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调查

一只猫的折叠花筒|删痕累累,知识份子何以立足?兼答某新闻晚辈“误导”之问

上一篇《同学,还有新闻理想吗?》,是应景(记者节)临时起意写的小牢骚,非常白描地追忆了20多年来新闻班同学少年的曾经理想,与理想破碎的声音。发布之前我把预览给初越看了(因文中有私下对话截屏),他让马赛克了一处,回了一个调皮表情,“装作没看到”。后又通话几分钟,说,不忍卒睹,就当是一个记忆吧。我没让海丽看,因为我痛恨审核。我相信她也必定痛恨。

阅读更多

【404文库】一只猫的折叠花筒|同学,还有新闻理想吗?

直到2020疫情之年,我收到一个邀约,为驻京德媒做电视制片。

这本是我的老本行。我非常胜任,德语好,熟悉德中媒体报道模式,拥有不错的社交网络,德国同事们也非常喜欢我。然而,因为外媒的中方雇员人事流程受XX部管理,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拦住了。

一年了,欲告无门。What?你要投诉伟大光荣正确的XX部吗?哈哈哈。是的,我严正抗议了。我向XX部纪委、国家信访办投诉了。…..石沉大海。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V】深圳女子街上奔跑呼唤:“过度防疫,还我自由”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