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

极昼工作室|陪刘学州度过最后一个月:帮搜集网暴证据 自杀前通话聊考大学

1月22日白天,张晶看到刘学州发在群里的私信截图,又有人在骂他。她打电话去关心刘学州,聊了20分钟。但在那次通话里,她没有感受到刘学州有异常表现,她记得刘学州说要去剪头发,还谈到未来的规划,想去读大学。

张晶没想到这会是和刘学州的最后一通电话。再看到刘学州的动态,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那封疑似遗书的长文让她感到不测,她赶紧通知群友报警。现在,她说网友们在搜集证据,想要起诉那些网暴者。

阅读更多

默存格物|刘学州:生于盛世,陨于今冬

我几乎无法读完刘学州七千字的遗书。这名15岁自杀的少年,生于盛世,殒于今冬。直到落笔写下这些文字,我都千百倍地希望这只是一个杜撰的故事,“刘学州”只是作家创作出来的角色。鲁迅先生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刘学州”是一个典型的悲剧角色,他集齐了人世间所有的恶意对待,在这个“故事”里,“父母”、“学校”、“教师”、“人贩子”、“医生”、“媒体”、“民众”等等,都是向他砸石头的面目模糊的人。他被这些面目模糊的人围猎,直到坠下悬崖,粉身碎骨。

阅读更多

奴隶社会|看看刘学州,就知道这个社会是如何对待孩子的

一个文明社会,需要具备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支持保护机制。让“恶”的人有后果,有忌惮。如果没有这个机制,就会肆无忌惮,因为做恶成本很低。说到底,刘学州的悲剧是社会对儿童和弱势群体保护机制的缺失。缺失不只是简单的不作为,而是变相成了恶意杀人的帮凶。

阅读更多

人物|寻找鹿道森

一夜之间,全网都在寻找鹿道森。一封定时发送的遗书,让我们第一次听见这个「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的呼喊。他的微博下面涌进十几万条评论,那些与他共鸣的人们,纷纷倾诉自己的故事。一个永久停止更新的微博账号,成了人们宣泄内心秘密的「树洞」。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