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博客(Jeremiah Jenne)记住暴力,第二部分:一甲子之后,中国教科书上对韩战的描述与疑问

原文: On Memories of Violence, Part 2: Chinese textbooks and questions about the Korean War 60 years later 译文:博客 (Jeremiah Jenne)记住暴力,第二部分:一甲子之后,中国教科书上对韩战的描述与疑问 作 者:Jeremiah Jenne 发表时间:2010年6月25日 译者、校对:@xiaomi2020 Jeremiah Jenne是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的一家大型公共研究大学的博士候选人、清代中国历史研究者。现在,Jeremiah在北京教授历史、进行档案研究、和撰写专 题论文。本文发表于他的个人博客《 花岗斋杂记 》,经作者同意,中文译文发表于“ 译者 ”。 图:一幅1950年的中国的宣传画上,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 [1] 的漫画形象正在犯下战争暴行,背景中一架美国飞机将炸弹投掷到中国的工厂。获得Stefan Landsberger/中国宣传画藏品的允许使用本幅图片。 今天是韩战 开始的六十周年纪念日,围绕着这场战争的争议在一甲子之后仍然没有停止。数十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在描述这场战争时,使用的和在今日平壤活得好好的那个党仍然是一致的用词:美帝国主义,在首尔的右翼军政府走狗的帮助下,侵略了北韩。正如《卫报》的 Tania Branigan从丹东发来的报道, 这种看法很难扭 转,特别是那些生活在中国/北韩边界的中国人,他们曾亲眼看见战争中美国飞机投下的炸弹。 但是时代毕竟有所变化。比如说,昨天《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 专栏文章 ,呼吁中国开放档案资料,更深入地研究韩战,以及中国卷入到这场战争中的详情。中国的学术界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受到党的约束和压制,许多学者接受了这样的看法:是北韩首先侵略了南韩。 [2] 但是作为一名教书育人者,我不那么关心学者们在饭桌上讨论什么,而对教室里怎么教孩子们的更感兴趣。过去一代代的人都被告知说美国/南韩侵略了北韩。近期的教科书的语调 上稍微软化了一些,但仍然坚持着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指导纲领。 我在网上搜索到“人民教育出版社”,翻看了他们出版的最新的 高中历史书 [3] 。关于韩战的 这一章 对谁开始了这场战争缩短了篇幅,但使用了另一共产党的历史障眼法技巧——在整个事件中痛斥了[别国]心怀不轨地“干涉内部事务”。在这一版本中,美国及其盟友干涉了韩国的内战,也就是干涉了“内部事务”,并藉此作为对北韩发动侵略的前奏,最终会侵略中国。 [4]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新中国成立不久就面临着外部侵略的威胁。1950年夏,朝鲜内战爆发。 [5] [6] 美国迅速以武力干涉朝鲜的内部事务,不久又组成一支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侵略朝鲜。他们越过“三八线”,把战火一直烧到中朝边境。同时,美国的第七舰队开到台湾海 峡,干涉中国内政。朝鲜局势危急,严重威胁中国的安全。 图:1951年的中国宣传画。“光荣参与,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获得Stefan Landsberger/中国宣传画藏品的允许使用本幅图片。 这本教科书还告诉学生们,到美国的侵略者向北推进到鸭绿江时,他们开始以北方边界的中国平民为轰炸目标,但最后在彭德怀的领导下,被英勇的中国志愿军和朝鲜盟友击退了。 [7]  这本教科书上 特别让人着迷的观点是它把美国描述成主要的侵略者,却避而不谈金日成的所作所为,也没有提到约瑟夫·斯大林( Joseph Stalin )和苏联的怂 恿。在这里我不想为美国开脱,特别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 《疯狂的不服从将军》 中有描绘),肯定会让任何对美国指挥体系不熟悉的人得出结论说,美国政府的确有意端掉初出茅庐的中国新政权——如果必要可动用核武器。美国在中国境内投掷过炸弹,导致了平民伤亡,这些也都有明白无误的资料可以证明。尽管如此,韩战是一场非常复杂的战争,这种复杂性在中国近代史教科书上被很好地包装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并不算出人意料。 在严重形势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请求中国政府出兵援助。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0年10月,以彭德怀为司令员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赴朝鲜,与朝鲜军民并肩抗击美国侵略者,把美军赶回到“三八线” 附近。之后,中朝军民与美国侵略军进行了反复较量。由于中朝军民的沉重打击,1953年夏,美国不得不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抗美援朝战争以美军的失败而胜利结束,中国人民志愿军分批凯旋。 有意思的是中国认为这场战争是一次胜利,还欢呼美国足球队和英国踢成了1:1的平局。 [8] 图:1951年 的宣传画 “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利万岁!” 获得Stefan Landsberger/中国宣传画藏品的允许使用本幅图片。 上周,我能理解这种感情。中国捍卫了自己的边界,并处理了金正日留下的烂摊子。彭德怀军队出人意料地攻击袭击的确可圈可点,中国的出兵对美国军队来说打得出其不意,中国人利用这一优势几乎把联合国军打出了朝鲜半岛,但最后双方同意回到战前的状况,沿着“三八线”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 但这一切的代惨重。南韩有137,000名士兵丧生,北韩死了 215,000。 美国有 36,000 士兵伤亡,中国 的伤亡人数,保守的估计是 400,000战死,另外400,000受伤。 [9] 这些伤亡都是不必要的、无情的、残酷的。而对造成了这样的后果进行的互相指责已经太多。把所有的残酷都包装成英雄主义行为来教导也许可行,但就像我在周一所写的那样,如 果不采用这种摩尼教的视角,而是鼓励学生们正视历史的错位和混乱,也不会让学生们不爱国,而让会他们成为更好的世界公民。阉割历史,让它们在时下显得不那么有威胁性,或利用历史来支持某种政治观点,对教育后代来说实在是一种拙劣的方法,这与教科书是在北京还是在平壤或得克萨斯出版并无干系。 ——————————————————————————— 译者后记 在本文译者与作者联络,请求转帖和确认翻译的时候,作者表达了以下的观点,翻译如下: 小米: 看起来不错。两个事情: 1)如果我能重写的话,你已经看到我在评论的部分所说的,我会把中国战士的死伤数字改为25万-30万这一区间。重复一下,我的主要观点是:引用死伤数字是想说明,双方都有英勇无畏的男女在这场残酷无情的战争中死去了。 2)在“日本被打败了……”那一段中,我的意思是日本是在美国轰炸了广岛和长崎之后才投降的,当然也可以说,如果不是1/3的日本军力被中国的共产党和国民党拖住了的话,美国与日本的交战将会进行更为困难。 [1] 译注:道克拉 斯·麦克阿瑟,美国著名军事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历任美国远东军司令,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司令;战后出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等职。他 在韩战期间出任远东美军总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1951年被杜鲁门总统解职。 [2] 原注:对我来说 有讽刺性的是,南韩企业现在是中国重要的投资者,南韩是中国最大的亚洲贸易伙伴之一,而北韩刚刚到达了疯狂的新级别。真的,当你读到“金正日购买了迈克 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的尸体并把它重新激活,作为自己的个人性伙伴”这样的事时,你是否也曾经犹豫过一、两秒才能判断这是否是真的……最近的例子是北韩在世界 杯上的教练说他在赛场上,通过隐形无线通讯设备与金正日保持联系。 [3] 原注:我在周一的博文中讨论的“义和团运动120周年”就是这本教科书的第二册。在某种程度上这篇博文好像是那一篇的续集。 [4] 译注:斜体部分均来自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中历史《中国近代史》下册(电子课本)上的原文摘录。 [5] 原注:很喜欢在这里使用的被动语态。中国在语法上常使用这样一种策略。比如说,“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打败之后,中国共产党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是啊,打败了日 本是多么棒啊,但有人怀疑过这是怎么发生的吗。(见下一个注释) [6] 译注:近代史的诸多史实证明,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能打败日本,与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起到的战略作用关系重大,而在中国战场上,则主要是由当时的执政党——国民党领导的 军队浴血奋战的成果。 [7] 原注:就在 “赢”得了这场战争仅仅五年之后,彭德怀被赶下台,因为他鲁莽地说大跃进没有按照计划得那样顺利进行(造成了大饥荒)。一些历史八卦者则说主席从来没有原谅彭德怀,因为毛的(公开受承认的、战争幸存下来的)长子毛岸英在一次美国的空袭中丧生。另外对毛的这个儿子后来发生的事,我的一位中国朋友则说,(为了保护他,他是在酒后说这些话的)毛岸英之死是 “中国之大幸”,如果岸英还活着,毛肯定会把权力交给他的孩子。“我们就会跟北韩一样。”这里有许多的假设前提,但这一说法仍然意味深长。 [8] 译注:这是指 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上美国和英国在小组赛上相遇。美国足球队历史上并非强队,不过在2010年世界杯上的表现赢得了很多中国球迷的喝彩,以至于和传统强队英格兰相比,平局就像是胜利。这里作者以此来比喻中国人经常把平局看作是某一方的胜利。 [9] 译注:博文作者 在“评论”部分与读者讨论了中国抗美援朝伤亡战士人数。作者说他看到了由徐焰少将提到的18万阵亡的数据,作者认为鉴于中国总是用“至少”这样的词语来低 估于己不利的数据,他可能会将中方战士的死亡人数调整为25万-30万;但是他同时认为数10万的人死亡,本身就说明了战争的残酷性,数字的不同并不能改变这一实质。  另外,40万的中国战士阵亡的数据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上的估算接近。美国国防部的死伤估计和这里引用的80万接近。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 —热点专题—中国与北韩 译者频道 —非往事 从同盟到 交恶:中朝关系凸视镜[全辑] 沈志华: 苏联与朝鲜战争——俄国解密档案中的历史真相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博客,译文1.0版本来 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 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与北韩”、“译者频道—非往事”、“博客)”、“译者@xiaomi2020”索引。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 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 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金融时报:中国劳资关系的转折点

原文: Change is finally afoot for China’s workers 译文:金融时报:中国劳资关系的转折点 作者: 戴维•皮林 发表时间: 2010-06-04 译者:何黎 本田(Honda)位于广东省变速器厂的罢工,已经让这家日本公司在整个中国的汽车生产戛然停止。让我们听听有关此次罢工事件的言论。 第一个是这么说的:“此次罢工事件反映出老板们付给工人的工资水平很低……中国的体制没有为集体议价提供法律基础。”第二个如下:“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普通工人从 经济繁荣中分得的利益最少。4家本田工厂生产线的暂时停工……突显出,有必要在中国工厂实施有组织的劳工保护。” 第一个言论来自韩东方,原先是一名铁路电工,在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期间曾试图联合工人与学生,后来因此入狱,在狱中感染了肺结核,靠手术切除了一个肺。如今,他被流放于香港,是一名工会积极分子,监督中国大陆的工人权利。 第二个——几乎与第一个意见完全一致——的出处更令人吃惊。它是《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上的一篇社论。中国报纸没有撰写罢工题材文章的习惯,更别说支持罢工。任何有支持另一极权力意味,或玷污中国作为无麻烦投资目的地形象的言论,通常被视为禁忌。无论如何,由于独立工会受到禁止,“官方工会”很少(如果有的话)组织劳工行动,罢工在中国非常罕见。 那么,为何在如此敏感的问题上,来自天安门的重要异见人士和与共产党关系密切的报纸会发出同样的声音? 首先,中国政府只是在(通过媒体)承认一个现实。帮助造就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经济腾飞的多年廉价劳动力的无止境供给行将结束。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口结构的变化。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40岁以下的工人供给已经减少了20%之多。工人减少意味着他们的议价能力增强。本田员工正要求不低于50%的加薪。富士康(Foxconn)刚刚同意给工人加薪30%——最近一系列工人自杀事件,令这家总部位于中国大陆的台湾合同制造商备受困扰。 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来到城市的第一波农民工不同,当前这波农民工有了更多的选择与更高的期望。许多人并不满足于存几年钱,然后返回家乡。他们想在繁荣的城市中定居。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更高的工资。如果他们得不到更高的工资,他们还可以回家寻找机会。迫于成本压力,一些工厂已经从东部沿海地区及珠江三角洲工厂集中的工业重镇,转向了内陆,更加靠近大多数农民工的输出省份。 中国政府谨慎支持劳工行动的第二个原因是,改善劳动条件与共产党有利害关系。向日本、美国、欧洲的跨国公司提供廉价劳动力,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标。邓小平曾经说过致富 光荣,而没有说让外资致富光荣。与其它地方一样,劳动力成本在企业利润中所占比重近年在不断下降。这与中国领导层强调的“和谐社会”不符。中国媒体对本田罢工事件及富士康自杀事件的报道,充斥着对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分析。 其它一些迹象也表明,局面可能会向有利于工人的方向转变。 2008年,中国颁布了《劳动合同法》,要求雇主必须与工人签订书面合同。再加上工资压力不断增大,对于已习惯低工资、无罢工及随意解雇工人环境的外国投资者而言,这种气氛的转变有着明显的影响。 然而,几乎没有哪家公司会离开中国。这是因为,中国已经不再仅仅是成本低廉的生产中心。对于许多公司而言,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重要的市场,而且是其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沃尔玛(Walmart)每年从中国购买价值300亿美 元的商品。本田等日本汽车制造商带来了零部件制造商网络,并与中国零部件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iPad、手机、数码相机、彩色影印机的情况与汽车一样。这样的集群效应,使得制造商几乎不可能搬离中国,到其它地方重新开始。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中国政府可能会继续谨慎支持胆子大起来的劳工队伍,尽管它将继续警惕工资通胀。不过,它决不会容忍任何劳工组织发展成为政治势力的迹象。即使连韩东方——因1989年政治活动入狱并遭流放的异见人士 ——也得出了务实的结论:劳工权利必须与政治权利分离。他说:“我正竭尽全力让中国的劳工运动非政治化。”当一名中国劳工维权人士有意消除集体谈判中的政治因素,而中国官方为罢工者鼓劲,变化显然已在酝酿之中。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频道—看中国”、 “金融时报”索引。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国际评论:中国工人在骚动

原文: I.H.T. Op-Ed Contributor – China’s Workers Are Stirring – NYTimes.com 译文:纽约时报国际评论:中国工人在骚动 作者:韩东方 发表 时间:2010年6月17日 译者、校对:@xiaomi2020    香港——经过30年的改革和引人注目的经济增长后, 裂痕开始逐渐显现。 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的中国工人正在对犹如机器上的齿轮一般的枯燥生活感到厌倦,这种生活往往是在危险的工作环境下长时间地工作,所得报酬低得可怜。 他们现在表达出“够了就是够了”的意思。在全国范围内上演的罢工和抗议活动所要求的还不只是他们的基本的法律权利,而且要更高的生活水准、更好的工作条件和更光明的未来。 罢工和工人抗议在中国并非前所未有。 在制造业的核心地带——珠江三角洲,每年会有多达10,000起的劳资纠纷。事实上,在2008年春天,当地一名高级工会官员就曾把罢工形容为“象夫妻吵架那样自然”。 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工人运动进入了密集阶段,这反映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复苏。更重要的是,纠纷加剧的原因是政府没能解决困扰工人的根本问题:低工资、工人们缺乏正规的可以表达不满和需求的渠道,以及农民工被城市的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服务体系排斥在外。 自从中国政府在2004年引入最低工资制度以来,大部分企业主都把这一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作为生产线上工人的基本工资。 如果最低工资是可以过下去的工资的话,那就没有问题,而在中国的许多城市却非如此。上 海、广州、和深圳是最低工资水平最高的三个城市,这一标准已经提升至每个月1,100元(160美元),但这远远不够。正如一名深圳富士康的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加上加班费,我每个月可以赚到1,500元,但是除去租房子、食物和衣服的费用,就一分也不剩了”。 很多工厂工人不得不每月加班超过60小时,才能勉强度日,也就是每天12小时,每周6天都象机器人那样工作。没人能忍受这种麻木的非人的工作。 但是,如果工人没有合法渠道去表达他们的要求和不满时,这种现状又怎能改变呢?这些工厂的工会,即使存在,也都成为了资方的傀儡,这些“工会”肯定不能在纠纷中站在工人的一边。工人们别无选择,只能自己动手,组织罢工和抗议活动,希望以此让绝不愿看见社会出现不稳定的当地政府能代表他们向资方求情。 一些富士康的年轻员工,感到孤单、寂寞、绝望、无助,他们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才会轻生。在本田工作的许多工人要求成立能真正代表他们的工会。虽然这听起来不合常理,但这可能就是解决本田、富士康以及中国众多工厂管理问题的方法。这种工会在富士康不仅可以进行谈判,让工人们拿到体面的基本工资,还可以培养起交流的意识,有助于保护所有员工的权利和尊严。作为本田的一家供应商的工厂,运作正常的工会本来可以通过有计划的、平和的、平等的协商,向管理层提出工人的加薪要求,从而防止罢工行动。 甚至,广东省的党委书记,汪洋,现在也认为正规的工会对保护工人的权利是必要的。在上周的电话会议上,他讨论了近期发生在广东省的工人罢工,并指出, 工会就应该维护工人的权益。 需要改变的还不仅是工会,当地政府也需要进行早就该做出的关键调整。几十年来,市政府向聘用了农民工的企业征收了数十亿元税款。然而,这些农民工却没有得到过任何回报。他们被城市的住房、医疗和社会保障制度排斥在外,他们的子女不能到城市中的学校上学。直到最近,他们甚至在离城返乡时将还不能兑现雇主们为他们缴纳的社会保险金。 一些城市的政府也已经对农民工做出了勉强的让步,但是大多数学校和医院仅对那些收入相对高的,有稳定工作的农民工开放。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农民工仍然被整体性地排除在外。 现在该到了中国的市政府偿还它们欠下的农民工债务的时候了。当地政府应该为工人们修建经济适用房,不附带任何条件地给予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同等的权利。 最终的目标是将“农民工”这一称呼完全废除。工人就是工人,无论他们来自哪里,他们都应该受到尊重和尊敬,至少要从他们所做正当的工作中获得体面的工资。 韩东方是“中国劳工权利”组织的倡导者和创立者,“中国劳工通讯”是捍卫中国劳工权益的香港组织。 相关阅读: 译者合集十一:成长中的中国工运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成长中的中国工运”、“ 译者频道—看中国”、 “纽约时报”、“译者@xiaomi2020”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 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辩论会:中国工人想要什么?

原文: What Do China’s Workers Want? – Room for Debate Blog – NYTimes.com 译文:《纽约时报》辩论会:中国工人想要什么? 发表时间:2010年6月13日 7:00 pm 译者:@xiaomi2020 校对:Andy 摄影:路透社 Tyrone Siu   6月10日,广州中山一家本田工厂的罢工 最近几天,中国工人的工作条件已经得到了外界的密切关注,这和本田工人的罢工及富士康的连续性自杀或自杀未遂事件的进展相关。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外包供应商,其员工自杀事件部分地与工作压力有关。作为回应,富士康与本田公司都提升了员工的工资,但罢工却蔓延开来。上周末,位于中山的本田汽车配件厂的工人举行罢工,工人要求获得组建独立工会的权利,与此同时,在至少另外五座城市也发生了外资企业员工罢工的事件。 这些抗议说明了中国新生代工人的什么特点?跨国公司在中国劳动力市场投下巨资,它们又该如何应对?本期的“纽约时报辩论会”参与人为: 张彤禾( Leslie T. Chang ),《打工妹》(Factory Girls)一书的作者 范芝芬 ( C.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