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谷开来

纵览中国 | 江迅: 谷开来不判死刑但处决警卫

  谷开来案开审,内定刑期为十五年至死缓,犯罪动机是护子;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将被判死刑。谷开来与张晓军被当局定为「共同投毒,共同犯罪」,两者无主谋,没有主次的分别。 兵不厌诈,精心布局。中共当局选择伦敦奥运开幕前一天,发出「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提起公诉」的消息。被杀的是英国商人尼尔?伍德(又译海伍德)。英国以及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注,西方媒体始终对此案穷追不舍。伦敦奥运於伦敦时间七月二十七日二十一时开幕,中共选择北京时间二十六日透过新华社披露消息,确是费尽思量,为了减少社会震撼,淡化媒体炒作,北京特意选择此时发出不到二百五十字的消息。消息发出后,北京目的达到,英国与西方传媒在浓浓奥运氛围中,对此案炒作空间不大。伦敦奥运将於八月十二日闭幕,谷案开庭审理结果,也将会选择在此际发布。 十月中共十八大前夕,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夫人谷开来的案子都会先后了结。北京知情人士向亚洲周刊透露,经近四个月的调查,对薄熙来及其家属的处置已明确。五十二岁的谷开来刑期,或十五年至死缓;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将被判死刑。新华社的这则消息说,被告人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瓜瓜)「与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 这位知情人说,这则消息透露了四个新的细节,一是官方首度确认尼尔?伍德曾被下毒;二是谷开来与被害人有经济利益矛盾,谷开来的犯罪动机是出於保护儿子薄瓜瓜;三是当局已明确将薄谷开来与张晓军视为「共同投毒,共同犯罪」,两者无主谋,没有主次的分别;四是消息略去了薄瓜瓜的全名,表明当局已经决定,不把薄瓜瓜扯进此案。 这位知情人士还说,近年,为防止办案干扰,九成高官案件异地审判。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移至距离重庆一千四百九十公里的安徽首府合肥审理,谷开来已经接受由当局指派的安徽省律师协会会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蒋敏和另一名律师、安徽芜湖宇浩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宇浩为她辩护。接受当局指派律师,这表明谷开来已接受法院的审判结果的「磋商」意见。 上周,中共中央组织部一位官员向亚洲周刊透露说,这起投毒杀人案事发,缘於原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而那么聪明的薄熙来,只是一再「疏忽」,才导致这起大案被引爆。他说,尼尔?伍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在重庆被毒死案发,王立军在办案时发现此案竟然与谷开来和张晓军有关,遂向薄熙来汇报,并一再说「这个案子到我这里就完了」,以此向薄熙来邀功。不久,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查办辽宁省铁岭市有关矿区股份的事,两次接触曾任铁岭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并要王立军回去后向薄熙来汇报有关情况。王立军回到重庆,随即向薄熙来作汇报,不料,薄熙来竟然对王立军说:「我是把你从锦州调来的,锦州的事,锦州以后的事,我管;锦州以前的事,我不管,你自己去处理。」这话令王立军极度失望。王立军二月六日驱车成都私闯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前,曾给薄熙来打了一个电话,再度向薄熙来表明自己的忠诚,这是薄熙来最后可能挽回的机会,薄熙来竟然没有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他在电话里只说了一番「稀松平常」的话。聪慧过人的薄熙来,竟然没从王立军的电话里悟出什么异样的感觉。王立军绝望之余,才决定驱车成都。大案遂被引爆。 对王立军反映的尼尔·伍德在重庆被发现毒死一案,当局公安机关成立了複查组。当局对王立军的调查已经结束,正进入司法程序,据悉刑期不会低於十年。重庆人大常委会於六月二十六日接受王立军辞去人大代表职务,这表明王立军一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据知情人透露,经中央领导人批示,调查组对王立军安排的待遇相当特殊,不仅吃住条件不错,还能在指定日子与家人见面或通电话,他也相当配合调查,将自己在辽宁的事、重庆的事、尼尔·伍德一案的情况、私闯美国总领事馆的经过、进馆后的具体谈话全部如实作了交代。有「叛国企图」的他,在谷开来、张晓军案和薄案的调查中立了功。 四月十日,中共中央对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中纪委三个月的调查,情况也已明朗。他属於「严重违纪」,先在党内惩处,而后移交司法机关判处。根据中共的规则和惯例,中央政治局委员涉案,需由中央全会裁定,即将召开的十七届七中全会会通过有关薄案的决议,而后移交司法机关,目前尚未移交。 二零零七年七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中纪委《关於陈良宇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陈良宇开除党籍处分,十月中共十六届七中全会审议通过中纪委对陈良宇的审查报告,确认中央政治局此前作出的开除他党籍的处分,翌年由司法机关判处他十八年。同样,一九九七年九月中共十四届七中全会审议通过中纪委对陈希同问题的审查报告,而后由司法机关判处十六年徒刑。北京官场传出,陈良宇「严重违纪」,违纪通常指贪污腐败,结果被判十八年,薄熙来也是「严重违纪」,更使用「猖狂」两字描述,因此薄熙来移交司法机关判刑不会轻於陈良宇。不过,北京律师界人士对当局指控谷开来没有涉及腐败罪名,因此疑虑司法机关同样不以腐败罪名起诉薄熙来而从轻发落。 薄熙来不涉「篡党夺权」? 有一点已经明确,薄熙来不涉「篡党夺权」。薄熙来案发后,舆论重在他夺权野心。中共十八大如期於十月举行,当局不会让薄熙来案干扰十八大召开,力图将薄案、谷案对政坛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畴,夫妇俩的案情具体细节也不会公开,新一届中央政治局人事安排也将在八月最后拟定。几个月来传闻受薄案牵连的解放军重庆警备区司令朱和平少将、成都军区参谋长周小周等都公开露面,安然无恙。这显示中央尽力缩小薄案影响,不想干扰十八大的人事安排。 二十七日官方《环球时报》发表《任何人走上刑事被告席都是普通人》的社评:「由於薄谷开来是薄熙来的妻子,此案备受关注。这一案件的依法审理,将会加强中国人对法治的信心。薄谷开来的特殊身份,以及此案同薄熙来问题的关系,在中国现有国情下很容易引来漫无边际的猜想」,但「依法审理、依法判处应是处理此案所遵循的唯一原则」。这一社评引起百姓网民议论纷纷。 六十四岁学者、《零八宪章》签署人江棋生撰文说:《环球时报》社论四提「法治」:「这一案件的依法审理,将会加强中国人对法治的信心」、「这一点做得越好,审理此案对中国法治建设的正推动效果就越大」……然而,光凭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配偶被依法押上刑事审判席这一条,就能与法治挂上勾吗?他认为,如果此说成立,那么,当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配偶江青被押上刑事审判席并被判处死缓期,当时的中国岂不早应被称作「法治国家」了吗?事实上,当时的中国还刚刚从毛泽东的人治向依法而治的法制迈出过渡步子,不要说压根儿称不上法治国家,连法制国家都明显不够格。他认为,如果人们称现在的中国是「法制国家」,符合事实。但官方称现在的中国已是「法治国家」,则大谬不然。「法制国家」与「法治国家」虽一字之差,却有重大本质区别。法制与法治之间更存在着不容抹去的基本分野。人们要清楚地区分「法制」和「法治」;当代中国已进入法制社会,但离法治社会差得还不是一星半点。

Read More

德国之声 | 宫廷斗争和人民的力量

过去的这一周,对中国的未来至关重要。在很多人看来,排在第一位的,可能是中共北戴河会议悄悄揭幕。这是中共真正的十八大。 (德国之声中文网)过去的这一周,对中国的未来至关重要。在很多人看来,排在第一位的,可能是中共北戴河会议悄悄揭幕。这是中共真正的十八大,在薄熙来案扑朔迷离,其妻子薄谷开来被正式起诉的背景下,分外夺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说:       "这是一场在海滨上演的宫廷权力角逐。现任和退休的领导人在他们被严密保卫的别墅里进行磋商,试图让各自的盟友进入25人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后者是党内最高权力机构。最终确定的人选将于今年秋季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揭晓。" 北戴河的海滨与中共的权利斗争似乎很遥远 该报道对十八大的权力更替,表达了谨慎的乐观态度:       "领导层的规模和结构一直是各方持续讨论的话题。一位和参与党内规划的官员有联系的分析人士称,在5月的会议上,高层党员也被要求提交他们对改变党内上层结构的意见,让人一瞥堪称"党内民主"的流程。这名人士表示,尽管短期内预计不会有多少变化,但'很多人有很不同的想法'。" 美联社的一篇相关报道,有不一样的分析: "中共对权力的掌控没有受到威胁,缺乏公开选举,意味着他们不需要选民的认可。但共产党面临着危机:其合法性的减弱,将意愿强加与人的能力下降,与中国年轻一代进一步疏远,鼓励批评的、反对声音主张以民主取而代之。" 报道中,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张健说,即使习近平倾向于对社会或经济进行大胆的改革,他也需要其他领导人的支持。而政府近期严厉的举措明确显示,在改革必要性上他们没有达成共识。他说,"我对习近平能否将任何重大的、有意义的政治改革落实到位不抱有希望。" 民间社会的力量 7月21日一场暴雨,使得四年前借奥运会大秀现代化的北京城现了原形,令全世界大跌眼镜。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李平的文章《北京雨灾尽显真实国情》,告诉读者说: "要了解中国国情,与其看《中国模式》这类谎言集,不如看看北京7.21雨灾这类现实版教材,看看7.21雨灾所展示的真实的中国模式。7月21日的一场暴雨,瘫痪了北京的交通,更造成惨重的伤亡。尽管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常务副市长李士祥都宣称要适时公布因灾死亡和失踪人员消息,但直至死者头七将届,当局才公布死亡人数上升至77人,与民间流传的死亡逾300人相去甚远。" 文章还谈到暴雨过后,当局对媒体舆论的打压: "尤有甚者,不只北京市封杀本市传媒和网站追踪、突出报道7.21雨灾人员死亡消息,连广东省也加入封杀行列,悍然抽起《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追访北京7.21雨灾死难者家属的版面,禁止把那些令人震惊的死者惨况、遗属的控诉呈现给读者。这无疑……为一个和谐社会、盛世中国提供了绝妙注释:允许你看见的,只有光明的一面。" 然而舆情汹涌,北京市政府破天荒地公布了暴雨中死者的名单。尽管死者"头七"悼念活动受到阻挠,而且导致40人死亡的温州"7.23"动车周年纪念也遭到打压,但是不少观察者都看到了民间力量正在迅速地壮大。美国外交关系网上的一篇文章说: "中国人民的力量已经显现。当中国最高层聚集在北戴河确认新的领导班子的最终人选时,一种别具一格、正在上升的政治势力--人民的力量让他们黯然失色。从北京到江苏到广东,中国公民正在通过互联网发出声音,走上街头发动抗议。……重要的是,北京市政府的无能表现已经退居其次,北京市民等不及让他们改正错误了。" 文章更列举一个最新的事件:江苏启东市民众为抗议污染项目,上街游行示威,占领了市政府-- 年轻人在启东抗议中唱主角 "在中国沿海,一种不同形式的人民力量浮现出来,而且由年轻一代的活跃分子主导。在江苏启东市,对公共健康事件的关心导致数千高中生走上街头,和其他抗议者一起去阻止污染项目。这些学生通过互联网,得知上月发生在四川什邡的学生参与的抗议活动,深受鼓舞。"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有新生力量加入的抗议活动中,人们冲进启东市市委市府大院,不仅抛撒了政府文件,搜出了名酒和避孕套等物,还捉住了市委书记和市长,并将书记扒光了衣服。这一刻,已定格于历史。 作者:长平 责编:叶宣

Read More

法广 | 要闻解说: 快速审判谷开来意在淡化薄熙来案的影响?

法新社昨天(7月29日)发自北京的报道说,北京当局快速宣布即将审判中国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可以说是近年中共内幕政治丑闻迭出后罕见的波澜。谷开来涉嫌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此案预料将于本周在安微省合肥市开审。 海伍德原是薄家的朋友兼商业顾问,去年11月被发现死在重庆一家酒店房间里。中国官方新华社7月26日报道说,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已由安徽省合肥市检察院向合肥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将“择日”开庭审理。新华社称,经调查查明,被告人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应为薄瓜瓜)与英国公民尼尔•海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薄瓜瓜)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海伍德。新华社报道还说,二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新社指出,官方说谷开来“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显示当局在距中共十八大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打算快速审判薄熙来的妻子,以便尽早了解此案。但一些观察人士指出,目前不清楚受到腐败指控的薄熙来本人是不是也会有一天出庭受审。 法新社报道说,中共党内62岁的新毛派领袖薄熙来自重庆东窗事发后,被控涉及贪腐,目前处于被软禁状态。就官方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谷开来的丈夫,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似乎已从海伍德谋杀案中洗清了直接涉案以及“包庇”嫌疑。据熟悉这项调查的人士透露,目前的调查目标是将薄熙来涉及贪腐的证据链条坐实,以便说服党内高层;当局可能锁定了薄熙来在商务部期间,通过部分审批获取回扣的情节。另有分析人士认为,薄熙来案可能在十八大前开庭,但未必会在十八大之前宣判,而是将薄熙来的处置留待下一届中央高层去解决。 法新社就此案采访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鲍彤对法新社说,中共“还是老一套,想把事情掩盖起来”。鲍彤指出:“他们会编出一套故事,每当发生新的丑闻,他们就这样做。” 谷开来在重庆发生的案子,移到安微省合肥市审判,令外界感到奇怪。法新社指出,其实并不奇怪,谷开来的案子对中共是个棘手大案,而在中国,棘手大案通常都放在远离事件的地点去审理。而且案子程序也十分模糊,比如说官方只透过新华社说案子将“择日”开庭审理,却没有公布具体开庭日期。 法新社报道说,在中国有不少人士认为,谷开来的案子与其夫薄熙来的贪腐案有关联,两案应该同时审理。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就认为,既然官方说谷开来是因为与英国商人海伍德发生“经济利益”冲突,才谋杀海伍德的,那当局就应该调查薄熙来夫妇的财产来源,才能查清谷开来是怎样与海伍德发生“经济利益”冲突的。 鲍彤还认为,要查就查整个案件,包括那些保护薄熙来的人。鲍彤说:“他们应该集中在薄熙来身上,通过他老婆的案子来查他。”鲍彤指出,“根据中国法律,夫妻财产属于夫妇二人;所以不能说薄熙来在他妻子的贪腐案中没有责任”。 北京另一人权活动人士胡佳也对法新社说,这个案子没有透明度,目前有很多情节公众不知道;中共不想让人知道这个案子牵涉的很多事情。胡佳认为,不管审判不审判,薄熙来和谷开来两人的命运很可能早就由权力极大的中共政法委决定好了。

Read More

德国之声|宫廷斗争和人民的力量

(德国之声中文网)过去的这一周,对中国的未来至关重要。在很多人看来,排在第一位的,可能是中共北戴河会议悄悄揭幕。这是中共真正的十八大,在薄熙来案扑朔迷离,其妻子薄谷开来被正式起诉的背景下,分外夺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说: "这是一场在海滨上演的宫廷权力角逐。现任和退休的领导人在他们被严密保卫的别墅里进行磋商,试图让各自的盟友进入25人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后者是党内最高权力机构。最终确定的人选将于今年秋季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揭晓。" 北戴河的海滨与中共的权利斗争似乎很遥远 该报道对十八大的权力更替,表达了谨慎的乐观态度: "领导层的规模和结构一直是各方持续讨论的话题。一位和参与党内规划的官员有联系的分析人士称,在5月的会议上,高层党员也被要求提交他们对改变党内上层结构的意见,让人一瞥堪称"党内民主"的流程。这名人士表示,尽管短期内预计不会有多少变化,但'很多人有很不同的想法'。" 美联社的一篇相关报道,有不一样的分析: "中共对权力的掌控没有受到威胁,缺乏公开选举,意味着他们不需要选民的认可。但共产党面临着危机:其合法性的减弱,将意愿强加与人的能力下降,与中国年轻一代进一步疏远,鼓励批评的、反对声音主张以民主取而代之。" 报道中,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张健说,即使习近平倾向于对社会或经济进行大胆的改革,他也需要其他领导人的支持。而政府近期严厉的举措明确显示,在改革必要性上他们没有达成共识。他说,"我对习近平能否将任何重大的、有意义的政治改革落实到位不抱有希望。" 民间社会的力量 7月21日一场暴雨,使得四年前借奥运会大秀现代化的北京城现了原形,令全世界大跌眼镜。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李平的文章《北京雨灾尽显真实国情》,告诉读者说: "要了解中国国情,与其看《中国模式》这类谎言集,不如看看北京7.21雨灾这类现实版教材,看看7.21雨灾所展示的真实的中国模式。7月21日的一场暴雨,瘫痪了北京的交通,更造成惨重的伤亡。尽管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常务副市长李士祥都宣称要适时公布因灾死亡和失踪人员消息,但直至死者头七将届,当局才公布死亡人数上升至77人,与民间流传的死亡逾300人相去甚远。" 文章还谈到暴雨过后,当局对媒体舆论的打压: "尤有甚者,不只北京市封杀本市传媒和网站追踪、突出报道7.21雨灾人员死亡消息,连广东省也加入封杀行列,悍然抽起《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追访北京7.21雨灾死难者家属的版面,禁止把那些令人震惊的死者惨况、遗属的控诉呈现给读者。这无疑……为一个和谐社会、盛世中国提供了绝妙注释:允许你看见的,只有光明的一面。" 然而舆情汹涌,北京市政府破天荒地公布了暴雨中死者的名单。尽管死者"头七"悼念活动受到阻挠,而且导致40人死亡的温州"7.23"动车周年纪念也遭到打压,但是不少观察者都看到了民间力量正在迅速地壮大。美国外交关系网上的一篇文章说: "中国人民的力量已经显现。当中国最高层聚集在北戴河确认新的领导班子的最终人选时,一种别具一格、正在上升的政治势力--人民的力量让他们黯然失色。从北京到江苏到广东,中国公民正在通过互联网发出声音,走上街头发动抗议。……重要的是,北京市政府的无能表现已经退居其次,北京市民等不及让他们改正错误了。" 文章更列举一个最新的事件:江苏启东市民众为抗议污染项目,上街游行示威,占领了市政府-- 年轻人在启东抗议中唱主角 "在中国沿海,一种不同形式的人民力量浮现出来,而且由年轻一代的活跃分子主导。在江苏启东市,对公共健康事件的关心导致数千高中生走上街头,和其他抗议者一起去阻止污染项目。这些学生通过互联网,得知上月发生在四川什邡的学生参与的抗议活动,深受鼓舞。"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有新生力量加入的抗议活动中,人们冲进启东市市委市府大院,不仅抛撒了政府文件,搜出了名酒和避孕套等物,还捉住了市委书记和市长,并将书记扒光了衣服。这一刻,已定格于历史。 作者:长平 责编:叶宣

Read More

墙外楼 | 纽约时报:谷开来的光芒着实显得太过耀眼

在一个人们更希望政治领导人的妻子是平淡无奇的饰品的国家,谷开来的光芒着实显得太过耀眼。在嫁给薄熙来之后,她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和自我表现的欲望。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今年年初被罢黜,至今仍让中国共产党震动不已。 谷开来是一名富于开创性的律师,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她的崇拜者将她吹捧成中国版的杰奎琳•奥纳西斯(Jacqueline Onassis)(译注: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夫人,1963年肯尼迪遇刺身亡五年后嫁给希腊船王奥纳西斯)。 周四,谷开来被正式指控于去年年末投毒杀害了一名英国商人。作出该指控时,中国政府将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套路加到了富有传奇色彩的谷开来身上:一个受到纵容的残忍泼妇,因为自己对金钱的渴望毁了丈夫的锦绣前程。几乎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此举出于故意。 53岁的谷开来被控在英国商人遇害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虽然,没有任何人提出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官方的陈述,但很多人还是怀疑,中共领导人在利用谷开来的案子转移公众对此类腐败和滥权现象的反感。批评家称,她的丈夫薄熙来,正是类似行为的代表。自去年4月薄熙来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停职后,坊间就全无他的消息。中共为党内精英打造了一套与现行司法体系并行的党纪监察系统,至今,薄熙来仍处在该系统的拘禁之下。当局在一条简短的通告中宣布了对其妻子的审判决议,但并未提及他的命运。 “纵观中国历史,无论何时出现政治斗争,无论哪个人不得不垮台,受到怪罪的总是他们的妻子。”时尚杂志出版人洪晃(Hung Huang)说。洪晃的母亲是毛泽东曾经的英语教师,曾因被控和四人帮(Gang of Four)相勾结而遭到两年软禁。 中国历史当中从不缺少这样的故事——狡黠的女性在巨大的野心驱使之下走向毁灭之路,有时还会毁掉她们生命中的男性。毛泽东的妻子江青承担了10年文革灾难的大部分责任,这个论点被一次震惊全国的电视公审阐述得淋漓尽致。就连中国的学童都能随口详述慈禧太后(Empress Dowager Cixi)的罪行。慈禧被刻画成一个贪婪嗜杀的领袖,她的阴谋诡计促成了大清王朝的崩溃。 目前尚不清楚薄熙来是否在英国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之死中扮演了角色,但他的前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和其他人告诉当局,他曾试图阻碍调查的进行。不过,虽然有关薄熙来最终命运的消息可能很快传来,但起诉声明中没有提到他,这一事实表明,在这宗丑闻中,他不大可能被牵涉进谋杀案一事,因为一般认为,检方不太可能对同一死亡案件的被告分开审理。 中国政治研究专家谢淑丽(Susan L. Shirk)说,考虑到薄熙来很受部分普通中国人的欢迎,并受到领导层中某些实权派的青睐,中共官员可能不愿意指控他参与了掩盖谋杀的行动。 “在处理这个案子时,他们必须维护薄熙来的名誉。”谢淑丽说。谢淑丽曾是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官员,现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执教。她说,“他们不想把精英政治的所有家丑公诸于世,因为他们真的不知道,薄熙来的追随者会构成什么样的潜在威胁。” 官方媒体新华通讯社(Xinhua news agency)周四晚间透露, 谷开来将和薄家雇佣的一名助手一起接受常规的开庭审判。二人被控谋杀了41岁的海伍德。去年11月,人们在重庆的一家酒店发现了他的尸体。垮台之前,薄熙来一直在蓬勃发展的重庆市主政。 “二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新华社通告称。 审判将在距离重庆约1300公里的一个城市进行,不过法庭并未决定审判的日期。如果罪名成立,谷开来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但大多数党内消息人士预测,她更可能去坐牢。 新华社的通告重复了早些时候对谷开来的指控,把海伍德之死和“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联系到了一起。此外,通告里还加入了两条新的细节,一是确认了海伍德曾被下毒,二是指出谷开来的犯罪动机是保护其子薄瓜瓜,后者刚刚从哈佛大学(Harvard)肯尼迪政府学院(John 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毕业。目前尚不清楚,薄瓜瓜干了什么导致他需要防备海伍德的事情。不过,通告特意略去了薄瓜瓜的全名,表明检方已经决定,不把他拉进此案。 实际上,大部分罪责似乎都落到了谷开来一个人身上。她在指控中被称作 “薄谷开来”,这是一个由她的姓名和他丈夫的姓氏组合而成的称谓。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组合称谓的传统已经过时,只有海外华人有时会使用这种称谓。官方使用这样的称谓,暗示谷开来拥有或曾经拥有外国居民身份,而拥有这样的身份违反了中国政府对高级官员及其家人的管理规定。 她还受到了其他的抨击。中国及其他地区的新闻报道经常称她是薄熙来的看门人,说她聚敛了巨额财富。她曾在国外生活,并因邀请外国人进入薄家的核心圈子而打破了官场的潜规则。 其中之一是名叫帕特里克•亨利•德维莱尔(Patrick Henri Devillers)的法国建筑师,曾在薄熙来任大连市长期间为薄工作。在北京方面的授意下,德维莱尔在柬埔寨遭到逮捕,并于上周抵达北京。他声称自己回到北京纯属自愿,并告诉法国官员,他正在协助调查谷开来一案。 薄家是中国最富传奇色彩的政治家庭之一,海伍德和他们的关系依旧模煳不清,大量的流言蜚语和含沙射影的小道消息都以这段关系为主题。但朋友们说,海伍德在20世纪90年代遇见薄熙来和谷开来夫妇,后来又帮助二人安排其子前往英国中学就读。了解党内调查内幕的人士称,海伍德还涉嫌协助薄家将非法资产转移到海外。 和丈夫一样,谷开来也是革命英雄的后代;跟其他许多“太子党”一样,她在文化大革命时代也有过一段艰辛的经历。根据中国国家媒体报道,她的家人受到监禁之后,她被迫自食其力,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屠夫和砖瓦匠。不过,20世纪70年代末,她成为毛泽东逝世之后被录取的第一批大学生中的一员。 “勇气比智慧更重要,” 她在一本书里这样写道。那本书详细描述了她如何在美国法庭打赢一场赔偿金额达100万美元的官司。那本书轰动一时,甚至以该书为蓝本创作的电视剧也很受欢迎,剧中的主角—一一位机智敏捷、相貌标致的司法斗士——正是以谷开来为原型。 部分是由于她丈夫的关系(薄熙来后来成为中国商务部部长),谷开来的法律事业开展得如日中天。 “他们就像是大连的皇室,”美国律师爱德华•O•伯恩(Edward O. Byrne)评价说。1997年,伯恩曾在美国协助谷开来处理法律诉讼,后来又在中国和这对夫妇相处过一段时间。他说,“为他们工作的人把他们称为中国的肯尼迪夫妇。” 根据普遍的看法,谷开来几乎把整个身心都放在了唯一的孩子薄瓜瓜身上。1998年,她陪伴薄瓜瓜来到英国。在英国,薄瓜瓜就读于一所私人预科学校,之后转到精英学校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这所学校也是海伍德的母校。据海伍德的朋友们说,在哈罗公学录取薄瓜瓜一事上,海伍德功不可没。哈罗公学每年的学费约合5.5万美元。谷开来至少在英国呆了两年,在此期间,她一直使用埃及战神的名字,称呼自己为何露斯(Horus)。 她在海滨度假小城伯恩茅斯(Bournemouth)逗留期间认识的一些人回忆说,她是一个充满神秘气质的商人,醉心于高档酒店和珠宝。不过,也有一些人形容她是一个谦逊低调的人。 她在伯恩茅斯居住时的房东理查德•斯塔利(Richard Starley)称,谷开来常常一边喝咖啡,一边和他练习英文。“她是你所能遇见的最和蔼可亲的女士,”他说,“我想她连苍蝇都不忍伤害。”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