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论

魏英杰 | 一女多嫁,宋基会何以独善其身

一女多嫁,宋基会何以独善其身 文/魏英杰 继红十字会、青基会陷入丑闻风波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近日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至此,中国三大公益基金会无一躲过2011年这个“慈善问责年”。 一手操办慈善事业,一手(涉嫌)介入商业经营,这是三大公益基金会身陷公众危机的同一根导火索。在刚被曝光的“宋基会”事件中,河南宋基会将大量资金用于放贷生利和商业地产开发,再度引燃了公众对官方慈善机构的集体讨伐。此前,在“郭美美”、“卢美美”风波中,相关慈善机构与商业公司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也令人疑窦丛生,直接导致人们对公益机构投出了不信任票。 面对公众质疑,三大公益机构的表现也颇有共同之处,就是极力撇清与问题机构的关系。例如,中国红十字会在“郭美美”事件发生后,很快就声明它和红商会只是业务指导关系。青基会在“卢美美”事件发生后,也立即澄清双方只有公益合作而不存在商业合作。9月3日,中国宋基会在官网发布声明,称与地方宋庆龄基金会“无上下隶属关系”。许多人这才知道,中国红会并不是各地红会的“亲娘”,而河南宋基会的“爸爸”也不是中国宋基会。 尽管这些说法并非臆造,却也受到广泛质疑。人们很难相信,这些戴着统一标识,唱着“同一首歌”的公益机构,表面上虽有总会、分会之分(或给人这种暗示),原来却互不统属,而是各有各的“恩主”。再者,等到丑闻曝光了,这些机构才站出来澄清,这也显得没有多少说服力。何况这些机构和同名地方机构之间的关系,确实也不是光一句“业务指导关系”所能概括。譬如,《中国红十字会章程》就明确指出,地方各级红会和行业红会是中国红会的分会,下级红会向上级红会报告重要事项。 当然,中国宋基会和为数不多的地方宋基会之间,并不像红会的总会和分会那么关系紧密。它们之间不仅没有隶属关系,而且不存在业务指导关系,只是在一些项目中存在合作。即便如此,中国宋基会也难以独善其身。很简单,这些宋基会打着同样的招牌向社会“化缘”,这在平时可能有利于开展工作,可一旦发生信任危机,势必会让公众产生混淆。这种做法就像“一女多嫁”,到头来只能是玷污了自己的清白。再加上,不论哪家宋基会的公开透明程度都很低,这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总的来看,三大公益机构乱象丛生,病根就在于自身性质不明、定位不清。官不官、民不民、商不商,本身就“四不像”,遑论让公众有清晰认识。目前,各地官办慈善机构俨然成为地方政府的吸金机器,其作用就在于换种方式从“善男善女”口袋里掏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像中国宋基会和地方宋基会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类问题,其实并不会有多少人真正关注或在意。 据悉,在媒体曝光之前,河南宋基会即已引起国家审计署的注意,并开始对其进行审计。此外,河南省相关部门也已介入事件调查。调查结果如何另说,有一点很清楚:宋基会也好,红十字会、青基会也罢,要想摆脱当下信任危机,重建公众信心,必须脱下身上的“官服”,杜绝参与商业经营,回归公益本分。只有这样,上述公益机构才能以公开、透明、规范的运作,挽回丧失殆尽的公众形象。 2011年9月5日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500万元办张假证是谁的教训

500万元办张假证是谁的教训 文/魏英杰 河北唐山两名企业家花了500多万元,结果办出一张假探矿权证。但据报道,这张假证却是当事人从国土资源部政务大厅“领”来的。此前,他们在河北省国土厅官网信息公开栏上分明看到了国土部的调查函,而网站显示的信息是已办结。 这里头究竟有什么玄机?据相关部门调查,这件事和国土部并无关系,“就是有关人员利用国土资源部政务大厅这个平台,达成他们的目的”。虽说涉案部分人员已被批捕,但这一纸假证所牵出的代办矿产资源权证利益链条,仍然折射出不少问题。 两名企业家是通过一个号称在当地“手眼通天”的人物代办探矿权证,而他们之所以轻信这位神秘女性,又是因为听说她老公是省国土厅领导,很“吃得开”。 虽说这和当事人过于迷信权钱关系有关,但也从侧面反映了,办理相关证件的手续十分复杂、门槛很高,所以企业宁愿花费高昂代价来打通关节。如果在这方面有章可循,基本不存在寻租空间,企业能够通过正常渠道办理(或放弃办理),当事人想必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骗子公司之所以能够让企业上钩,还在于他们充分利用了国土部的政务平台以及省国土厅的人脉资源,让这一切看上去就像真的一样。证件是假的,可政务平台却是真的,骗子带他们宴请的省国土厅官员也未必全假,虚虚实实,确实让人防不胜防。正如事发后当事人所质问:政务大厅工作人员为何随便帮别人转交东西?这至少表明,国土部政务平台的工作机制以及省厅各处室的办事流程存在漏洞,让人有空可钻。 促使当事人汇出巨额手续费的一个关键环节,就是他们在省国土厅网站上看到了相关办理信息。这却是涉案人员丁某找省国土厅工作人员“帮忙”发布的虚假登记信息。可见,如果没有国土部门人员的参与,这起大案就不可能做得那么“天衣无缝”。这也暴露了,省国土厅的信息披露机制以及内部监督存在重大缺陷。据悉,同样从国土部领出“假证”的至少有5家河北企业,而相关伪造文件均通过正常渠道进入省国土厅。针对上述案件,光批捕丁某一人并不足以对相关违法活动产生威慑作用,更难以堵住制度的漏洞。 抓住一两个骗子相对容易,可如果相关部门不能借此举一反三,认真反思和纠正相关环节漏洞,对内部涉案人员依法进行惩处,这一桩案件就谈不上已经完结。只要漏洞还在,就会有人禁不住巨大的利益诱惑,试图通过制度后门来达成目的。在这一案件中,表面看只是受骗当事人蒙受经济损失,可实际上,相关部门的公信力及其内部管理监督能力却不能不让人有所质疑。说穿了,当事人上当受骗仅是该案的一个结果,之所以造成这个后果,根源却在于手握公权力的相关部门。 2011年9月5日 发于《京华时报》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游街示众犹如一曲法治悲歌

游街示众犹如一曲法治悲歌 文/魏英杰 广东番禺8名女工到广州万佳服装批发市场买衣服,却被保安错当成小偷捆绑殴打并在市场内游街示众。此事虽双方已达成赔偿协议,个中不少细节却令人玩味。 抓小偷是保安的本职工作,可即便这些女工涉嫌偷窃,也该是把她们送交法办才对。游街示众显系违法之举,又不属于保安职责范围,如此举动实在有违常理。从这或可看出,批发市场管理比较混乱,对员工行为未能进行有效约束。据称,这个批发市场经常发生偷窃事件。这固然可能是违法分子太猖狂,但市场也该反思自己是否存在管理漏洞。 也不排除保安这么干是为了邀功请赏。这个市场经常遭窃,抓到涉嫌人员,保安将人捆绑游街既可起到威慑作用,又可让商户们知道,自己平时并没有吃闲饭。但不管怎么说,这都体现了保安的素质很差,缺乏法律意识。这些女士是否违法,当然不能由保安说了算。就算经查证确系违法人员,他们也没有拿人游街示众的权力。可见参与此举的保安,根本就是一群法盲。 何况,他们这么做并没有经过市场管理部门的同意。据市场管理人员称,按照公司章程,并不允许公司员工有这种行为。这么做既然并不被允许,那么为什么还发生了呢?这不由让人怀疑,市场保安根本就是出于一种虐待心理而为之。当下中国仍然是一个“权力社会”,有权通吃一切。所以,有些人手头虽然只有一丁点权力,也会刻意放大,从中领略那种权力的快感。抓小偷就是保安的一种“权力”,而在这事件中,这种权力显然被滥用了。 游街示众这种人治社会的残渣,至今依然不见消停,恐怕还和某些公权力部门仍然把这当作所谓震慑犯罪分子的利器有关。各地时有报道,某地集中行动打击黄赌毒,对卖淫嫖娼人员进行“公开处理”,又或者某司法机关举行公捕大会、公开宣判大会,等等。东莞去年就发生过一起警方将卖淫女牵绳游街的事件,引起了很大社会反响。在这背景下,保安们玩一把模拟权力的游戏,也就不足为奇。 将涉嫌盗窃者捆绑游街,这是典型的侵犯人权之举。公权力部门这么做,普通老百姓也这么干,这或者表明,我们共享一个对法律缺乏敬畏的文化背景。岂不闻,国家司法机关三申五令:执行死刑不得游街示众。去年公安部还专门下文:各地查处卖淫嫖娼时,坚决制止游街示众。死刑犯尚且享有人格尊严,况乎小偷?游街示众并不见容于现代社会,长期以来却阴魂不散,这恐怕有必要从社会文化和法制传统寻找源头。 游街示众,犹如一曲法治缺失的悲歌。想要改写这首曲子,不仅要改变权力运作的规则,还有赖于公民意识的普遍觉醒。 2011年9月1日 《京华时报》,标题《游街示众为何阴魂不散》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加名税”玩变脸游戏说明什么

“加名税”玩变脸游戏说明什么 文/魏英杰 市民到南京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发现前些天闹得很凶的所谓婚前房产加名税,暂时不用缴纳了。短短几天内,当地就这个问题已经换了3种说法:相关部门一会儿说“今天就开始征收”,一会儿称“等总局文件”,转眼又说“暂不征收”。政策大玩变脸,这究竟怎么回事? 问题说来并不复杂。这无非是婚姻法司法解释出台后,一些地方税务部门从中嗅到“商机”,于是迫不及待开征加名税。但这项税收却遭到了民意强烈反弹,进而被税务总局等上一级部门否定。在这情况下,地方税务部门当然只能“暂不征收”。至于这项政策是被判了死刑还是缓行,估计还得看今后各地怎么做。 但是,从这项政策一波三折、欲“收”还休,却可看出不少问题。地方随意设立新税目,这首先就值得质疑。房地产契税早已有之,房产加名收费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这本来只是收取工本费,司法解释出台后,却改成了要征收高额契税。这明显属于新设名目。否则的话,人们就有理由多问一句:为什么以前并没有征收这项税收?不讲“无代表不纳税”这些大道理,税收作为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重要支撑,必须具有合法性,即“税收法定”原则。南京等地却是想收就收,这就难免遭遇民意强烈反弹。   就算征收加名税可从相关法规中勉强找到依据,这也表明了相关部门的决策随意性。契税固然属于地方税种,但这并不意味着地方就可以任意征收。照理说,开征新税必须由全国人大进行立法,而实际情况是,国内大多税种均由国务院制定暂行条例,而地方又是依据国务院的行政法规作出规定和实施。由于立法上的混沌不清,造成相关法规留给地方的征税自由度太大,而民意却又难以起到相应的约束作用。换言之,征收房产加名税看似有所依据,说到底却不过是地方政府的行政乱作为。 政府决策和行政带有随意性,不仅让民众感到无所适从,而且还会侵害到公众利益。征税就是直接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所以除了必须征得民意支持外,还应进行科学决策,以免增加民众负担,从而埋下社会矛盾的隐患。从历史的角度看,古今中外许多民众抗议风潮和革命运动,起因大多在于苛捐杂税致使民不聊生。因此,在对待税收问题上,政府不能不慎之又慎,从各方面进行权衡利弊。 婚姻法司法解释刚出台,部分地方就跳出来开征契税,这一现象实在令人咋舌。这除了怎么看都像“趁火打劫”,也彻底暴露了一些地方政府部门的颟顸无知。在这背景下,人们更不能不担心:这次房产加名税虽被暂时叫停,下次说不定又会卷土重来。相关部门既然一会儿唱黑脸一会儿唱红脸,难保哪天又拉下脸来,强行开征这一新税目。到那时候,倘若舆论监督未能适时发挥必要作用,加名税很可能就会冲出民意牢笼,演变成为事实。 所以,针对这次房产加名税风波,国家税务总局有必要作出说明:这项契税到底何不合法,地方政府部门可不可以征收?只有传递给公众一个明确信息,老百姓才能心中有数,相关部门也才不敢在这问题上和公众玩变脸游戏。从这次事件也可看出,当前公众权利意识已日益提高,相关政府部门别再光强调纳税义务,而漠视征税所需要的民意基础了。否则的话,无论税务部门的脸怎么变,公众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这背后的真实面目。 2011年8月29日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