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万金

周泽 | [转载]夹缝里的声音——陈有西西北政法讲座视频

2011年11月15日 12:15:02    原文地址: 夹缝里的声音——陈有西西北政法讲座视频 作者: 陈光武律师 夹缝里的声音——陈有西西北政法讲座视频 2011-11-9 [陈光武按]有西最近讲座很多,因受北海案信息的挤压,很少转发。今天转发这个讲座的帖子,不仅是因为这次讲座的观点新颖,也不仅是因为其学术水平的精深,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样一场普通的学术讲座,为何会一度难产?我们的学生该学什么,我们的教师该教什么?我们的社会应向何处去?真有点莫名其妙了。中国这些年发达了,人民币换取的话语权足以覆盖全世界,却容不下自家一张讲真话的三尺课桌,不知这是谁的悲哀…… 一场演讲引发的故事:分裂的大学         400多座位的教室容纳了900多人,法大老师西安律师和市民也闻讯来听讲座      我在咸阳机场落地时,教室已经挤满了同学们.但是此时音响和投影仪都没有搞定. 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刑辩班首期学员西安律师段万金拍摄      [陈有西按]有点意外,到西北政法大学的一场为学生的公益演讲,受到了同学们空前的欢迎,可容400人坐的教室里,来了900多人,500多位是站着和坐在前排地上的。为了对得起同学们,一直习惯讲座“坐讲”的我,这次也站着演讲了三个小时。但是为了操办这场讲座,背后竟然有这许多的故事。看来我即将赶上贺卫方兄了,不是指学术水平和演讲人气,而是指“敏感”指数。这倒是个意外收获。     近年来,我的讲座从来还没有“敏感”过。我一直是为党政机关和学术论坛、电视台嘉宾作讲座多些,大学基本上限于我兼职教授的几所才去讲。比较内部的是全国县市公安局长培训班和各市、县委的五套班子的一些讲座。这些讲座的内容,一般没有在网上公布。     自从办了李庄案,我似乎有了些许争议,在上海律协的一场讲座,谈到了李庄案审判中的一些法庭真相,突然初尝了“敏感”的滋味。给上海律协的几位主办者,添了一些麻烦,内心一直不安。今日中国已经不是容不下一张书桌,而是容不下一张真实的讲台.随后贵州司法厅和律协邀请我去为全省3300位律师同行作讲座,事后从厅领导的总结点评中得知,请我主讲,他们原也有担心,想不到我的演讲非常讲政治,讲主旋律,讲得中肯,坦诚,传播了对律师工作的一种正确的理念。有利于把握律师执业的正确方向。去贵阳机场的车上,接到推荐我主讲的贵阳律师朋友的电话说,厅律管处来电话了,非常感谢他推荐了我。我才知道,愿来请不请我讲,他们一开始也有若许的顾虑。这倒让我开始审视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象信口说皇帝没穿衣的小孩了。     西北政法大学的演讲,起于偶然,原只是为了对一个学生团体的创新精神的一种鼓励。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个名人,到一个大学为学生们作个讲座,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有时间能够安排,自己累一点,给想听的年轻人说些思考的成果,也是一种济世和社会责任.而且我多次为浙江省的律师上岗培训讲律师法和律师业前景,为浙江省政府组织的大学生就业活动也讲过青年法学人才培养和律师业前景,现成的内容,讲一场也方便。因此这次到西安为律协讲课,西北政法大学的学生崔映西从我的博客上知道后,微博邀请我为他们学生也加讲一场。我很随意地答应了。他很激动,随即在网上公布,我随即告知他先落实和会场,并必须事先向校方汇报获得同意。作为一个四年级的本科生,他不大可能知道大学外请学者作讲座的一些内部审批规定,不知道请个校外学者讲座也是要受意识形态部门首肯的。事后的情况,不出我的所料,崔同学真正感受到了。但是,这位同学很能干,他能够直接通过老师找到了校长贾宇,贾据说还审查了我的事先公布的讲座提纲,认为很好,得到他的支持,才得以办成。但是当我从咸阳机场提前五分钟匆匆赶到会场,见到人山人海,却被引入贵宾室休息.因为投影不亮,话筒不响,感到有了点不太寻常。原来连校长同意的事,有关部门仍然在暗抗。结果还是接送我去大学讲课的西安律协的若干资深律师,原也是西北政法大学的兼职教授,直接进行了交涉,迟了十分钟终于得以开讲。相关的内容和效果,谌洪果博士已经写在文章中了。     其实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吓自己吓出病来的。我们体制内现在已经有了很重的看客心态和不合作心态。一事当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左一点比右一点好,一个有点风险的事,能够不做就坚决不做,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的心态。只要自己安全没有责任,学生们有什么要求他们是可以无视的.他们根本不会去认真审查你想讲什么,只要道听途说“这人敏感”,他就先把他假定为“敏感”,这样自己的部门就会很安全,然后不会有被问责的任何风险。至于学生的愿望,学生的求知欲,他们是不用去考虑的。因为这些学生,目前不可能问责到他们。这种心态,其实怪不得西北政法大学的一些意识形态管理部门,全国好多的地方都是这样的。贺卫方这样有深刻思想和广受欢迎的大学者,居然会进不了一些大学的报告厅,就是这种自己吓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看客心态酿造的。     大学如果没有思想,这个社会就会到处是犬儒。长此以往,这个民族就会没有脊梁,堕落就是必然的。西北政法大学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感谢贾宇校长和谌洪果博士,感谢象对明星般待我的热情好学的同学们,感谢你们献的芬芳的百合和康乃馨,这些将长留在我的记忆中.好多同学在我网上留言和给我发信,说这场讲座坚定了他学习法律做个有责任感的法律人的信心.西安律协刑委会的一位律师朋友的女儿是法大二年级的,听了讲座后同她爸说,这辈子她决定学习做律师了.还有什么样的报答,比这更好呢?     明天7日上午和下午,我将在京接受搜狐网和央视网的视频采访,谈谈北大老法学家龚祥瑞的自传和他的法学思想.11月8日晚,我借到天津办案的间隙,应南开大学法学院学生会的邀请,将为同学们作 的专题演讲.时间是晚上6点开讲,地点在南开大学主楼333教室.到时将同同学们进行约三个小时的演讲和互动交流.欢迎南开的同学们来参加旁听.      一场演讲引发的故事 分裂的大学 ——陈有西律师西北政法讲座散记 谌洪果     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200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师从于著名法学家贺卫方教授, 获法学博士学位。 (2011-11-05 22:24:00)        我是带着负罪感写这篇文字的。2011年11月4日,陈有西律师能到西北政法讲座,完全是偶然的机缘。他受陕西律师协会邀请来西安和律师交流,在微博上发了条信息,碰巧被西北政法的崔映西同学看到,于是问,那能不能顺便到西北政法大学做场讲座啊?没想到陈律师爽快答应了,说刚好能抽出时间,只要你们那边安排好。     映西同学和我很熟,当晚他就和我联系,看哪种途径更方便办成讲座。我说,近两年来我邀请了一些著名学者来讲座,尤其是萧瀚讲座风波,以及之后张千帆教授过来的讲座,都受到不少压力,如果这次我出面或许会敏感难办,所以就让他先努力争取,实在不行我再出面直接和校领导沟通。但我答应一定会去当现场嘉宾,毕竟我也求知若渴呢。     基于我对学校许多部门人员对学术讲座避之唯恐不及的了解,我是替映西和学通社的孩子们捏着一把汗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和他保持联系,并得知了整个过程的来龙去脉。考虑到学生们还得面临求学毕业压力以及学生社团会面临的维继压力,我在此也保持克制宽容的态度,不点名哪些具体的人在阻挠这场讲座。我对你们保持最大的理解和尊重,但也希望你们今后不要给学生穿小鞋,真的别这样,求求你们了。不过我有必要在此引述一些令人寒心的话:     “这种讲座学术意义和价值不大,我院不参与这个活动。”     “这是个敏感人物,别让他来。”     “你想砸我的饭碗是不是?”     “没什么问题,就是不准办,教室不准用,海报全撕掉,人不准来。”     “学生想听讲座我不管,西北政法丢不丢人无所谓,随便丢,没关系”;     “没有通知,我不能开教室的多媒体。”     好在好事多磨,不管学生承受了多大委屈压力,讲座最终顺利进行,学生挤满教室,受益匪浅,气氛非常和谐,没见有什么政治问题。这不多简单的事情,怎么就有人这么怕一场学术的讲座呢?在此我必须表达对陈有西大律师的极大敬意。他是6点半飞机才到西安,然后律协的人接车直接到政法,舟车劳顿,饥肠辘辘,就开始这场分文没有的公益讲座,一直讲到晚上十点半。对于西北政法大学来说,这样的既无本又有面子、学校学生双双受益的“好事”,哪里找啊。怎么还有人阻挠?真是有点想不通。而且,讲座现场,来了近二十位陕西的律师,他们很多都是西北政法毕业的,回到母校,给学生如此大的见证和影响,也感受到学生的热情和希望,但却为一些小小的阻碍讲座的问题不得不等待或和学校里的“老同学们”联系解决,这让学校情何以堪?     但我在这里必须衷心地、大大地感谢和赞美西北政法大学的领导——校长贾宇教授。在讲座受到阻碍,学生灰心绝望,泪眼汪汪的时候,校长得知了情况,亲自出面干预,旗帜鲜明地说讲座要继续进行。哎,这学生心里的“冰火两重天”啊,恁地一个百感交集。学生们简直要山呼万岁,但我说大家不要偶像崇拜。当然贾校长也真诚地道出苦衷:学校这几年正处于脆弱的特殊情况,所以也希望学生教师们多多体谅。尽管校长公务繁忙,没有参加讲座,但讲座完后,他还亲自发短信祝贺讲座的圆满成功。     学生和一线的老师们当然要多多体谅校长呢,所以今后若有学术讲座,我们这些守法的公民仍然会按照正常程序申请的,不敢轻易麻烦校长。但我因此更要期待下面的老师和部门工作人员们,不能再用你们狭隘的眼光和私心辜负了校长的心意。     对于贾宇校长,我想说的是,我从博士毕业回到政法,在很多事关学术和大学尊严的事情上和校长有过不少争论,但我内心真的是很尊重您的,这次讲座的玉成其事,让我感到以前对校长的期待是值得的,许多误解也得以冰释。贾宇校长是有基本的法治理念并懂得大学教育应以学术为本的,尽管他有时也说些糊涂话(比如他说,要“强化政法机关对法律教育的指导和管理职能”,这话一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或许他的初衷是要让法律教育得到更多的体制支持),但在很多场合,贾宇校长都说,要有“法治信仰”和“平民情怀”(这平民情怀体现在学校事务,岂不就是始终把学生放在第一位?);贾校长还说,“行政化是学术的天敌”,“回归大学本位,就是要把大学办成学校,而不是机关和衙门。”“如果教学和科研的中心地位建立不起来,教师和学生的主体地位没有得到承认和尊重,学校存在的必要性就成了问题,我们管理部门、后勤服务部门的重要性从何谈起?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他还主张,只有保证大学自由,才能“保存国家和民族的元气”。     这些话,都是掷地有声的,谁听了不都是充满振奋的呢?     但是我要说,正是在对贾宇校长的办学理念有着真诚认同的同时,透过西北政法一次次讲座的受阻,透过学校在管理和师生待遇方面的各种问题,我分明发现了这是一个分裂的大学。这种分裂让人心酸心痛。本来,学校中有教学、科研、党政、后勤等不同的部门,是非常正常和必要的,它们都服从和服务于大学的学术自由和独立,从而为国家和社会输送优秀的法律人才。问题在于,许多部门中的人员忘掉了这份核心目标,一方面执着于或者害怕失去现有的安定和利益,另一方面却在私利高度一致的同时,无形中做着互相拆台的事情。贾校长不止一次说过,他作为校长很多时候无能为力,西北政法流传的一个段子就是校长哀叹自己解决不了学生食堂的饭菜质量问题。     大学的分裂意味着大学不再以学术的尊严和独立为核心,教师们失落,学生们失望,行政人员失意,学校领导失分。老师学生之间的交流、领导和普通成员的沟通、行政人员和教师群体的理解等,都存在重重的障碍。在这其中,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机构设置、物质利益等方面的分裂,而是一种大学精神的分裂,教师人格的分裂。陈有西在讲座中说,体制内多有清醒的精英,所以我们要对法治的进步报以信心和耐心,但我却不得不说,就具体的大学环境而言,如果我们忘却了大学的理念,而唯行政化是从,那你很快就会被沦为一个精神分裂的人,并且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活在这种分裂当中,你会自动选择一种平庸的生活,而不在乎自己对大学自由、对学术精神、对生命尊严,会有什么样的伤害。体制腐蚀人心的力量真的需要我们时时自省呢。     面对这种分裂,我想说:     无论一个人多么成熟,社会经验多么丰富,对政治立场多么敏感,也请保持一份理想和良知吧。如果自己无法保全,也对别人的良知和理想报以充分的理解吧;     无论一个人多么谨小慎微,多么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地位和利益,也请不要过分紧张,视学生同事如同防贼,轻松地活着,本分地做事吧,如果你无能为力,也不要充当阻拦,尤其不要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无论一个人多么煎熬委屈,多么明白生活之不易,人性之复杂,也请一定知道,这是大学,学生和教师参与各种教学学术活动,不过出于坦诚率真的热情,没那么多阴谋考量,如果别人做事考虑不周,可以多批评,多宽容,但不要把我们想象得复杂,不要轻易把别人的行动上升到政治的高度。     无论如何,我相信大部分老师和学生都不愿活在这种分裂当中,正因如此,我才说,我是带着负罪感写下这些文字的。我的负罪感在于,我不愿因为之前我组织学术讲座所带来的压力,而让学生和教师自发进行的学术讲座活动无法正常展开,我不愿意因为我个人的行为而带来学校相关部门诸公们的高度警惕。一时的挫折倒好承受,但我真的害怕你们无形中出于工作本能的反应,都不愿意有所担当,都主观认为学术就是政治,从而用你们的手,慢慢扼杀了珍贵的学术事业和那些为学术事业而努力的人,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     所以,我很荣幸受邀参与这场讲座,更荣幸地被学生们推荐为陈律师讲座的点评人,在点评的时候,我首先深深鞠躬感谢了崔映西和那些辛苦组织这次讲座的学生们,你们的执着务实、遵守规则、敢于担当,才是西北政法的骄傲和发扬光大的根本。我看好你们的未来,祝你们平安,你们会很有出息的。     我也再次真诚希望我在这里批评过的那些同事们理解我的善意,如果言辞多有冒犯,我向你们赔罪,也愿意有机会请你们喝酒。我真心希望西北政法通过我们分工协作的努力,越办越好,只有这样,我们的日子才能过得越来越滋润。     对于这片土地,这个国家,何尝不是如此呢?     所以,我祝福你们。         上一篇: 何三畏:法律何以成为禁忌?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46)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贺卫方 | 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

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 最高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聂树斌案已经媒体披露多年,最高人民法院曾于 2007 年答复聂树斌亲属的申诉请求,称此案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河北省有关部门也表示将尽快处理此案。但是,四年的时间已过,河北省高院仍未对该案进行再审审查,聂树斌亲属还在进行着漫长、艰难地申诉。   2011 年 9 月 11 日,长期关注该案的学者、律师及其他社会人士共 60 余人,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就该案以及该案反映出的刑事诉讼的问题召开研讨会。   1994 年 8 月 5 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鹿泉市孔寨村被强奸、杀害, 1994 年 9 月 23 日,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涉嫌此案被羁押, 1995 年 4 月 25 日,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决死刑并执行。 2005 年,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在河南被抓获,其供认曾于 1994 年 8 月在河北省鹿泉市孔寨村强奸、杀害一女性,并进行了现场指认,其交代情节及指认现场均与聂案事实相吻合。现王书金案仍在二审期间,其涉嫌强奸、杀害康某的犯罪事实未予公诉。   通过代理聂树斌申诉案的律师及王书金的辩护人对案件的介绍,通过研讨经披露的该案相关材料,全体与会人员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的吻合,该证据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 204 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完全符合启动刑事再审程序的条件。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时间不予启动再审程序,严重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对人民法院的信任。   为此,我们郑重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本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进行全面、公正的审查检讨,依法作出正确判决,以践行“依法治国”的理念,兑现“司法为民”的承诺。   本呼吁书将通过邮寄方式呈送最高人民法院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于网络公开发布。   / 本呼吁书签名人: 杨金柱 (律师) 贺卫方 (学者) 李金星 (律师) 何 兵 (学者) 周 泽 (律师) 刘 红 (学者) / 朱明勇 (律师) 张 凯 (律师) 王 兴 (律师) 刘博今 (律师) 曹乔华 (律师) 段万金 (律师) 吴小同 (学生) 童朝平 (律师) 邓 松 (律师) 贾慧平 (律师) 钟锦化 (律师) 王新光 (律师) 李修蛟 (律师) 杨彦兵 (律师) 张 伟 (律师) 蒋 涛 (律师) 马连顺 (律师) 韩东风 (律师) 张 颖 (律师) 宋立峰 (律师) 管 宇 (律师) 任德宾 (教师) 韩国权 (律师) 安 东 (律师) 邢嘉然 (律师) 林 波 (律师) 陶佳梅 (律师) 张 君 (媒体人) 胡四平 (法律人士) 郭世平 (媒体人) 高 成 (律师) 张 正 (律师) 甄 鹏 (学者) 吴国阜 (律师) 王素军 (律师) 丁锡奎 (律师) 王银玲 (律师) 刘新维 (律师) 郑 辉 (律师) 刘宝玉 (律师) 关建梅 (律师)   二 0 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于石家庄

阅读更多

周泽 | 法律界呼吁启动聂树彬案再审

2011年09月14日 11:57:29        9月11日,国内部分学者和律师共60余人,聚集河北石家庄,研讨聂树彬案与刑诉法修改问题。此次会议由李金星律师以个人名义发起,并得到近年来活跃于维权一线的广大律师积极响应。与会律师来自全国各地四十多家律师事务所。本人受李金星律师的委托,全程主持会议。下面是财新网记者刘长对此次会议的报道。        聂树斌案申诉六年无结果;自称“真凶”的王书金二审至今四年未作判决 法律界呼吁启动聂树彬案再审           【财新网】(记者刘长) 9月11日,国内部分学者和律师共60余人,聚集河北石家庄,研讨聂树彬案与刑诉法修改问题。会后,与会人士签署了一份《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聂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进行全面、公正的审查。     该呼吁书被以邮寄方式递交最高人民法院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9月11日的会议上,与会人士还结合当下正在征求意见的刑诉法修改草案,探讨了“刑诉法修改能否解决聂树彬案”等问题。      “聂树斌案”回放     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8·5”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警方随即宣布破案。     此后,经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聂树彬被判处死刑。1995年4月27日,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某砖瓦厂内抓获河北广平人王书金,王在向警方供述中称,自己曾在河北省强奸多名妇女并将其中四人杀害。河北广平县公安局将王书金押回河北,并带其到所交代的作案现场进行指认。     在石家庄西郊的孔寨村附近指认作案现场时,受害人康某的亲友提到:这起案件早被当地警方宣布告破,被认定的凶手聂树斌也早已于十年前被执行死刑。媒体遂以“一案两凶,真凶是谁”为题报道此案,引发舆论哗然。     2007年4月,王书金案一审宣判,王被判处死刑。此后,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理由之一,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     上诉状中,王称:“我在2005年1月18日向河南省荥阳市索河路派出所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犯罪过程中,包括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人的经过……对于这些河北广平县公安机关的警察进行了确认……警察还带领我对作案现场进行了指认,现场是凭着我对当时的记忆找到的。”王的上诉,使聂树彬案启动再审透出一线生机。      六年申诉无音讯     2005年初,在获悉儿子可能并非真凶后,聂树彬之母张焕枝走上了漫漫的申诉之路。在多次向河北高院申诉无果后,聂母赴北京向最高法院申诉。     2007年11月,最高法院函复张焕枝,称:“根据我院关于分级负责处理申诉案件的规定,已函转河北省高院人民法院处理,请你与该院联系。”张焕枝遂继续联系河北省高院,并获知该院法官王琪负责该案。     “从2007年到现在,我每个月至少去一次河北省高院,有时候去两次,”2011年9月11日的研讨会上,67岁的聂树彬之母张焕枝回顾了最近四年来的申诉之路,语调尽显无奈。她说,每次去,河北高院的相关人士都会告诉他,“你别着急,我们会公正处理的”、“回去吧,这么大年纪了,我们会给你解决的。”张焕枝说:“他们就哄着我这老太太,一哄就是这么多年。”     自最高法院函复张焕枝至今,四年间,聂树彬案的申诉代理人已经多次更换。目前,北京律师刘博今接受聂母的委托,为聂树彬案申诉代理人。据刘介绍,他正面临着与此前多位律师一样的问题:无法查阅聂树彬案的案卷。此前,他曾去石家庄中院和河北省高院阅卷,均未果,得到的答复是:聂树彬案的案卷在河北省高院一位法官手中,并不在档案室。     据聂树彬案的关联案——王书金案的辩护律师朱爱民介绍,自2007年7月河北省高院二审王书金案后,该案的二审判决迟迟未能下达,迄今已逾四年,何时下判仍杳无音信。     朱爱民向财新记者证实,他最近一次联系河北省高院是在今年年初,主审法官表示:若二审判决下达,将第一时间通知律师。赴石家庄开会之前,朱爱民还特意致电广平县公安局,得到的回复是:王书金还在,仍然被羁押于广平县看守所。      法律界呼吁再审     9月11日,在聂树彬被执行死刑16年后,一批关注聂案的法律界人士聚集在聂树彬的家乡石家庄,召开研讨会,会议议题为:“关注聂树斌案、关注刑诉法修改”。会上,聂树彬之母张焕枝、聂母的代理律师刘博今以及王书金的辩护人朱爱民相继发言,陈述了自2005年王书金案案发之后,聂树彬案申诉的进展以及王书金案判决的情况。     通过对案件的介绍,与会人员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吻合,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完全符合启动刑事再审程序的条件。“河北省高院长时间不予启动再审程序,严重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对人民法院的信任。”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在会议上发言称,西方有一句格言:“蝙蝠总是在黑夜里翩翩起舞”,意思是:当权力在阳光下运作时,一切只能在暗夜里进行的腐败行为都会相应终止。而聂树彬案在被媒体曝光多年后,仍不见相关部门有所举动,无异是“蝙蝠在阳光下翩翩起舞”。     为聂树彬案奔走呼吁多年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也参加了11日的研讨会。会上,贺卫方指出,聂树彬案暴露了现行刑诉法的种种问题,希望对聂案的研讨,能够为当下刑诉法修改提供启示。此前,贺卫方曾多次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将聂树彬案的事实真相公布于众,让国民重树对于司法正义的信心。     通过一天的研讨,与会人士起草了一份《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本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进行全面、公正的审查检讨,依法作出正确判决,以践行‘依法治国’的理念,兑现‘司法为民’的承诺。”■      附: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     最高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聂树斌案已经媒体披露多年,最高人民法院曾于2007年答复聂树斌亲属的申诉请求,称此案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河北省有关部门也表示将尽快处理此案。但是,四年的时间已过,河北省高院仍未对该案进行再审审查,聂树斌亲属还在进行着漫长、艰难地申诉。     2011年9月11日,长期关注该案的学者、律师及其他社会人士共60余人,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就该案以及该案反映出的刑事诉讼的问题召开研讨会。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鹿泉市孔寨村被强奸、杀害,1994年9月23日,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涉嫌此案被羁押,1995年4月25日,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决死刑并执行。2005年,网上逃犯王书金在河南被抓获,其供认曾于1994年8月在河北省鹿泉市孔寨村强奸、杀害一女性,并进行了现场指认,其交代情节及指认现场均与聂案事实相吻合。现王书金案仍在二审期间,其涉嫌强奸、杀害康某的犯罪事实未予公诉。     通过代理聂树斌申诉案的律师及王书金的辩护人对案件的介绍,通过研讨经披露的该案相关材料,全体与会人员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的吻合,该证据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完全符合启动刑事再审程序的条件。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时间不予启动再审程序,严重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对人民法院的信任。     为此,我们郑重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本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进行全面、公正的审查检讨,依法作出正确判决,以践行“依法治国”的理念,兑现“司法为民”的承诺。     本呼吁书将通过邮寄方式呈送最高人民法院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于网络公开发布。     本呼吁书签名人:     杨金柱 (律师) 贺卫方 (学者)     李金星 (律师) 何 兵 (学者)     周 泽 (律师) 刘 红 (学者)     朱明勇 (律师) 张 凯 (律师)     王 兴 (律师) 刘博今 (律师)     曹乔华 (律师) 段万金 (律师)     吴小同 (学生) 童朝平 (律师)     邓 松 (律师) 贾慧平 (律师)     钟锦化 (律师) 王新光 (律师)     李修蛟 (律师) 杨彦兵 (律师)     张 伟 (律师) 蒋 涛 (律师)     马连顺 (律师) 韩东风 (律师)     张 颖 (律师) 宋立峰 (律师)     管 宇 (律师) 任德宾 (教师)     韩国权 (律师) 安 东 (律师)     邢嘉然 (律师) 林 波 (律师)     陶佳梅 (律师) 张 君 (媒体人)     胡四平 (法律人士) 郭世平 (媒体人)     高 成 (律师) 张 正 (律师)     甄 鹏 (学者) 吴国阜 (律师)     王素军 (律师) 丁锡奎 (律师)     王银玲 (律师) 刘新维 (律师)     郑 辉 (律师) 刘宝玉 (律师)     关建梅 (律师)     二0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于石家庄               上一篇: 廊坊公安抓了周泽律师又如何?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5)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共识网 | 信力建:执政党不该有“救星思维”

1.叶铭葆《执政党不该有“救星思维”》:执政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而是一份沉重的责任。工作做好了,是应尽的职责,人民不必感恩戴德。工作做得不好,人民有权批评,党和政府应当认真听取并加以改正,以人民满意为标准。作为执政党,收了人民的信任,又收了人民的税款,理当为人民办事,没有资格以“救星”自居。 2.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昨日低调访问了蒲甘,在蒲甘她受到热烈欢迎,这是自2003年以来她首次离开仰光。缅甸当局现允许66岁的昂山素季到访缅甸的任何地方,但警告如果她在外出时号召民众的政治支持,可能会引发“混乱和骚动”。 3.重庆陈女士爆料称,她无意中保存的两个月饼竟然三年不霉变。两月饼塑封完好,其中一个的生产日期写着2008年9月2日,保质期50天。厂家回应称月饼使用了防腐剂但没超标,不腐烂的原因他们也不清楚。 4.昨日,中国红色经典主题公园落户南川签约仪式正式举行。依照规划,该公园占地1921亩左右,在园区不同景点里,将制作1949平方米的国旗,1921平方米的党旗,810平方米的军旗,1922平方米的共青团团旗和1949平方米的少年先锋队队旗。园内将建1:1比例中共一大会址及伟人故居等,总投资将达到25亿人民币。 5.由联想集团和NEC公司合资组建的NEC联想日本集团7月4日正式宣告成立。新集团将占据日本PC市场近25%的份额,成为日本最大的个人电脑集团。 6.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性侵案女受害人日前向警方承认,她报案称自己遭到强奸的真实原因,实际上是卡恩事后拒付“买春钱”。 7.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尽管近期有人主张把手机使用列为可能引发癌症的因素,但科学证据日益表明,使用手机和脑部肿瘤间的关联性不大。 8.维基解密网站日前又公开一批美国秘密外交电报,其中一份两年前美日情报首脑会面的电报引发韩国媒体关注。该电报显示,日美两国认为,中国出于“国际影响”的考虑,准备对朝鲜政权更迭采取“不介入政策”。 9.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认为,当前通胀压力仍处在高位,要贯彻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分析人士认为,从此次会议所传递出的信息显示,未来通胀走势不容乐观,短期内政策难见转向,央行7月有可能继续加息。 10.广西南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发微博求助,称被学校以当志愿者为由骗到深圳打工,还被克扣工资。技术学院的校长接受采访时说:学校对志愿者的理解有偏差,扣留的学生工资是管理费,盈余作为学校建设经费。 11.关于曹天竞选市长一事,河南日报报业集团7月4日向各子报传达“精神”:事件定为国外势力参与、妄图颠覆政权,有不可告人之目的…目前熊猫、税务已经开始对其进行调查…省内各媒体不得转发、刊发关于曹的任何报道。此前转发新京报报道的河南手机报领导,予以严厉批评,并接受进一步调查… 12.广东省委十届八次全会认为干群不和谐主要原因:从思想上看,少数干部忘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理想信念;从作风上看,由于党长期执政,少数干部脱离群众;从经济上看,传统的发展方式未能更好地让群众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从政治上看,某些领导干部贪污腐化,站到了群众对立面。 13.中国红十字会昨晚开通微博回应郭美美事件。秘书长王汝鹏称,部分网友情绪偏激,对红会大量工作全盘否定,希望公众理性看待郭美美事件。7月底红会捐款系统将上网,届时首先公开玉树地震捐款,接受社会监督。 14.7月4日,民政部官方网站公示第六届中华慈善奖拟表彰的100个对象,周立波、曹德旺、牛根生、李春平等人入选。陷入“裸捐”争议的企业家陈光标,也被列入“慈善楷模”之列。 15.眼下正值高考放榜后选报大学的关键时候,但京津等地却曝出6所野鸡大学——北京国际经济管理学院、首都文理大学、天津文理大学、杭州工商管理大学、南京科技学院等。非常遗憾,这一次又是媒体率先披露。 16.今年4月,湖北青年徐明通过了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的考研复试,但当他体检时被查出疑似肺结核后,研究所拒绝录取他。徐明认为此举涉嫌歧视,于是把该所告上了法庭。据称,这是中国内地首例因疑似肺结核而被拒录入学的案例。 17.近日广东省委发文《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意见》,提出重大群众纠纷干部要亲自处理、重要决策要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建立党代表工作室等意见。其中:领导干部下基层调研不搞层层陪同、不做事先安排、不用记者随访报道,要采用体验式、私访式、寻亲式等方式调研。 18.国家发改委“洋奶粉”约谈过去了两个月,外资品牌奶粉价格涨声一片。其中惠氏配方奶粉全新包装平均提价在10%左右,雅培智护喜康宝一段奶粉900克,从230元涨至261元。今年前五个月中国进口了26.85万吨的奶粉,较上年同期增长49%。 19.金雁:中国现在问题是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不配套……经济好的时候不主动改革,等到经济不好时就脆弱到没办法改了,如果进入到这种恶性循环的状态,民粹主义大潮再起,那时候就不是狗撵吓破狼,而是羊撵吓破狼了,这种局面就不是“圆桌会议”可以解决的了。 20.任志强《计划生育最不道德》:按市场经济规律来说,任何政府对市场的干预都是不道德的,这种不道德体现最明显的就是计划生育。为什么80、90后的孩子不好管,就是因为独生子女的政策垄断了作为孩子的市场。所以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和他分遗产,所以想好就好,于是就有了“药家鑫”。 21.段万金《我们都在赶路》:我们决不可再授予公权力如此之大的权力随意剥夺我们的人身自由,当我们允许公权力随意剥夺一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人身自由的话,也就意味着我们赋予公权力随意剥夺我们自身的权利。 22.林怀民:二战时期美军轰炸德国最激烈的时候,德国还有地下音乐演出。人们聚集到地下室,用黑布把所有的窗户都遮起来,在里面安静地听演奏。当时人们饿得皮包骨,但听完音乐会,走出地下室,感觉还能活下去。艺术不仅仅是感官感受,还蕴含着思维和文化,影响着一个国家的气质和走向。 23.加藤嘉一:90后倾向于与媒体报道保持距离,不管围堵你的周边环境多么的严峻,政治生活多么的紧张,尽可能不把自己视为当事者看,而退一步,从旁观者的立场保持观望的态度。不是90后的本性成熟,而是他们的成熟来自内心的理性和冷漠。

阅读更多

信力健 | 信孚电讯(7.5)——执政党不该有“救星思维”

1. 叶铭葆《执政党不该有“救星思维”》:执政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而是一份沉重的责任。工作做好了,是应尽的职责,人民不必感恩戴德。工作做得不好,人民有权批评,党和政府应当认真听取并加以改正,以人民满意为标准。作为执政党,收了人民的信任,又收了人民的税款,理当为人民办事,没有资格以“救星”自居。 2. 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昨日低调访问了蒲甘,在蒲甘她受到热烈欢迎,这是自 2003 年以来她首次离开仰光。缅甸当局现允许 66 岁的昂山素季到访缅甸的任何地方,但警告如果她在外出时号召民众的政治支持,可能会引发“混乱和骚动”。 3. 重庆陈女士爆料称,她无意中保存的两个月饼竟然三年不霉变。两月饼塑封完好,其中一个的生产日期写着 2008 年 9 月 2 日,保质期 50 天。厂家回应称月饼使用了防腐剂但没超标,不腐烂的原因他们也不清楚。 4.

阅读更多
  • 1
  • ……
  • 5
  • 6
  • 7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德国总理称中国留学生不必吸食大麻”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