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

故事硬核|那些给郑渊洁写信的“叛逆”孩子,30年后怎么样了?

30年前,他们给童话大王郑渊洁写信,把自己的故事、情绪和理想大胆地讲出来,在几百万人的记忆中留下一笔。30年后他们人到中年,当年的管束和反叛,究竟如何开花结果?他们自己也成了父母甚至老师,是否对社会与家庭有了更多的理解,与自己的童年握手言和?去年年末,郑渊洁宣布《童话大王》停刊。我们找到了四个当年的孩子,跟他们聊了聊。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刘荻:郑渊洁笔下的新中国

郑渊洁大家都不陌生,他是中国最著名的童话作家(我可不可以说没有之一呢?),他的作品大家小时候都看过,但这些作品是不是仅仅是给小孩子看的童话故事这么单纯呢?让我们来看看他的早期作品中最出名的一部——《皮皮鲁传》:皮皮鲁坐着竹竿二踢脚飞上天,拨快了“地球之钟”,下来后发现地球上的人们都被转晕了,开始梦游。“那些平时做梦都想当官的人,现在都当了大官。他们各霸一方,乱打一气。成立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国家……”这似乎是在暗指我国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妄图加速历史进程,却只是造成了天下大乱、人人梦游的结果。这个梦游的世界中有三眼国。该国人人额头上有一只势利眼,见到当官的和对自己有用的人就溜须拍马,见到没用的人就不理不睬;不愿意安势利眼的人都会被便衣警察抓进监狱。这个世界上有开会成瘾、一会儿不开会就浑身难受的一二三四五总统。这个世界上,狗熊当国王,狐狸和狼当部长,分别负责贪污和掠夺;管文艺的是一条狗,所有唱出真正的歌声而不是学狗叫的人都要被投入监狱。不难看出,这些都是对历史和现实的影射。郑渊洁还有一部作品,更是“明目张胆”地影射了文化大革命,这就是《飞马牌汽车》。渴望奔驰的250路(当然是有所指的)飞马牌(能够让人联想到马列主义)公共汽车刚一发车,就遭遇了持续十二年之久的大堵车,似乎可以理解为影射我国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到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的状态。车上的乘客一直不被允许下车,也可以理解为影射我国当时的闭关锁国。至于为解决被堵汽车上乘客的生活问题而产生的种种发明创造,则正暗合了一个笑话:“我们的制度的优越性就是它解决了种种在其他制度下不会出现的问题。”最后,250路飞马牌汽车乘客司售人员联合会主席逝世之后,尸体被注入“特种尸体凝固剂”,变成了一座雕像供人瞻仰,也颇能引人联想。《飞马牌汽车》的故事收入了《十二生肖系列童话》中的《马王登基》一书,该书出版于1992年(注:1990年是马年)。该书收入的同名童话《马王登基》讲述马王登基之后通过举办“吹马大奖赛”,选择了一位撒起谎来面不变色心不跳的新闻发言人,从此开始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政客生涯……总之也是一部能让人联想起现实的作品。值得注意的还有《大侦探乔麦皮外传》。该故事中有一部分是大侦探乔麦皮来到螺丝城(让人联想到“革命的螺丝钉”),发现该国总督为了让老百姓好管,给每个人耳朵里都安了一个脑表。只要你一思考,脑表就会像水表一样走字,然后你就要交“用脑费”。这样大家为了避免交钱,都尽量避免思考,于是都变得越来越笨……郑渊洁童话中有意思的内容还有很多,笔者今后还会做出进一步的研究。

阅读更多

X博士|魔方大厦是怎样成为你的童年噩梦!

1996年的某个傍晚,那时候香港还没回归,我把频道调到上海教育电视台,在弘扬主旋律的垃圾纪录片播出之后,《魔方大厦》来了,片头强势的爆炸声,以及九十年代特有的立体光晕背景一下子勾住了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被下列东西充实着:白脸腮红、截肢的玻璃人、水晶棺材、鬼魅司机,以及各种怪诞图案与迷幻音效,画面如此阴森魔幻,让我惊吓之余又欲罢不能,来克那张死人脸妥妥地陪我走过了每一个夜晚。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CDT月度视频】七月之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