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

该对铁道部动用宪法第71条了

【 原文 首发于《华商评论》,原标题《启动特别调查:或是追问真相的宪法路径》,为《华商报》记者杨鹏对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的专访。本文原定发表于7月30日的《华商报》评论版上,因河蟹禁令,夭折。】 张千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 7.23动车事故后,针对此前救灾中存在种种问题,舆论普遍怀疑由铁道部主导的事故调查可能具有的公正性,希望有更高层面的独立第三方介入事故调查,而有学者更公开呼吁全国人大启动特别调查程序。 由此,继孙志刚案中学者提请全国人大启动违宪审查程序之后,宪法尤其是规定了“特别调查程序”的第71条再次被激活而成为公共话题。追问事实真相的宪法视角,可能是彻查高铁事故的视角之一。 本报为此专访了宪法学家、北京大学张千帆教授。 特别调查程序:万事俱备,只待启动 华商报 :宪法71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并且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作出相应的决议。”为什么会这样规定?国外宪法对重大事件的争议,一般是怎样规定的? 张千帆 :在代议制国家,官员任命要经过议会。而我们国家关键官员的任命都需要经过人大,所以引起普遍关注的重大事件,由人大出面监督是十分自然的一件事。当然,许多国家的宪法也未必特别规定这一权力,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是议会或人大自然具有的权利,即对重大事件进行调查。我国也是通过宪法赋予人大这个权力。 华商报 :那么宪法71条的立法本意应该是什么? 张千帆 :一些重大的调查要超越政府部门利益,启动独立调查,这是各国都通行的一种方式。行政机关因为种种原因,可能会有渎职行为,或者本身就侵犯了公民权利,很难保证调查能超越自身利益。比如温州高铁事故这样的事件,现在看来,是需要一个独立的、超越一些部门利益的彻底调查。 华商报 :那么从法理上来说,动车追尾这一重大事故,应该启动特别调查程序吗?为什么? 张千帆 :我觉得这次动车追尾事件,完全符合启动宪法第71条规定的“特别调查程序”的条件。不过在我国,实际上全国人大从来没有成立过类似的调查组,尽管某些地方人大曾经使用过这个调查权,但不是在全国人大这个层面上。 华商报 :是的,在地方层面上,湖南永州、辽宁兴城市都有曾有“启动特定问题调查”这种人大监督方式。 张千帆 :虽然全国人大尚无启动的先例,但我觉得,对于高铁追尾这样的重大事件,尤其是铁道部现在显得非常强硬,不愿意披露某些关键信息的背景下,由全国人大介入调查,不仅合适而且必须。 华商报 :怎么确定哪些事情适于这个调查程序呢? 张千帆 :当然,宪法不可能那么明确地规定,对哪些公共事件的调查可以启动这个程序,对此也不可能有非常明确的构成要件。实际上,在中国,这更多是一种政治性决定。 比如说,如果规定条件是“严重影响了重大的公共利益”,那这就是个非常宽泛的条件,如果作为一种法定条件的话,必然需要区分和界定如何“重大”、如何“严重”,这样反而不好操作,就不可能发挥实质性作用。但需要说明的是,宪法虽然规定有特别调查这个程序,但如果民主程序不是非常完善,最后很可能也会让规定变成一纸空文。 华商报 :现实层面上,启动这一程序的技术困难在哪里? 张千帆 :技术困难可能在于,人大在这方面的程序不是非常完善。全国人大常委会并没有详细规定究竟由哪个机构来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往往可能没有说法,不了了之。启动事件调查程序,本身可能是政治性决定,但也要有个明确的具体程序。比如,收到了公民提请之后,应该由哪个机构来发挥作用或者要考虑进行调查,但现在没有这样的具体规定。 华商报 :此前全国人大尚未开启过特别调查程序,这次前景可以期待吗? 张千帆 :我个人比较悲观。近几年的事件都表明,全国人大一般不会采取主动行动,更可能会把公民的意见和问题反映给国务院,要求国务院作出某种回应,孙志刚事件就是这样的,城市拆迁条例也基本是这样的,都是公民提请全国人大要求做出某种行动,最终由国务院或者某个部门来回应。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已不可考 从宪法到宪政:宪法要进入现实生活 华商报 :宪法规定了人民的基本权利。不过学界认为,中国宪法并未完全司法化。能否回顾一下宪法司法化在中国的命运? 张千帆 :当然,宪法进入不了人民的实际生活,就难以切实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 2001年有个齐玉苓案,山东籍学生齐玉苓报考中专,但最后被别人冒名就读,争议很大闹到了最高法,最高法后来专门做出批复,认定“齐玉苓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受到了侵犯。此案被贴上了“中国宪法司法化第一案”的标签,此后学者们也在讨论宪法司法化。 其实,这一案例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宪法案例,不仅“后无来者”,没有跟进的案例,而且2008年最高法还以“已停止适用”的理由废止了该案的批复。所以,宪法司法化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华商报 :你曾说过在,在中国从宪法到宪政有政府和民间推进两条道路。 张千帆 :推动宪法实施的动力既可以来自民间,也可以来自政府。和民间路径相比,官方路径成本更低也更有效,当然也存在缺乏可持续性等局限。 事实上,推动变革之路的原动力很少是少数开明官员,更多是宪法所要保护的普通男女老少。唐福珍、孙志刚事件推动力都来自于民间,但是,最终还是需要政府在制度上的改革,给公民权利更多的保障。包括这次高铁追尾事故,相信来自于民间越来越多的呼声,也许能够一起推动铁道部的机构改革,这也是民间宪政的一个成果。 华商报 :您曾认为孙志刚事件是宪法之路上的标志性事件。 张千帆 :在中国民众推动的这条宪政路径上,第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在齐玉苓案两年后发生的孙志刚悲剧。但当时也没有启动学者呼吁的违宪审查程序,国务院自行废止了收容遣送条例。从结果上说,算得上是比较成功的一次。 华商报 :当时违宪审查没有启动,但您后来曾说怀念孙志刚时代的勇气。那是不是说,自2003年以后宪法的司法化或者“落地”并没有什么进展? 张千帆 :也是有一些进展的,比如说,刑讯逼供、死刑复核、拆迁条例的修改,都是一些进展,但都不是经过宪法规定的程序。 华商报 :随着网络兴起,您怎样评价民间在宪法权利方面的参与和推动? 张千帆 :如今很多普通人开始认识到人大的重要,以及人大代表的权利。这些都在促使宪法可能具备的活力。伴随着人大代表选举的规范,宪法的活力也将逐渐被激发出来。 华商报 :除了71条规定的特别程序,此次事故死难者在宪法中能否找到其它维权的依据? 张千帆 :公民有知情权、言论自由权、检举揭发的权利。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颁布实施已经3年了,虽然没接“地气”,但此次高铁追尾事故中也有人坚持申请要求信息公开。信息公开,对于保障有效行使这些公民宪法权利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公民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要求政府信息公开,更加关注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在法律实施效果不是很好、法院作用发挥得很有限的时候,这更需要民众对政府部门披露信息施加更大的压力。 华商报 :本次高铁追尾事故中,公众对于事故的原因和处置工作有很多质疑,作为法学家,从专业的角度说,真正启动宪法保护公民权利,我们又该怎么做? 张千帆 :我能看到这个趋势,公民越来越多地关注身边发生的事情,包括利用现代的一些媒体。这些,都会构成社会的进步。 已经做好,却不能出版的样刊… 相关 官员应如何对待媒体监督 谁夺走了温家宝言论自由权? 我们这个国家已经停滞了 百年资政院:中国人自己的国会 © 2011 – INXIAN敬献 – 5个围观群众 – 我也投递! – InStoRE! – 邮箱订阅 – 微博( twitter | 新浪 | 腾讯 )

阅读更多

公共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是《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 公共知识分子50人”首先推出的一个概念,此后自2005年起“政右经左工作室”每年推举当年度富有影响的“‘政右经左’版公共知识分子 ”。 其共同标准为: 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 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 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南方人物周刊50人名单 经济学家:茅于轼、吴敬琏、温铁军、张五常、郎咸平、汪丁丁 法学家、律师:张思之、江平、贺卫方 历史学家:袁伟时、朱学勤、秦晖、吴思、许纪霖、丁东、谢泳 哲学史家:杜维明、徐友渔 政治学家:刘军宁 社会学家:李银河、郑也夫、杨东平 作家、艺术家: 邵燕祥、北岛、李敖、龙应台、王朔、林达夫妇、廖冰兄、陈丹青、崔健、罗大佑、侯孝贤 科学家:邹承鲁 公众人物:华新民、王选、高耀洁、阮仪三、梁从诫、方舟子、袁岳 传媒人:金庸、戴煌、卢跃刚、胡舒立 专栏作家、时评家:林行止、杨锦麟、鄢烈山、薛涌、王怡 另有向六位已故的公共知识分子致敬:殷海光、顾准、王若水、王小波、杨小凯、黄万里 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 政右经左版 2005年 艾晓明 北岛 陈丹青 陈永苗 崔健 崔卫平 崔之元 杜维明 范亚峰 甘阳 高行健 贺卫方 胡舒立 季卫东 蒋庆 康晓光 郎咸平 李敖 李昌平 李银河 梁从诫 林毓生 刘军宁 刘小枫 茅于轼 钱理群 钱永祥 秦晖 石勇 孙立平 汪晖 汪丁丁 王怡 王力雄 王思睿 王小东 温铁军 吴敬琏 吴思 谢泳 徐贲 徐友渔 许纪霖 许志永 鄢烈山 余英时 张卫星 张祖桦 朱学勤 毕淑敏 陈璧生 陈奎德 陈明 陈映真 程晓农 程映虹 戴晴 杜光 樊百华 樊纲 冯崇义 傅国涌 高全喜 汉心 何怀宏 何清涟 胡平 江平 金观涛 旷新年 李志宁 林行止 刘自立 龙应台 卢跃刚 摩罗 秋风 任剑涛 史铁生 滕彪 王开岭 王朔 吴国光 吴稼祥 萧功秦 萧瀚 笑蜀 熊培云 杨帆 于建嵘 于仲达 余杰 余华 余世存 袁伟时 张五常 赵启强 郑也夫 仲维光 周国平 2006年 柏扬 曹思源 陈鼓应 陈平原 陈彦 陈志武 丛日云 党治国 邓晓芒 邓正来 丁东 丁学良 董桥 范曾 冯骥才 傅正明 高尔泰 高一飞 葛红兵 巩胜利 顾肃 韩德强 何光沪 何家栋 何清涟 贺卫方 胡鞍钢 胡星斗 黄翔 黄钟 江宜桦 康正果 郎咸平 雷颐 黎鸣 李大同 李欧梵 李远哲 廖晓义 林达 林牧 林贤治 刘洪波 刘擎 刘小枫 刘再复 龙应台 毛寿龙 彭志恒 浦志强 綦彦臣 钱乘旦 钱颖一 秦耕 秦晖 邱立本 任不寐 任东来 沙叶新 沈志华 盛洪 孙立平 唐德刚 陶东风 田奇庄 童大焕 王从圣 王克勤 王蒙 王绍光 王晓华 王焱 王友琴 王元化 吴冠军 肖雪慧 谢选骏 徐友渔 阎连科 杨东平 杨炼 杨玉圣 杨支柱 姚国华 易大旗 俞可平 俞梅荪 余英时 袁伟时 昝爱宗 章立凡 张千帆 张思之 张星水 章诒和 郑义 郑永年 朱大可 资中筠 左大培 2007年 艾晓明 安希孟 包遵信 残雪 曹长青 查建英 陈晓律 崔卫平 戴煌 单少杰 单世联 党国英 狄马 丁抒 丁一一 多多 范亚峰 傅国涌 高华 高耀洁 国亚 哈金 洪朝辉 胡发云 周瑞金 季卫东 姜戎 金恒炜 金耀基 李柏光 李凡 李劼 李零 李泽厚 李志宁 梁燕城 梁治平 林毓生 刘军宁 刘松萝 刘苏里 刘自立 卢雪松 卢周来 罗中立 马建 马立诚 茅于轼 摩罗 莫少平 牟传珩 潘知常 丘成桐 秋风 邵建 邵燕祥 石元康 宋永毅 孙隆基 王康 王思睿 王学泰 王怡 韦政通 吴稼祥 吴敏 吴思 晓剑 谢韬 谢有顺 信力建 熊培云 徐贲 许纪霖 许倬云 薛涌 杨继绳 杨奎松 杨显惠 杨锦麟 姚洋 余世存 余习广 袁剑 袁鹰 张博树 张灏 张鸣 张耀杰 章诒和 赵鼎新 仲大军 周冰心 周策纵 周瑞金 朱华祥 朱凌 朱维铮 朱学勤 朱正 2008年 艾未未 柏杨 北岛 曹思源 长平 陈丹青 陈奉孝 陈桂棣 陈家琪 陈奎德 陈小雅 陈彦 陈志武 程益中 程映虹 戴晴 丁学良 杜导正 杜光 冯崇义 甘阳 郭国汀 韩寒 汉心 郝劲松 何清涟 贺卫方 胡杰 胡舒立 胡星斗 贾樟柯 简光洲 郎咸平 李大同 李和平 李欧梵 李炜光 李银河 连岳 廖亦武 林达 林贤治 凌沧洲 刘再复 龙应台 毛寿龙 莫之许 南方朔 彭志恒 浦志强 钱理群 钱永祥 秦晖 丘岳首 邱立本 冉云飞 沙叶新 沈志华 孙立平 唐德刚 滕彪 童大焕 王从圣 王建勋 王力雄 王元化 巫宁坤 吴冠中 吴国光 吴敬琏 吴祚来 夏志清 萧雪慧 笑蜀 谢泳 徐友渔 许志永 杨国枢 杨恒均 姚监复 易富贤 于浩成 于建嵘 余杰 余光中 余英时 袁伟时 远志明 张博树 张成觉 张思之 张祖桦 章立凡 郑也夫 郑永年 周其仁 朱大可 资中筠 邹恒甫 2009年 艾未未 艾晓明 北村 北明 贝岭 卜大中 柴静 陈子明 程晓农 崔卫平 丁抒 杜维明 范亚峰 傅国涌 高名潞 高希均 高瑜 顾肃 郭罗基 哈金 胡平 季卫东 江平 江艺平 蒋彦永 雷颐 李昌平 李凡 李方平 李劼 李劲松 李筱峰 梁文道 林希翎 林毓生 刘道玉 刘军宁 流沙河 刘晓原 龙应台 卢跃刚 马建 马立诚 茅于轼 孟浪 茉莉 莫少平 裴敏欣 丘成桐 秋风 任剑涛 邵建 孙文广 唐德刚 万延海 汪丁丁 王光泽 王俊秀 王人博 王绍光 王天成 王焱 王怡 吴稼祥 吴青 吴思 夏业良 萧功秦 萧瀚 谢国忠 谢韬 谢选骏 信力建 熊培云 徐贲 徐唯辛 徐晓 徐友渔 许纪霖 许良英 许小年 许知远 许倬云 杨东平 杨继绳 杨炼 杨鹏 杨支柱 俞可平 余世存 展江 张大军 张鸣 张千帆 周舵 周勍 周瑞金 周泽 朱立熙 朱学勤

阅读更多

余世存:千百之十的汉语思想

从政法系到宪政中国,从次法西斯社会到后改革时代,从维权到围观,从NGO到法律救助,从河蟹到草泥马、神马……今天是以行动来表达的,写作也是一种行动表达。任不寐、摩罗、杜导斌、高智晟、郭飞雄、胡佳、刘晓 波……各自彪炳一时,孙志刚、杨佳……则已经成为英烈,范亚峰、余杰、王怡、傅国涌……在上帝的慈怀里有着卑弱而坚韧的力量,莫之许、冉云飞、谭作人、陈 云飞、许知永、滕彪、蒲志强、夏霖……则一直示范着短兵相接的人生社会正义……这种人格和知识论的一个历史成果,即刘晓波、张祖桦等人发起的宪章运动,一 度检验了大陆中国的国民心地或仁人志士素质,在08年中国奥运随喜里发声而让官产学扫兴,这个运动迅速被权力定格,成为大国小民时代的禁区。

阅读更多

让我们在座位上百年不遇

左 为本周单字“误”。本周,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之妻子陈玉莲被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当成上访对象暴打16分钟事件引发深度围观,公安方面对受害者的解释称:“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此事件即所谓“误打门”。 此事件所生成的热议迅速生成一个围绕“误”字展开的 新词群 :评家知风将其定义为“暴力维稳”,评家毕诗成将其描述为“仇民式维稳”、“乌龙暴打”……在这些描述同一事件的新词组中,核心词“误会”似乎是个解释,可这解释像素极低。据此,导演牟森表示很难想象在这个囫囵“误解”遮蔽下的“误打”“是按照谁的命令打人,背后又牵连怎样的官场争斗?” “误”是“误解”的“误”,“误会”的“误”,也是“错误”的“误”。《说文-言部》对这个形声字的解释是:“误,谬也,从言,吴声”,本义为错谬。其衍生义包括耽搁、妨害、迷惑等。本周“误打门”基本囊括“误”之全部义项:它是个被说成错谬的误,是个耽搁屁民悲凉生计的误,是个妨害公众安全感的误,也是个永无谜底的误……真TM误。 ————————————————————————————————————————— ◎ 爱情 语出网友作业本,是个基于个人经验、个人感受的细节版爱情定义:“ 爱情 就是我得了一点小胃病,你坐了60分钟地铁,240分钟飞机,30分钟出租车,爬到24楼,来给我熬了一锅小米粥。” ◎ 一屁多放亦文章 本周,南方防洪压力陡增,三峡大坝抗洪能力备受关注。众多网友检索旧闻,网友mycooldream本周三发贴称,自2003年6月10日至2010年7月20日,7年多时间内,媒体关于三峡抗洪能力的报告从“抵御万年一遇”陡降至“不能把(抗洪)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为此,网友mycooldream感叹:“古有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今有标题浮夸显学问, 一屁多放亦文章 。 ◎ 微视频 来自《南都周刊》新一期有关“资深ID”、“喜剧达人”、“中国憨豆”胡淑芬创业故事深度报道。当年胡师“无厘头以人为本”的口号言犹在耳,今天的“喜剧工厂”也正开启“ 微视频 ”之旅……想起多年前他原创段子“肉夹馍”,“哈哈哈”从记忆文件夹探出头,簇新如初。 ◎ 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百年不遇的年代 语出网友iceec。本周四,作家连岳与网友分享日本金句:“我在地球才二十来年,就遇到了很多次百年不遇的灾难”……针对此句,网友iceec留言:“ 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百年不遇的年代 ”。 ◎ 博士辈出 语出《南方周末》记者张华实习生杨鹏本周报道,文题为《富豪为何爱戴“博士”帽》。文中调查报告显示,“在十多年前英国人胡润的第一届“中国内地50富豪榜”上,只有张朝阳一个博士。十年后,该富豪榜前100名富豪中已有接近半数的富豪获得硕士及博士头衔。对于急于获得博士头衔的富豪来说,似乎财富仍不能证明其价值,而博士帽才足以彰显其成功。”与“ 博士辈出 ”现状同存事实是:“真博士凤毛麟角”。 ◎ 让我们在座位上自行摇动身体 语出书评家康慨书评,上为标题。品读小说《针尖上的天使》,康师认为这是一部具有历史小说、现实主义小说、爱情小说、讽刺小说、幽默小说、批判小说、官场小说乃至厚黑小说等多重意味的小说。它的神异甚至使康师不得不轻看当下的中国文学:“我们当代的文学如何不堪一击。30年的小说成就,充其量只是一个贴满了艳丽标签的气球,如今一个《针尖》便足以将它捅破……这样的作家,我们怎能不称之为可怜的作家;这样的文学,我们又怎能不叫它可怜的文学。” 书中人物之一拉伯波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是说谎者,而且对此感到自豪”。“我的谎言是纯净的,不掺和一丝真相”。“右倾的思想我用左手写,左倾的用右手写,而我自己完全是中间的。”“我干吗要受良心的煎熬?我要把剩余的精力用于证明,我们苏联的停滞状态是最进步的……如果后代称呼我们的时代,那么不会是原子时代,不会是航天时代,而是伟大的造假时代。” 康师说,“针尖”让他“想起那个有名的笑话:斯大林、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一同出行,火车突停。斯大林把头伸出车窗外,怒吼道:‘枪毙司机!’可车没有动。赫鲁晓夫接着说:‘给司机恢复名誉!’车仍然未动。勃列日涅夫说:‘ 同志们,不如拉上窗帘,坐在座位上自己摇动身体,做出列车还在前进的样子 。” ◎ 已受理 来自作家沈宏非本周转发微博,语出网友微博荟与网友分享的一枚段子:“在渝收到红信息,愤而回:‘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几秒钟后,自动回复:“尊敬的用户,欢迎参加红色短信创作传播大赛,您的作品‘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 已受理 ,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通知您审核结果。” ◎ 你的小提琴在下着大雪 语出诗人俞心樵微博诗作,符号半角不分行紧密连排,仅外形已既抑郁又激越,粘稠浓烈:“你的音乐很冷, 你的小提琴在下着大雪 ,被你的蓝色火焰冻伤的夜,被你的白色花粉涂黑的夜,星星吻到哪里,哪里就更加孤独和痛苦,而镜子内的飞鸟正在漫天要价,而镜子内的鲜花一朵朵数着伤口,而镜子内的暴雨正在把雨伞卖给所有照镜子的人,哦这只能见鬼的音乐更冷了,再也不起波澜的海面,我已死去多年。” ◎ 资深投粪手 语出作家连岳,算是“我爱问连岳”之迷你版:“有人喜欢这样维持关系:拖死他、去他的单位、他的朋友圈、去孩子前面,把他搞臭、搞臭、搞臭!成长为一个 资深投粪手 。恨一个人,是做得到这点的,但时日一长,同情票几乎都投给了他。赠人大便,手有余臭。把人搞臭是没有用的。” ◎ 难的是把所有的电视台和几百个频道都办成垃圾 语出媒体人程益中。程师写:“曾经相当长时间,我务必看完锵锵三人行才会有睡意。自从我暂住的北京小区收不到海外电视之后,我花了一年时间才适应没有窦梁许的日子,也顺便把电视戒了。办一两个烂频道一两个烂电视台不难, 难的是把所有的电视台和几百个频道都办成垃圾 。这片土地每天都在创造人间奇迹。” ◎ 10语文第七季 → 不行:住宅区有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萝莉,深得各种蜀黍阿姨的喜爱。一天,我见她一个人在玩,就走过去逗她:“小丫头啊,你这小胳膊又白又嫩,给我咬一口好吗?”,“不行!”,“为什么啊?”,小萝莉晃晃脑袋:“因为这是生的!”(duanzi)  → 不能:有个兄弟往屋里走,一推门愣住了,在洗澡的大嫂说“你对得起你大哥吗”?这兄弟转身要走,大嫂又说“你对得起我吗”?于是这兄弟呆在那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最后大嫂说了:“你对得起你自己吗”?不能进,不能退,也不能原地呆着,这就是目前房地产行业困境。(焦海涛) → 不让:汉王的员工拿着苹果的 iPad 到银行办事,结果工作人员、连保安都非常感兴趣的围了过来,眼神言语中颇多艳羡;第二天他又去了,这次带着汉王的平板电脑,结果呢,人家保安很客气地制止了:先生,这里不让推销。(布谷林) → 玷污:知识分子被汪晖玷污了,作协被王兆山玷污了,博士被唐骏玷污了,西太被禹晋永玷污了,霸王洗发露被成龙玷污了,德艺双馨被余秋雨玷污了,慈善被章子怡玷污了,学历被官员玷污了,科学被院士玷污了,大学被领导玷污了,爱国被粪青玷污了,法律被严打玷污了,稳定被维持玷污了,和谐被社会玷污了。(程益中) → 尴尬:网上很多朋友客套的时候喜欢称呼别人老师,让后又缩写为“某师”,比如称呼马云为马师,韩寒为韩师。我总在想,如果遇到了姜昆,的确是挺尴尬的。(乔小囧) → 好名:我一向反感用姓名谐音来搞笑,没啥技术含量。但禹晋永这名字内含一与之非常贴切的天然包袱,不让抖出来简直会憋死个人:愚近勇。常人是知耻近乎勇,唐骏是不知耻近乎勇,禹晋永则是越傻越勇敢,真没辜负这个好名字。(胡淑芬) → 就是:内向,可不就是闷骚么。闷骚,可不就是含蓄么。含蓄,可不就是低调么。低调,可不就是内敛么。内敛,可不就是淡定么。淡定,可不就是装逼么。(作业本) → 名词:小姐,从尊贵到低俗。美女,从惊艳到性别。老板,从稀有到大众。鸡,从禽到人。同志,从亲切到敏感。公务员,从服务到特权。官员,从公仆到主人。房事,从个人隐私到大众愤怒。社会主义,从憧憬到厌恶。都经历了怎样的时代变迁?有一点毋庸置疑,有一个国家做到了。(微博搞笑精华榜) → 某某:湖北厅级官员妻子被“误会打”,据陈家事后从公安部门拿到的名单,6名打人者分别为:肖某某、普某某、郑某某、刘某某、潘某某、余某某。他们的身份经核实,均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干警。——真巧,这六个警察同名,都叫某某。(南方都市报) → 难看:老爸最看不惯外国歌星。可是有一天,我正在看迈克-杰克逊的mtv时,赫然发现老爸站在后面看,一脸深思的表情。“爸爸,你也喜欢看这个?” 老爸摇了摇头:“毛阿敏真是越来越难看了。”(冷笑话精选) → 趣评: 1,他的成功可以复制,但无法粘贴。2,他的学历很好复制,而且价格很低!3,是金子总会发光,是骗子总会曝光。4,躺着也会中枪(挖出大批西太平洋知名校友)。 5,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校友。 (via @daxa) → 听听:我妹妹拿了一包锅巴在院子里吃的津津有味,我弟弟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想吃又不好意思说,就问妹妹:“让我尝尝脆不脆。”我妹妹拿了一片放嘴里,说“你听听”。(陈晓卿) → 涂掉:十多年前,某副教授送俺一本书,过了一段时间,副教授升为正教授,一天到寒舍,要俺取出那书,此人拿出钢笔,把作者介绍中的副教授的“副”字涂掉。俺一时惊诧。这厮一走,俺就把书丢进垃圾桶,并努力把书名忘记。(赵小波) → 献唱:朋友生日,我带小儿子参加。酒饭过后大家去卡拉 OK,小儿子自告奋勇的要为主角唱歌。掌声四起。“我为叔叔演唱一首《折寿》!”众哗然。我回头看屏幕:祈祷。(duanzi) → 相声:在北京买房:如果您年薪400万到500万元,二环三环您爱买哪儿买哪儿;如果您年薪200万到300万元,三环四环您爱买哪儿买哪儿;如果您年薪100万到200万元,四环五环您爱买哪儿买哪儿;年薪100万元,五环外爱买哪儿买哪儿;年薪3万到10万元,您爱埋哪儿埋哪儿。(三联生活周刊) → 以为:我最开始一直以为新红楼是科幻片,后来造型出来我又以为新红楼是拍的戏曲片,再后来看了宣传片我又以为新红楼是恐怖片,接着看到林妹妹葬花我又以为是喜剧片,最后我看到林妹妹之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新红楼是A片。(那谁谁谁) → 责任:领导打算组织班子成员去女子监狱开展警示教育。监狱长极力反对仍不行,最后只好委婉地说:如果犯人认出哪位,我们不好承担责任。(手机段子) → 征服:据说,丝袜是权力的象征,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戴了能征服银行。(情天大圣) ◎ 三哈女 网络新词,早在2007年前后曾在小圈子内流行,可视为对一部分比小资视野宽大些许的知识女性的形容,其所谓“三哈”为哈根达斯+哈贝马斯+哈利波特。新近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有评曰:“有人宣称:‘三哈女’开启了‘大资’时代,既有物质的享受,又富有想象力,还追求理性和思想深度,乃是三者的混合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时间馆】MeToo在中国

【敏感词库】伞兵

【404档案馆】“马克思”拘捕“马克思”

CDT招聘

招聘岗位: 编辑、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8月20日至9月20日

报名方式……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抗争网站:赵家人俱乐部
推荐理由:这是一份对“编程随想”整理的《太子党关系网络》的视觉化作品,揭露隐秘的中共权贵的权力图谱。

赵家人俱乐部网站运行效果图

推特账号: Yaqiu Wang 王亚秋@Yaqiu

推荐理由:及时、准确而有洞见的中国人权事件观察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