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

国资分给民众的前提是司法独立

国资分给民众的前提是司法独立   2010-11-12 南方人物周刊        市场乌托邦对抗不了权贵资本主义。       11月5日,中欧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提出,要刺激消费,就要在财富和收入的分配上向居民倾斜,进行制度改革,在一次分配的市场上和二次分配的市场上体现公平的原则。他建议,将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分给13亿民众:“政府与其花4万亿扔到“铁公基”里,不如把4万亿放到社保里,与其国资委掌握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不如把它放到全国社保基金里,来充实我们的社会保障,使老百姓可以放心地把储蓄拿出来用于消费,来支持中国经济的增长。”       此前谢国忠等人都提出过类似的建议,持市场意见的人士从认识论上不会反对这样的建议,因为此论的潜台词是以更具效率的市场手段配置资源,以更公平的手段利用国资。       但具体到实施层面,上述建议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难题。首先是如何分配的问题,其次是社保基金如何使用问题,最重要的是分配给国民的资产是否受到严格的、独立的监管。       我们曾经经历过两轮乌托邦,一是相信资源集聚在一起就可以实现共产主义,二是相信分散资源就可以实现真正的市场化。第一轮乌托邦已经破产,三十年前被经济破产倒逼的改革印证资源集聚发展经济的低效,而分散资源就可以实现市场化的理想,则受到无所不在的权贵阶层与既得利益阶层的阻挠。       殷鉴不远。       俄罗斯的私有化过程是权力转化为资本、资本与权力相结合的特殊的原始资本积累道路,它导致社会财富快速向占人口极少数(约5%-6%)的暴富者手中集中,暴发户的“亲权性”与政治权贵的“亲资性”或曰资本与权力的紧密结合,使资本与权力迅速合而为一集聚于为数不多的新权贵手中。新权贵的基因就是老权贵,通过廉价收购私有化证券等手段,股权资产集中到了原国企负责人、部门负责人、地方官员等老权贵手中,并非通过市场筛选出了合格的资产拥有者。最恶劣招术是,以通货膨胀稀释财富,迫使中低收入阶层出售资产,使资源加剧向权贵集中。       中国的权贵比俄罗斯的权贵更无害吗?中国的法律比俄罗斯的更独立吗?中国的法律与文化可以保障基本公平的市场体制吗?与俄罗斯相比,我国的情况恐怕只会更糟而不是更好。       来看一个改制案例。2000年,徐家汇商城成为徐汇区国资公司授权管理主体之后,商城集团和职工持股会先后将手中的股权陆续股权激励和有价转让,这使得包括金国良、童光耀和余秋雨等42名自然人跻身于徐家汇商城的股东行列。这些人凭借管理者的身份,商委领导的身份,甚至凭借与商城莫明其妙的关系,以净资产价格入股成为大股东,通过分红将持股成本降到零,还拥有了上海黄金地段商圈的股份,摇身一变成为百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如果徐家汇商城在2009底如期上市,持股最多的金国良成为当今为数不多的身家过亿的国企总裁,而其在不到10年里投入成本仅约361万元。如此的改革显然是盗窃行为。       正因为权贵如此猖獗,正因为市场化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瓜分全民资产的遮羞布,郎咸平倡导的国资流失论才获得大众的支持,虽然国资流失论存在种种煽情弊端,存在对中国市场化的误解。但我们绝不能因此就将民意视作群氓无足轻重的叫喊。       市场化改革的重点是体制改革,中国法律不独立、没有拥有话语权的监管体制,所谓市场化的资源配置会成权贵的饕餮盛宴。在呼吁市场化的同时,只有以更大的声音呼吁法律的独立,只有建立独立的监管系统,只有赋予全民监管权,市场化改革才能成为良性发展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这一点上,我国台湾地区的土改是前事之师。       具体而言,在国资划拨给社保基金之后,我们有必要呼吁社保基金公布详尽的财务报表,以了解投资的成本与取向,使全民资产可以明明白白为全民服务。否则,动辄数千亿的资产一不小心就打了水漂,只要向全民道歉一声,说投资失误就完事大吉。在市场受权贵影响、法律独立性稀薄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呼吁,在证券、房产等各个细分市场上建立快捷的司法救济渠道,普通投资者的物权才能得到法律的保障。       市场化必须有坚定不移的前提,那就是公共财税体系,与法律的独立。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阅读更多

你可曾品尝到GDP的愉悦滋味?

绿豆、大蒜和鸡蛋都翻了一倍不止,CPI还羞答答停留在3%上下,很好地满足了领导“CPI控制在3%以下的目标”;2009年京沪深房价翻了一倍不止,国家统计局却说房价同比只上涨1.5%;全国城镇职工平均工资一发布,大家都感觉收入“ 被增长 ”;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城镇 …

阅读更多

只“劳动”不“行动”的中国人

     许小年:垄断下讨论公平 无异于阿Q画圈 2010年09月28日 08:30 凤凰网财经 许小年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   读《阿Q正传》,颇感滑稽,却笑不出来。 听说在新的中学语文教材中,删去了这篇,代之以《天龙八部》。 何故? 据考,西施浣纱,水中映出佳人倩影。多少年后,东施偶得一镜,端起自照,几乎晕厥过去。东女怒而掷镜,奔至西子浣纱处,流连不返。 鲁迅的文字大概如同那镜,武侠小说好像就是那水。 虽在统编教材中无立锥之地,阿Q并未远离国人而去。 何以见得? 眼下热议一个话题,限制垄断行业的工资与福利。民众的抱怨当然有理,你有资源、政策和市场的优势,没有付出额外艰辛,亦未承担更大风险,轻松稳当赚了这多钱。讨个公平是正义之举,纠缠你、我工资之差则像阿Q画圈。 辛亥革命之际,赵太爷因家中被抢,捉了无辜的阿Q杀头,意在重竖昔日的权威。阿Q文盲不会写字,被恩准在判决书上画圈代替签名。一辈子没有尊严的人,“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挣扎了一番,还是画成了瓜子模样。 阿Q之悲剧,不在用尽平生之力画圈,而在不问判决的曲直由缘。 破坏公平者看似垄断行业,实为行业垄断。应该讨论的不是“凭啥你的工资比我高?”,而是“凭啥你占的资源没我的份儿,你享有的政策我沾不上边?”在政府垄断的格局下讨论公平,无异于阿Q的完美圆圈。 成品 油价 涨多降少,中石化成了最赚钱的公司,“一将功成万骨枯”,百姓的出行成本因此而水涨船高。此事本应好好理论一下,学者却去认真比较中、美两国,以此证明国内价格过高,将批评引向官定的价格,而不是价格的官定。 赵太爷偷着乐,看秀才们怎么画圈。 市场经济中,政府根本无权管制价格,若要强行干预,必须按照《价格法》的规定,事先举行公众听证。如今成品油价就像政府股掌上的玩物,中石化又是嫡出之首(国资委前负责人说过,央企是“共和国长子”),涨多降少本为题中应有之义。你去与虎谋皮,已经憨得可爱,还要计较一尺还是八寸,岂非愚不可及? 新股发行制度 改革,记不清已改了多少次,直把圆圈画扁,扁了又描圆,市场依然乐此不疲,媒体照旧热炒各种方案。从未有人问一句:新股发行需要制度吗?特别是以审批为核心的制度?农民卖萝卜,从不上报发审委,卖多少、哪里卖,全看自家的方便;卖给谁、卖什么价,一律随行就市。企业卖股票也是它的经营自主权,有人愿卖有人愿买,“周瑜打黄盖”,凭什么你横插一杠,非要审查都督的板子和将军的屁股? 地方政府要收 房产税 ,财政部说此事归我管,你没有这个权。收钱的争吵不休,交钱的袖手旁观。只有一、两个不识时务者,觉察个中的蹊跷:从百姓口袋里掏钱,怎么伸手的人反而牛气冲天?拿人家的钱,好赖跟人家商量一下,在人代会上走个程序吧? 集体土地征收中出现诸多问题,例如补偿标准过低,失地农民生活无保障,暴力强征等等,据说有关部门正酝酿立法解决这些问题。其实问题的根源是现行的土地制度,用抽象的“集体”替换具体的个人,土地的实际控制权便从农民那里转到了官员手中,官大人想征就征,想怎么征就怎么征。眼下的议论听着不错,实质不过是把征地的衙役换成师爷,再多赐几两碎银子罢了。 统计局发布经济数据,各路神仙闻风而动,评的煞有介事,听的出神入迷。你说经济强劲反弹,他讲 通胀 温和可控,至于数据的真假则无人过问,大师们只怕在画圈竞赛中落到后面。 …… 画圈的例子俯拾皆是,赵太爷源远流长,阿Q也未因小尼姑咒骂而“断子绝孙”。 谁之过? 因为有赵太爷,阿Q一生凄惨;因为有阿Q,赵太爷坐享威权。

阅读更多

信孚要闻(9.27)——阿Q的“完美”圆成了包围圈

1、许小年《经济生活中有哪些阿Q悲剧?》:破坏公平者看似垄断行业,实为行业垄断。应该讨论的不是“凭啥你的工资比我高?”,而是“凭啥你占的资源没我的份儿,你享有的政策我沾不上边?”在政府垄断的格局下讨论公平,无异于阿Q的完美圆圈。 2、丁力《中国被包围了吗?》:中国确实被包围了。这些包围圈都是从中国向外看的结果。如果从外部看,并不存在对华包围圈。这些力量和问题没有构成一个反对中国的整体,它们有各自的利益,更有各自的麻烦……中国要首先走出国内的包围圈,然后才能突破国境之外的包围圈。 3、在当下中国的“申遗”热潮中,“申遗”已经远远超出了其本身的概念范畴,成了一场烧钱的赌博游戏。湖南贫困县新良县也斥资4.5亿加入了这场豪赌,据悉一旦失败巨额投入可能打水漂。 4、据最近会见过朝鲜最高层人士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传闻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将指定接班人之际,第二号人物张成泽(金正日妹夫)与主张改革的高层官员已爆发激烈派系内斗,争夺国家主控权。 5、国务院新闻办9月26号发布《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从7个方面介绍2009年从促进和保障人权方面取得的进展。但也有批评称,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在倒退。 6、孟加拉遭炭疽病袭击,目前出现炭疽病病例的县共有12个,确诊患者人数则超过600人,该国政府宣布国家已进入了“战争状态”。 7、9月26日商务部宣布,从9月27日开始,在今后5年时间向美国白羽肉鸡产品征收高达50.3%至105.4%的反倾销税,这是我国首次对美征反倾销税。 8、2010年版《中国外交》白皮书26日举行首发式,面向全球公开发行。新版白皮书盘点了2009年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并首次提出“安全外交”概念。 9、西安市财政局日前透露,该局将做好私房出租税收和小产权房契税征管办法的前期调研,力争尽快试点征收,对此西安很多市民表示十分担心房价会由此进一步上涨。 10、美国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正研究以500亿美元的基金建立起一个积聚私人和公共资源的银行以刺激公路、桥梁和其他耗资昂贵的公共项目的投资,据悉,美国在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投资低于多数国家,约只占其GDP的2%。 11、中秋节前夕,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警方侦结一起涉及金额高达7.4亿元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由于资金链断裂,4亿元财富瞬间蒸发,被骗的大都是妇女、老人、学生,甚至还有拾荒者。 12、26日,联合国指派马来西亚天体物理学家为地球首位外星生物接洽专员,专门接触可能造访地球的外星人。据了解,这位特殊的“接待员”可能于下周在英国皇家学会会议中心召开的科学研究会上阐述她的科学发现,并说明她从几百个星球发现的外星生命体迹象。 13、昆明报纸发行员吕先生电动车被偷,小偷慌不择路撞伤了人。吕先生到交警大队欲领回被偷电动车时,却被告知除出具相关证件外,还要负责伤者的部分医疗费。 14、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开庭审理重庆市煤矿安全监察局原副局长王西平、重庆市煤矿安全监察局科技装备处原处长吴俊根等4人特大共同受贿案,其中王西平被指控涉嫌受贿1334万余元。 15、英国保柏(BUPA)健康小组在线调查显示,法国人心理最年轻,32%觉得超过80岁才是老年;俄罗斯人对老年生活很有信心,65%没有为养老做准备;中国人最担忧老年生活,26%对变老有恐惧感,30%对晚年生活表示担忧。 16、姜莱《我,不是人民》:政治精英们需要人民,因而需要我们被人民,反复地被,时时刻刻地被,被来被去的结果,我们不是成了傻民愚民,就会成为奸民暴民,总之都是小民。 17、网友“忍着点吧”《楼市三字经》:庚寅春,真疯狂,众央企,抢地王。楼盘价,玩命涨,一开盘,即疯抢……四月中,新政降,如惊雷,似猛浪。史最苛,力最强,抑投机,促保障。开发商,皆慌张,炒房团,背心凉……立秋至,人心凉,越盼降,越断肠。大趋势,渐明朗,鬼房价,还要涨……国十条,秀过场。 18、信孚研究员童大焕《大城市化是未来中国最大的增量改革》:当前全国遍地开花式的城镇化发展模式,我们往往只能看见土地和房屋的城市化,看不见人的城市化。不尊重市场本身的规律和要求,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行政主导做法,不仅给环境脆弱地区带来极大的环境压力,而且在激化征地、拆迁矛盾的同时,也在制造巨大的“城市化浪费”。 19、陈是《良知,你也移民了吗?》:现如今,有权的,有钱的,有门子的大家都削尖了脑袋急不可耐地要投入“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怀抱的时候,我们久违了的良知啊,难道你也一起悄悄地移民了吗? 20、杨耕身《“安元鼎”在看着你》:这个社会的稳定还经得起怎样的维持,而公民的承受又经得起怎样强力的压制?难道那被践踏与漠视的,真的不是一种神圣与尊严,那被迫稳定与顺从的,真的不是一座活着的火山?

阅读更多

许小年:建设公平与正义的公民社会

中国早期儒家的问题是从未思考和设计契约执行机制,而仅停留在说教上,他们告诉君王,若不善待臣民,人家就有权反对你。然而说教代替不了有效的惩罚,仁政王道虽好,若无制度保证,违约成本太低,皇上无视儒家的教诲,行的都是霸道。 …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