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

Global Voices | 阿根廷之美食文化大熔炉

阿根廷多样性的美食历史,源自1880年代迄今的多元移民潮,这在遍及全国的文化节 ( Ferias de Colectividades ) 活动中可详见端倪。节庆上不止可见识到各族裔间的传统文化 、民族舞蹈、选美庆典及各式纪念品,更可享用到阿根廷多元的 美食佳肴 。 举中部大城罗沙里欧市 (City of Rosario)为例,每年文化节都推出多样性的美食种类,这些美食象征着组成阿根廷社会的各种移民,涵括拉丁裔,欧洲裔,以及亚洲裔各族群。以下的影片,为您介绍本城文化节中,地道巴拉圭食物之料理以及贩卖:   在脸书网页 Encuentro Annual de Colectividades (译:年度族群大会) 上,民众可抢先一睹2014年,将于科多巴省(Córdoba) 中北部城市阿尔塔卡拉夏( Alta Gracia ) 所举行之文化节中 所贩卖 之美食。(注:阿尔塔卡拉夏亦是阿根廷革命 家切 ˙格瓦拉 居住了十二年之童年故乡。)  Encuentro Annual de Colectividades 脸书专页上的图片。 每逢九月,阿根廷密西尤那斯省(Misiones) 亦会举办「全国移民者嘉年华会」( Fiesta Nacional del Inmigrante )。庆典的美食中,更有一道由波兰裔移民所烹调的「波兰风味烤鸡」( Kursak Polski na Royezaj )。以下是『波兰风味烤鸡』之食谱: Ingredientes 1 pollo 1 cebolla grande 2 ajo puerro 1 morrón rojo mediano 1 morrón verde mediano 200 gramos crema de leche 200 gramos champiñones sal y pimienta Preparación de la salsa Picar la cebolla bien fina, rehogar con una cucharada de aceite, agregar los morrones cortados en daditos, agregar el ajo puerro picado muy fino.

阅读更多

台灣新聞 | 新 阿根廷省長YouTube開除員工

(中央社布宜諾斯艾利斯29日綜合外電報導)開除員工又有新方法。阿根廷黑河省長(Rio Negro)魏瑞蒂內克(Alberto Weretilneck)透過YouTube影片,開除一半的省府員工。 魏瑞蒂內克昨晚張貼影片,向170名丟掉工作的員工解釋,因為彌補預算缺口的撙節措施,不得已開除他們。 但留任員工也不好過。魏瑞蒂內克說:「留任員工將減薪15%。」(譯者:中央社何世煌)1030130

阅读更多

Co-China周刊 | 台北国见无郎:军人和公民间的两难:以及阿根廷留给台湾人的答案

“阿根廷军事教育的改革,在军事教育中纳入了历史、政府理论和人权教育等教材,不再把军人当作以‘服从’为己志的专业人员,而在于养成民主、人权等相关的知识和观念,跳脱以往军人所习惯的二元思维、接触更多的知识和思潮,才能够更全面性、批判性以并具有反省力的面对自身的历史和社会。” 陆军洪下士在退役前夕的死亡,使得偏好曲解事实、忘记责任的台湾社会又开始喊着要咎责,俗话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平常不谈责任也不谈政治的台湾人,一旦爆发起来的当然是要求严惩、喊打喊杀,同时,“军中人权”也成了google上的热门关键字。一如项庄舞剑,本文目的不在讨论忽略咎责规范和操作细节的台湾社会,而意在“军中人权”。 说穿了,种种关于“军中人权”的呼吁是希望国家介入,好好管一管军中乱七八糟的情况,试图捍卫一介军人(公民)应该有的权利,如同公民一样的权利。现代公民权强调的是公民的权利、公民的自主性,但透过“公民”对抗国家争取权利的历史经验得知:不论身份或是权利,最终在实践上还是由国家给予。 若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洪下士之死而引发的“军中人权”争议,便会发现相当有趣的事。由于军队存在的目的是国家、是保家卫国,所以如果说一般公民享有的权利是建立在相对于国家的个人自由,军人的权利则刚好相反,是以国家优先于个人。直觉来说,在“军人和公民”的议题上便因此产生两种立场,强调军人应享有和其他社会成员一样的权利,反对论者则称军人的身份和工作岗位有其特殊性,应以服从国家、服从群体为优先,尽管两者的答案不同,但他们所要回答的问题都是:军人是何种“公民”? 正因为军人和公民在国家之前则成了某种吊诡,要替这个问题提供标准并不容易,然而,若再把眼光放回洪下士一案,不难发现“禁闭室”、“听话”作为军队文化的一部分,在此悲剧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而“军中人权”此一普遍的命题,不仅是对单一个案的呼吁,便是直指此一长期被台湾社会所忽视的问题:军队文化。 从军队文化出发,曾任阿根廷国防部长的Nilda Garré提供了一个参考答案,根据TEWA的报导,在Nilda Garré就任部长期间,她主导阿根廷军事教育的改革,在军事教育中纳入了历史、政府理论和人权教育等教材,不再把军人当作以“服从”为己志的专业人员,而在于养成民主、人权等相关的知识和观念,跳脱以往军人所习惯的二元思维、接触更多的知识和思潮,才能够更全面性、批判性以并具有反省力的面对自身的历史和社会。 阿根廷的答案提供了我们一个不同于传统的军队/军人想象,它或许无法精确地界定并回答军人和公民间的关系和难题,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告诉我们:在愤怒咎责之余,我们必须严肃地面对长期被台湾社会忽略且使人扭曲的军队文化,并且肯认军事教育、文化养成和种种军队内部悲剧的关联性以及重要性。 这么一来,更深入地从军队内部开始反省才有可能,“军中人权”的改革不会流于昙花一现,亦或是今日台湾社会杀红了眼的口号,作为社会成员的我们才能不愧于洪下士、江国庆以及其他更多因为环境的扭曲而牺牲的人们,他们的死至少能成为军人到公民之路的起点。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二十届三中全会公报预告进入“历史的垃圾时间”?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