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疫情

液态青年|隔离、守边、反复封城:被冷落的瑞丽的七个月

全网各种新闻推送和热点视频都开始重新关注瑞丽,志愿者们忙不迭地把这些链接转发在群里——民间志愿者团队“阳光爱心公益协会”有三个群,群成员总计一千多人,来自各行各业。发起者是翡翠商人张建伟,杨雪是团队的“后勤部长”。谈话间,瑞丽人总习惯将这一年多的日子用一些关键时间节点串起来——9·13代表2020年9月13日瑞丽的第一次封城;3·29代表今年3月29日的第二次封城;7·04代表最近的7月4日的第三次封城。

阅读更多

过桥土豆|瑞丽和黑河的疫情

有很多人想让我说说瑞丽发生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断的牺牲5%的利益,只不过这次瑞丽人恰好变成了那5%而已。瑞丽市也就20万人,放弃了,不要了,不就行了嘛。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个结局。你我都有可能变成5%的可能。@五岳散人 说,瑞丽这件事可以看出来有三个优势:低人权优势、低智识优势、低成本优势。比如最近微博网友 @叫我大力好了 微博下面的评论区充分体现出低智识优势。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404档案馆】第174期: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贵州隔离大巴翻车悲剧引发的舆论风暴

【翻车现场】我得罪了邻居,他把WiFi密码改了,我骂了半天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