改变行为,通常有几种办法:说服、引诱、激励,但在我们这里,通常就只有胁迫。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