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案

喷格拉底|希望找到欧金中的时候,他没自杀!

欧金中一个大字不识几个,打字靠语音,错别字连天的人,居然还学了一手注销微博操作程序。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开动自己的小脑瓜,问问自己,玩微博十年了,知道微博注销流程吗?细思极恐啊,这些人是有多怕,他们怕欧金中5年来维权的点点滴滴曝光,所以要让欧金中的微博消失;他们怕欧金中本人有机会说出真正的内情,所以悬赏欧金中的尸体……我现在就怕,平海镇政府找到欧金中时,他已经畏罪自杀。

阅读更多

旧闻评论|舆论手札:欧金中杀人事件背后的政策问题

莆田欧金中杀人事件,有一个显著的舆论倾向,是这位杀人者得到了广泛的、公开的同情。而在此之前,农村孤狼式杀手,比如张扣扣,在舆论场中并未受到一致理解,反而招致相当多的恨意。舆论“孤立”杀人犯的长久基调,在欧金中这拐了个弯。最大的问题在于,行政确权的设计,以宅基地为介入方式,将农民置于合法与非法共存的灰色地带;在对宅基地具有的安身立命、传承后代等内化的文化功能下,单向度的确权增加了农村的致命矛盾。欧金中恰恰处于政策的明暗之间,就此而言,他的选择确实有某种悲剧意味。

阅读更多

布兰|欧某中悲剧的深层原因,究竟是什么?

当下,我们的村委会不仅拥有管理村庄的行政权力,也拥有着支配集体财产的经济权力。当权力可以集中在少数几个人,甚至一个人身上。当权力没有被关在笼子里,村官贪腐、涉黑、欺男霸女、瓜分补贴等事件,自然会层出不穷!随着案情调查的进一步深入,相信真相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面对这种两败俱伤的悲剧,如果挖不到病根,任何假惺惺的同情或谴责都显得苍白无力!

阅读更多

春天十七个瞬间|无论如何,林冲都不应该动手

《宇宙时报》的古月翰林 ,就林冲事件,专门写了一篇评论文章——《任何人都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

古月翰林在文章中疾呼,在一个法制社会,在一个文明社会,有什么东西是讲不清的呢?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呢?又有谁的生命可以被他人剥夺呢?生命最宝贵!古月翰林文章指出,林冲袭警致死,剜公职人员心脏,割公职人员头颅,手段之残暴,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

阅读更多

中产生活观察|一张图看出欧金中面临的乡村政治

欧金中30年前救过一个落水儿童,自己因此而一度卧床不起,前几年也救过两只海豚——这说明,他是扎根乡土的,他熟悉乡里的一切,但是却被权力体系排斥在外。他救过的那个儿童已经长大,在视频中,他说欧金中的“品质”有口皆碑,“他的为人村里都知道”,这种道德上的肯定,其实恰恰说明欧金中在自己的村里是一个边缘人。他越是珍惜自己的声誉,就会越边缘。在这个社会,你看到过一个道德上站得住的人,能够享受到“公平”吗?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