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

【CDT专稿】一枚 | 应鸣而尊,迫默则辱 ——江棋生老师印象

2020年4月2日,方方60天的武汉封城日记结束,引起了全国性的批判。同时,方方也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连载《方方日记》的公众号也因此开始了一场支持方方的接力。公众号的编辑之一一枚将其中幕后的一个故事写下来,并交给中国数字时代首发。

写这篇的时候,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江老师在法庭上做“最后陈述”时说的这一段话:

我敢说,我所追求的“拒绝谎言、说出真话”,我所向往的“凭良心行事、过真实生活”,我所期待的“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我所憧憬的“人的尊严和人的权利至上”的社会,谁不追求?!谁不向往?!谁不期待?!谁不憧憬?!

阅读更多

C计划|2020年朋友圈撕裂报告

作者:蓝方 写在前面 2020年,瘟疫是所有人最为深刻的记忆。 灾难面前,我们是更加团结,还是越发撕裂?在这一年的结尾,我们照例为你呈上朋友圈撕裂报告(向后台发送“撕裂报告”,获取2017至2019年报告)。 我们或许早已习惯价值观与立场的分歧,习惯公共舆论场上的暴戾,甚至习惯了在某些场合回避冲突的沉默或悄然”拉黑“的操作。但我们或许还不习惯承认自己也可能是错的,还不习惯理解不同观点背后的逻辑,更不习惯与不同立场者心平气和地沟通。...

阅读更多

Matters | 陈纯:举报与正义

如果在一个国家,统治者将一些在道德上是中性的甚至是善的行为进行惩罚,那对这些行为进行举报的做法,就是恶的。

阅读更多

BBC |作家方方专访:“我的记录中,无非同情了个体,批评了政府”

武汉自4月起已没有本地新增病例出现。和许多武汉人一样,方方的日常生活也逐步恢复。回看这场疫情给她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她称目前无论是她的新作品还是旧作新版在中国都无法出版,她也无法在国内纸媒上发表任何文字,但她并不后悔。

“我的记录中,无非同情了个体,批评了政府,也记下了抗疫的各种措施。当然我也强烈地呼吁追责,如此而已。我没有义务去承担这些辱骂和恐吓,”

这位今年在中国经历了争议、压力和关注之后的女性讲述了她对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的经历与思考。“整个人类都应该吸取教训,而不只是中国。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人类的无知与傲慢,让病毒得以肆虐得如此之久如此之广。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