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信息员

Matters | 出柜之后:被处分的同性恋教师

我很想知道自己违反了什么规定,学院领导不耐烦地说:“打个比方,人家都说你犯罪了,你还要什么法律呀!”
负责教学和安全保卫的两位副校长找我谈话:“同性恋这种大部分人不接受、高度敏感的话题是绝对不能进课堂的,这个态度校方是非常坚决的”;“本科生接受能力有限,不能把有争议的东西‘灌输’给学生”。
副校长还认为我破坏了学校声誉:“你是广外老师,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这些东西”;“广外能有今天的名誉不容易,全校老师要维护广外荣誉,你上课讲同性恋,别人会觉得广外乱七八糟的”;“一缸好酒,只要掉进一颗老鼠屎去,马上就不是好酒了”。
我被要求写下保证书,承诺不再在课堂上谈论同性恋议题,不再与NGO有往来和合作,不再以广外教师的身份在网络和媒体发表与性别相关的评论。
之后,学校公开发布了处分文件《关于给予崔乐严重教学事故(Ⅱ级)处分的决定》。文件给我安插的“罪名”包括“未经学校批准”、“授课内容与主要教学大纲无关”、“造成不良影响”。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高校的“教学信息员”到底做什么?

近来,中国各地高等院校频繁发生大学教授因言论被学生举报而被停职、停课、甚至被撤职的现象。在中国高校,存在指定一些学生担任信息员,定时向学校当局汇报情况的制度。学生信息员是学校党政部门的耳目,是思想政治工作队伍的一部分。

阅读更多

【立此存照】“连推一周习大大,掉粉有点严重”

中国高校官微管理群:

– 连续推了一个星期习大大了,啥时候可以结束啊。

– 我们的粉丝数掉的有点多。

– 那要问你们领导。

– 我们都不敢看后台。

– 不看觉得世界特别美好。

– 好像还有一个,2016,习近平在舞台中央要推送。

– 你们老师都叫你们推的吗?

– 我们好像就微信推了个那个rap。

– 对啊,省里教育厅发的通知。

– 现在有考核。

– 微博微信要发够一定的思想教育的内容才可以。

阅读更多

大数据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模式创新探究

(比大洋国的思想警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通过思想行为数据分析,即时性获取学生思想行为动态、价值导向和关注社会热点难点等
把受教育者思想行为以数据方式进行汇集,根据评估体系对个体或群体进行可视化的精准图示。
基于动态数据分析和关键热词评估,对学生的舆论舆情、思想行为的发展趋势能够作出准确的预测判断。
电子科技大学进行“思想政治教育数据收集”的渠道之一,是通过该校自建的“大数据教育研究中心”和“一体化信息搜集平台”,并得到了“图书馆、教务处、学工部、宿管中心、心理咨询中心、后勤服务处等不同职能部门协同合作”。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