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沈志华 编《朝鲜战争:俄国档案文件》全书下载

朝鲜战争:俄国档案文件 编者前言 2003年7月27日,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字五十周年纪念日。这场震动全球的东亚战争结束半个世纪以来,世界各国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和史学家们纷纷著书立说,或回忆,或评论,或叙史,或争议,从未间断。关於这场战争的研究成果,确如汗牛充栋。人们之所以热衷於研究一场战争,而且不厌其烦地从各个方面进行探索,不仅是因为它对1950年代及以後的远东和世界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制约著中国、美国、大韩民国、朝鲜和苏联等一系列国家的对外政策走向;也不仅是因为引发这场战争的基础,即朝鲜半岛的分裂局面依然如故,围绕东亚的危机时常困扰著邻近大国的首脑和半岛南北双方的领导人;更重要的原因还在於,作为一个历史事件,由於种种条件的限制,时至今日,关於朝鲜战争仍然存在著许多未解之谜,其中既有研究者之间争论不休的问题,也有尚无法对事实本身做出确切描述的悬案。 研究历史,探索历史事件的谜底,首先应该依靠档案文献。实际上,关於朝鲜战争研究的两次高潮,也正是伴随著历史档案的开放和利用而形成的。 第一次是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首先是美国杜鲁门图书馆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在朝鲜战争25周年之际召开了一次大型讨论会,出席会议的除一批历史学家外,还有许多当时参与决策的美国军人和政客,如驻朝鲜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Matthew B. Ridgway)、美国驻联合国副大使格罗斯(Ernest A. Gross)、杜鲁门(Harry Truman)的特别顾问哈里曼(Harry Truman)、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J

阅读更多

日本产经新闻:北朝鲜威胁笼罩下 朝鲜战争60周年(上中下)

日本产经新闻:北朝鲜威胁笼罩下 朝鲜战争60周年(上中下) 上:中国才是最大的敌人 其不会坐视金家政权倒台 原文: 【北 の脅威の中で 朝鮮戦争60年】(上)中国が最大の敵だった 金政権崩壊、座視できず 作者:黑田胜弘 发表时间:2010.6.26 20:48 译者、校对:@yigroup 生动再现砥平里殊死搏斗的战争场面(京仁日报供图) 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在即,韩国电视台和报纸报道了当年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与中国军队殊死搏斗的惨烈战斗场面:中国军采取人海战术蜂拥而至,联合国军则白刃迎敌,双方近身肉搏。 那应该就是“堑壕战”:中国士兵跳进联合国军的战壕杀过去,联合国军则以刺刀迎战,双方你死 我活杀成一团。激战以联合国军的胜利告终,阵地上飘扬着美法韩国的国旗,联合国军的士兵们在尸横遍野的中国士兵尸体边上欢呼“万岁!万岁!”。 彩色的画面几可乱真,它再次告诉人们,对于韩国军和联合国军来说,朝鲜战争不仅是同北朝鲜的战争,也是同中国的战争。 可是为何画面是彩色的?乍看会让人误以为是真实影像,但实际是导演的作品。朝鲜战争60周年之际,当年参战的官兵 受邀参加了纪念活动,活动中再现了当年的战斗场面。 这场战役发生在1951年2月13日-15日,首尔近郊的京畿道杨平群砥平里,史称“砥平里战役”。 “砥平里战役”是韩国和联合国军与南下的中国军交战中首次获胜,迎战约2万中国军队的是约5000人的韩国军和联合国军。此役胜利之后,韩国和联合国军消除了对潮水般攻来的中国军的“恐惧”,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今年是朝鲜战争60周年,韩国社会屡屡提到“中国的阴影”,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其背后是震惊韩国内外的护卫舰被击沉事件。中国无视“北朝鲜罪行”之“真相”,在联合国等国际舞台上拒绝配合韩国,导致韩国对中国的不满日渐高涨,埋怨“中国还在包庇无法无天的北朝鲜”。 对于韩国或朝鲜半岛来说,中国意味着什么?在这朝鲜战争爆发的第60个年头,韩国人民真切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中国”。 中国军队介入朝鲜战争(1950-1953年)是开战三个月之后。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军队突袭韩国引爆朝鲜战争,三天后的6月28日韩国首都首尔(当年的汉城)即告沦陷。北朝鲜军队一鼓作气南下,一路打到了南部的洛东江。 但前来支援的美军(联合国军)由首尔(汉城)西边的仁川登陆,夺回了汉城。韩国和联合国军越过北纬 38度分界线一路追击北朝鲜军,于10月占领平壤。 当他们继续北上时,中国军队越过中朝边境鸭绿江南下。其宣称出兵是对边境地区的警惕,是为了“保家卫国”,但是中国军联合北朝鲜军把韩国和联合国军赶回到38度线以南,并于翌年1951年再度占领了首尔(汉城)。 民主统一落空 联合国在决定出兵之际通过了“建立统一的民主朝鲜”的决议。随着韩国和联合国军的一路北上,北朝鲜军几乎溃不成军,眼看就要土崩瓦解的金日成政权在中国的支援下起死回生,中国的介入导致未能实现“建立民主统一的朝鲜”。 战争局势来看,韩国和联合国军凭借前述“砥平里战役”的胜利,转入反攻,并于3月重新夺回汉城。其后,双方在38度线附近展开激烈的拉锯战,一直到停战会谈(1951年7月-1953年7月)为止。 据称,当年中国军的兵力“前线有54万人,后方在满洲有75万人”(据韩国《中央日报》连载韩国白善烨将军回忆录),远远超过北朝鲜军。有说法认为中国军的战死者达30多万人。 另外,北朝鲜军中有很多中国共产党出身的士兵,北朝鲜最高司令官金日成本人即是其中之一。这些士兵经历了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他们在朝鲜战争爆发时攻打韩国的士兵中占1/3。(据卜钜一著《笼罩韩半岛的中国阴影》) 在朝 鲜战争中负责反击中国的美军第8军司令官李奇微中将也在回顾这场战争时称“朝鲜战争是同中国军之战”。 后勤补给是软肋 对于靠大量兵力来采取人海战术的中国军而言,后勤补给成了问题。联合国军搞清楚这一点后,通过强大炮兵的集中火力和空中打击取得了战果。 中国军通过参加朝鲜战争得到的教训是,痛切感受到了武器等的军队现代化的重要性,中国军队迄今不断强化军事力量正始于此。 抛开古代史不谈,在高丽时代对应的元朝,李朝时代对应的明、清时期,中国军就曾多次“进驻”朝鲜半岛。60年前的那次军事介入自中日甲午战争之后,约隔了半个世纪,从历史来看那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盖因朝鲜半岛处于那种环境,具备了地政学(注:即地缘政治学)上的相关条件。 朝鲜战争中,补给是中国军的难点,他们参与了攻占汉城的战斗,但到了京畿道偏南处的平沢就没有继续南下。 在汉城和平沢中间的古都水原,记者听过小时候遇见中国兵的韩国人的回忆,他颇为怀念(?)地说“我当时腿受了重伤,拖着腿在走,一个年轻的中国兵过来亲切给我包扎了伤口”。 据相关记录,当时的中国军装备简陋,以原日军的兵器为主,但纪律严明。当时中国军打赢了国共内战,刚刚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军队提倡“争当人民子弟兵”。 反对统一的理由 中国支持、支援金日成发动的朝鲜战争当然是想要谋求整个朝鲜半岛的共产化。而其中途军事介入,是认为如果金日成政权倒台,朝鲜半岛南北实现自由和民主统一,即在美国影响下实现统一,将对已不利。当时东西方冷战伊始,刚诞生不久的共产中国是无法坐视金日成政权倒台的。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最反对南北统一的是中国”这一观点如今已成国内外议者定论,防止金正日政权倒台、维持朝鲜半岛分裂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近来以批评中国出名的人气作家卜钜一氏称:“中国常常批评韩美军事同盟是冷战时代的遗物,但中国宣称“血盟关系”并维护北朝鲜,维持中朝军事同盟的做法才是历史遗物。至今仍旧维护倒行逆施的金日成、金正日政权的中国,其道德必须受到全世界的拷问。”。 卜氏力主“韩国要对抗中国,今天(同朝鲜战争那时一样)也只能依靠与日美紧密合作。” ◇朝鲜战争爆发迄今60年。我们将再次探讨“北朝鲜威胁”的现状和应对之策。(黑田胜弘发自首 尔) 中:最前沿地区:”生活比安保更重要” 原文:【北の脅威の中で 朝鮮戦争60年】(中)最前線は「安保より生活」 作者:黑田胜弘 发表时间:2010.6.28 07:57 译者、校对:@yigroup 韩国海军护卫舰件遭击沉事件发生地白翎岛,从仁川港坐 船大约需要4小时。北方界线(NLL)这条海上南北分界线到此明显向北凹陷,距离该岛17公里的对岸均为北朝鲜 领土。 据说北朝鲜领有的海岸洞穴中布满了导弹发射井、远程大炮、舰艇等的基地无数,但除了岛屿投射的影子,看不到一点“威胁”。 海上火药库 白翎岛人口中,平民和军人各有约5,000人,是韩国第八大岛屿,多水田,农业比渔业更发达。 包括最北端的白翎岛在内,该海域共有“西海五岛”,一直以来被称为“海上火药库”,南北双方多次爆发冲突。今年3月发生的护卫舰遭击沉事件,是双方休战以来海上发生的最大也是最坏的事件。 船刚停靠码头,海军陆战队的宪兵就出现了,还有数辆军车驻扎在此。乘船的客人中夹杂着休假中的军人,但以观光客居多。尽管有天安舰事件在先,却感觉不到丝毫紧张气氛。 码头上有旅游信息中心、餐厅、商店等,几乎都是旅游相关的。从旅游信息中心可以拿到带地图的旅游指南,上面写着“秘境让人惊叹,绝景让人心醉”。这里的海岸线都是奇山怪石、悬崖峭壁,岛屿的名称应该来自那洁白的岩石,坐上游船从海上远眺,景色美不胜收。每年有近20万游客从首尔等地来到这里。 观光地图上标注的都是美景、海水浴场、传说中的孝女“沈清”的史迹(?)等旅游景点,和北朝鲜有关的,大概只有一个“统一祈愿塔”,也找不到任何与军事或安保有关的表述。 对训练毫不关心 记者造访白翎岛是在事件发生2个半月后的6月15日,岛上居民告诉我“今天有民防卫”,“民防卫”是指一旦出现紧张局势,民间开展防卫和避难的训练。 此类训练每年举办近10次,每次在15日这天全国同时进行,届时警报会拉响,所有交通停运,人们在家中避险。记者暗喜运气不错:“居然在前线赶上民防卫!” 训练总是下午2点开始,也就是在餐厅吃完午饭之后。 但是,通知训练开始的警报没有响,传达民防卫总指挥部命令的广播也没有播。太平静了,商店的工作人员、客人,这些岛上的人们对训练毫不关心。 3月26日晚,韩国护卫舰被北朝鲜的小型潜水艇的鱼雷击沉的现场,就在这些奇山怪石、悬崖峭壁的旅游景点附近。我们让游船稍微多开了一点点,观察了一下现场海域。 地点距离海岸仅2.5公里,从这里能看到海岸山丘上韩军的哨所。就在游船往来穿梭的旅游景点附近,在晚上遭受鱼雷攻击!任何人包括韩军在内肯定都没有想到。 岛上的渔港里,招徕游客的活鱼店鳞次栉比,不过此次事件导致游客数量锐减,商店门可罗雀。店主们异口同声地表达着不满:“媒体大惊小怪的太不像话了!” 追问之下他们说:“对岛上的人们来说,‘北朝鲜的威胁’一直都是家常便饭,这次事件没什么新鲜的。所以‘生活比安保更重要’。” 白翎岛现在属于仁川市,早先的统一地方选举中,左派在野党新秀取代了原来的保守派当选仁川市长。在野党抓住此次事件,呼吁”要和平还是要战争“,批判主张对北朝鲜强硬的政府执政党是”战争势力“,由此拉得选票。 我们询问了几个岛上居民,都说“我投给了在野党”。他们绝非支持北朝鲜,但当面临”要战争还是要和平“的选择时,热爱生活的人们只有选择”和平“。 房地产热 地方选举中,地处陆地最前沿的江原道的知事也是左派在野党新秀当选,据说那里也是因为人们向往和平。 朝鲜战争60周年的25日前后,在同样地处最前沿的首尔北部的铁原(江原道),旨在推翻金正日政权的日韩保守团体向北朝鲜散发了气球传单。铁原当年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因这里的大炮轰炸非常猛烈,又被称为”铁三角地区“。 就是在这个铁原,最近房地产开发的招牌格外惹眼,据说那里是房地产投资的绝佳之地。对北朝鲜的最前沿地区竟然兴起了房地产热。 最前沿地区对北朝鲜的”威胁“感正在日渐淡化,韩国似乎已经无法和北朝鲜开战了。 (下)还得靠美军? 原文:【北の脅威の中で 朝鮮戦争60年】(下) やはり米軍が頼み? 作者:黑田胜弘 发表时间:2010.6.28 21:44 译者、校对:@yigroup 图:朝鲜战争60年时驻韩国的美国使馆外挂出的纪念条幅 朝鲜战争中,韩国军在联合国军的支援下勉强打退了北朝鲜军队的进攻,进而挥军北上,10月19日进驻平壤。韩国和联合国军夺回了被北朝鲜军占领的首尔,并反过来占领了平壤。 比美军抢先一步开进平壤的第1师师长白善烨于次日找到了设于平壤万寿台的最高司令金日成的办公室,不用说金日成已经“逃跑”,那里只剩一个空壳,墙上挂着的斯大林像让人印象深刻,白师长曾坐在金日成的座位上,感慨万千(据中央日报连载回忆录)。 10月24日,在平壤举办了欢迎韩国李承晚总统的集会,据说有30万群众参加。 韩国和联合国军此后继续北上,一度曾打到中朝边境鸭绿江。但白将军在平壤的第一个夜晚,隐隐有种不祥之感,辗转不能眠:“北朝鲜军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中国是否会介入?”那是一个令人躁动不安的夜晚。 白将军的不祥之感应验了,“10月北上”因中国军队的介入而以失败告终。 攻陷平壤后信心爆棚的美军(联合国军)急于北上。白将军回忆说:“(针对中国军队的南下)为什么没有在平壤北部自古以来的要塞清川江修筑桥头堡?” 现在,韩国军和美军针对“北朝鲜的威胁”设立了美韩联军司令部,当出现紧张局势,美军将拥有作战指挥权。 为了应对北朝鲜今后可能再次发动的攻击,美韩联军制定了一份“5027作战计划”,该计划每2年进行修订。其全貌当然秘而不宣,但据信最新计划包括当出现“紧张局势”时,将不仅是打退北朝鲜,还将推翻北朝鲜政权。 这就意味着“攻占平壤”,将是第2次朝鲜战争,这种情况下,北上的界限是否为分割西海岸平安南、北道的清川江呢? 关于这一点,据说“韩军认为,考虑到南北统一,‘战区’应覆盖至中朝边境,但不知美军持何种态度。不过自古认为不论是地理还是军事的角度,清川江以北为大陆,如果止步于此,或许可以避免中国军介入,而如果由此继续北上,则必须留神中国”(军事专家分析)。 北朝鲜的核设施等军事设施多数集中在清川江以北的山区,如果将该区域从作战计划中移除,是否还能推翻北朝鲜政权呢? 李明博总统和奥巴马总统26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美韩首脑会晤,宣布韩国“战时作战指挥权归还韩国的日期将延至2015年12月”。 战时作战指挥权自朝鲜战争以来一直由美国掌控,对韩国来说,这一“国家主权”的重要部分60年来一直托付给了美国。 当初如果没有美军(联合国军),或许国家已经覆灭,所以这也是无奈之举,但是肯定会有不满的声音。 此前卢武铉领导下的政府是亲北朝鲜的左派政府,其强调民族自尊心,迫使美国同意“将战时作战指挥权归还韩国”,归还时间为2012年4月,位于首尔市中心的驻韩美军司令部也一并转移至首尔南部,美韩联军司令部也予以解散。 但这一做法遭到了军队和保守派的反对。他们认为,如果战时作战指挥权属于美国,一旦与北朝鲜出现紧张局势,美军将以美韩联军的名义主动赶来支援韩国,美军退出将是韩国的隐忧。 近年来,北朝鲜的核开发和远程导弹发射等使得朝鲜半岛再次面临“北朝鲜的威胁”,早先还有韩国海军护卫舰被击沉一事。北朝鲜叫嚣着“全面战争之危机”,威胁要“将首尔变成火海”。 12年包括韩国在内,美、中、俄等各国都会迎来政权交替,北朝鲜称之为“打开强盛大国之门的一年”,预计这一年将召开党代会,接班人粉墨登场。李总统正是以“朝鲜半岛局势堪忧”为由让奥巴马总统同意延后归还指挥权。 种种迹象表明“北朝鲜的威胁”将再次出现,这也唤醒了对美军的期待,冲绳美军基地问题想必与这一动向不无关系。 (黑田胜弘发自首尔,照片同)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与北韩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 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与北韩”、“译者频道—非往事”、“产经新闻”、“群体创作”索引。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 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经济学人:台海两岸:唇齿相依?

  原文:Economist: China and Taiwan: The ties that bind? 台海两岸 唇齿相依? 武力恫吓的威慑力有限,令台湾方面担忧的是两岸的经济互相依赖性最终走向统一的可能 《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0年7月1日 |   台北 译者:sy 校对:@xiaomi2020 6月26日,成 千上万示威者聚集在台湾“总统”国民党马英九的台北办公室,高呼拒统口号。这些示威者所主要攻击的是《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这是继 1949年共产党在国共内战中击溃国民党后,两岸政府所签署的最重要的协议之一。其中一张示威牌大骂“不要和敌人拥抱!”,并将马英九的照片大作手脚,让配图中的他亲吻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面颊。 尽管警方估计的数字为三万二千人,台湾最大反对党民主进步党却称有十万人参加示威游 行。民进党对ECFA协议将对台湾就业产生的威胁表示谴责。而更令这个有台独倾向的政党恼怒的是该协议可能是朝着中国最终将吞并台湾的方向迈出的一步。 尽管这两种警告 的言论已经平息,但台湾的确进入了一段长期处于惶恐状态的政治时期。而在这个时期中,首先殃及的就是琐碎的关于贸易的争论。民进党希冀这在11月即将举行 的台湾五大主要城市的市长选举中的大胜,因为这关系着2012年议会和总统选举的民意基调。 台湾当局认为6 月29日,于国民党内战时的旧都——重庆签署的ECFA协定将避免台湾经济的边缘化。迫于中方的压力,台湾近期已经在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FTAs)中被 排除在外。尤其中国和东盟10个成员国所签订的自由贸易(ASEAN)协定于今年生效,更是让台湾当局忧上加忧。 译图:标题:大陆的诱惑 小字:台湾与中国大陆的贸易,$10亿 浅蓝为出口,深蓝为进口 台湾现在享受着 对大陆的巨额贸易顺差(见上图)。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做出了签订EFCA后,台湾方面将“获利更多”的承诺。的确,未来的两年中中国将减低539类进口产品 的关税,其金额高达每年138亿美元,此外还将开放包括银行业在内的11项服务种类。为了安抚和满足重要的游说集团,这项协定涉及了18个农渔类别,并没 有要求台湾方面做出相应的互惠开放。 总体看来,台湾将提高仅267类来自大陆进口品,关税仅达29亿美元。 马英九希望这项 协定能够展现他对中国大陆采取实用主义政策的好处。他不仅没有像他的前任陈水扁(现因贪污入狱)那样四处鼓吹台湾的独立身份,还达成了两岸通航和开放大陆 游客赴台旅游的协议。 民进党将该协议称作特洛伊木马计。其党主席蔡英文对马英九政府所称的此协议带来净增长 了26万工作岗位的收益并不赞成。在与英九的一场少见的电视辩论中说到,该协定反而将对500万台湾的工作岗位造成负面影响。民进党发言人谢怀慧表示其党 担心ECFA协议将“加强相互依赖”,并认为中方以该协定作为政治统一的垫脚石。 针对马英九常常表示的ECFA签订将促使 其他国家与台湾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这一希望,中方发言人于六月初发表了负面的评价。事后民进党声势见长,但也开始有所收敛以免惹怒大陆。该大陆发言人虽然没 有明确表示排除这些自由贸易协定签订的可能,但仍招致来自马政府鲜有的指责。 在某个政府委员会拒绝了对ECFA进行全 民公投的提案后,各界反对浪潮进一步激化。大陆方面畏惧所有具有公投性质的暗示,因为这会为日后台湾当局将独立合法化,或是阻断统一进程提供一个有效的手 段。虽然马英九否认了拒绝对ECFA公投,但民进党认为该委员会的决定反映了大陆方面对民进党的压力。 虽然民进党仍能 动员上千人进行示威,但在大选中要取得超过三成至四成的支持率还需努力,党内也尚缺在2012年大选中对马英九形成强烈竞争的候选人。许多分析家认为民进 党台北市长的候选人苏贞昌比蔡英文更具实力。虽然苏贞昌在国民党大本营台北市获胜的几率不大,但这是为提高总统选举获胜可能的荣誉之战。 重新规划一个对 大陆的新政策对民进党来说是困难的。一直拿ECFA协定做文章也不是办法。如果民进党所提出的担忧最终都是虚妄一场,那么投票的民众也不会买账。台湾当局 预计其国内生产总值在去年降低2%后,今年将增长至6%,其中对中国大陆的商品出口占了全额的30%,为台湾的经济复苏提供了强大动力。 中国政府对马英 九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当今年一月美国通过价值6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时,大陆特意避免对台湾的批评。尽管大陆方面持续释放着善意,但其在东南海岸驻军的规 模并没有因此减少,导弹的集结也仍在持续进行。一名台 “国防部”官员指着台湾的地图,手臂拂向东侧,指出近年来中国海军扩张其军事演习范围的具体位置。他说,中国一直是一个“明确的、现存的危险”。在大陆市 场上的获利对国民党的选情有利,但对其长期意图的担忧仍将为民进党获得更多支持。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战略和国 际研究中心:中台关系 ECFA和国内政治 译者频道 —台湾 更多来自《 经济学人 》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 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 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台湾”、“经济学人”、“译者sy”索引。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 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 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外交政策:被夸大的伊朗推特革命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为 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 译者 》。 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在墙内订阅 《译者》: http://feeds.feedburner.com/yizhe (用https打开)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http://zxc9.com/Uo0001 原文:The Twitter Devolution 译文:被夸大的伊朗推特革命 作者:Golnaz Esfandiari   作者介绍:Golnaz Esfandiari是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资深记者 原文出处:外交政策网站2010年6月7日所推出的“误读德黑兰抗议事件”系列文章之一 译者:@Freeman7777 校订:@jiangge09 互联网绝不是去年伊朗革命的一种工具,从许多方面来讲,它只是把抗议事件的图像复杂化了而已。    在去年一次重要的伊朗抗议发生之前,一位德国记者给我展示了一份列有三个著名推特账户的名单,三位账户主人在德黑兰选后抗议期间一直都在推特上对于事件作出评论,那个记者问我是否认识账户所有者的身份。我告诉她,我的确知道他们,但当我告诉她其中一个人在美国、一个人在土耳其,第三位,擅长鼓励人民“上街头去”的用户人在瑞士时,她似乎有些失望。 也许是我破坏了她认为有着一场伊朗“推特革命”的美梦。随着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总统在去年6月大选中明显的选举舞弊行为,西方媒体当然乐此不疲得不断宣称伊朗人利用推特来组织和协调他们的抗议。甚至连美国政府似乎都参与了这类活动。前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Mark Pfeifle就声称,推特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没有推特,伊朗人民就不会有被赋权的感觉和有信心站出来去争取自由和民主。”并且为了在抗议变得越来越强烈的时候让伊朗人能够交流,美国国务院据报道曾不断要求推特延迟一些之前规定好时间的网站维护工作。   但现在是时候对推特在伊朗大选后所发生事件中起到的作用进行恰当的认识了。简单地说:伊朗国内没有推特革命这回事。正如互联网上最为流行的波斯语网站之一,Balatarin网站经理Mehdi Yahyanejad所说的那样“推特在伊朗国内的影响为零,在美国的推特用户里有很多关于伊朗抗议的讨论,但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都是在美国人用户中互相传播这些推,伊朗本地人并没有什么参与”。   许多反对派活动人士告诉我,他们当时利用了短消息、电子邮件、博客来宣传抗议行动,尽管如此,老式的口耳相传是迄今为止在伊朗大选之后塑造反对派活动最有影响力的媒介。在Facebook上关于活动人士如何传播信息仍然在进行热烈的讨论,但是对于伊朗国内的活动人士来讲,推特肯定不是一个主要的沟通工具。   尽管如此,在选后抗议期间“推特革命”仍是一种不可抗拒的(通过模仿等传递的)观念复制因子(meme),“推特革命”是一个自己写出来的故事。推特在绿色运动(Green Movement)里被声称的那种作用,许多分析家都急于在这个事情上插话。他们中的某些人是政治事务专家,例如大西洋月刊的Andrew Sullivan和 Marc Ambinder。其他人则是新媒体领域的专家,例如PC Magazine的Sascha Segan。无法接触到(或并不关心接触到?)伊朗当地人的西方记者们只好通过以#iranelection为标签所发布的英语推来滚动了解相关事态。从头到尾,似乎没有人想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试图以其他语言而不是波斯语的方式去发布相关消息来协调伊朗发生的抗议。 这种短视做法的一个新鲜的例子是一篇在英国卫报上被报道出来的Oxfordgirl(牛津女孩)的人物介绍,她是一名推特用户,@Oxfordgirl是她在推特上面的ID,她被形容为伊朗选后骚乱中的“一名关键行为者”。在报道中,她被引述说,“在他们开始阻止移动电话通话之前,我几乎就是在协调人民的个体行动,例如‘去某某街’,或‘不要去那里,那里有危险,伊朗革命卫队巴斯基(basij)正在候着你。”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故事,但是记者并没有询问当伊朗政府关闭掉整个城市的手机网络时,在抗议发生的时候它总是采取那种法,Oxfordgirl是如何设法与德黑兰居民通过手机联络的。 Oxfordgirl最终在为她个人而不是帮助任何伊朗的抗议人士取得公开知名度上产生了更大的成功。与她10,000名推特追随者(followers)相比,较绿色运动活动人士Karaj(他不希望被认出来或使他的推特页面公布)只有300名推特追随者。该活动人士以波斯语所发的推,只有很少西方记者可以直接阅读,但他往往是关于该国气氛一个有价值的信息来源。   Oxfordgirl的故事给了解答“推特真正起到的作用为何”这个问题提供了一条线索。毫无疑问她帮助传播了关于伊朗抗议的新闻,通常都是以极为快速的方式进行传播的。推特在以文字方式把伊朗所发生事件向外部世界传送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与YouTube一道,它有助于聚集世界的注意去关心伊朗人民为民主和人权所做的奋斗。新媒体在过去一年里创造和保持了前所未有的国际道义团结去声援伊朗的抗争。要知道,在推特被设想出来很多年之前,这种抗争就被无畏地发动起来了。   但要对推特在伊朗选后抗议事件中所起作用给出一个诚实的评价,也要提到其在允许谣言传播上面所起到的那种破坏性的与当局合谋的作用。推特上关于伊朗选后骚乱的消息在开始的时候引用、转述了许多未经证实的抗议报道。在选后镇压的初期一则谣言快速在推特上散播开了,说警方直升机正在把酸性物质和沸腾的水泼向抗议者。一年之后,利用推特散播谣言的情况依旧。其他在推特上流传的故事很快就被揭穿,比如有人提到,在6月底穆萨维(Mousavi)在他位于德黑兰的家中被逮捕了。   #iranelection标签的推特转发者也迅速帮助把Saeedeh Pouraghayi命名为了一名新的绿色运动的“烈士”,据称Pouraghayi是由于在她的屋顶高呼“真主至大”(“Allah Akbar”)而遭逮捕的,不料竟然在之后被强暴,毁容和杀害了——她的悲惨故事很快就在推特和其它社交网站上流传。甚至穆萨维和他的助手据说也出席了在德黑兰为她举行的纪念仪式。   然而,整个故事竟然是一场骗局。 Pouraghayi后来出现在了伊朗国家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上,并说在她理应被捕的那个晚上(照推特上那个故事的讲法),她从她的阳台跳下逃走了。在此后的两个月里,她说从阳台跳下在街上被人发现后就一直在那个人的家里进行治疗。一个改革派网站后来说,是伊朗政府编造了这个故事,这么做是为了使人们对于反对派声称选后有逮捕者被强奸的说法投以质疑,以便为进一步逮捕反对派领袖铺好路。由此可见,推特似乎可以被轻易用来为伊朗政府的目的所服务,就好象它也可以被轻易用来帮助该国的活动人士。 要讲清楚的是:利用推特传播伊朗抗议事件的人在去年的事件中所起作用的确是存在的。不过它所起到的作用却并没有通常被声称的那般巨大。并且最终来讲,只强调推特的作用,也对那些为追求正义作出真正、而非遥远或虚拟牺牲的伊朗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推荐阅读: 民主杂志:摩尔多瓦的推特革命 外交政策:互联网再思考 政策评论:威权主义 vs

阅读更多

CNN:在朝鲜战争60周年时,紧张局势波及了整个朝鲜半岛

原文:CNN: Tensions ripple through Korean peninsula on 60th anniversary of war 译文:CNN:在朝鲜战争60周年时,紧张局势波及了整个朝鲜半岛 作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线员工撰写 发表时间:2010年6月25日 — Updated 2049 GMT (0449 HKT) 译者、校对:@yigroup 图:一名妇女在首尔的一座国家公墓里凝视着她哥哥的墓碑,他死于1951年,韩战期间。 ( CNN )——北韩和南韩分别用冷静的纪念活动和尖锐的言辞来纪念朝鲜战争60周年,由于一艘韩国军舰在三月份沉没激起的影响,两国之间仍然持续着紧张局势。 北韩借机指责美国在过去一甲子中造成的高达65万亿美元的“人力和物质损失” ——并继续提高声调,指责美国在天安号军舰沉没事件上采取的“坚持敌视”本国的态度。 南韩指责北韩击沉了天安舰,致使46人死亡,但北韩对此强烈否认。星期五,最高级别的南韩官员敦促北韩,在纪念战争中的荣誉逝者的活动期间停止其挑衅行为。 朝鲜人民军于1950年6月25日入侵韩国,打响了后来被称之为的“朝鲜战争”。战斗结束于1953年7月 27日。当时双方只是在停战协议上签字,没有签订和平条约,朝鲜战争在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没有结束。 尽管多年来,有很多一直在力求化解双方的敌对行动和谋求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的努力,但是天安舰问题已经引起了巨大的悲痛。韩国方面表示,它是被鱼雷击沉的。 周五,在全国纪念朝鲜战争打响的仪式上,南韩总统李明博敦促北韩停止他称之为军事挑衅的行为。韩国联合通讯社引述他说的话:“我们的最终目标不是军事对峙,而是和平统一。” 在南韩另一次的纪念仪式上,国防部长金泰荣表示,“天安号事件提醒我们,南北朝鲜的分裂是令人沮丧的现实。” 韩国联合通讯社援引美军在韩国的最高指挥官沃尔特·夏普将军(Gen. Walter Sharp)的话说,北韩的挑衅行为将被遏制。 “如果北韩诉诸军事和暴力,真正的和平就不会存在”,夏普说,“北韩的领导人必须知道,任何进一步的挑衅行为都会予以迅速和果断的处理。 北韩的朝鲜中央新闻社同时引用了北韩的执政党的党报《劳动新闻》的话表示,南韩政府正在试图逐步升级同北韩之间的对抗。 朝鲜中央通讯社,引用《劳动新闻》的文章说,“他们双眼发红,想要挑起战争,对天安号事件推波助澜,大声疾呼要‘报复’和‘惩罚’某些人。 北韩和南韩最近各自向联合国提交了天安军舰沉没事件,随后南韩敦促安理会要采取“及时和适当的措施”。 北韩的特使说,如果“安理会发布任何反对、谴责或对我们施压的文件…那么我作为外交官是无能为力的…后续措施将由我们的军事力量来执行。” 周四美国国会举行了朝鲜战争周年纪念,向退伍军人致敬,并指出,在朝鲜战争中有37,000名美军士兵 死亡,大约有8,000人失踪。现在约有28,000名美军士兵驻扎在南韩。 周五,有超过2,500人聚集在华盛顿的国家广场观看韩国儿童的民族芭蕾舞表演,他们向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退伍军人表示敬意。 虽然许多“这样英勇的战士的肉体已经离我们而去,他们的精神与我们同在”,Bo Hi Pak,朝鲜战争60周年仪式的总指挥说。这场演出包括演奏《美利坚的美丽》和《上帝保佑美国》,由美国前众议院议长丹尼斯·哈斯特(Dennis Hastert)和南韩驻美国的外交官Han Duk-Soo以及其他人出席。 朝鲜战争的起因要回溯到20世纪的40年代,当时朝鲜半岛上按三八线分割,出现了两个新成立的、意识形态对立的国家:北方实行共产主义的北韩和南方实行资本主义的南韩。北韩在1950年入侵韩国,企图实现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统一朝鲜的目标。 最终美国和中国都卷入了此次战争,战斗最终形成了僵局。 CNN的 Jung Joo Oh 对本文有贡献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与北韩 译者频道—国际政治 外交关系学会:重新评估中国对北韩的影响力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 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 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