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霸权

单读 | 齐格蒙特·鲍曼:后现代世界的知识分子

法国德雷福斯事件时,乔治·克莱孟梭宣布一个新的、强大的政治力量已经诞生,聚集在一个政治理念周围的是它所产生的行动,他将这种新势力命名为“知识分子”。 刚刚逝世的被称为“当今用英文写作的最伟大的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是如何看待“知识分子”这一概念及其背负的社会责任的呢?...

阅读更多

爱思想|郭于华:我们究竟有多么特殊?

当下不时看到强调中国国情特殊、不宜实行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中国必须保持自己的特色、走自己的道路等的特殊论观点;而且为了证明“中国模式”的独特和优越,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统一(相对于多元)、稳定(相对于动乱)常常拿来说事。为了强调中国的特殊性,就得批判普世价值,以中国特殊之优越来证明共同价值之不存;而十分悖谬的是,与此同时这种论点还经常指责中国人民素质低,因而不适合民主。

每当看到这样的观点和论证,总不免让人想问一声:中国有那么独一无二吗?进而,中国人是人吗?

阅读更多

许倬云 :闭关恰在“盛世”始

如前所述,清帝国既以强大征服者的姿态,拥有暴力统治的基础,又根据中国传统皇权,驯服了中国的文化精英。在这种背景之下,大清时代的文化活动,毋宁说也是在皇权掌握之下;康、雍、乾三代,朝廷发动的文化活动,一部分是压制明代开始的王阳明心学传统;另一部分,则是严防中国知识分子的反清运动。明末清初,中国读书人发展了自由心态以及对过去的检讨,例如,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所主张的政治改革和顾炎武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批判——凡此,清朝政权都不愿发生。反清的民族主义,例如王船山...

阅读更多

张灏:民族主义是中国前途的一大隐忧

民族主义在国际学坛是一个讨论已久的问题,但是历年来的讨论,至少在西方,有一个很奇怪、耐人寻味的趋势。那就是一方面,没有人否认民族主义是近现代世界史上一个很重要的潮流;另一方面,大家在瞩目未来的时候,又常常低估民族主义的重要性。 例如在19世纪的西方,民族主义是一个风起云涌,影响极大的运动,可是当时西方的重要思想家往往只认为它是历史发展中一个暂时过渡的现象,而不赋予深远的意义,因此他们在预测20世纪历史发展的时候,都没料到民族主义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