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华裔教授吴志鹏发明手提式乳癌扫描仪器

任教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华裔教授吴志鹏,成功突破新的医学检测技术,发明手提式乳癌扫描仪器,造福妇女未来可以在家中检测。吴志鹏教授星期三接受记者访问,表示下一步是临床测试和卫生部门的批准。他说扫描仪器应很快可为妇女提供帮助。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张安安报道

阅读更多

国庆六十一年嫦娥奔月 人民难兴奋

中共建政61周年,周五北京举行隆重的纪念仪式,嫦娥二号探月卫星也在当晚升空,目前社会矛盾尖锐的中国,充满荣耀感的举国同庆已成神话,而更有公民当天因在北京喊冤而被拘留。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译者:纽约时报:数字设备侵占了大脑所需的“宕机”时间

生理学教授洛伦·弗兰克(Loren Frank)表示,“宕机”时间能让大脑重温经历,“进行强化巩固,然后将它们变成永久性的长期记忆。” 旧金山——周四下午一点,现年40岁的黛安妮·贝茨(Dianne Bates)同时应付着三个屏幕:听着iPod上的歌曲,在iPhone手机上发了一个简短的电子邮件,然后把注意力转到那个高清晰电视屏幕上。 这只是她在健身房的普通一天。 在贝茨女士一心多用的同时,她还在一台椭圆机上在快速档下用脚踩踏踏板。她是在市中心的一个健身中心里。像她这样一心多用的人可不在少数。在健身房或其他地方,人们使用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完成一些工作——同时也作为消除无聊的一个可靠方式。 手机在过去几年已发展成配备完整的电脑,并有高速互联网连接,能让人们在锻炼身体、排队买东西、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或者晚饭闲聊的间隙减除乏闷。 科技使最短的瞬间都具有娱乐性,还可能富有生产性。但科学家指出,这也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当人们让大脑持续地忙于接受数字信息时,他们也就使大脑丧失了宕机时间。而这宕机时间能让他们更好地学习及记忆信息,或思考出新的想法。 比如,研究表明,如果贝茨女士能远离她的那些电子设备,在室外进行跑步的话,就可以令头脑更加清醒。 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科学家们发现,当老鼠获得了一个新的经历——比如在某陌生地区探索,它们的大脑就会显示出新的活动模式。但是,只有当老鼠停下探索活动休息片刻的时候,它们才能对这些模式进行加工处理,其处理方式似乎能为此经历创建一个永久性的记忆。 研究人员推测,该研究结果也同样适用于人类的学习过程。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生理学系助理教授洛伦·弗兰克(Loren Frank)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宕机时间使大脑重温一下过去的经历,并强化巩固,使它们成为永久性的长期记忆。”他的专攻方向是学习和记忆,他说他相信,当你让大脑处于不断的刺激之中的时候,“你就阻碍了这种学习过程。” 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相比在人口稠密的城市环境中的散步,当人们在大自然中散步之后,其学习效果要好许多。这表明,不断处理信息会使人疲倦。 科学家们说,尽管人们在健身时一心多用,或在等公交车时看一段简短视频打发时间时,会觉得心情愉悦,甚至精神放松,但他们可能会对他们的大脑造成负担。 “人们认为他们是补充自己,但他们自己疲于奔命,”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马克·伯曼(Marc Berman)说。 不管怎样,移动软件开发行业的所有开发人员都在竞相为满足人们时刻娱乐的需求而提供各种便利。移动应用软件分析公司Flurry发现,移动游戏的娱乐消费时间通常是6.3分钟,但很多游戏是在更短的时间间隔内进行娱乐消费的。某个流行的堆叠模块的游戏平均娱乐消费时间为2.2分钟。 业界巨头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旗下的游戏公司PlayFish共同创始人塞巴斯蒂安·德-哈留克斯(Sebastien de Halleux)说,今天的游戏制造商正试图填补消费者空闲时间的各种短暂间隙。 他说:“我们拥有许多微瞬间,而不再拥有时段较长、可放松休息的时间,比如两小时的午餐时间。”他补充道,艺电等游戏制造商“为适应消费者微瞬间的娱乐需求,已重新营造了游戏体验。” 当然,许多商界人士经常查看他们的手机是有充足理由的。但是这可能对大脑产生损害。旧金山自雇汽车技师、现年26岁的亨利·陈(Henry Chen)对他使用黑莓手机的习惯可谓是爱恨交加。 陈先生说:“每当我停歇下来的时候,我就常常会查看我的手机。”不久之前,他在一家硬面包圈店排队等候的时候,正和一位朋友互相发送短信。当柜台后的女服务员打断他,问他需要什么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最近刚刚开始创业的陈先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潜在的客户。但他说,自从一年前他将手机升级为功能丰富的黑莓手机以来,他可以感觉到,由于承受着想保持持续联系的内部压力,他的神经常常处于紧绷状态之中。 “这已成为一种需求。倒不见得是客户的需求,而是来自我自己大脑的需求,”他说,“我告诉我的女朋友,自从我买了这部手机以来,我更加累了。” 在硬面包圈店外面的停车场里,其他人也正在用手机打发任何停歇的瞬间。当现年59岁的施工检查员埃迪·乌玛德海(Eddie Umadhay)坐在车里等妻子一起去食品杂货店时,他在删除旧的电子邮件,同时在收听电台新闻。在某咖啡馆外的一张长椅上,44岁的行医护师奥西·加布里埃尔(Ossie Gabriel)边等着朋友,边在查看电子邮件“来打发时间。” 大卫·阿尔瓦拉多(David Alvarado)从杂货店过街走向他的汽车时候,把他2岁的女儿挤在一个堆满购物袋填的小推车里,他的手机话筒夹在耳朵上。 他正和一位同事谈工作安排,并提到,他想利用付钱和开车回家之间的时间空档,偷空打这个电话。 “我想利用一下短暂瞬间,”阿尔瓦拉多先生说,现年30岁的他是某社区中心的设施经理。 对许多这样的人来说,除了在各种短暂间隙使用小数字设备之外,他们每天还要在电脑前花费大部分时间。以在昂贵的巴卡尔娱乐健身中心(Bakar Fitness and Recreation Center) 健身时一心多用的贝茨女士为例,每天醒来,她会先瞄一眼她的iPhone手机再起床。在她的广告工作中,她整天就泡在她的笔记本电脑前。 但是,她说,她万万不能在健身时暂时脱离屏幕,她不可能抛开“许多要做的事情”(其中包括不断的频道冲浪)而在椭圆机上浪费55分钟。 “我不断切换频道,”她说,“我无法忍受广告。我必须不停地调换频道,除非我在收看《天桥骄子》或某些我非常喜欢的节目。” 一些研究人士认为,不让大脑休息无论有什么不利之处,都无法与科技激励人们积极锻炼所带来的好处相比。 《点燃希望:锻炼和大脑的革命性新科学》(Spark: The Revolutionary New Science of Exercise and the Brain)一书作者、哈佛大学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临床精神病学副教授约翰·瑞提(John J. Ratey)说:“在我们沉陷于久坐不动的时代,运动需要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任何有助于我们运动的事情都是有益的。” 但是,瑞提先生说,在同等条件下,他宁愿看到人们锻炼时远离他们的这些电子设备:“室外锻炼的效果会更好,对你的情绪和工作记忆都有更多的好处。” 在巴卡尔健身中心大厅上的70台有氧健身器中,有67台附带电视屏幕。大多数器械还配有iPod底座,及显示锻炼情况的显示器,少数几台还有游戏功能,比如一台爬绳机,当你爬绳的时候,会显示一个和你同步爬绳的动画人物。 几个月前,有线电视发生了故障,一些顾客为此非常愤怒。“那简直是一场骚乱。顾客们说:’我们收看有限电视是付了钱的,’”健身经理莉安妮·詹森(Leeane Jensen)说到。 至少有一位健身顾客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在离大厅两层的楼层上,23岁的彼得·考利(Peter Colley)在一台椭圆机上来回搅动。这里的几十台椭圆机都不带电视,却都沐浴在阳光之下,并面对着窗外的游泳池和棕榈树。 “我欣赏着和风吹拂着棕榈树,看着游泳的人来来往往,”考利先生说,“我通常会到这里来锻炼,让我的头脑清醒一下。”

阅读更多

译者:纽约时报:现代科技辅助了中国工人运动

位于中国广东中山的本田制锁公司的工人们在上周的罢工期间用手机拍摄照片。许多照片被贴到了互联网上。 中国广东省中山市 ——这是一场经中国政府同意的由短信及视频上传所武装起来的工人反抗运动。 周三,电脑屏幕显示出贴在网上的照片,由 本田制锁公司工人们在罢工期间拍摄 。 参 加罢工的本田汽车配件企业——本田制锁公司(Honda Lock)的1,700名工人大多是仅为中学学历的贫困民工。但他们对科技的娴熟程度着实令人惊叹。 上周,罢工刚开始几小时之后,罢工工人就开始将罢工的详细情况张贴到互联网上,不仅在他们内部传递消息,而且也传递给了中国其他地方同样对工作条件感到不安的罢工中的工人。 他们连续不停地发送手机短信,呼吁工友抵制来自工厂老板的压力。他们登录到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主管主办的中国工会网 workercn.cn (简称“中工网”), 这个网站正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的数码信息中心。配备上台式计算机,他们将本田制锁公司保安人员殴打工人的视频上传到了互联网上。 本田制锁公司一位20岁的工人说:“我们用手机将罢工情况录了像,并决定把这些视频贴到网上,好让大家知道我们所遭受的有多么不公平。”他因为害怕报复威胁而要求匿名。 这些工人们在中山这个南方城市打工、对现状有所不满,他们从早些时候在本田其他工厂的罢工中,从颇具互联网意识的工友们的行动中得到了启发,先前的罢工工友们在五月中旬创立了网络论坛,并在互联网公告网站上发帖留言,讨论他们自己与日本汽车制造商本田汽车公司之间的斗争,斗争主题是工资及工作环境等。 但他们也利用了覆盖面更为广泛的通信网络——手机无线通讯,通过这一网络,中国各地的工 人阶级可以传递不满、讨论对策。一些罢工领袖目前表示,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在网上熟读一切和《中国劳动法》有关的资料。 中国新兴的劳工运动成员们使用手机和键盘,在他们称为的一场战争中对抗贪婪的公司及其利益同盟——地方政府,努力建立广泛的支持。到目前为止,他们似乎在智斗官方检查系统中小胜。 若非中国政府在过去十年中做出的齐心努力,这一切就不太可能了。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政府通过降低中国手机和互联网服务的费用,努力缩小数字鸿沟 (译注:digital divide,又称信息鸿沟),这项现代化运动已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网民人数最多的国家(达到4亿),即使穷人中最穷苦的人也能上网倾诉打工中的不满。 《互联网在中国的力量:网上公民行动主义》一书的作者、美国纽约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教授杨国斌(Guobin Yang)说:“人们未曾注意到这点——民工可以利用这些高科技组织起来。” “通常我们认为这些东西都是由中产阶级青年及知识分子所使用的,”杨教授说。 分析人士表示,网络以及数码设备已成为时下社会变革的传播媒介,使用它们的方式类似于在1989年的北京发生的支持民主的抗议活动中打字机和油印机的作用,那时它们是受青 睐的媒体——那场抗议以政府在1989年6月的天安门广场镇压而告终,镇压导致了数百人死亡。 现在,事实上,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果这些罢工运动的发展对已确立的社会秩序形成巨大威胁的话,政府是否会以及何时会压制这些劳工运动。目前, 政府已开始严厉打击一些与罢工相关的网站,删除了许多有关罢工的博客文章。 由于即时信息服务平台QQ可通过网络或手机使用,在年轻人中颇为流行,或许成为罢工领导 人早期倾向使用的通讯网络。但据罢工领导人表示,本田制锁公司的高层及政府安保人员很快就秘密潜入这个网络,迫使一些罢工组织者转移到其他网站。 “我们不再使用 QQ了,”这里的一位罢工领导人说。“一些公司间谍混了进来,所以我们现在更多使用手机。” 分析人士表示,他们应变颇为聪明。 “QQ 没有提供防中国当局窃听的保护,他们也可能停止使用QQ,”中国网络问题专家、普林斯顿大学信息技术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olicy)研究员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说,“QQ并不安全。你[在QQ上]发布的信息有可能公安局都能看见。”  但是劳工活动人士表示,通过转移到别的通信平 台(包括类似Skype的歪歪语音[YY Voice]通信平台),并使用暗语来讨论抗议集会,这让他们成功绕过了一些限制。 多年来,劳工活动人士将手机照片及视频偷偷带出沿海工厂,并在网上发布证明资料显示这已违反了劳动法,这些做法已将中国工厂的恶劣工作环境公诸于众。而最新 并值得关注的趋势是,这些从前秘密进行的活动,如今已成为公开的活动,并成为流行趋势。 比如,上个月有报道说,位于附近的世界上最 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之一——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出现了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自杀事件。之后,网上就出现了显示公司保安人员粗暴对待工人的视频帖子。 而且,几个自称是富士康员工的人将自己的工资单发布在网上,工资单显示他们的加班时间超过了法定的单月最高限度。在中山,本田制锁公司的许多罢工工人在周六 周日(至少暂时地)重回工作岗位,而同时工资谈判仍在继续,这些工人延续着佛山市本田汽车变速器厂上月罢工的某种基本模式。 除其他手段之外,佛山那次罢工的领导人还通过在QQ平台上设立互联网聊天室,组织并联络600多名工人 “我在罢工前夕自己创建了一个QQ聊天室,有40人加入,”肖郎(音 1 ) 说,他是佛山本田工厂两名罢工领导人之一。在他领导工人罢工之后不久,肖就被本田公司解雇了。“我们在QQ聊天室里讨论有关罢工的各种事情,”他说,“比如什么时候聚会,什么时候罢工,以及我们要求的工资为多少等等。” 其他本田工厂的工人们表示,他们在网上密切关注佛山罢工事件的事态发展,并开始考虑自己也采取行动。 中国政府允许官方媒体发布和播放有关佛山第一次罢工的消息。但是,当罢工消息四处蔓延之后,政府发出通知,基本上禁止了所有相关报道。但是,工人们自己的通讯努力却从来没有半点松懈。 这些工人不太愿意接受前一辈的工资和工作环境,他们也是中国的第一代“数码人”(digital natives)。中山本田制锁公司一位20岁出头的罢工工人说,他自七岁起就一直在使用电脑。 他学会了向优酷网 (Youku.com)和56网(56.com)等视频网站上传视频。他在百度(Baidu.com)上看新闻。 他在QQ空间上就本田制锁公司罢工事件撰写博文及评论文章,还说他的一些评论已被外国新闻媒体采用,这有助于吸引公众对本田制锁公司罢工事件更多的关注。 他说,他同时也打电话给一些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希望吸引更多报道,当这些媒体对他的电话不予理睬。 本田制锁公司的工人们正在期待由政府出面主持的谈判结果,谈判议题是提高工资及改善工作环境。虽然上周末他们得到的方案仅为工资增长11%,有许多工人仍然 相信,就像佛山本田公司的工人那样,他们将获得高达百分之五十的工资增长,月收入增加到234美元。 “如果我们不知道佛山本田公司罢工工人是如何行动的话,这一切可能不会发生,”那位自七岁起就开始使用电脑的工人说,“我们像他们那样行动。那为什么我们 不能像他们那样得到同样的加薪呢?” Bao Beibei, Chen Xiaoduan 和 Hilda Wang 对本文的研究有贡献. 相关阅读: 译者合集十一:成长中的中国工运 《民主杂志》杨国斌:网络行动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看中国”、 “纽约时报”、“译者ido98”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 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 共享。 notes 1 译注:疑为肖梁,他与谭志清是同乡,并已离职。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中国吸引美国高科技研究公司

原文标题:China Drawing High-Tech Research From U.S.译文标题:纽约时报:中国吸引美国高科技研究公司作者:KEITH BRADSHER发表时间:2010年3月17日译者:Derek校对:@xiaomi2020图片:位于中国西安的一所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