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纽约时报》律条扼杀创新

魏武挥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2年07月18日 法律在市场里,本意是为了让市场更发达。但很多互联网律条看来并非如此。最近正在紧锣密鼓讨论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这个草案通过,那么中国互联网上,备案制将名存实亡。 6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关于《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称“随着我国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面临一些新问题,为进一步促进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保护公众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合法权益,规范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依据宪法和相关法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等有关部门对现行办法进行了修订”。现行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于2000年公布实施。 在中国建立一个网站,取得一个备案是合法网站的必要条件。不过备案备案,就是报备即可,它的约束力是很低的。而进行电子商务的,或者很大型的网站,一般还需要取得许可——也就是许可证制度。中国的许可证制度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但总体而言,许可就是“审批制”的,而非“报备制的”。许可比备案的门槛高很多。 本草案的第十条如是写道:“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由互联网用户向公众发布信息的服务,及提供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须经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许可。”。对比一下原来的管理办法:“国家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备案制度。”(第四条),门槛提高,已经非常明显了。 什么叫“由互联网用户向公众发布信息的服务”?在任何一个门户网站内容页底下都有评论区、任何一个电商网站商品页下都有评论区的今天,这些算不算“互联网用户向公众发布信息的服务”?字面上似乎都算,但今天哪个互联网服务不弄点评论区、留言板的?这样的草案一旦通过,第一个死亡的,就是独立博客、小型内容网站、移动领域中的社交类应用。 这个法条还有一个逻辑上很怪异的地方。法条里说,但凡这类服务,必须先得到许可。换句话说,没得到许可的,就不可以开展这种服务。那么,没有开展这类服务的,凭什么给许可或不给许可呢?依据又是什么?一旦进入实际操作层面,可能就变成:只有大公司才能得到许可。因为大公司必然早就展开这类服务,其实也早就拿到许可。比如新浪微博之类。这种法条对大公司的事实上的偏袒,是极其明显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于本月9日刊出冀勇庆的文章《中国互联网:没有创新还剩什么?》,谈到了互联网七雄对创新的阻碍,提出中国为什么没有实质性创新。在我看来,制度层面的那些律条,也是阻碍创新的因素之一,而且是重要因素。在这些律条下,“没有资质的公司”被挡在市场之外,而所谓“有资质的公司”,无非就是两种:早期进入蛮荒之地今天成长为巨头的大公司,以及国家队性质的有主管单位的“国企”。 费正清曾经有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中国商人具有一种与西方企业家完全不同的想法:中国的传统不是制造一个更好的捕鼠机,而是从官方取得捕鼠的特权。”律条就是保障特权的有效手段之一。在许可制的环境下,哪里还有什么小公司的腾挪之地。 马云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声称,他去年和政府开了40-50场会。但“几乎不在媒体方面花费时间,因为媒体变得非常复杂。”这真是一语道破天机,是费正清那个比喻的最好注脚——倒不是说马云在去向政府要捕鼠的特权,而是说,在中国,没有政府的关照,生意是很难做大的。而与政府进行公关,对草创的小公司来说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彼岸从AOL到雅虎到谷歌到Facebook的轮流坐庄,而在这里,当今互联网七雄,只有百度成立于2000年1月,其它的,统统是出生于上个世纪的“老人”。 魏武挥是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 相关日志 2012/07/14 — 网络审查:隔墙有耳,隔山有眼 2012/07/10 — 《外交政策》 Google董事长:中国的防火长城将垮塌 2012/07/10 — BBC:中国当局加强对网络视听节目审查(当局不担心你吃进去什么,只担心你看到什么!) 2012/07/10 — 马伯庸:中国为什么没有超级英雄电影 2012/07/07 — 《华尔街日报》看看中国是如何进行审查的 2012/07/06 — 媒体人证实蓟县断网 火灾死亡人数存疑 2012/07/06 — 某中央媒体同行敬请前往蓟县调查大火真相的记者注意 2012/07/05 — 曹林:传统媒体对热点新闻视而不见被边缘化 2012/07/04 — 新浪删除彭博董事长高逸雅帐号 2012/07/02 — 于声雷:政府如何监控我们的电子网络通讯?

阅读更多

BBC | 学者:中国网民大增推动公民社会发展

中国网民人数15年增长了867倍,到上个月底,网民人数达5.38亿,目前的上网普及率已近40%。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周四(19日)公布最新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称,中国网民人数15年增长了867倍,到上个月底,网民人数达5.38亿,目前的上网普及率已近40%。 最引人注目的是,手机上网首次超过台式电脑,成为中国最大的上网终端。由于智能手机的上网功能,中国农村和流动人口中的网民大幅上升,农村网民现已达1.46亿。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教授黄钰在接受BBC中文网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说,在中国这样对舆论控制严厉的国家,互联网打开了言论自由的局部空间,给了网民更多发言权,对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很有帮助。 改变农村状况 目前,农民上网的人数已经占中国网民总数的27%强。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种网民群体比例的改变,农民的知情度提高,尤其是年轻农民,对改变信息和咨询严重匮乏的中国农村的状况有重大意义。 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不断增强网控,但如此巨大的上网人数,以及上网群体向基层和下层蔓延,这种现象对政府的挑战肯定越来越大,像控制平面媒体那样控制网络媒体,可能不再是完全能够实现的任务。 黄钰教授认为,尽管防火墙和各种控制措施在大范围内也许相对有效,但网民能翻墙,而互联网的其它形式比如微博和手机短信等,也都在局部意义上突破了网管的控制。 两大舆论场域 网络控制会遭遇越来越多挑战,执行过程会越来越艰难,所以从长远来说,网络信息的控制是个不可能成功实现的任务。 中国网民中的群体成分发生改变,向农村和基层扩大,加上网民人数大幅增长,对中国的整个传媒系统和新闻形式都会产生巨大影响。 黄钰教授指出,由于互联网使用者的扩大,目前中国已经存在两个互动和竞争的舆论场域——官方媒体和民间的网络舆论。 以官方媒体为统领的、被称为地上的和实体空间的媒介舆论场域,基本上由官方舆论和主流价值观统帅,宣传维稳,宣传国家发展等。 另一个是由于互联网发展和网民增加而形成的一个虚拟空间的巨大舆论场域,它不时能战胜官方舆论。比如温州动车事故、陕西强制怀孕七个月的孕妇堕胎等,都是因为微博舆论强大到官方舆论不能忽视不理,最后政府才不得不出面解决。 互联网在中国正在发挥越来越强大的作用,许多人把它称作中国民主进程的主要推动力量之一。尽管当局为维护政权还会不断采取措施控制网络信息,但在互联网科技越来越发达的时代,管制和掌控可能都会成为过去时的词汇。

阅读更多

Slideshare获得成就:GFW认证

月光博客:全球最大的幻灯片分享网站SlideShare今被关键字屏蔽,无法从中国访问,SlideShare拥有近2900万独立访问用户,具有大量专业的PPT文档,专业人士可以在里面找到大量高质量的PPT,是流量最高的专业内容分享网站之一。今年5月,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斥资1.2亿美元将其收购。 相关日志 2012/07/02 — 360与GFW的前世今生:搜索引擎安全管理系统 2012/07/02 — 奇虎360成功加入GFW防火长城 为国家安全保驾护航 2012/06/17 — 月光博客:日本co.jp域名疑被中国屏蔽 2012/06/16 — 后缀是.co.jp的网站全灭 2012/06/16 — 日本报道中国屏蔽.co.jp网站 2012/06/16 — GFW发威,后缀是.co.jp的日本网站全灭 2012/06/02 — 有人在Skydrive上传了六四图片,结果.. 2012/05/08 — 中共加大封网力度 公安部下令封掉HTTP代理 2012/04/29 — 「连接被重置」的黑手是北京启明星辰信息安全技术有限公司?专利“一种阻断TCP连接的方法和装置”是派什么用的? 2012/04/28 — 方滨兴透露GFW目前已交给一家叫”启明星辰”的技术公司负责

阅读更多

1400余名新任公安局长进京集训,维稳是重点

北京,中国——新京报报道称,6月26日至7月31日,公安部将分三期对2010年以来新任的1400名市县两级公安局长进行集中轮训,这是继2009、2010年以来又一次针对全国新任公安局长的培训。 报道中称,这次培训的主题是:“提高一线执法者能力,维护地方稳定发展;课程设置包含如何提高执法能力、应对网络舆情、驾驭基层复杂局面与促进警民关系建设等;培训形式为专家讲授结合学员相互交流,由数位部委领导与知名国际政治、法学、行政管理、经济学专家授课。” 据悉,此次培训的授课者包括9位公安部及相关部委领导,以及十多位全国知名国际政治、宏观经济、司法行政专家。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赵秉志、著名刑法专家陈光中等“重量级人物”都先后出现在讲台上。 另外,近期中国的中山、什邡等地频发群体性事件,表明在中国“稳定压倒一切”的执政模式同人民的真正诉求之间仍存在很大距离。类似这样的培训是能够真正对提高地方行政执法能力,亦或只是毫无意义的培训浪费,答案有待时间揭晓。 FMN/ S.X. 引用: 新京报

阅读更多

王丹认为能改变中国的只有网络

图:王丹和浦志强的合影,但在微博上却被删除 日本——1989年中国「六四」民权运动领袖之一王丹为宣传纪录片《亡命》,首次访问日本。王丹7月4日在东京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当今民主比天安门事件时更加倒退,并呼吁日本政府与民众应该更加关注中国人权。 由于最近的抗议政府事件多半是来自年轻人在网络上的号召,王丹表示,「我相信能改变中国的只有网络」。王丹5日也在脸书上透露,他与老友浦志强意外在东京偶遇,但浦志强将合影放上微博后,就被删除了。似乎暗喻中国当局还是相当在意有关六四的相关人事。 王丹这次日本行,主要是为了参加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的纪录片《亡命》的东京首映。他并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发表演讲,提及中国的民主化及人权现况。他认为,当今中国民主「比天安门事件时退步」。 王丹表示,希望自己能发挥影响力,让日本政府及人民更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他强调,中国民主除了影响其自身,也会影响世界和平与东亚国家的安全,因此,中国民主化对日本与中国都是好事。 王丹还提到,最近四川省什邡市发生的大规模聚众抗议事件,参与者大多是使用网络的年轻人,因此他强调,「我相信能改变中国的只有网络」。 据BBC报道指出,王丹说每年六四时,马英九总统都会发表有关中国民主化的声明,但王丹提到「在我看得到的范围内,马英九对中国民主化,什么都没做。」言中透露出他对台湾国民党政权的失望。 FMN 引用: NewTalk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