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封城

维舟|通化封城做错了什么

这里的一个教训是:担负无限责任、同时对当地政治治理的权力也为无限的决策者,可能会在承受巨大压力之下过度反应,这可以得到绝对安全和免责,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做法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事态发展很快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阅读更多

三联生活周刊 | “封户”七日,通化市民经历了什么?

刘芸家的小区没有阳性病例,但也没有得到解封的消息。家里只剩一点米和方便面,刘芸和丈夫改成了一天吃两顿。她已经三四天没有吃过青菜,开始口腔溃疡,“不停地喝水,为了解决饿,也是怕自己上火。”22日,封户后第一天清早,她就在朋友圈里问,“谁有生活物资配送的电话号码?”好友给她发来八九个电话,也把她拉进了超市采购群里。刘芸挨个打电话,每个号码都能打通,但全都没有人接。

那是许多通化市民最难捱的几天。解封日期是个未知数,可能到来的“断粮”恐惧让他们小心翼翼。每一个本地群里不停冒出信息,询问买菜的电话、从外地送菜的办法,以及“断粮求助”的信息。但除了“联系网格员”以外,似乎没有其他更有效的解决办法。

阅读更多

思维补丁 | “别有用心”的困难群众

作者:慧超 图为志愿者在通化配送食物。 (一) 上网冲浪正变得越来越危险。 作为一个在互联网上公开发表观点的写作者,我早有这样的感触,但它恶化的趋势,还是大大超出我的预料。 说几件小事,它们都与近期疫情的反复有关,但我想谈的与疫情无关,而是那片嘈杂污浊的舆论场。 近期全国多地又出现了零星疫情,通化和石家庄部分地区差不多进入到了去年武汉“封城”时的状态。...

阅读更多

黑羊公社|通化封城背后真的只有懒政和一刀切吗?压力型体制或许才是答案

压力型体制使得地方政府必须调动自身最大能力和全部资源来做好该项工作,如果目标未能达成,官员必将丢掉「乌纱帽」。对于防疫乱象我们通常会指责官员懒政、「一刀切」,将问题原因归结为官员个人能力和道德品质原因,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应该不是问题的根源。

防疫相对于其他目标更为特殊,这项任务的紧急性、突发性使得地方政府很难采用通常的「选择性执行」来应对过大的压力。于是官员作为理性的经济人,在压力型体制影响下,抱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愿放过一个」的态度推行防疫政策。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人物馆】朱贤健

【老大哥馆】良民证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