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坝

邹思聪: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匹草泥马

不清楚秦刚给自家电脑是否主动装上了花季护航,但俗话说的好,不怕草泥马一样的对手,就怕绿坝一样的队友——由于这款软件和许多学校的学籍系统产生严重冲突,北京市教委要求所有学校卸载这款软件。当外媒记者再次询问秦刚此事的时候,他沉默许久,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不知道他是否想说一句,卧槽尼玛。

阅读更多

许志永 : 这十年

一 2003年4月25日,SARS肆虐北京街头空空荡荡,我坐在电脑前看到孙志刚的悲剧,泪水悄悄溢满眼眶,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调查收容遣送,我知道这背后的苦难。后来和俞江、滕彪提出违宪审查公民建议。之所以在5月14日寄出建议,因13日宣传部禁令孙志刚案不得再“炒作”,“三博士违宪审查”给媒体新的关注焦点,我们的行动是舆论的一部分。 一个多月后,天津收容遣送站一个救助房间里我正访谈一个被救助的男孩,回头看到新闻联播里国务院宣布废除收容遣送制度。...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 | 网友提交的搜狐博客删帖记录(1)

共和国万岁 《给你个棒槌,你别当”针”用!》 09年5月13日 朱恋 《我拿什么来献给你?》 08年10月21日 韓家華 《新年两周新闻大事并个人琐事》 11年1月20日 薇薇鹤的杂文集 《在台湾论坛上20分钟、就被封杀的经典好帖子》 07年10月6日 Walkat 《中国式逻辑》 10年4月28日 秦家君 《理解但不支持 – [人文]》 09年8月10日 妙红 《无题》 08年10月5日 网中一人札记...

阅读更多

杨支柱 | 绿坝与绿帽共舞, 又美和又纯齐飞

作者: 杨支柱    2012-03-06 12:52 星期二 晴      杨支柱            我出一副上联:“绿坝与绿帽共舞”,求下联:“××和××齐飞”。有各种应对的,但我觉得还是来自刘菊花自辩文章的“又美和又纯齐飞”比较绝。      当事人方舟子老婆刘菊花自己说,推广“绿坝”的文章是他人代笔,似乎代笔不怎么丢人啊,而且享受了署名的利益也不必承担署名的责任。      至于绿帽,刘菊花说,那是造谣,就是不出示连续的学历证书证明自己没时间当高官保姆,看来人没有自证清白的义务啊。      且不管这些,反正现在网上围绕刘菊花是“绿坝与绿帽共舞”了,然后刘菊花以自己“又美又纯”自辩,这幅对联确实是一副能够高度概括刘菊花事件的绝对!      我只是描述舆论事实,至于舆论事实所涉及的客观事实如何我一直强调我不知道,一直在跟帖“求辟谣”。我哪里造谣了?一些蒙面小丑对我破口大骂,莫非作贼心虚么?   

阅读更多

勿让“天地图”成绿坝第二

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公众版的测试版正式上线,定名为“ 天地图 ”。国家测绘局称,“天地图”全部采用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产品,装载了覆盖全球的地理信息数据,可漫游,能缩放,具备满足每天1000万页面浏览服务的能力。   而今年5月,国家测绘局修订印发了《互联网地图服务专业标准》,并依据该《标准》颁发了互联网地图服务甲级《测绘资质证书》。截至上个月,国家测绘局已经向包括腾讯、百度、新浪、诺基亚在内的31家企业颁发了经营许可,但并未包括在网络地图服务领域深受欢迎的谷歌公司。   那么,“ 天地图 ”的服务到底能不能替代“ 谷歌地图 ”呢?笔者作为一个地图爱好者,对其进行了一番测试。   “天地图”有些地理名称依旧使用旧名称,例如“北京市”地图行政区域划分仍然沿用以前的“城四区”,而不是现在的“城二区”;在地图搜索服务上,很多地名搜索不到,很多则显示错误的搜索结果,例如搜索“深圳”,返回的第一个结果是:“亚洲中国台湾省桃园县深圳”,把深圳“划”给了台湾,不知是何道理?而在谷歌地图和国内其他互联网地图上搜索“深圳”,都可以准确地定位到广东省深圳市。这显示“天地图”的软件开发还不太成熟。另外,“天地图”也不提供手机版,使得出门在外的用户无法通过手机访问地图……   中国目前的商业地图网站都比较重视知识产权,在地图显示界面上,都会在地图的左下角或右下角注明地图数据来源,而“天地图”标示的信息却是“审图号:GS(2010)6008号”。这会让公众以为“天地图”的地图信息全部都是自有知识产权。   然而经过我对卫星地图的一番判研发现,同时打开“天地图”和“谷歌地图”,比较同一个地点下的卫星地图,发现两个卫星地图,在很多地点的公路上的公交汽车和小汽车的数量、形状、位置、颜色都完全一样,只有完全相同的卫星地图来源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这说明“天地图”中的卫星地图是来自美国DigitalGlobe公司(谷歌地图数据提供商)的卫星地图数据。针对公众的 质疑 ,国家测绘局有关人士 回应 称,“天地图”卫星图像确实来自商业卫星,“天地图”自主知识产权指的是“服务软件”而并非“数据资源”。   笔者觉得国家测绘局的这种解释不是很合适,测绘部门的最主要任务和功能当然是地图数据,而不是开发软件,地图数据是一个地图服务最核心的功能,而目前有很多商业网站都可以开发出更好的地图软件。   目前的互联网地图领域,谷歌地图仍是目前中国乃至全球最流行且最受欢迎的互联网地图服务,谷歌地图在手机等终端上的应用极为广泛,目前流行的高端智能手机苹果iPhone手机以及Android手机都内置了谷歌地图,仅在中国就有数百万高端智能手机用户,且呈现快速增长的势头,这些智能手机内置的谷歌地图为用户日常出行、生活服务、交通旅游等诸多方面带来全新的移动上网体验。国内也有大量商业网站(如大众点评网、拉手网、网易八方等)都是基于谷歌地图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模式运作,一旦谷歌地图遭到测绘局的整顿,中国数百万高端智能手机用户以及数百家商业地图网站势必将受到强烈冲击,严重影响智能手机用户的日常出行以及网民的上网体验。 智能手机上的谷歌地图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去年的“绿坝-花季护航”事件。国家花费4170万元人民币采购“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拟强制预装,并提供给网民免费下载、使用一年。但经过网民的试用,该软件存在大量错误判断和不稳定的现象,并和大量常用软件冲突。此外,该软件还涉嫌侵犯知识产权。有多名网友指出,该软件抄袭并盗用了国外一项名为OpenCV的开源技术,而非所谓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另外一家美国公司则表示绿坝侵犯了其知识产权,并计划起诉。   最终结果是,绿坝软件被无限期推迟预装,国家教育部下发通知,北京各中小学校全面删除绿坝软件。“绿坝-花季护航”软件项目组由于缺乏经费支持,面临关张。最终,价值4170万元人民币的绿坝软件基本无人使用,国家早期投入的大量资金付诸东流。   “绿坝-花季护航”的惨痛经验告诉我们,一些专业领域的软件服务,应该由专业公司承担,国家的相关部门领头去做,往往做出一些质量低劣,甚至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产品。“绿坝-花季护航”所涉及的网络安全领域,已经有民营企业从事了至少十多年的开发,有了大量成熟的商业软件;“天地图”所涉及的互联网地图领域有五年多的发展,各商业网站在网络地图领域,已经开发了大量成熟的应用软件,并制定了不少公认的规范,对于用户的覆盖,已经从电脑端转移到手机等移动终端。而现在国家测绘局则是既当裁判员(颁发经营许可),又当运动员(开发天地图),并试图用不成熟的软件来替代成熟软件的应用,那势必对目前大量涉及地图应用的互联网公司和智能手机用户造成严重的冲击。(作者系IT业人士)   首发:东方早报,作者:月光博客-龙威廉 评论《勿让“天地图”成绿坝第二》的内容… 相关文章: “天地图”卫星图像确认来自国外卫星 网络地图国家队“天地图”卫星图片疑与谷歌地图同源 国家队上场——国家测绘局网络地图网站发布 DigitalGlobe发布南非世界杯十大场馆卫星地图 中国互联网地图发展前景分析 关于我们: 地址 – www.williamlong.info 我的Google Reader – 我的Twitter – 我的Facebook – 月光博客Twitter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