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滨兴挨鞋

奇闻录 | 方滨兴:士为知己者死

8月28日,教育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方滨兴不再担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这一职务由原中国矿业大学校长乔建永接任。被称为“防火墙之父”的方滨兴6月27日曾表示已向主管部门请辞,在昨日的卸任演讲上,方滨兴提到上级领导曾对他的健康状况作出了批示,教育部领导也曾亲自前往看望,方滨兴说,“士为知己者死,我今后只有用更好的科研成果回报国家了。”  8月28日,教育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方滨兴不再担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这一职务由原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校长乔建永接任。被称为“防火墙之父”的方滨兴6月27日曾表示已向主管部门请辞。 教育部网站的公告称,8月28日,教育部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王立英在北京邮电大学宣布教育部关于北京邮电大学校长的任免决定,乔建永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不再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职务。与此同时,北京邮电大学官方网站也公布了这一消息。在宣布任免决定后,方滨兴发表题为“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真诚地道一声感谢”的卸任演讲。在演讲中,方滨兴对上级领导以及教师、学生分别表示了感谢。 在6月27日的北京邮电大学2013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方滨兴表示因个人身体原因,“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双肩同时挑起学术、管理两副重担”,已向主管部门提出不再连任北邮校长职务。 在昨日的卸任演讲上,方滨兴也提到上级领导曾对他的健康状况作出了批示,教育部领导也曾亲自前往看望,方滨兴说,“士为知己者死,我今后只有用更好的科研成果回报国家了。” 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方滨兴去年查出患有肠癌。 在2011年《环球时报》的一篇英文报道中,方滨兴确认自己是长城防火墙的首要设计者。方滨兴在报道中称,他家里电脑有6个VPN (虚拟专用网络)账号,“但只用它们测试GFW与VPN谁更厉害”。此前一年,《人民邮电报》首次在报道中称方为“国家防火墙(GFW )之父”。 因为GFW,多个全球知名网站无法访问,方滨兴也因此在网上被很多人挖苦和辱骂。 2010年12月,方滨兴开通微博遭网友围观。2011年5月,方滨兴到武大出席活动,更曾被网友扔鞋。2011年11月,北邮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网站遭攻击,页面被篡改为一个类似于“愤怒的小鸟”的游戏,游戏中的目标换成了方的头像,武器也由小鸟变成鞋子,游戏被起名为“A ngryShoes”(愤怒的鞋子)。在前述《环球时报》的报道中,方滨兴对网友的不满表示,“我将这些辱骂当做为国家作出的牺牲。” 来源:南方都市报 猜你喜欢 都去配种了 你知不知道你错在哪里 卖地还债 一次成功的营销 爱国的代价

阅读更多

姜瑜为百度代言与方滨兴被扔鞋

本以为百度在美国遭控诉,是纽约一小撮居民的瞎胡闹。看到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女士公开为百度辩护,才知是当真的了。 这国际法咱是不懂的。姜女士说外国法院没有管辖权,想必是对的。你纽约的居民,生活在一个英语国家,却跑到一个纯中文的语境中乱弹琴,不受待见也在情理之中不是?只是有一点让人费猜:一个纯中文的搜索引擎,为什么要跑到美国佬的地盘上上市?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有没有被要求遵守一些国际商业准则呢?外国法院固然是无权干涉中国政府的行为的。但说人家连百度也动不得,恐怕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在人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道理? 百度再大、李彦宏再有钱,也不过是个商人、双料的奴才。啥时候也成与大中国同起并坐的主子了?中国的老百姓忍气吞声的敬仰一下小李子也就罢了,让人家美国佬也跟着阉割了般的矫情,姜女士护犊护的是不是太过了点儿?就算奥巴马与胡主席有互不找麻烦的秘密协议,人权对话等于放屁。但这企业的事情、金钱上的利益,都WTO这么多年了,还把来搞内政一般的不允许这干涉那管辖的。好吗?谷歌能撤出中国;李彦宏敢抛弃了纳斯达克吗?石三生倒是希望小李子也有那么一点中华民族的气节,只怕李首富早都不是个中国人了。如果小李子也是个美利坚人。百度犯法,这法人代表李彦宏到底该听谁的呢? 姜瑜女士说“依法保障中国公民言论自由。”这话听的人耳朵都起了茧子,也没搞明白姜女士所谓的依法,依的是哪门子法?不是说,不能拿法律当挡箭牌的吗?这会儿,怎么又想起咱还有法律这个东东了?石三生可以百分之二百的肯定自己是个中国公民,也确切认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包括第三十五条的所有文字。目前一直未触犯现行法律、未被政府关进监狱。是谁剥夺了我的言论自由呢?如果不是中国政府,会是百度吗?如果外国法院没有管辖权,那么中国的法院会接受中国人控诉百度吗? 前一阵子,好像说有几十个作家联名声讨、起诉百度,咋没动静了?是不是已经被那个中国法院受理了? 大中国的事情,总是无独有偶。外国有人控诉百度及中国政府屏蔽搜索;国内就有人对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方大人表示不满。据说,方大人在武汉某学院讲话,当场被听众投掷了鸡蛋和鞋子。在此,石三生要对那投掷鞋子的青年表达一下只代表自己的强烈谴责了。方大人不过是在尽潜规则的职,他是在把冷兵器时代的作战经验复制到互联网上,人家使长矛,方大人只会耍盾牌。他需要不停地修补自己的盾牌,才能激发希拉里国务卿掏更多的银子支持长矛;而长矛越是锋利,方大人自然也会从咱中央政府得到更多的维稳经费去修补盾牌。这是一曲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方大人与“反华”势力,大家心照不宣。我们做网民的,无非是爬爬梯子、翻翻墙头。咱们费点儿事,人家两头捞银子。好嘛,你这一扔鞋子,把方大人惹翻了,石三生这两天翻墙都翻不动了,还相当的费流量,昨天一下子竟然到了20多M,/狗/日/的联通速率不过才7.2mps。你说你这不是没事找抽,帮政府剥削吗?简直是太胡闹了! 听说,还有不少网民支持对方大人扔鞋子,真是令我失望。自己发财、捞功名无术,但绝不会做妨碍别人发财、建功立业之无用功。方大人的盾牌就如同三聚氰胺和瘦肉精。没有那么多的结石宝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治疗结石的专家医院;没有瘦肉精,双汇们拿什么去加工纯瘦肉的香肠?在一个塞翁失马,不知道祸福的文明国度。建议那些头脑发热、向往民主都向往到阳痿了的青年们,在扔鞋子之前,真的要三思而后行啊。 真是怪了,咋没有外国记者问问姜瑜:为什么有人朝方滨兴大人扔鞋子?只因为这是咱们自己的国事吗?

阅读更多

方滨兴在武汉大学被扔鸡蛋扔鞋详细经过。解答辟谣者的疑问。(多图)(含证人证词)

寒君依向方滨兴扔了一只鸡蛋和两只鞋,其中一只鞋命中方滨兴的胸口。 根据寒君依Twitter上的描述,他平时很少去武汉大学,在推特看到方滨兴去武汉大学的消息后才决定赶去现场。在前往武汉大学的路上,通过推特网友的帮忙,他获知了方滨兴下一活动的具体地址: 计算机系B座4楼。根据寒君依回忆,他到达武大的时间应是两点过。 过了一会儿,寒君依抵达计算机学院大楼,看见两个学生,其中一个手里拿着鸡蛋,他打趣地在推特上说,“ 看到有人拿鸡蛋了。不知何用。” 接着寒君依找到了 B405 教室,并拍下了照片。根据他的观察,“ 场地只够三十人。西瓜倒是很多。估计只是小型的座谈会。不是讲座,而是学术答辩。”同时,另外两个学生也找到了B405教室,看来一定是同道中人了。 下楼的时候,寒君依和他们攀谈起来,原来这两人是武大的学生。三人走到楼下,看见一位老师已经在计算机学院门口等待。两名武大的学生告诉寒君依,这个老师他们认识,很可能是等方滨兴的。闻听此言,寒君依把鞋脱到了脚后跟,随时做好“迎接”方滨兴的准备。 不多久,方滨兴坐车到达学院门口,还有数名老师陪同。寒君依事后回忆说,大约两点半左右。 那个武大的学生看见方滨兴下车,正要扔出鸡蛋,愕然发现其中一名身穿蓝白衣服的胖陪同人员竟是自己的教授,而毕业论文还掌握在他手里呢,于是没有敢下手。此时他看到寒君依,心中一动,把鸡蛋塞到了寒君依的手里。 寒君依心领神会,接过鸡蛋,迎上去,转到方滨兴等人背后,狠狠地把鸡蛋砸向方滨兴,未中。虽然没有打中,但大家都发觉了,并且转过身来看他。趁此机会,寒君依抄起一只鞋,向刚转过身来的方滨兴砸去,命中胸口! 一击命中以后,寒君依迅速抄起第二只鞋,再次砸向方滨兴,此时反应过来的一男一女把鞋子挡下来了。 之后,寒君依说道,“我跑回去穿鞋。一个肥教师问我是干什么的。我骂:一群狗奴才。穿起鞋就跑。他追来。我鞋没有穿好。跑了几步就掉了。” 据悉,后来买鸡蛋和递鸡蛋的两位学生跟随并找到寒君依,并给他买了一双拖鞋。他们后来还一起共进晚餐。 昨日很多报道称寒君依是武汉大学的学生,今天寒君依在推特上否认。明报曾报道称他是华中科大文华学院建筑系学生,但当推友向他证实的时候,寒君依回答“不算是”。 计算机学院B405教室。拍摄者:寒君依。 在网上发帖辟谣的武大学生刘小少在他的日志中说,他赶到的时候,从武大各个地方来了很多保安,方滨兴所在的楼层根本无法靠近。而这张照片恰好说明,在方被袭击之前,并没有明显的戒备,刘小少看到的保安,是在方滨兴被袭击以后赶到的。 方滨兴被砸以后,一位身着蓝白相间条纹的胖教授追赶寒君依.据悉,方滨兴在后面的人群中。拍摄者:寒君依。 请注意:此时警车还没有到达。 方滨兴等人进入大楼以后。递鸡蛋的武汉大学学生拍下的现场照片。鞋子已经被处理,但留在现场的鸡蛋还没有被清扫。 警车赶到现场。拍摄人:武大学生刘小少。 武汉大学学生刘小少发帖辟谣说,他认为,由于防卫森严,砸中方滨兴希望不大,他还拍下了有现场的警车。事实上,他的辟谣恰好佐证了方滨兴被袭击以后校方戒备加强的事实。 武汉大学人证。 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博客首发。 相关文章: 什么是民主?(精华) 什么是言论自由?(精华) [茉莉花推荐]埃及从推翻米洛舍维奇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精华)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散步公告专页 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专页 中国民主化 天字第一号重要任务:传播翻墙技术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被屏蔽软件的总裁斥责北京 方滨兴被掷鞋持续引热议

近日,被中国当局屏蔽的软件Flipboard的总裁质问中国政府,到底想要在此类事情上走多远?中国的长城防火墙GFW及其参与设计者再次引起网友们的批评。 中国政府屏蔽了Facebook 和推特,让许多中国网友要翻墙才能浏览相关资讯。而ipad 上的一款软件Flipboard让网友能够方便快速地阅读这些讯息,打破了屏蔽,带来不少方便。但近日此软件也遭中国政府封杀。为此,Flipboard 的总裁迈克•麦克库伊在推特上写道:“中国已经正式屏蔽了Flipboard,而其国内已冒出了同类的山寨产品。与此同时,我们都在质疑中国政府,它到底想要在此类事情上走多远?”   Flipboard 爱用者,网络技术专家阿禅星期五告诉本台记者:“他本意应该是做ipad上面一个体验更好的阅读器,因为他可以把twitter、facebook上面的东西导出来,用一种比较优雅的形式展出来,让你看起来不那么繁重,更好的阅读这些内容。”    据报导,Flipboard号称是第一个在iPad上面的“社群杂志”(social magazine),里面的内容来自用户在社群网站里的“朋友”们。当用户一开始使用Flipboard,就会要求提供在twitter、facebook等网站的帐号,由Flipboard自动去抓取用户的朋友们,最新讲了什么?刚刚放了什么照片? 有网友认为,如果说 Facebook 和 Twitter 取代了传统新闻台上的那个传真机 (新闻的来源),那 Flipboard 坐的就是总编辑的位置。    网友gary_yang说, Flipboard被封了,一切担心都成为了事实。一直以来,我们和GFW长城防火墙都有同样的好眼光,我们看上了哪款好应用,它也绝对不会漏下。从Youtube、Facebook、Gmail到Drop盒子再到Flip板子,它简直是这个星球上互联网应用的评估机构。哪个应用没有得到它的青睐,就不是好应用的。   中国长城防火墙GFW对资讯的封锁及控制,一直以来为中国网民所埋怨及批评,有GFW之父之称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星期四到湖北武汉大学出席活动时,遭学生掷鸡蛋及丢鞋,引起网络上一阵轰动。有网友将方滨兴事件和百度遭美国居民起诉事件做比较。8 位纽约居民向曼哈顿地方法院提交起诉书,对中国政府和百度提起诉讼,表示他们不能用百度搜寻有关1989 年“六四”事件的文章和短片,有关行为违反美国法律,因为让在美国的搜寻也被审查。网友希希里说,中国网民抗议互联网审查无法以法律方式进行,只能以丢东西泄恨,完了还要担心人身安危,天朝法律果然不同于世界。   美国加州柏克莱分校信息学院“逆权力实验室”(Counter-Power Lab) 主任研究员萧强向本台表示:“我觉得对于方滨兴的方式更有鼓舞力,因为不仅方滨兴本人是审查制度的象征代表,而且进行这种面对面的抗议活动,在中国是十分罕见的,实际上是要冒非常大的风险的,我也非常为这位勇敢的抗议者以后的安全担心。她的做法好像是一种非常过激的举动,实际上表现出来的是千百万网民长期以来积压的愤怒和不满,这是为什么大家对这样一种行为鼓掌欢迎的原因。那么在纽约法律起诉的方式也许比较有创意性,但是毕竟是在海外,用美国的法律象征性的起诉一下,但是主要业务在中国的公司,它的更大的作用还是象征性的。”    中国网友曾改写词讽刺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体制: “十年生死两茫茫,百度兴,谷歌亡。瑞星金山,卡巴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推特死,脸书墙。人人开心忽还乡,马化腾,山寨王。新浪微博,推特泪千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