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反政府抗议

半島電視報道埃及革命稱雄 .陳之嶽

半島電視報道埃及革命稱雄 .陳之嶽 以Facebook等為主的網絡社交媒體和半島電視促成了埃及和平民主革命的成功。半島電視英語頻道使英語世界觀眾全天候目擊埃及現場,比別人更勝一籌。半島電視也趁機在美國大做市場推廣。 兩大電子媒體促成了埃及和平民主革命的成功,一是以Facebook(臉書、面書)、YouTube、推特和個人網址為主的網絡社交媒體;另一個即是以阿拉伯語和英語日以繼夜在開羅解放廣場做現場報道的半島(Al Jazeera)電視。網絡媒體激發了埃及青年追求政治變革的熱望,半島電視英語頻道則使英語世界觀眾全天候目擊到阿拉伯第一大國前所未見的和平革命訴求。 在布殊當政時代,白宮和美國右翼媒體一直以敵視態度對待半島電視,認為半島電視是「拉登的傳聲筒」、「反美的電視台」。但奧巴馬的白宮這次卻把英語半島電視列為最主要的埃及革命消息來源,白宮情訊室(Situation Room)的一批大型電視不停地收看半島、CNN、NBC和其他電視的轉播,但白宮把英語半島當成首要的必看頻道。半島電視在各家競爭激烈的轉播中,顯然名列第一,論現場感、背景分析、人物訪問和新聞發展的報道,沒有一家電視台比得上半島。儘管美國NBC、CBS、ABC、CNN、FOX和英國BBC都派出首席電視新聞主播趕赴開羅現場進行第一手報道,但仍不如半島所帶來的震撼。 上世紀八十年代名氣頗大的ABC記者森姆·唐諾遜(Sam Donaldson)不久前親自對半島電視駐華府特派員說﹕「感謝你們的所作所為。」《紐約時報》首席女電視評論人雅麗珊卓拉·史坦利(Alessandra Stanley)品評電視新聞和電視節目一向挑剔、嚴苛,但此次對半島轉播埃及政治風暴卻大為激賞,並認為超過美國其他電視台。史坦利強調,在局勢混沌時刻,半島的分析會讓人清楚了解一些情況,而且亦比較有權威性。她舉例說,二月十日,開羅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示威群眾和媒體盛傳埃及強人總統穆巴拉克即將宣布下台,MSNBC(NBC的姊妹台)很自信地認為穆氏會放棄權力,並在螢光幕上一直打出「埃及總統要下台」的字幕,甚至在穆氏發表演講後(尚未明講不下台),字幕仍照常出現。只有半島記者亞曼·莫也汀(Ayman Mohyeldin)事前公開表示穆氏不會如此輕易交出權力。結果穆氏並未如大多數人所期待的下台。據美國情報消息稱,穆氏原本答應交出權力,但在最後一分鐘卻突然變卦,據說是其次子賈邁勒勸他不要下台。 埃及出生但在美國受教育的莫也汀對穆氏拒絕下台的消息一直保持鎮定態度,但從紐約趕赴開羅採訪的CNN王牌記者安德生·古柏(Anderson Cooper)卻把自己的感受融入新聞報道中,他憤怒地說,穆氏不願滾蛋,「是掌摑人民的耳光、腳踩人民的墳墓和過去兩個星期人民在廣場流出的血液」。 英國BBC的阿拉伯語頻道因收視率低、經營不善、開銷過大而於一九九六年被富有的中東卡塔爾(Qatar,又譯卡達)統治階層塔尼(al-Thani)家族出資買下成立半島電視台,總部設在卡塔爾首都多哈(Doha)。半島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成立英語頻道。二零零一年「九一一」事件後,半島常播放蓋達組織頭子拉登譴責美國的錄影帶以及布殊政府侵略阿富汗與伊拉克的新聞,被白宮、國務院和國防部視為不友善媒體而予以抵制,右翼及部分主流媒體亦把半島當做「異端」和反美媒體。英語半島電視目前仍很難在美國本土看到,只有首都華府、佛蒙特州的布林頓市及俄亥俄州特雷多市能夠收看。 美對半島電視態度轉變 半島高級主管正利用此次轉播埃及革命普獲稱讚之際,積極向美國各大有線電視頻道遊說,希望他們多多播放半島的新聞節目和現場直播,但一些財雄勢大的衛星電視公司如Comcast(最近成為NBC的大股東)和DirecTV仍未表態是否同意半島的請求。半島網址從一月底開始即增加四百多萬人點擊,其中一百六十萬是美國人。其實從二零零三年三月布殊政府入侵伊拉克以後,即有不少美國人想辦法收看比較公正的半島和BBC。DirecTV也是在埃及示威抗議已進行兩週後,才開始每天轉播半島十二小時。 半島電視十年來在擾攘不安的阿拉伯世界賣力報道急遽轉變的政治與社會情勢,從九十年代初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侵略科威特、老布殊總統發動首次波斯灣戰爭、小布殊入侵伊拉克,以及去年年底開始密集轉播突尼斯人民要求獨裁者本·阿里下台到埃及人民推翻獨裁者穆巴拉克,半島做到了其他電視台所做不到的任務。 別家電視台還未在突尼斯首都街頭和埃及開羅解放廣場出現之前,半島記者早已在這兩個地方做現場報道。但在解放廣場示威初起時,半島電視擁有人塔尼家族曾受到卡塔爾政府和穆巴拉克本人的壓力,而未大張旗鼓轉播。不過,半島電視新聞部很快地展現他們一向獨立作業、不受政治與權勢干擾的新聞採訪立場。埃及政府眼看半島的深度報道和影響力太大,曾封鎖半島轉播達四天之久,然後於一月二十八日派一批便衣警察搗毀半島開羅辦事處,數名記者被扣留。英語半島採訪主任希瑟兒·艾倫(Heather Allan)說,從公司被搜查以後,「我們就和當局在玩貓捉老鼠遊戲」。半島總經理瓦達·康法(Wadah Khanfar)表示,半島員工二十四小時不停地採訪政治抗議運動,使他們得到了無窮的動力,但他強調﹕「我們只是支持民主,而不是搞革命。」半島經理部門很清楚他們報道埃及政治動盪的表現已引起全球刮目相看,他們亦不忘趁機為自己大做宣傳,在美國幾家大報登全版廣告「表揚自己」,並向美國市場做推銷。 半島此次傾全力報道埃及騷動的原因之一是他們遇到了一批強勁對手,從美國和歐洲趕往開羅採訪的十幾家電視台以及來自土耳其、俄羅斯和其他地區的英語頻道都以半島為競爭目標,因此半島深知必須比別人好,才能在劃時代的歷史事件中凸顯自己在「動態報道」中比別人更勝一籌。 半島電視報道中肯準確 當穆巴拉克將要下台的謠言於二月十一日再度傳開時,在解放廣場的美歐電視記者都不敢表示消息是否可信,唯有半島記者艾德里安·菲尼漢(Adrian Finighan)斬釘截鐵地說﹕「穆巴拉克走定了!」他不僅比別人快了一步,而且在埃及副總統蘇萊曼(Omar Suleiman)發表穆氏將下台的簡短聲明後,作了簡潔的評論,他說蘇萊曼的聲明「簡短而甜蜜」(short but sweet),而不像別台記者一直在發表評論,他只是讓觀眾繼續欣賞解放廣場雀躍狂喜的畫面和群眾興奮的吼聲。難怪《紐約時報》首席電視評論人雅麗珊卓拉·史坦利要說,埃及和平民主革命成功,也是半島電視的勝利! 鎮定的菲尼漢問記者莫也汀對革命成功有何個人感觸時,埃及裔的莫也汀說﹕「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會活著看到這一天的到來!」史坦利說,這是一句很低調的陳述,卻道盡了無窮的感慨與涵義!■ 回頁頂 網站導航 | 私隱政策 | 下載中文字庫 | 聯絡我們 亞洲週刊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Copyright (C) Yazhou Zhouka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阅读更多

發現被西方誤讀的埃及 .咼中校

發現被西方誤讀的埃及 .咼中校 定居巴黎的中國學運領袖、NGO工作者蔡崇國認為,埃及經濟融入全球化、民間組織有活動空間,很難出現極端勢力掌權的局面。 埃及革命浪潮澎湃,中東形勢面臨重大變局。穆巴拉克下台後的埃及是走向全面民主,還是給極端勢力上台的機會?埃及革命對中國有什麼啟示?在輿論普遍擔心伊斯蘭極端勢力會席捲中東時,熟悉北非和中東形勢、定居法國的前中國學運領袖蔡崇國對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現在埃及的社會形勢與當年伊朗白色革命時大不一樣,世俗化的社會組織已在埃及扎根,埃及經濟也已融入全球化中,因此出現極端勢力掌權的危險目前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嚴重。今後,民主化過程的政治是否公正、廉潔、有效等是決定性的。在外部,以色列、美國的立場是關鍵。如果以色列極右派蔑視巴勒斯坦的權利,執意在佔領地擴大居民點,前景就難說了。 蔡崇國認為,國際社會對阿拉伯世界普遍存在誤讀和蔑視,特別是「九一一」之後。實際上伊斯蘭社會過去非常寬容,除十字軍遠征期間外,沒有像現在這樣和西方社會對立。「歷史上猶太人在歐洲受迫害時逃到北非避難,與穆斯林和平相處。耶路撒冷成各宗教的聖地就是證據。阿以衝突在五十年代後演變為大規模地區衝突,西方排猶是根源和責任者之一。」 由於西方政府害怕阿以衝突擴大、伊斯蘭極端勢力擴張的威脅,為此西方政府、政客等長期支持阿拉伯國家的專制半專制政府。不過,西方民間社會不是這樣,長期從事NGO的蔡崇國說,西方民間社會的NGO一直大力支持阿拉伯的民主運動。因此,突尼斯、埃及發生的事情也正在加速改變我們對西方的思維、言說方式:沒有一個統一的西方國家或西方世界。 為此蔡崇國認為:「斷不能僅以經濟民生問題解釋突尼斯、埃及的革命;經濟問題是導火索,但背後是長期被排斥在公共生活之外、被本國政府蔑視、被部分西方人視為極端分子所形成的集體壓抑。」 由於長期從事NGO,蔡崇國與北非的非政府組織也有聯繫。與中國不一樣,埃及雖處於穆巴拉克專制中,但民間組織一直有活動空間,如穆斯林兄弟會在埃及影響就很大。同時很多阿拉伯人在西方世界融入得很成功,反過來對本國也有影響。蔡崇國說,阿拉伯伊斯蘭文明豐富多樣,源遠流長,其實是西方、歐洲文明的源頭、構成要素之一。北非國家居民在二戰期間幫助盟國抗擊法西斯,貢獻巨大。戰後重建爭獨立,更是全民參入。 巴黎市長是突尼斯人 這些傳統和歷史記憶,使他們自尊自豪。旅居西方,和中國人比較,他們人多且融入更容易。「在歐洲,你可以看到長期存在的荒唐:這些阿拉伯國家居民居然只有在其前殖民地宗主國才可以參政並自由結社自由辦報辦網站。巴黎市長就是突尼斯人。一回到自己的祖國,就得小心翼翼,充滿恐懼。中國人感受不到這種荒唐的反差,因為在國外他們也不會自由參政。」 在民間社會發育的同時,阿拉伯世界也已經融入全球經濟,面臨現代與傳統之間的衝突,與中國類似。他們在保持傳統文化的過程中,也積極融入國際社會,參與世界經濟的一體化,私人生活也開始商業化。因此,他們很多人也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也積極融入到現代化的世界潮流。伊斯蘭世界的這個世俗化過程源遠流長,從一戰後的土耳其一直到現在,其中土耳其是最典型。 「當然,極端勢力也一直有,但是少數,不過他們最吸引眼球。」蔡崇國說:「總體上,伊朗白色革命後,歐美政客一直誇大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威脅。埃及等阿拉伯國家早已深度融入全球經濟,如西方激烈的對立至少會使石油、旅遊業蕭條導致失業增加;長期專制、腐敗使多數受壓迫的穆斯林更認同民主自由的價值。」 蔡崇國也認為,北非及阿拉伯國家的民主化亦大不易,革命勝利後仍面臨挑戰。「第一個大挑戰是普遍意義的:民主化後,能否在不長的時間內建立一個相對廉潔公正、有行政效率又真正民主的國家制度和政府。否則,混亂持久、選舉不公且政府每月倒台,專制可能捲土重來。」 一九五五年生於湖北武漢的蔡崇國在一九八九年時是武漢大學哲學系博士生,作為湖北學運領袖參加過天安門廣場的學運,「六四」後流亡法國,定居巴黎,從事中國勞工工作。他不願意把現在埃及開羅解放廣場與二十多年前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運動特意做比較,認為中國太大太複雜,意識形態、民間社會等相差甚遠。不過他強調,無論突尼斯、埃及還是中國,不管是什麼黨執政,經濟發展都不是執政合法性的唯一來源,而應包括實現公平正義、保障公民權利及環境保護。■ 回頁頂 網站導航 | 私隱政策 | 下載中文字庫 | 聯絡我們 亞洲週刊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Copyright (C) Yazhou Zhouka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阅读更多

埃及革命尚未成功

艾哈迈德•拉希德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尽管埃及的民主力量获得了胜利,但当前不稳定的局势,或许仍会让基地组织(al-Qaeda)和其它伊斯兰极端组织有机会扩大其影响力。埃及需要国际社会迅速提供帮助,以确保改革议程能够加速进行,而极端主义者无法扎下根来。 数百年来,埃及一直是阿拉伯世界的核心;阿拉伯世界的趋势引领者和思想中心。但它也是20世纪初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以及随后更为现代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发源地。基地组织…

阅读更多

中国竖耳悉听阿拉伯的自由呼声

核心提示 : “党就象上帝,看不见,摸不着,但他无处不在。” 原文: China cocks its ear to Arab freedom cry 来源:悉尼先锋晨报 作者:Peter Hartcher,政治和国际事务编辑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5日 译者:Antipodal Views (@anitpodalviews) 在中国向超级强国演变的旅程中,这个月特别引人注目。有两个原因。 二月三日,一项最新公布的评估和计算显示,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世界龙头老大。 十天后,穆巴拉克倒台。假设埃及的军人政府不食言,那么中国同时也成了有史以来在专制压迫体系中生活的人口最多的国家。 以被自由屋( Freedom House )列为“没有自由”的国家的人口计算,每十名受政治压制的人中就有六人目前生活在中国。 中国在这两个领域同时领先令人注目。即使中国正在变成头号人性压制大腕,这也不能阻止中国经济,根据一个重要的定义,成为世界最强。 如果纯粹以钱的数目来看,美国依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经济,而且遥遥领先。在上个月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总统甚至感到有必要特意提到这点。 基本数据呢?美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4.6万亿美元,中国则为5.7万亿美元。按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只是美国的40%。 但是,当你把这个数字按一美元在不同国家的购买力作调整后,则是另外一回事儿。因为与美国相比,中国的绝大部分服务性产品都相对便宜,所以一美元能在中国买到更多的东西。也就是说,同样是一美元,它能给消费者在中国带来更大的购买力。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学院(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的阿文迪 ∙ 苏布拉曼尼恩(Arvind Subramanian)在重新计算过程中调整了这一项,从而得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了14.8万亿美元,以一鼻之差超过美国。 “中国经济是在2010年某个时候超过美国的。”苏布拉曼尼恩在东南亚论坛( East Asia Forum )这个互联网期刊上写道。 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阿拉伯世界的人民开始苏醒,发起了一场走向自由的新运动。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这场运动可能造成的影响让中国独裁者们担心紧张。 根据自由屋提供的数据,全球范围内去年有24.34亿人生活在独裁专制国家中,其中57%是中国人。但是,在突尼斯和埃及发生革命之后,这个数字出现了改变。假设临时军人政府遵守引进改革的诺言,那么有9000万人将会摆脱独裁,拥抱民主。 这意味着在全球受政治压制的人口中,中国所占的比例将会一下子上升到60%。 这将让中国在全世界各国的眼里变得更为扭曲失常。全世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没有自由”的政治体系下,分布在不到四分之一的国家中。 当中国主席胡锦涛出席下一届20国集团会议时,与他同台的世界首脑中只有沙特阿拉伯王国国王阿普杜拉是另外一名独裁领袖。从阿拉伯各国目前的氛围来看,他肯定也是如坐针毡。 “几乎所有的微博/社交网络服务都设置了过滤”,屏蔽含有“埃及”和“穆巴拉克”中文词组的搜索结果。设在上海的一家研究组织,群智基金会( Social Brain Foundation )的主任Isaac Mao告诉华尔街日报(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网络审查败露了当局的焦虑心情。悉尼大学汉学家大为 ∙ 古德曼(David Goodman)教授说:“让党的国家和各级领导担心的是来自基层的革命。他们现在有点过于神经兮兮,过于敏感。” “这并不等于他们有任何依据,但是他们现在确实是这样。谁知道呢? 他们如果没有从一开始就管理新情况,也许还真会变成实际问题。” 但是,官方对新闻审查效果也不尽完美。著名维权活动家艾未未在一条推特信息里这样写道:“只用了18天,一个执政了30年并且看上去是和谐与稳定的军人政权就倒台了。这东西(中国政府)已经存在60年了,可能需要几个月吧。” 一本名为《财新》的独立中文商务杂志发表文章说:“支持专制体系就是以短期获利换取长期代价。对中东地区来说,只有民主制度才是长期稳定的基础。”中国受到的影响显而易见。 官方主办的《环球时报》上星期就中亚和阿拉伯国家发生的动乱发表社论声称“颜色革命不能带来真正的民主。” 但是中国能吗?似乎是不经意的讽刺。 与此同时,中国有必要担忧吗?“毕竟,”美国卡莱门麦肯纳学院(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教授裴敏欣说,“与穆巴拉克政权不同,中国共产党一直在不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目前政权面临的来自内部的威胁并不多。” 中国领导人们如此紧张,也许是因为他们想到了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事件,想到自己那时可能差一点儿就会被轰下权力舞台。最高领袖邓小平下达命令对示威学生开枪,但是他的总理拒绝执行,政治局常委大多是委员也拒绝执行,北京卫戍部队司令员也拒绝执行这项命令。最后,邓小平绕过权力体制,坚持执行了杀戮学生的个人意愿。那可以说是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 或者(中国领导人担心)也可能是这个原因,裴民欣在为《金融时报》撰写的评论中说:“与埃及相似,这个表面上看来坚强不屈的政权制度在许多方面正受着一些同样的病毒的侵蚀——政治压制、腐败和缺乏公信度,同时政权的支持基础出奇的狭窄,社会不平等飞速加快。” 中国与埃及最显著的区别是,埃及的经济一直表现不佳。然而,即使有高速发展的经济也不能担保大众放弃对政治自由的要求。南韩和台湾就是最好的事实见证。 也许阻碍中国民主自由的最大和最现实的障碍是中国共产党广泛部署的政治和治安机器。记者李查德 ∙ 麦克格瑞革在他撰写的一本名为《党》(The Party)的书中,引用了一位中国教授的话,“党就象上帝,看不见,摸不着,但他无处不在。” 《悉尼先锋晨报》驻中国记者约翰 ∙ 加诺( John Garnaut )在今天发表的 这篇报道 中说,过去五年中,共产党发展了近三万名党员干部充当国内政治间谍,人数是以前的三倍。 他指出,共产党同时加深了对私人企业、宗教团体和所有企事业单位的渗透。 紧张?谁说他们紧张? 点击 这里 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 这里 获取翻墙梯子 RSS订阅 GFW博客 ,获得翻墙梯子大全 翻墙看《译者》 https://yyii.org 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订阅《译者》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 订阅《译者》;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美国-伊朗: 奥巴马: 希望伊朗人民有勇气继续抗争

奥巴马: 希望伊朗人民有勇气继续抗争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希望伊朗人民有勇气继续抗议现政权的示威.(15/02/2011). REUTERS/YourView 作者 法广 阿拉伯世界内部爆发的民众呼声发展成为摧枯拉朽的革命,华盛顿从中看到了真正能够“和平演变”邪恶轴心伊朗的力量。在今天(15日)于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希望伊朗人民有勇气继续抗议现政权的示威。 奥巴马这样说道:“我希望,我们将看到伊朗人民有勇气表达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和对具有代表性的政府的向往。” 奥巴马同时向美国的阿拉伯盟友明确传达信息,呼吁他们学习埃及的榜样而不要因循伊朗的选择。美国总统强调说,世界变了,中东充满活力的年轻一代试图抓住机会。如果要管理这样的国家, 就必须考虑这些变化,而不能成为拖后腿的。 周一,响应反对派领袖、前总理穆萨维和前议会议长卡洛比的号召,数千名示威者不顾当局的禁令聚集在德黑兰市中心。警察与示威民众发生冲突,至少两人被打死,九名警察受伤。这一抗议活动是今年来的头一次。 � 关键词 伊朗 – 美国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本周推荐

推特账号:MHZ-512DAY
@12138963546f

推荐理由:每日公布逢当天生日的512地震死难学生名单。 #512birthday

开放平台: 端点星
推荐理由: Terminus 端点星计划,是在 GitHub 开放平台搭建的一个站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该平台两位志愿者陈玫与蔡伟因此被捕受审。即便停止更新了,404文章也值得读者反复回顾。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