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

大家 | 贾葭:花20块进门的大学永远不配一流

2015年11月5日——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这一天——的中午,我按原定旅行日程来到厦门大学参观。厦门大学是创立于1921年的一所国内一流大学,一直号称“南方之强”,校园据山望海,秀美无比,民国以来就是中国南方的人文荟萃之地。厦大也早就跻身官方订立的“985工程”及“211工程”。...

阅读更多

泡泡网 | 长平:假如高瑜有罪 人人都该受罚

事情过于荒谬,真相过于残酷,往往被世人回避。多次获得国际大奖、两次入狱的资深记者高瑜,上周再一次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的罪名,被北京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与这一判决在国际社会引起的强烈反响相比,...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毛将军的体重咋整?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黎教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联合发布文件,要求军人要达到标准体重。大家比较关心毛新宇将军的体重咋整? | 相关阅读:《腾讯 | 我国军人体重将实行强制达标 消除军中将军肚》 2015年02月14日...

阅读更多

赵楚 | 苏格兰公投标志新欧洲成型

再有几小时,全球期待的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果就要出来了:联合王国在苏格兰居民的选择下幸存,还是从此告别300年同行历程,走上各自的旅途?这个问题的明确答案全世界很多人都在等待。然而,不得不说的是,或许正如中国的古话所说,无往不复,一切伟大事物皆有始终。不列颠所创造的历史过于伟大而惊人,以至于今天三岛的任何事情都在历史辉煌的阴凉下显得无足轻重。本次公投与其说是独立运动,倒不如说是更像狂欢节和王子离婚的八卦盛事。倒是此事标志的欧洲的新主权政治形态值得思考。...

阅读更多

萝卜网 | 中国式大家庭与回家过年

中国式的大家庭,拼命地粘在一起,一方面为了抱团好在没有真正规则的中国生存,一方面是为了追求虚假的亲密。其实,这种拼命粘到一起的状态,只有一个人会感觉很好,就是大家长,其他人都难受,想逃离,就是没有谁敢第一个造反。 最专制的大家庭中,最可怕的不是大家长,而是帮凶。有的大家庭,几乎所有人都会成为打压某个人的帮凶。我听到的一个案例,儿子惹了小祸,先被父母、爷奶、叔姑等一家十多人人轮流辱骂,接着被脱光衣服,吊在树上,拿皮带抽,而且是男性亲人轮流抽,抽的时候,女性亲人旁边哭着说,孩啊,都是为你好啊。 打完后,从树上放下来,行凶的父亲等男性亲人也哭,一边哭一边说,孩啊,你恨我吗?你可不能恨啊,你恨就是没良心啊,我们都是为你好。靠,被超严重强奸了,还被洗脑,让自己否定自己的痛苦感受,并说,你们强奸得好。 这样的大家庭中,大家长有巨大权威,其他人习惯性做帮凶,每出现一个反抗者,大家一窝蜂去教训他,这成了一个模式。 一女子抗婚,因为婚姻是父亲安排,她不喜欢。结果,所有亲人轮番上阵,哭,骂,苦口婆心,都是要她从了吧。轮番上阵,是反抗者最惧怕的,这时,哪怕有一个支持者,她的勇气都会增加百倍,可没有。 如此可怕的故事,我以为我的父母那个时代才会经历,可咨询发现,现在,在我们的国度,还广泛存在着如此可怕的故事。希望我们充分意识到这些故事的广泛存在,和严重程度,坚决不要做无形中的帮凶。 家庭图景,和社会图景是一样的。他们还有很深的联系纽带。社会上,只允许一个男人存在,于是其他男人的自恋被毁坏了。这个男人,转而到家里寻求自恋被满足。并且,因他将社会图景合理化,所以他会自动地将这个图景在家中推行。 于是,在外界,他是一个奴才,在家中,他让别人做奴才。 中国式大家庭中,女家长也不少见,而且女家长对晚辈的压制程度,在暴力虐待上或有不如,但在严密程度上,常远超男家长。结果是,这样的大家庭更窒息。 咨询界一个说法是,精神分析在中国缺乏土壤,因精神分析的前提是,一个人得有个体性自我,而中国人是群聚性自我。 群聚性自我,是为了在丛林生存而积攒力量的方式,如同蝗虫与蚂蚁,聚在一起才有了巨大力量。西方社会构建了真正的规则,遇到冲突基本可以信赖社会体系,不再是丛林世界,个体性自我才有了充分发展空间。 关于精神分析,以我咨询的经验看,在中国一样非常有效。进一步讲,即便在丛林般的中国,形成清晰的个体性自我,也是深具价值的。并且,有了一个清晰的个体性自我,可以更好地在中国生存。毕竟,在中国并不只是太监、奴才与僵尸存在,有觉知的个体,一样可以很好地生存。 形成个体性自我的关键,就是哺育一个人的感受。大家庭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虐待,而在于感受的被否定。你被残酷虐待后,大家庭的其他人都对你说,那不是虐待,那是爱,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怎么可以恨大家长呢?!他的一切都是出自爱。电影《英雄》中,男刺客含笑赴死,就是死在这种思想毒中。按照弗洛伊德的经典理论,男刺客是不能弑父,并将弑父的罪恶感化为自杀,但在中国,这应该更复杂一些。 只有大家长有威严。譬如刘罗锅的电影中,皇帝果真伟光正,一副尊严的爷样,有正气的罗锅必须驼背,必须玩各种花样,和珅则永远谄笑着。 美国人发明了情商一词,他们的情商,有尊严为底。可中国式情商,就是王刚饰演的和珅那张脸,就是岳敏君作品中的那种貌似大笑实则苦笑的脸。无数张这样的面子脸,构成了表面要和谐但永远暗流涌动的中国。 所以,我们的街道可以到处都是伟光正式的口号,但不可能像欧洲的小路那样干净。 再看中国历史,哪怕再出类拔萃的文人,都缺乏个体性自我,逃到山里的隐士,也会幻想着哪一天被皇帝这个大家长请出来,给予重位。这是为什么我之前写,看唐诗宋词都很失望,因都弥散着这个味儿。 文人在描绘中国历史,而流氓却在创造中国历史。刘邦与张良,朱元璋与刘伯温,这种配合贯穿在中国几乎每一个朝代。哪怕洞烛天地的最强中国文人,也只能在中国历史上做配角。或许原因是,流氓中文化的毒比较少,还有自我,而最强中国文人,却丧失了自我。 基督教文化,有一个神性的大家长--上帝。于是,家庭中就没有了人神般的大家长,甚至强势的国王们都不能成为一个理直气壮的大家长。但在基督教前,看古希腊的神话,宙斯也没有拥有决定一切的权势,而其他众神也常常不和宙斯一条心。看书太少,还不知道这个差异是怎么形成的。 春运这一典型的中国图景,是中国大家庭这一集体无意识的呈现,那些不顾一切归家的人,你是归向家温暖的怀抱,还是归向一个大家长的权势?你是享受着那份家的亲密,还是只是为了圆一个表面团结的幻象?希望是前者。然而,一旦是前者,春运这一强迫症式的宏大场面将不复存在。 稀里哗啦写这么多,都是顺手写的,只是思考,不是定论。如果你非当成定论,那就不是我的事了。最后一句话:尊重你的感觉,哺育你的感受,成为你自己。 网友的经典回复: @天天天蓝的天空:当年参加高考的时候,当领导的叔叔要我填师范,我不肯,因为一直都想去中大,后来,整个家族的人都轮番上来,说你的选择错了,然后的然后,我整个人身心崩溃了,高考也考砸了。我用了四五年的时候去恢复,而给我勇气的是我的一个表姐,因为她,我才成了现在的我。 当时,我在日记本上写了满满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上了大学之后,家族里的很多人一见面都在说,看,你的人生走得多糟糕。现在回过头去看,上哪个大学也没有想象中的重要。我的表姐,是唯一一个会站在我的角度上支持我的人 我现在还好,没觉得自己有多糟糕,倒是觉得这四五年的时间慢慢地真正地成为了自己,一个内心独立也慢慢强大的自己。 @面包山:我外婆是个非常强势的大家长,喜欢用贬低和批评的方式对待家人,这样大家就听她的,不听她的她就先批评,然后说你这个人很奇怪,再不听就骂你固执,最后大吼。她特别喜欢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总让小辈出钱买大房子好一起住,但是因为大家都怕了她,结果是三个女儿只有一个在身边 @青山不碍:这个场景很象红楼梦里--宝玉挨打。。宝玉被打的皮开肉绽,旁边的人围着哭,说--改了吧。。 @扑闪扑闪的眼睛:法律无法有效保护每一个个体时,大家只能“组团”自保,尤其法治薄弱的偏远农村,村与村民,乡民与乡民之间的矛盾只有靠武力来解决,哪族哪家人壮汉多就是王道。当然,这一现象也普遍出现在城市,比如湖南帮,江西帮,福建帮等,半社团性质的老乡团体 @Mindy玥:最可怕的是,这种模式在被冠以孝顺的头衔后堂而皇之地横行下来。 [我的回复]维护群聚性自我,维护大家长权威,这就是孝道存在的意义。 @一头爱游泳的猪:滑稽的是,每年一次的全人类最大的迁徙,其实不是为自己,而是只是因为不能和别人不一样。 [我的回复]必须和别人一样,而且要比别人多一点,表现好一点,这样有面子。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645590102e8jg.html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过年,记得回家,爸妈在等你 回家过年! 租个男友回家过年 快过年了啊,我煮点心灵鸡鸡汤给大家喝 过年抱一只萌兔子回家吧 无觅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公民馆】最后一代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404档案馆】“连花清瘟19年,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一款“国民神药”的台前幕后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特别推荐:上海疫情逝者名单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