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

旧闻评论|争论贾浅浅

假如你真有愤怒,但批斗贾浅浅、易烊千玺或将来被阳谋圈定的目标,并不是穿越愤怒的恰当方式。没人喜欢承认自己不自由,但每当人们沉沦于这种舆论间,无脑冲击标靶,那恰好就是最不自由的状态。

阅读更多

偶尔治愈|一位新冠患者被网暴之后

她试图拼回感染新冠之前的那个自己。「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惨是不是?」有朋友劝她,向前看,别回头。她也照着去做。「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还是有一点难以释怀,一点点。」

阅读更多

女力天下|女权主义者网暴“逃生”指南:在陪伴和反思中重建信任(活动回顾)

被网暴的人并不是因为真的做错了事而遭遇网暴,她们被恶意构陷,仅仅只是因为她们是女权主义者。只要你不够红专,网暴者就可以说你政治不正确。如果你是体制内的,他们就可以让你丢工作。在我们看来,女权主义者会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见,但其实在厌女的网暴者看来,我们都是一样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