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车祸

纽约时报 | 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北京——“谢谢,安好,勿念,”在一个中国社交网站上,一则帖子这样写道。这一简短讯息发自今年6月,看上去是来自23岁的令谷,而其父是中国国家主席的助手,大权在握。此前有传言说令谷因整夜狂欢之后的一场法拉...

阅读更多

自曲新闻 | 港媒曝中石油董事长涉掩盖令计划子车祸

北京,中国——香港南华早报11月14日透露,今年早些时候令计划之子驾驶法拉利车祸丧生,而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因向车祸中两名受伤女子家人转账大量资金而受到中纪委调查。 南华早报的报道指出,有消息人士透露,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牵涉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车祸事件,正被中纪委调查。据悉中石油向车祸中两名受伤女子的家人转账的数千万元资金,以避免车祸内情泄露,但这笔庞大资金转账前未经问责,也没有文件列明其去处,令中纪委官员大为震惊。报道还指出,此事令人质疑该公司内部管理存在问题,也令人质疑政府部门的监管能力。 今年3月,在薄熙来被免职仅3天后,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驾驶一辆法拉利在北京撞上桥墩而死亡,北京的媒体报道车内还有两名受伤的女子,华尔街日报称是两名藏族女子,其中一人之后伤重不治。事件发生后有关这一车祸的信息在中国互联网上被抹去,据悉令计划还动用中央警卫局处理车祸。 令计划当时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一职,同胡锦涛关系密切,车祸事件6个月之后,媒体发布了令计划调职的消息,中央办公厅主任变为了栗战书,令计划目前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FMN 引用: 南华早报

阅读更多

华尔街日报|神秘的法拉利车祸

就在中国法院即将公布前中共高官薄熙来涉嫌的罪名之时,审查者和安全官员却一直在努力掩盖另一桩丑闻。这桩丑闻引发了针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批评声音,并有可能阻碍中共挽回受损形象的努力。 今年3月,在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一职仅三天过后,胡锦涛最亲密心腹的23岁儿子驾驶着一辆黑色法拉利出了车祸。时间是凌晨4点,地点是北京一条因下雪而变得湿滑的环路上。 党内人士、国内记者和其他人士的描述为这起被掩盖的事件提供了新的线索。据他们说,驾驶者令谷当场死亡,另两名挤在车内的藏族女子重伤,其中一人后来死亡。 包括驾驶者名字在内的所有车祸细节很快遭到封禁。令谷的父亲、与胡锦涛关系密切的中国官员令计划,并没有因为儿子的生活方式遭到公开非难。相反,数月之后他被悄悄地转移到一个权力更小、但仍旧重要的党内职位之上。 中国力图赶在以11月8日开幕的中共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为起点的全面领导层调整之前,结束数十年来最剧烈的政治危机。而处置薄熙来、令计划事情的不同方式,强烈地彰显它在这一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 领导层试图将薄熙来描绘成一个例外情况。现在他被指控的罪名包括收受贿赂、搞不正当性关系,并在妻子杀人案受调查之际滥用职权。上个月公布的指控比预期更广,其目的似乎是要在公众对薄熙来所代表的滥用公权问题感到日益愤怒之际,恢复中共在公众心目中已经受损的公信力。薄熙来已消失于公众视野,据信处于关押之中,等候审判。 但法拉利车祸及后来的事情体现的是同样一些问题,如高干子女享受昂贵的奢侈品等。这说明中共是多么不愿意管束党内上层,除非这样做有政治上的便利。 薄熙来和令计划截然相反的命运也反映出,在即将离任和已经离任的领导人提拔门生、以保护自己的利益与政治影响之际,幕后发生了怎样的纷争与交易。 3月18日凌晨的法拉利车祸发生之后,中国社交媒体在数小时之内便热议司机是一名高层领导人的儿子,并质疑他怎么开得起这样一辆车。更严重的是,网上还疯传车内人员是全裸或半裸。 车祸及掩盖车祸的行为增加了薄熙来倒台之后的不安气氛。薄熙来在军队和安全部队中均有支持基础。在后来的两天时间里,微博客提到北京安全部队出现异动。部分用户散布未经证实的传言,说出现了军事政变企图。 但是,就在薄熙来丑闻大白于天下的同时,中共封锁了有关这起车祸中驾驶者的所有信息。这名驾驶者的父亲是拥有强大权力的机构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主任,负责管理中共领导人的日程安排、文件的出入以及安全事宜。 急救人员和记者被勒令噤声。有关这起车祸以及驾驶者身份的消息从互联网上被抹去。在车祸中受重伤的幸存者隐姓埋名。令谷在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同班同学被告知,令谷去了国外。令谷在北大的化名是王子云。 令谷的一个同班同学说,我们不相信这种说法。我们知道发生了严重的事情。他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了。 知情的党内人士和中国国内的记者说,令谷的父亲令计划试图在中央警卫局的帮助下掩盖这次车祸。中央警卫局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下属机构。 一名与中央警卫局有联系的人士说,令计划受到了批评,因为这件事应该由警方来处理。中央警卫局负责保卫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安全。 宣告令计划个人和政治生涯劫难的唯一官方信号出现在六个月之后──中国政府宣布,令计划被调到中央统战部担任部长,这是一个不那么重要的职位,负责管理中共与非中共团体的关系。 与薄熙来一样,令计划一度是将在今年秋天10年一次的领导层换届中获得晋升的热门人选。 一名与中共领导人定期见面并向他们提供建议的中国学者说,这件事不仅对令计划造成了不利影响,对胡锦涛同样如此,因为外界都知道他们关系密切。这让中共对有关薄熙来和新领导班子问题的讨论更加难以进行。 据令谷的同学们说,已经去世的令谷去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事发时是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学生。令谷最初保持了相对低调,仅对几个人透露了自己的背景,不过令谷的同学们很快意识到,他出身权贵。 令谷的同学说,他穿的是名牌服装,居住在私人的居所而不是宿舍,他上课常常迟到、早退。 一名知情人士说,令谷曾经炫耀自己从父亲朋友管理的一只投资基金那里获得了大量收入。 一名同学说,令谷不是纨绔子弟。他是个不错的人。但是他看起来确实很有钱,也有许多精英阶层的朋友。 令谷的一些朋友认为,令谷或他的父母可能不是出事的这辆法拉利的车主。但是有人看见过令谷驾驶宝马(BMW)汽车,据悉,令谷有几位朋友出自在商界和政界很有权势的家庭,他们曾经开着豪车飙车。这种家庭的子女在中国被称作富二代。在这个圈子里有朋友的人士说,这些人通常交换着开彼此的豪车,或是从高档汽车经销商那里借车来开。 据那些记得令谷谈论相关事宜的学生们说,令谷在北大成立了一个俱乐部,粗略效仿的是耶鲁大学的秘密社团“骷髅会”(Skull and Bones)。他邀请其他人脉广泛或成绩优异的学生加入俱乐部,但由于他知道中国当局不容许秘密社团的存在,他给这个俱乐部起了一个听起来冠冕堂皇的名字:战略及国际研究委员会。 他的同学们不能肯定法拉利汽车中的两名女子可能是何人。他们说,令谷交往过两名女性,但两人都不是藏族。 车祸中幸存女子的一位朋友说,这名女子20多岁,是一位西藏政府官员的女儿。这位朋友援引这位幸存者的话说,她是在车祸当晚之前刚认识令谷的,但和他不是很熟,她只知道他的化名姓王。她回忆说他曾说自己是从事投资行业的。 车祸中丧生的女子据说与令谷关系更为密切。据上述幸存者的朋友说,这名女子严重烧伤,死于7月或8月。 据这位朋友说,车祸幸存者需要至少做一次手术来止住内出血。这位朋友说:开始时,他们告诉我们她可能无法活下来。 据这位朋友说,受伤的女子说,车祸原因仅仅是因为在路面湿滑的情况下车开得太快。当时已经开始下雪。 对于有关当事人赤身裸体的报道,这位朋友感到很尴尬,所以没有问幸存者。但这位朋友怀疑报道的真实性,称受伤的女子不是会乱搞的人。 据知情的党内人士和中国记者说,对事故做出反应的警察和消防人员开始时难以确认令谷的身份,因为他的驾照上用的是假名。 内部人士说,在中共内部,这一车祸很快就成为了围绕即将进行的领导人换届和如何处理薄熙来的激烈争论的一部分。车祸是在重庆市前公安局长王立军逃至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仅仅几周后发生的。王立军向美国总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讲述了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杀害一位英国商人的事。后来谷开来因故意杀人而被定罪。 在中共内部,薄熙来曾一直与一个以前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为首的派系是盟友。内部人士说,江泽民一直在努力确保自己的亲信被提拔进新的领导班子。 党内人士说,另一个由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为首的对立派系力争免除薄熙来的全部党内职务。这个派系中的很多人都是通过共青团升上来的。 不过,3月中旬的车祸意味着胡锦涛一派中的一位主要人物如今卷入了一桩丑闻,使令计划可能受到其他中共领导人的批评。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中国分析师、现任华盛顿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分析师的约翰逊(Chris Johnson)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或许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虽然薄熙来下台的催化剂是曾在其手下任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出逃一事,但他本人的一些行为也早已引发争议,包括掀起复兴毛泽东思想的运动,以及明显容忍其子在牛津和哈佛大学的奢侈生活方式。 与薄熙来不同,令计划并不是争议极大的人物,但他是个重要人物,因为他与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关系密切。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中国政治专家米勒(Alice Miller)说,上世纪80年代胡锦涛领导共青团时,令计划也在共青团内任职。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中国问题专家薄智跃说,1995年,令计划调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负责为胡锦涛准备阅读材料。 在那之后,令计划一直被认为是胡锦涛最亲近的顾问,并经常陪同胡锦涛出国访问。 2007年,胡锦涛力保令计划成为中央委员会委员,并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委员会的370名委员是中共的最高领导层。在法拉利撞车事件之前,人们曾认为胡锦涛试图安排令计划进入由25位中国最高领导人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这个月刚刚56岁的令计划据说有望在2017或2022年进入政治局常务委员会。 党内人士、外交官员和政治分析人士说,令计划今年秋季可能仍会进入政治局,但进一步晋升的机会已经大大减小。 撞车事件当天晚些时候,《北京晚报》简短报道了凌晨的法拉利撞车消息,但没有说明死者身份。报道中有一张撞毁汽车的照片,车身裂成了两半。 据知情人士说,撰写文章并拍下照片的一名消防官员最初以为这是一起普通事故,但后来受到申斥,其相机和电脑也被警方没收。 《北京晚报》的一名人员说,中宣部下令该报不得传播那张照片。警方、消防部门和几家当地医院均拒绝置评。 那篇报道很快从《北京晚报》的网站上删除。随着谣言开始在网上传播,“法拉利”和“法拉利撞车”等关键词搜索被屏蔽。 第二天,《人民日报》下属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报道说,一夜之间网上关于这起撞车事件的所有信息几乎全被删除,引发人们怀疑已死亡的驾车者的身份。 那篇文章也被屏蔽。撰写报道的记者拒绝置评。 JEREMY PAGE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法拉利车祸映射中共权力斗争

德国媒体本周三继续关注胡锦涛秘书令计划之子裸身开黑色法拉利车祸死亡所引发的政治地震。同时,各大媒体及通讯社从各处搜集的信息推断,中国十八大权力交接的日期已经基本确定。 (德国之声中文网)《南德意志报》本周三发表名为”法拉利门”的文章,指出中国领导换届预计将于十月份展开。但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有一个新的丑闻困扰着共产党:今年3月18日一名高层官员之子光着身子开着法拉利送命,几个月之后这一丑闻事件引发高层人事变动。 报道引述了《南华早报》和中国网络上的消息,详细描述了黑色法拉利出事的前前后后,包括中国政府随后禁止公民在微博上搜索与”法拉利”有关的内容。随后该报写道: 中国最高层的几个领导的位置将重新易主。几个月甚至几年来,中国政治中的不同派系一直处于争取影响力和领导权力的争夺中。薄熙来和高官之子的丑闻将原本已经精心平衡好的各种妥协又搅合的一塌糊涂。。。现在,与法拉利车祸有关的一些细节被透露给《南华早报》绝对不是偶然。有目的性的通过媒体让政治对手陷入信任危机在中国也早已经成为权力斗争中的一种武器。 胡锦涛的沉重一击 ”新左派”的一次胜利? 《每日镜报》也于本周三(9月5日)刊登了名为”法拉利和党”的文章。在标题栏中指出中国领导层正爆出新的丑闻,有可能给在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带来损害。 报道首先也谈及了国际各大通讯社于9月5日纷纷关注的消息,也就是长期悬而未决的中共十八大召开日期。指出北京一豪华酒店上周末向老客户群发邮件,告诉他们在9月1日到10月20日期间。北京所有的酒店房间内都不再能够看到外语电视节目。《每日镜报》的这篇文章指出,这一消息具有非凡的意义。对于许多中国问题专家来说,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讯息,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换届将在此期间展开。 该报文章随后写道:不仅仅是豪华饭店的电子邮件和对外国人签证管理更加严格让人们感觉到安全部门已经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加大检查力度。就连最近中国最高参谋长令计划的降职也于此有关。中国共产党希望在十年一度的最高领导人换届开始之前再迅速的摆脱另一个丑闻的困扰。 该报随后援引了《南华早报》的报道,详细描述了令计划之子在黑色法拉利中丧命的经过。分析称:因为令计划曾负责调查惩处薄熙莱,所以在部分中国问题专家的眼中,这也意味着令计划的降职是薄熙来”新左派”阵营的一次胜利。 报道最后写道:更重要的是这一新的丑闻对于胡锦涛来说无疑是沉重的一击。逐渐明显的是,他今年秋天退任总书记,明年春天退任国家主席后在政治局常委的影响力将消失。而且他也会交出自己作为中央军委主席的权力。同时,86岁的前党总书记江泽民虽然曾经被香港媒体爆出已经死亡,但他在规模缩小的新政治局常委中至少有4名亲信,而胡锦涛则只能信任新总理李克强。 编译:任琛 责编:石涛 [摘编自其它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阅读更多

明鏡新聞網 | 飚车法拉利 加速“大内总管”易人

中国的领导层换届正在秘密筹备中。习近平取代胡锦涛可以说已是铁板钉钉,不过挤进领导班子的争夺战还在继续。今年三月的一起法拉利车祸及其后续发展,却让人们领略了一些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耐人寻味的细节。 飚车、金钱、美色、花花公子——今年三月份在北京发生的一起车祸与这些词汇大有关联。这辆超速的黑色法拉利飚车失事,驾车的二十多岁半 裸男子当场死亡,车上还有两名全裸或半裸的女性,均受了重伤。直到前几天才爆出黑色法拉利的司机颇有背景。死者显然是中国高官令计划的儿子。令计划是胡锦 涛最亲信的心腹之一。因为会使共产党的声誉受损,所以这起事故被严密封锁。 “多一个丑闻少一个丑闻无所谓!” 北京人民大学政治学家张明(音译)表示:“多一个丑闻少一个丑闻也无所谓了!坏的事儿多了,已经这样了。(共产党)已经不在乎这个事儿了。比这个坏的还有,现在民众不满意,其实也太多了,关键是民众没有能力去制止这个事情。” 超级跑车极受中国官二代、富二代的青睐 这起法拉利事故让一些问题浮上水面,比如:这个年纪轻轻的花花公子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买这辆豪华跑车呢? 香港杂志《开放》主编金钟表示:“令计划的儿子,薄熙来的老婆这些事情对共产党都是很没有面子的。利用权力来谋取不正当的利益,然后在生活方面都要养情妇 啊,搞这些名堂,都是非常严重的,非常普遍的现象。所以从谷开来一直到令计划都只不过是反映了一种现象的冰山一角,在党内也好,在党外也好,在民间也好, 当然会有很大的愤怒,不满意。“ 血案引发的政治变动 法拉利事件也激起了一阵政治涟漪:本来仕途被看好的令计划,出人预料地失去了极有权势的中央办公厅主任一职,被任命为传统上排名较低的中央统战部部长职 务。令计划提前结束扶摇直上的政治生涯,也揭示了共产党内部的权力斗争。因为这位胡锦涛的亲信被“储君”习近平的心腹栗战书所取代。中办主任是中共核心权 力机构中央委员会的中枢神经,一般都是新领导人上台之后,中办主任才跟着一起换,显然,现在这辆马力十足的法拉利也加速了令计划交出该职位的速度。 18大召开日期仍未公布 香港杂志《开放》主编金钟表示:“也可能习近平是不喜欢这个人的,他不能沿用,可能正好碰到他儿子这个事情,那就一下就把他办下去。“ 黑色法拉利事件造成的后果也许会影响共产党的权力的平衡。普遍认为,没有了大内总管,不愿放手改革的胡锦涛的势力会变弱。据猜测,胡锦涛在离任之前不能成 功提拔其他的亲信心腹担任重要职位。在18大以及明年春季人大会议上交出国家主席职位之后,他的影响力将要比前任当年退休后少得多。 而新秀习近平将如何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还要拭目以待。无论如何,就像一家家庭企业一样,无论换届结果如何,中国的统治权仍将被少数几个共产党精英所把持。 作者:ARD 编译:文木 责编:苗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6月17日,香港《苹果日报》再遭打压,五位高层被捕。很多香港市民从深夜等到18日凌晨,只为购得一份报纸。有别于平日约七八万份的印量,6月18日《苹果日报》加印至50万份。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人权组织网站:中国政治犯关注
推荐理由:关注所有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艰难生存境遇,为他们争取自由。

被审查的微信文章插图

反审查网站:自由微信
推荐理由:在微信上被审查删除的文章,其中很多都是那些让中国当局感到害怕的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