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

北青深一度|“玫瑰少年”之死

记者/颜星悦 实习记者/王健 编辑/计巍 “人自杀是因为生命力耗尽了,肉体却依然存活。活着真是莫大的折磨,食不知味,寝不能眠,但最为痛苦的莫过于把脸上的僵硬的笑还原的时候,我常常会想那张脸皮下是清晰的死亡。” ——徐誉舒遗书 2019年11月13日,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高三学生徐誉舒从教学楼5楼跳下。在事发近一年后,他的尸体仍停在殡仪馆内。这期间,他的父亲徐远侠一直在寻找答案,“为什么我这么优秀的孩子会自杀?” 在得到答案之前,他不同意下葬。...

阅读更多

老鱼吹牛皮|因为封号,终于死人了

这是主流媒体的报道,来自“澎拜新闻”,所以肯定不是开玩笑。 因为疯号,这次终于搞出人命来了。鹅厂最近不顺啊,在美帝刚刚遭到川普政府的威胁,现在国内又摊上了这种事,看来这庚子年,确实是特么的对谁都不好。 现在这个时代,评价体系是多元的。再恶心的事,都会有人找到理论依据说其实挺好,比如某地的法官说某官员拿了别人的钱不办事,是因为有底线。 但是对鹅厂疯号这件事,好像各方面说好的都不多,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404档案馆】家暴“生死簿”背后的婚姻维稳

【真理馆】威尔逊·爱德华兹

【网络话语馆】灵活就业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