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坝

莫乃光:散播互联网威胁论的真正动机

作者: 莫乃光  |  评论(3)  | 标签: 绿坝 , 社交网络 , 防火长城 , 网民 , 冉云飞 , Facebook , 微博 , 推特 , 社科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两週前公布《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0)》,这是中国首份官方就新媒体的研究报告,指社交网络应用已成为网民沟通的主要渠道,用户数目和使用量都激增,但报告同时指出,社交网站以病毒式营销手法,收集甚或泄漏个人资料,以至政治、军事、商业机密讯息,更点名指Facebook被西方国家情报机构利用,有机会用於顛覆其它国家,「特殊政治功能让人心生恐惧」。 可是这些指控却没有提出具体证据或个案支持,与其说是研究的结果,倒不如说这是预设立场,再堆砌资料用於危言怂听。除了「顛覆罪」,这些预设立场还包括:商业公司「利用各种方式骗取网民个人资料用以牟利,已成为网站利润的重要来源」──至於什么叫骗取?从报告所见,那只像正常的客户关係管理──,而网络游戏则「约有九成五涉及刺激、暴力和打斗」云云。总之,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很危险,「很黄很暴力」,潜台词当然是要加强监管了。 针对Facebook別有用意 相信网友犹记得去年六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局突然要求全国销售的电脑预先安装绿坝过滤及监察软件,但后来遭网民、电脑厂商等强烈反对,加上被发现软件侵权,计划胎死腹中。当时笔者已经指出,政府要求內地使用电脑的市民安装绿坝,背后的理念,其实也是因为担忧网络2.0和社交网络的用户主导內容,使其无法如现时般全盘控制讯息所致:当每个用户可以创作和传播讯息,即使政府以防火长城过滤外来网上资讯,也没法阻止愈来愈多的网民自己互相分享消息,创作內容甚至在网上动员起来。虽然绿坝计划失败了,最近还传出相关公司破產,但大家不用沾沾自喜,没有绿坝,还有当局强制互联网供应商和网页寄存商安装蓝坝,和不断加强的防火长城。 不过,有趣的是,报告为何点名针对Facebook这家在中国並无办事处而其网站也被中国政府的防火长城屏蔽的公司?理论上,內地的市民是无法使用Facebook的。即使说有社交网络被用作革命用途(是人民用来试图推翻政府,並非外国政府顛覆),也是伊朗人民利用Twitter的例子,都不是Facebook。为什么社科院偏偏选中它? 笔者认为可从几方面看。首先,早前有消息传出Facebook有意进入中国市场,社科院现在是以学者身分代官方传话,中国政府不欢迎你。第二,Facebook近期在世界各地因为私隱问题已成眾矢之的,社科院正好借用来针对他们,如果政府选上Twitter来「批斗」,反而令內地网民联想內地流行的「微博」,太「真实」的话,反而提醒了网民「善用」微博革命。笔者认为,报告针对Facebook实在不过是指桑骂槐:Facebook被禁在中国墙外,大概也不易进来,批评他们作用不过是向国內的网络公司和社交媒体施压,传递「你们小心点」的讯息。 微博威力难挡 果然,报告公佈后不久,在过去一年(自从去年六月Twitter被正式「永久」地被防火长城屏蔽后)在中国火红的微博,包括中国四大入门网站新浪、搜狐、网易和腾讯,一夜之间全变成了「测试版」,搜狐和网易的微博,更先后一度暂停服务;显然,这些微博正被「整顿」,最多港人使用的新浪微博,最近两星期有些用户被刪,或者不能被搜寻,微博內的连结亦一度不能转到国外的网址。微博用户都感到有如山雨欲来之势,担心迷上数月的微博会突然关闭。各网站以「网站升级需要」,和这些微博推出以来,其实一直也是「试用版」,掩盖这些突然转变的政策,而试用版的实际意义,可能是「尚未得到许可经营」,即是说政府可能考虑正式监管这些容许网民互动的应用服务,特別是针对敏感內容和异见用户,营办商或许要正式申请,才可以提供服务。 事实上,去年底社科院已公佈《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指出「微博领袖人物在网民中的感召力和煽动性极强」,其它网民对他们的微博的关注,形成网民討论时事的园地,甚至发动社会运动。最近数星期在广州萌芽的「保卫广州话」运动,就是个好例子。广州网民用了特区政府的「起锚」徽號,恶搞电影海报在微博广传,动员网民在本月廿五日上街「撑广州话」。的確,微博吸引了一大批內地以外的用户加入(连香港政府新闻处也在约两星期前在新浪微博开了帐户),这种前所未有的沟通加强了双方了解,也开始带来不少微妙的变化。 不过,与社科院领袖论的相反,中国独立作家冉云飞在去年底的一篇题为《无法统一思想的推特》(註一)的文章內指出Twitter的平等性,「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甚至有可能对人气很旺者发出批评和质疑,这都决定了再有人气的人都不可能垄断意见、统一思想…推特上信息的相对多元化已慢慢形成,上推特较多的人听不同意见的能力,將会比只听单一声音的人,有更多的信息分辨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和理性的態度,这便必然会逐步促进公民社会的诞生。」但明显地,中国官方思维,必定对这两种理论都同样担忧! 官网介入竞爭 除了收窄监控网站和社交网络,中国政府另一招数,將是推出更多由官方媒体经营的社交网络与各大网站公司竞爭。官方媒体人民网和人民日报在六月推出了「人民搜索」的测试版服务(goso.cn),声称要「建立具有权威性的综合中文搜索引擎」和「提供具有公信力的搜索结果」,人民搜索的搜寻结果的「安全」程度,大家可想而知,而人民搜索的主要竞爭对象,正是百度。说到底,政府还是对「自己人」较那些国內企业有信心,即使之前依赖它们与西方互联网企业竞爭;加上互联网服务仍极有利可图,既为神功,也为弟子,国营官方媒体想分一杯羹,自是义不容辞! 笔者相信中国政府不会完全禁止微博等社交网络,但就会放一下,收紧两下地尝试保持控制。毕竟,至今年六月,中国网民人数已达四亿二千万,微博人数也过了数千万,贸然收紧监控,不利社会和谐,反而利用多种手段对准目標地控制,才是「行之有效」的监控方法。例如,即使中国网民数目不断攀升,刚发布的《第二十六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却反映中国网站数量减少了13.7%,相信是政府收紧域名註册和打击「不良內容」网站的「成效」了。 捍卫互联网自由 归根究底,中国面对的稳定和管治问题,起因並非互联网。社交网络上的现象只不过把中国面对的经济和社会问题突显了,而更因为社会上没有正式渠道表达这些不满,更令网民集中在控制相对较「少」的网上发难。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在社科院报告发布会上说,这些现象其实不单在新媒体上出现,传统媒体也一样;他的话,其实正反映了政府深深忧虑失去舆论「制空权」。 可以肯定的事实是,中国网民的独立思想正在萌芽发展中。面对社科院这种以散播恐惧以图合理化监控的做法,笔者反而认为不用过份为內地网民担心,因为无论官方怎样做,中国互联网上的讯息流通量只有愈来愈多,这始终是不爭的事实。 相反,我们要小心面对的,是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包括香港甚至各西方民主国家,那些同样在散播互联网威胁论的政府或团体,令我们所拥有的互联网及讯息自由,不进反退! 註一:冉云飞:无法统一思想的推特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233150713668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3 个评论 莫乃光的最新更新: 唇亡齿寒? 兔死狐悲? / 2010-07-17 18:10 / 评论数( 4 ) 「唐骏门」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 2010-07-13 08:06 / 评论数( 1 ) Google在中国转鈦? / 2010-07-09 17:30 / 评论数( 4 ) 足球隨想:美国后来居上的教训 / 2010-07-06 08:10 / 评论数( 0 ) 上帝之哨 / 2010-06-29 07:58 / 评论数( 0 )

阅读更多

杜光:连拉屎放屁也要管起来

我们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而且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居然被认为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以致有劳维稳办这个权威机构下文件、发指令,查禁我们的聚会,而且惊动这么多单位的领导人出来挡驾,这岂不太高抬我们的能量了吗?我们真担当不起啊! …

阅读更多

BBC中文:“绿坝”分析:“洪水”未退“绿坝”先溃

但如何界定不良信息?判定一个网站是否色情和暴力、应该被过滤的规则由谁来制定?这都是值得由公众探讨和商榷的问题。 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一些官方媒体也质疑哪部法律赋予了工信部提倡普及过滤软件的权利,并称这种权力不能强制性地进入百姓私生活之中,无论其初衷是多么良好,都不应该随意强制。 广州暨南大学欣慰恩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董天策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从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这一点出发来过滤一些不良信息是一种必要的管理手段。但是这里面的一个最大难点就是如何界定不良信息。 在他看来,这在技术层面上似乎很好确定,但实际上整个社会对什么是不良信息的认定是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判定标准的尺度很难把握。 他说,要在这一问题上达成一个社会共识或者说靠技术来解决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强烈反弹 工信部在2009年5月19日下发《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要求7月1日以后,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出厂前需预装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下载) (以下简称绿坝)的绿色上网过滤软件,而进口计算机在我国销售前也将预装该软件。 尽管工信部负责人说,此软件对用户上网行为不进行任何监控,也不搜集任何用户信息。但这一指令受到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弹,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博士马光远的观点说,“家里是否上锁是我的自由”,在行使统一的要求时,应该有法律依据。 而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吕京建也认为,要让社会普遍使用一种电脑软件,应该公开听证。 在民意强烈反弹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不得不放弃在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脑上预装该软件的计划。把绿坝软件免费安装范围缩小到学校、网吧。 董天策教授也承认,政府在最初推广绿坝软件时的确有些缺乏经验,操之过急。 他说,经过一年的实践,可能发现过滤软件本身还有存在很多问题。而当初让全社会所有人都接受采纳一个尚不成熟的技术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明智的做法。 他认为,政府现在也是学习当中不断地吸取经验教训,不断地进步。 问题不断 自“绿坝”工程起步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在这期间,除了遭遇许多网民的抵制以外,不少网民还对“绿坝”软件屏蔽网上色情材料的功效提出质疑,说一些不该删除的内容被删除,一些该删除的内容却没被删除。 此外,一些网民还在网上展开人肉搜索,查出两家中标公司的核心人物与负责招标的政府部门之间的人际关系,爆出“绿坝”软件招标过程中有商业利益链之嫌。 好像这一切还不够,今年一月美国加州一家专门开发网络过滤软件的电脑公司Cybersitter公司指控称,“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中有3000行指令码是从该公司的软件非法抄袭的。 中国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晨民针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称:“绿坝与美国公司软件的黑名单地址库确有‘类似之处’,但是我们没偷他们的软件代码!” Cybersitter向加州中区联邦地方法院西部分区提出诉讼,向中国政府等10名被告提出诉讼,索偿22亿美元。 物极必反? 大陆青年作家韩寒曾在去年绿坝软件刚刚面世时发表博文,为绿坝软件勾勒出一幅极具讽刺意味的“发展蓝图”。 文中说,2009年出台的绿坝软件为实验版;2011年将推出正式版的绿坝二代;2013年版的第三代绿坝软件属智能版;2015年绿坝四代超级智能版上市,其性能超过前几代。但是,2019年相关部门终于废弃了第四代绿坝,原因是在一天夜里绿坝系统擅自将天安门上的毛泽东像换成自己的绿坝牌商标。 寓言并未就此结束,韩寒最后写到,2020年绿坝全新版-绿爷诞生,绿爷将不会对任何电子产品产生效果,它将直接移植入新生儿的脑中…… 现在看来,实验版绿坝还没有过渡到正式版便已夭折。真可谓,色情暴力的“洪水猛兽”未退,抵制它们的“绿坝护航”却先决堤。

阅读更多

法广:绿坝专案经费短缺京办事处关门

中国互联网过滤电脑软件“绿坝.花季护航”的北京专案组因经费问题,办公室已关门,并遣散所有员工。据了解,另一个负责维护绿坝专案的河南郑州金惠电脑,也因为经费苦无着落而将面对关门的厄运。根据《京华时报》报道,绿坝专案是由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研究院和郑州金惠电脑系联合负责和维护,但2009年一年的费用业已用罄,从去年至今两家公司都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运营费用。 该报记者12日拨打郑州金惠绿坝专案的客户服务电话,对方称郑州绿坝专案目前运转正常。郑州金惠一位员工透露,绿坝专案的国家经费已经拖了一年没拿到了,再这样下去,该专案也很难支撑多久了。目前,绿坝.花季护航的用户有2000万,大部分是学生家长、学校和网吧。 北京大正总经理陈小盟表示,该专案由北京和郑州两地共同维护,其中北京的绿坝专案有将近30人,都是北京大正临时招聘而来,主要负责绿坝•花季护航官方网站的维护和软体推广。位于郑州的绿坝办公室主要由郑州金惠公司承担,负责该软体的技术、售后、客服等任务。他们负责的该软体的官方网站目前已经处于无人维护和更新的境地,长此以往,用户就无法从网站免费下载软体,软体的推广工作也会搁置。 如果绿坝专案因经费问题而“结业”,2000万现有用户可能会失去技术支援。报道说,工业和信息化部上年度,向绿坝的开发商,拨款4000多万元人民币购买软件,但今个年度就再无拨款。 工信部去年发出通知,要求在内地生产销售的电脑,需要预装绿坝,说是要避免互联网不良资讯影响青少年,但措施引来舆论哗然,工信部其后宣布押后推行。 tags: 网络 – 言论自由

阅读更多

维基百科: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互联网进行网络内容审查,这是一种政府行政行为。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实施网络内容审查的范围、力度和标准有别于绝大多数国家,引起争议并有一些负面评价。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我们都跪着,凭什么你要站起来?

CDT 电子报

CDT招聘

招聘岗位: 播客主持人、Clubhouse主持人及社交媒体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4月7日至5月7日

报名方式……

CDT 本周推荐

问答网站: 品葱
推荐理由:网站介绍摘录:新品葱不是我们数字生活的全部,它只是被别人割掉的那一块。但请记住他们为什么要割掉这一块,因为他们要让你害怕、服从、并且相信他们的谎言,用我们自己的时间和劳动为他们的理想牺牲,为他们的便利与错误买单。

推特账号:Xi Jinping Looking At Things 习近平在看东西@zaikandongxi
推荐理由:政治讽刺社交媒体。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