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

All

Latest

墙外楼|胡舒立:这哪里是去杠杆?

  去杠杆与去库存,本应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步调一致之举。然而,近来在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利用加杠杆手法去房地产库存的反常现象。此路必是行将不远,风险巨大。中国房地产业已至转折点,绝不能再以“兴奋剂”刺激增长了!  中国去年以来曾采取针对房地产的“3·30新政”和“9·30新政”,对房地产释放利好。此后,市场出现分化行情:一线城市房价再度疯涨,个别二线城市房价闻风跟涨,而三四线城市房价低迷依旧。  至2016年,中央政府本已确定“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五大任务,但是,房地产市场政策在实施层面不见收敛,反有加强。在一线城市,银行信贷向房地产市场倾斜,P2P通过地产中介对接首付贷,银行表内外资金也以种种名目推高个人购房杠杆。多个城市下调利率,降低首套和二套首付比例,辽宁沈阳流产的高校、中职毕业生 “零首付”政策即为典型。  面对房地产市场的诸般短期行为,一些地方政府的推波助澜,人们不禁要问:这哪里是去杠杆?  反常的地产加杠杆背后,是房地产,尤其是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巨大库存压力。有住建部专家估算,中国现有约66.72亿平方米库存,占用资金约为40万亿元,其中,超过三分之二部分为债务。据IMF测算,中国房地产库存至少需要消化四至五年。三四线城市中的“空城”“鬼城”消化库存更是遥遥无期。    加速去库存,是合情合理之举,但必须与去杠杆的战略相一致,岂可慌不择路、剜肉医疮,甚至饮鸩止渴?以加杆杠方式刺激房地产,隐藏着多重风险,暴露出重重积弊:首先,喧嚣的是一线城市,热闹的是二线城市,落寞的依然是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分化愈发加剧。其次,真实杠杆有多高,风险敞口有多大,监管部门难以准确掌握;加杠杆的各个隐秘环节,监管部门难以监测与控制。第三,加杠杆过程中,银行风控机制近乎失效。第四,在一些财政拮据的地方,政府不惟对去杠杆缺乏动力,且有助长加杠杆倾向。这些风险和问题,折射了金融体制和财税体制改革进展不畅,国家治理水平有待提高。  如同一年前的股市,今年以来一线城市的楼市行情,亦属资金市。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安全资产荒”恶化,资金流向楼市亦属必然。在中国,企业杠杆率高企,政府杠杆率次之,而居民杠杆率相对较低。企业去杠杆势必增加银行体系坏账,也将受制于去产能进程而举步维艰;政府去杠杆不惟不易,增长下台阶背景下更是时有加杠杆之需;令居民部门加杠杆来帮助企业部门卸担子,似乎成了合理和相对安全的选择。  殊不知,居民加杠杆极易导致资产价格泡沫膨胀。泡沫一旦破裂,低净值、高杠杆的家庭将首当其冲,居民支出减少,企业产出下挫,形成恶性循环,酿致经济灾难。房地产市场具有周期长、振幅大的特征,泡沫破灭的后果,远比股市泡沫破灭更为严重。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正是前车之鉴。  加杠杆中的异常行为已引起中央政府的关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监管部门也对当地房地产场外配资市场情况展开了排查。上海、深圳先后出台新政策,提高二套房首付比成为重点。  然而,迄今的应对举措效果如何,尚待观察。未来,应更加注重统筹协调,立足长远,从体制、机制上治理过度加杠杆。  ——应尽快构建和完善房地产金融市场的法律法规体系,使得房地产领域的资金筹集、融通、借贷各环节均有法可循。对于骗取贷款的开发商或个人,应立即停止贷款,并追讨已贷款项。通过法律手段,尽量挽回损失,并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加快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房地产金融的乱象表明,现有领地化的金融监管体制,难以实现房地产投资开发、流通、销售全过程的动态化、穿透式监管。金融监管体制已不是改不改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尽快改的问题。  ——完善个人信用体系。目前,中国信用体系已初具规模,主要是个人的银行信息。但是,许多个人重要信用信息如个人交税记录、个人房产信息等都没有纳入,中国个人信用体系依然薄弱。  ——冲破既得利益阻挠,加快房地产税立法进程,坚决推进房地产税改革。  房地产业联带性极强,过去20多年,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对中国经济增长居功至伟。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出现,房地产市场亦迎来了周期性拐点,突出表现为增势减缓、结构分化。根据国研中心的研究,2014年新开工量的阶段性高点基本得到确认,未来十年,住房需求和投资增幅均将明显下降。依靠刺激房地产重归高增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世上没有房价只涨不落的国家,也没有只涨不落的城市。新旧增长动能的转换终究要发生。从依靠要素投入转向依靠创新和效率,是中国经济的惟一出路。当前的去房地产库存,绝不能以放弃去杠杆、甚至过度加杠杆为代价。这关乎中国经济在近中期的起码承受能力,也关乎中国经济长期能否实现发展方式转换。兹事体大!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美国之音|新华社记者公开信斥责中国网管部门践踏言论自由

在新华社从事英文编译工作的周方,近日在其新浪博客上实名发表公开信说,中国网络主管部门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和有关法律,粗暴践踏公民基本权利、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这是继财新网公开发表文章对中国网络监管部门删除其一篇报道表示异议后,又有中国体制内媒体人对当局打压言论和新闻自由表达不满。 周方1989年社科院新闻系毕业后一直在新华社工作,他在(其博客)这封写给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举报信中指责“媒体主管部门特别是网络媒体管理部门长期存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侵犯人权等严重的违宪违法行为。”

【习总日记】王贼捅刀、胡贼补刀、习总负伤

(2015,10,31) 昨天中国财新传媒旗下财经网发了一篇“补刀”的报道。报道称中国地产大亨王健林星期四在哈佛大学主讲“公开课”,在回应有关纽约时报报道时说了“捅刀”的话。他说,齐桥桥和邓家贵在万达上市前两个月就已经把万达的股票全部转让,并说 “这件事邓家贵先生是牺牲了巨大利益的”。众所周知,齐桥桥和邓家贵是我的姐姐和姐夫。...

外来客|在中国官场的权斗中 第二个王立军呼之欲出

这两天,网路上出现了一个爆炸性新闻,立刻引起了海内外新闻媒体以及关心中国政局走向的人们密切的关注与猜测:在中国官场的权斗中,是否另一个王立军式的人物出现了? 3月29日深夜,此前被指涉及刚刚落马的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案的北京盘古投资老板郭文贵,透过网路,针对财新传媒报道指其是「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后,发表公开信函,指名道姓要求和财新传媒的掌门人,被美国《商业周刊》一度称为是「中国最危险的女人」胡舒立公开对话。...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