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纽约时报:中国劳力资源优势逐渐丧失

原文: China’s Dwindling Resource 译文:纽约时报:中国劳力资源优势逐渐丧失 作者: PHILIP BOWRING 发表时间:2010年6月3日 译者: Phantom (此版本译文原发“东西网”, 译文链接 )            校对:@xiaomi2020     香港——华南佛山本田汽车厂发生罢工,随后不久,深圳巨型企业富士康又爆发员工自杀和劳工动荡。这一切表明,中国南部沿海劳工要求增加薪水,改善工作条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而这些愿望在近年来聚集该地区的年轻民工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现如今,中国创造的大部分财富由当地或外资企业瓜分,企业工人并没有占到多大份额。 从某种程度上讲,劳工事件只是工人希望财富得到更为公正的分配而已。世上几乎没有哪个国家,雇员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能像“社会主义”中国那样低。 然而,工潮爆发并非源于意识形态。一些使人心情黯淡但却十分重要的数据变化,即人口结构变化才是引发这些工潮的幕后推手。今年,中国处于从业年龄(15至6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的历史最高点,达到71.9%,这是三十年来工作者持续增长累积的结果。中国在1980年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前,人口出生率曾一度飙升,而中国适龄工作人口数量的持续增加让中国劳动力在三十年内增加了33%。对于中国南部那些生产出口商品的血汗工厂而言,适龄工作人口数量的增加也多少促进了它们的发展。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也将在五年后发生:到 2050年,适龄工作人口的绝对规模将增至最高点,随后会逐步下降。事实上,中国的可用劳动力可能已达到了最高点,因为呆在学校接受教育的人比过去更多, 时间也更长。因此,更多的人直到15岁后才进入劳动力大军。中国适龄工作的妇女进入劳动力大军的比例占到了妇女总人数的70%,而这也是可能达到的最高比 例了。        还有一个与劳动力规模同等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中国的人口年龄构成。中国经济之所以有 可能在近20年的时间里保持了快速增长,部分原因是大批年轻民工从乡村地区来到城镇,促进了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        然而,这股逃离农村贫困地区的年轻劳动力资源正走向枯竭。本田汽车的罢工工人,还有富士康的自杀员工大部分都在二十岁左右。这些企业不由得感到,愿意外出打工,寻求生计的年轻人正越来越少,而一些临近农村地区的城镇和小城市的就业机会却比以前更多。            目前整个中国20至24岁的劳动人员为1亿2千 2百万,而15至19岁的劳动人员只有一亿6百万;40至50岁的劳动人员有3亿,但20岁以下的劳动人员 却只有2亿7千3百万。如今,中国农村地区年轻和流动劳动力数量的下降幅度最大,这一趋势也将持续下去。因此,未来中国必须找到维持经济增长的其它办法, 寻求另外的途径,将工人生产率保持下去。     对于中共的那些有“控制欲”的官员,以及那些认为投资本身就是目的,而非改善生活的 手段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这差不多对其他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好消息。罢工的次数越多,要求涨工资的工人越多,中国就越有可能在消费和投资之间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资金就越有可能用于提高劳动生产率,而非投资在一些没有多少经济效益的庞大工程上。此外,提高技术教育水平,促进私营部门的创新精神也能不断推进中国的生产率向前发展。    工资大幅增长固然会削弱中国的出口竞争力,贸易顺差也会因此而消失,但贸易逆差不仅危害到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对世界经济也会产生不利的影响。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个人收入滞后于国民收入,可如今个人收入的增长速度比国民收入更快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将更多的钱用于民生意味着,在军事扩张以及建设“面子工程”上,投入的钱会更少,而那些贪官在澳门赌场的洗钱金额或许也会更少一些。消费越多,经济就越能实现长期稳定。比起消费,中国目前依赖投资,无视回报率的做法无助于未来经济的稳定发展。    中国未来也会出现诸多困难:当农村人口渐趋老龄 化时,中国的农业将何去何从?在政府允许农村土地流转的情况下,土地合并的规模是否达到了迅速实现农业商业化的地步?农村人口减少和水资源缺乏又是否会导致粮食危机?            可这些问题是未来之忧。后面的十年,中国人口结构会发生变化,而佛山的罢工工人只是掀开了未来十年诸多问题的序幕。

阅读更多

外交政策:中国的意愿联盟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为 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 译者 》。 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在墙内订阅 《译者》: http://feeds.feedburner.com/yizhe (用https打开)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http://zxc9.com/Uo0001 原文: Beijing's Coalition of the Willing 译文:中国的意愿联盟* 作者:Stefan Halper 作者介绍:Stefan Halper,英国剑桥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剑桥大学Magdalene学院高级研究员,著有 America Alone: The Neo-Conservatives and the Global Order、The Silence of the Rational Centre: Why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is Failing、The Beijing Consensus: How China's Authoritarian Model Will Dominate the Twenty-First Century(2010年4月出版的新书《北京共识:中国的威权模式将如何主导21世纪》) 原文出处:外交政策杂志7-8月刊 摘译:参考消息 补译:@Freeman7777   对西方来讲,失败国家是一个问题。但是对中国来讲,它们却是一种机会。       你现在或许听说过,中国试图包揽世界偏远角落的能源和矿产资源的做法令众多从事社会改良事业的理想主义者心痛不已,后者正努力把这些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转变成稳定、繁荣的国家。从世界银行行长到U2乐队主唱博诺,大家都对中国公司和政府官员提出了批评,称他们对西方在世界南方国家艰难取得的成就构成威胁,同时警告这些国家,接受中国的馈赠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赞比亚经济学家Bob Sichinga等评论人士甚至指责北京以其对自然资源投标的方式“在肆意损害”非洲。我把这称为“中国效应”——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概念:西方引导的发展效应可能会被放弃,化为乌有,因为非洲国家受到了轻松获得大量资金以及经济迅速发展的诱惑。这种吸引力有多大显而易见:在美国和欧洲指导者忙于为第三世界独裁者讲授良好政府管理和透明度的同时,中国工程师却在修建通往独裁者周末度假邸宅的高速公路。         比较鲜为人知的是,诸如巴西、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南非和委内瑞拉这些国家在中国的外交博弈中正发挥着关键作用。在过去15年里,在西方几乎无人关注的时候,北京组建了一个国家联盟,其中许多是非洲国家。可以确信,他们会在越来越呈现小团体化趋势的各个国际论坛上投票赞成中国的路线。该集团让人想起了苏联在冷战时期召集的集团,不过中国聚焦于经济和贸易优势,而不是苏联当年所关注的安全问题。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战略是奏效的,尤其是在北京不承认台湾为独立国家的问题上。例如,2008年,马拉威就宣布它中断了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台北当局所援助的金额无法与中国所提供的60亿美金援助相匹敌。塞内加尔在2005年时与台北当局断交,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协议,据说得到了来自中国包括初步金额为6亿美元的金融援助.乍得在与中国官员进行了一系列的秘密会议和获得了一笔未公开金额的援助之后,也跟台湾官方断交了。如今,只有4个非洲国家仍然承认台湾是中国的真正代表;在全球范围内,承认台湾的国家从最多时期的68个降至目前的23个。巴掌马和尼加拉瓜属于仅有的几个仍然正式承认台湾的国家,但在2007年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投票中, 这两国却放弃了投票。对台北当局友善的国家清单正快速趋向于零。      北京当局不只是拉拢被美国忽视或有时故意避开的国家,在全球与其结成联盟;北京当局还企图改变、至少分化那些仍留在西方阵营的国家心中的忠诚感。在美国官员看来,北京的新盟友都是绝对的第三梯队,对白宫和国务院而言是可有可无的(等到爆发危机爆发才会想起这些国家的重要性)。但在中国看来,这些国家正在逐渐成为越来越有用的外交武器。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称,在联合国,支持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立场的国家从2000年的50%增至2008年 的74%。该委员会还发现,有41个国家10年前在联合国人权议题上投票时是站在西方一边的,现在却支持中国和俄罗斯。从非洲到亚洲再到拉丁美洲,这其中包括一些众所周知的中国商业伙伴,一些在失败国家指数上表现最平庸的国家。在这些国家中,许多都已经加入了强烈支持传统主权的行列,传统的主权观是一个对北京当局来讲极为重要的观念,因为它恐惧和不满西方国家干涉它的国内事务。在这个议题上对中国和俄罗斯所持立场表达支持的国家在近些年已经超过80%了。      在世贸组织(WTO),中国也采取了这种制胜公式。北京已经在WTO内部召集了一个非洲联盟,其规模大到足以破坏北京所反对的特定规则。但是中国在日内瓦正在寻找的战略奖励是作为一个市场经济的官方地位,市场经济国家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法律和贸易称号,能阻止其他国家免于发动反倾销案件。如果北京当局的外交官可以智取美国和欧盟外交代表,中国成功获得市场经济称号的话(美国和欧盟指控中国采取不公平的竞争做法和不充分的破产法以及知识产权保护法),那么中国公司就将准备赚取到几十亿美金。 埃及,俄罗斯,南非,委内瑞拉,以及其他数十个国家已证明乐意延长在双边条款上对中国延长“市场经济”这种称号以交换中国对这些国家所做的接触。 现在,中国的目标是要非洲、拉美国家那里凑齐足够的WTO投票权,以看到在全球范围扩大这种保护——与此同时中国与印度联手搞垮了多哈贸易谈判,这个谈判假如谈成功那么一大堆廉价出口品将严重威胁到中国农民的生计,这是中国政府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在许多规模较小、没有邀请美国和欧盟加入的多边组织内部,中国正在阔步迈进。这些组织并不引人注意,比如东亚峰会、中非合作论坛以及上海合作组织。在这些 场合下,中国官员毫不迟疑地把软实力和部分硬实力结合起来。一些非洲和亚洲国家的大使私底下表示,中国利用援助和贸易作为优势,要求他们不理会美国的提议。如果这些国家不遵从北京的意愿,或当被问起时不愿放弃的话,那么他们的经济项目可能会处在危险当中。     中国眼下的目标不是要在军事方面挑战西方,甚至也不是在经济方面向西方发起挑战。毕竟,美国和欧洲是中国出口经济的命脉。然而,我们不应当对中国的努力嗤之以鼻,认为不过 是老练地照搬苏联的失败做法,试图拉拢世界上的南方国家。中国是资本主义的发电机,不是摇摇欲坠的自给自足型国家,中国的市场—威权主义体制作为一种榜样正在全球迅速赢得拥趸——与此同时,三百年来贯穿于西方进步过程中的价值观则受到了忽视。 *译者注:意愿联盟是指美伊战争中美国游说30多个国家组成的联盟。 参考消息原文: 中国在全球组建“国家联盟” 译者的“ 译者频道—深度分析 ”专题   译 者“ @Freeman7777 ” 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 ”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 共享。

阅读更多

卫报:藏族环保人士说中国狱警拷打他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 译者 》。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 这里 在墙内订阅《译者》: http://tinyurl.com/ycpm93m (用https打开)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http://zxc9.com/Uo0001 原文: Tibetan environmentalist says Chinese jailers tortured him 译文:藏族环保人士说中国狱警拷打他 作者: Jonathan Watts 亚洲环境通讯员 发表时间: 星期二,2010年6月22日,18:17,英国夏令时 译者:David Peng 校对:Andy Cheng 获奖环保人士和慈善家嘎玛桑珠告诉法庭,在审讯期间遭到殴打。 藏族环保人士嘎玛桑珠2008年在中国云南省德钦县卡瓦博格雪山[梅里雪山-译注,下同]。照片来源:美联社 今天,被拘留的藏族环保人士在开庭审判中,指责监狱殴打,不许他睡觉以及其他虐待行为,他的妻子告诉记者。 噶玛桑珠——一位著名商人和获奖环保人士——在法庭上发表一份声明,详细说明自1月3日被拘留以来遭受的残酷的审讯方法,包括使用药物使他的双耳流血。 “如果不是他的声音,我几乎认不出他,”他的妻子珍尕措告诉美联社。 她说,桑珠看来很憔悴,他出现在 新疆 焉耆县法院,邻近 西藏 的山区省份。 检察官邝英[音译]否认用暴力手段对付桑珠。桑珠创立了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致力于 保护 长江、黄河和澜沧江(湄公河)的源头地区。  这位富裕的藏族艺术收藏家不太可能是政治犯。因为他们所作的工作,他的小组已经获得了多个奖项,包括地球之友香港和福特汽车公司共同颁发的地球奖。 2006年,他被国家电视台 中国 中央电视台(CCTV)选为年度慈善家,其获奖理由是,“创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今年早些时候,他因被控盗墓和盗窃文物被捕。支持者说,这些都是旧的、捏造的罪名,12年前就被警方撤销了。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刑罚为死刑或终身监禁;但他的律师说,最后的判决可能会比较宽松。 对他的审判被推迟了几个星期,据说,他因为游说当局释放他的两个兄弟,而受到不公平的惩罚。 他的兄弟仁青桑珠和晋美朗杰于去年8月被捕,他们的另一个环保组织——康区森格南宗生态保护协会——试图揭露官员猎杀濒危动物。朗杰因“危害国家安全”被判21个月的劳教。 他被指控非法收集有关环境、自然资源和宗教的信息,组织上访,并为达赖喇嘛的支持者提供宣传材料。仁青桑珠被羁押但尚未审判。 据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 ,这可能只是对付[藏族]知识分子的新运动的一部分。 The Washington-based group said last month that 31 Tibetans are now in prison “after reporting or expressing views, writing poetry or prose, or simply sharing information about Chinese government policies and their impact in Tibet today”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