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忠

共识网 | 范美忠:我自己可以忏悔,但你们无权逼我认错

08年我面对的情况是别人想逼着我忏悔,“反求诸己”是我自己跟自己,而不是你逼着我,你没有权力逼着我。道德的问题是个自由的问题,自由不是说什么都想干,自由是回到自己本来的面目,自由地服从自我,服从自己所体认到的伦理、要求和法则。政治层面可以强制,道德层面不能强制。   凤凰网评论:这么说,在那个事件之后,您自己是有一个自我的忏悔和反省的?   范美忠:是的。但是这个的确有经验的原因,而且08年地震确实很厉害。比如像雅安地震的时候,早上我正在洗脸,我老婆正在洗澡,一地震以后我立马又想跑出去,我也喊她跑,可是我老婆觉得没那么厉害就继续洗澡,我想想也就决定不跑了,不然大家又该说“范跑跑”这回连老婆都不要了就往外跑。所以很大程度上经过08年汶川地震后我也是已经很镇静了。

阅读更多

江苏张强:大家还记得范美忠(范跑跑)吗?

大家还记得范美忠(范跑跑)吗???,江苏张强的网易博客,高中政治学科名师、命题专家、专业评委、多家报刊杂志网站特约编辑。,江苏省重点中学—东海县第二中学高中政治学科高级教师。连云港市命题专家、专业评委,多次参加市县联考命题、教师招聘、论文 …

阅读更多

范美忠文章选:一个北大毕业生的自白

他的另类从头到尾地贯穿在我们对他的记忆中,没有过丝毫的磨损。 他大谈鲁迅、穆旦、陀思妥耶夫斯基,告诉我们卡夫卡、艾略特、《人间词话》。他曾经倾情地为我们朗诵穆旦的《春》,还曾请来他的一位朋友为我们讲那些陌生的音乐,讲谭盾、叶小钢。他觉得我们是那么的糟糕,却又坚持不懈地灌输给我们那些值得和需要了解的名字,仅仅是为了我们上大学后不会像他当年一样“像个白痴”。从这一点说,他比其他任何一位老师都看得远、为我们考虑得远,因为他没有任何功利的追求。在相对轻松的高一,他让我和很多同学疯狂地迷恋上了文学———我和朋友从学校图书馆“挖”出了《人间词话》和几本诗集,兴奋地读着、谈论着。 除了课堂上的范美忠,我还看到过足球场上汗流浃背的范美忠,大桥上一手拎菜一手捧书的范美忠,小书店里蹲在地上看书的范美忠。他是我所见过的把“另类”二字阐释得最准确最自然的人。惟一一次在办公室里见到他是一次期末考试后分发各班批改后的试卷。这种场合的混乱可想而知,每个人都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成绩。嘈杂混乱中,他愤愤地嚷了一句:“一个分数就让你们成了这样!”他的话淹没在一片喧哗中。我当时正巧站在他旁边,听见了这句话,从那以后我再没去打听过自己的分数,不管是什么考试。

阅读更多

【真理部】范美忠

国新办:各网站速将范美忠(范跑跑)的《我的这两年》帖文下沉,撤出论坛首页。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阅读更多

范美忠: 我的这两年

采访 整理 _ 阿Q 小Q(采访者为川大新闻系和历史系的大二学生) 2008年5月22日,一篇题为《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的文章现身天涯博客,其作者,便是范美忠。 随后的一周里,这篇文章的点击率高达14万余次。一夜之间,范美忠从一个毫不起眼的中学教师,变成全国热议的公众人物。他还得到了网友们的亲切冠名:“范跑跑”,成为ABB式词新闻(其他如楼脆脆、躲猫猫等)的开山祖师。...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