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警

玖奌杂货铺|“我不是精神病人”

很快,来了两辆警车。当着警察的面,李姑娘说起了赖辅警猥亵的事。民警关掉了执法记录仪,支走了保安,趁李姑娘没注意,一位民警上了楼梯,随后把她拽到一楼,拉进警车,开到派出所门口。这家派出所,正是赖辅警的工作单位。然后,派出所民警将李姑娘送到了江西省精神病院。

阅读更多

【图说天朝】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

后邢永瑞、周晶等人对雷某实施了揪头发,用手臂围圈颈项部,手摁后颈部,膝盖压制左侧颈面部、腿、右小臂,脚踩膝盖、腿部和摁压四肢等控制行为。在对雷某进行押送过程中,邢永瑞对雷某实施了掌掴面部的行为。[…]其间,邢永瑞、周晶等人对雷某实施了脚踩颈面部、腿压左臂、膝盖压制肩部、摁压四肢、拖拽上车等控制行为,致使雷某体位多次出现变化。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馆陶女子自杀事件:手机没摔坏 “又是”临时工

@石扉客2014:1、事发已一年,当地警检机关如何处理此事的?不死人就不处理?2、视频可见数人在场,如全是辅警,辅警何时可独立执法?如有警员,如何承担责任?有事就推给临时工?3、执法过程和泄露视频是两起事件,都应彻查,不应简化与混同。4、请保护好当事人特别是这位不幸女性的隐私。

@viki-鹤楠:就只是停职而已,最后这事儿又是不了了之。而且给出的官方统一说法肯定又是临时工,我特么就好奇了,怎么体制内这么多临时的呢?而且临时的又都统一的素质低,都法盲。咋,这是你们用人单位统一标配啊?那我就想问了,请问正式的都在干嘛呢?坐办公室吗?我们纳税人的钱就养你们这样的败类了?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