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

防通胀不是阻碍工资增长的理由

防通胀不是阻碍工资增长的理由 ——良性通胀与恶性通胀   童大焕         经济学家谢国忠日前撰文认为,过去十年中,中国劳动力的收入总额占整体经济的比例大幅缩水,目前可能不足40%。因劳动力由无限供应转为有限供应,今后十年,劳动力收入占整体经济的比例将大幅增加,可能达到55%-60%。美中不足的是,劳动力收入占整体经济比例的正常化将导致每年产生5%、甚至更高的通胀率。中国需要升息,但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是中国最大的利益集团,二者反对提高利息可能延缓中国经济转型。如果利率提升5个百分点,国有企业额外的成本负担将接近他们目前的盈利。     通胀有良性恶性之分,温和的良性的通胀有利于经济增长、百姓就业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恶性通胀则是对百姓的“税外之税”。只要人们的工资收入增长赶得上通胀,这个通胀就是良性的、有益的。因此,我们不必对通胀二字谈虎色变,更不能以防止通胀为由阻碍工资性收入的增长。     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出口型和投资型经济增长模式,同样时时受到通胀的威胁。可以说,中国社会长期被输入型通胀和投资型通胀所困扰。输入型通胀的原因在于中国经济高度的外部依赖性和经济增长方式的高能耗特征。原材料和成品都高度依赖外部市场,所谓“两头在外”,成为低工资低福利高污染高破坏的“世界工厂”。代价是:中国必须满世界找油找矿,才能维持“世界工厂”的巨大胃口!导致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所言的结局,“中国当前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大宗商品定价权的缺失”。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价。“我国在国际贸易体系的定价权,几乎全面崩溃。”而中国投资驱动型的经济增长模式高度依赖于政府投资,政府投资又高度依赖于高额税费和超额货币发行。当前我国的GDP只是美国的三分之一,但基础货币已经超过了美国。     这就形成了所谓的恶性通胀:经济越增长,通胀越厉害,而百姓相对收入越低。财富过度集中于企业和政府、尤其是国有企业和中央政府,导致社会矛盾不断积累和尖锐对立。     打开中国贫富两极分化和恶性通胀的死结,关键的结点就是一个:改革国民收入的不合理分配模式,大幅度提高并且逐年增加劳动者的工资性收入,让其赶上并且超过通货膨胀的水平,从而形成真正的可持续、内需型经济增长格局。也只有从根本上不断满足人们需求的内需型经济增长格局,经济增长的正当性、合法性才有最根本保障。否则,少数人获利、多数人承担发展和改革成本的经济增长,必然是不可持续的“悲惨式增长”。 (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阅读更多

谢国忠:低利率致每年向储户征税1.4万亿

  谢国忠:低利率致每年向储户征税1.4万亿
  来源: 华夏时报 记者:贺江兵(北京报道)
  大蒜两年上涨了200倍,房价日涨千元,并非个别城市个别现象,但是,“权威”数据不是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