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

鲍彤 | 共产党必须四个不搞

有人认为中国的政治改革很难。万事开头难,其实我看共产党只要开始做到下面的四“废除”,就很好了:废除党的政法委对司法的操纵或干预;废除党的宣传部对书报的查禁;废除党管国家干部的制度和停止对国家选举单位权力的侵犯;废除党组对政府各部门的领导权。 中国是民权记录的低谷。民权扫地是被维稳的结果,政法委是维稳的司令部。冤假案案,是中国的特产。司法不独立和公检法穿一条裤子,是炮制冤 假错案的高效工艺。政法委,是大批量生产冤假错案的流水线。办案不是党的经营范围。党没有侦查、逮捕、刑讯、审判或调阅案卷、领导法院检察院司法部安全部 公安部的权力。政法委不撤销,中国无法治。 中国存在着违反宪法和法律的书报检查制度。这一非法制度由党的宣传部执行。“鲜花”和“毒草” 的标准由党决定,正同“内部”和“敌人”的界限被它内部掌握一样。这一非法制度,剥夺了公民的信仰、言论、出版和通信自由,阻碍着社会信息的流通,影响了 社会活动的进行。这一非法制度还通过它所控制的各种组织,经常地大量地伪造信息和历史,蒙蔽和毒害青少年。希望今后的宣传部弃旧图新,为保障言论、出版、 新闻、网络自由出力,为推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出力。 中国是一个没有竞选制度的共和国。实行了“党管干部”的制度,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以及监督权和罢免权,就全部彻底被剥夺了。有了所谓“党管干部”的制度,国家就无法建立公正的《公务员法》。组织部不致力于推动真正的选举制度和公务员制 度的建立,不致力于党管干部制度的消亡,是它过去工作的一个失策。希望今后知所鉴戒。 各级党委在同级政府各部门中设立的党组,分割了政府的工作,侵犯了政府首脑的职权,是非法的。应该重新按照十三大党章的合法条款,把这些部门性党组全部撤销。 以上所述,都不是建议,都是要求;也不只是我或其他个别公民的要求,我认为这其实是宪法和法律的要求。如果我误解或曲解了法律,请立法机关和法界朋友有以教我。 文革以来,常常有人提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的问题。中共十二大作出了回应。大会决议在《党章》总纲中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为了简便,请允许我把它称为“合法性条款”。 合 法性条款是中国共产党现实活动的合法性的根基。执行,则党的合法性存,不执行,则党的合法性亡。这一条款,我记得是在胡耀邦先生主持下,经邓力群先生之 手,载入党章的。耀邦先生已经去世;力群健在,当可证明。赵紫阳先生主持中共中央工作期间,身体力行,不遗馀力。是他,开创了中共中央不干预办案、不干预 文艺的先例。是他,提出了研讨建立国家公务员制度的建议。是他主持下,向十三大提出了修改党章中有关党组设置条款的建议。关于党组设置条款,宋平和温家宝 先生都是经手人。1989年初,宋先生亲口告诉我,十三大后,各部门党组已经撤销了将近二分之一,其他二分之一也正在撤销中。 后来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很可惜,合法性条款虽然没有被删除,但具体的、可操作的、实际的内容,被一一弃置,荡然无存。这种变化,也许可以名之为非法化,是非常危险的,是邪路。 十八大要求“不走邪路”,很对。所以必须实行四个不搞,四个不搞非但不是邪路,而且是离开邪路,重返“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正路。 四个不搞,不需要追加投资,不会加重财政负担。它甚至不要求共产党做什么,只要求共产党从此不做什么。

阅读更多

鲍彤:吴邦国的"六个不搞"挑战普世价值

鲍彤(法新社图片) 朱学渊评: 仅可与吴邦国的”六个不搞”相比拟的,大概只能是张春桥当年说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春桥同志说完这番疯话后没有多久,就去蹲共产党的大牢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为什么要”一举粉碎四人帮”?因为他们这帮人不仅把中国害苦了,而且还把中国共产党害苦了。吴邦国说这”不食人间烟火”的话,离张春 桥的下场也就不远了。 鲍彤:”六个不搞”挑战普世价值――再谈六个不搞 2011-03-19 六个不搞,其实就是一个不搞,不搞普世价值。中国共产党过去是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起家的,自从1989年韬光养晦以来,普世价值不提了,用”中国特色”把自己关在世界文明的大门之外。现在提出的六个不搞,除了”两院制”和”一院制”各自的适用范围尚待深入研究以外,私有制,多元 化,联邦制,三权分立,政党政治等五项,其实和市场经济一样,都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好制度。 为什么必须坚持六个不搞而不得动摇,理由何在?委员长说,因为事关”正确的政治方向”,动摇了国家可能陷入内乱的深渊。这个理由很雄辩,但没有根据。 相反的根据倒有许许多多。以最近北非,西亚爆发的茉莉花革命为例,凡是承认普世价值的国家,包括正在经历特大地震灾难考验的日本,个个秩序井然,没有一个因茉莉花而发生内乱的。相反,凡是如临大敌草木皆兵的,恰恰都是一些依靠”六个不搞”之类来维持表面稳定的国家。 事实胜于雄辩”六个不搞”不是好东西。真要避免陷入内乱的深渊,就得”六个搞”而不是”六个不搞”。真要稳定,真要和谐,真要反腐败,真要监督领导,真要和 平地解决而不是在震荡中激化社会矛盾,就需要有自知之明,认真学习西方 – 因为西方许多国家长期以开放立国,都是普世价值的孜孜不倦的追求者和践行者,经验比我们丰富得多。 这个道理,别人不懂,睁开眼睛看世界的 中国人都懂。梁启超懂,孙中山懂,胡适懂,储安平懂,连毛主席也懂。你总不会怀疑毛主席是汉奸吧,早在五十年代,中共中央在讨论斯大林专制独裁,无法无天 的悲剧的时候,毛泽东一针见血指出,这种事情在西方国家是不可能产生的。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西方制度是专制独裁,无法无天的天敌。毛的观察很深刻, 这个判断是准确的,驳不倒的。的确,因为西方有政党政治,搞一党专政就等于自杀。因为西方有选举,谁不得人心谁就得下台。因为西方有三权分立,监督和制约 的机制能够经常起作用。因为西方大国一般都实行联邦制,避免了中央高度集权的官僚主义。因为西方人人都有思想自由,谁都难以神化自己和妖魔化别人。这一系 列内在的必然联系,决定了斯大林,毛泽东之流如果生活在西方文明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之中,根本不可能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这个道理,邓小平也懂。所以他在八 十年代谈到文化大革命时也说,这种事情,在西方国家里是不可能产生的。 所以,从根本上说,西方的公民社会才是长治久安的社会,才是不怕茉莉花革命的社会,才是茉莉花革命所追求的社会。 毛泽东和邓小平虽然自己被权力欲所蒙蔽,毕竟善于观察别人的失误,所以还算得上是第二流的政治家。如果连别人的失误也看不清楚,连前人已经懂得的道理也故意置之不理,那就太自暴自弃了。恕我直言”六个不搞”就是六个自暴自弃。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bt-03182011100613.html 林明理 : 兔死狐悲之余的满口昏话 由突尼斯开始,一贯”稳定””和谐”的北非,乃至阿拉伯地区出现了社会动荡的情势,及很多将要动荡的迹象。这让人不能不反思,依赖剥夺民众天生的自由、人权 和其他政治权利,仅靠所谓的”经济发展”加上高压控制,能带来多久的”稳定”!这本来是让世界其他有类似病症的国家(地区)深刻反思自己发展道路的绝好的 例子。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某些惯于为垄断权力涂脂抹粉,为落后体制讳疾忌医的官网官学,却偏偏要在兔死狐悲之余,企图以自己的满口昏话为国人”端正认 识”,”引导舆论”,这着实让人免不了暗自发笑并愈加鄙视。 近日”光明网”发表的署名为”王达水”的文章《埃及动荡的5大基本要素》便是此类文章。王达水先生把埃及动荡的最主要原因概括为”5大基本要素”: 第一,埃及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尤其是装备工业和民生工业,是持续多年的高失业率的最大原因,是导致动荡的最根本隐患;第二,埃及从来没有建立 起自己独立并牢固的国防军事体系,是美制武器装备的最大进口国;第三,埃及没有建立起自己牢固的政治体系;第四,没有建立自己牢固的舆论体系;第五,埃及 没有建立起阿拉伯国家联合统一战线。 这可真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天朝的”政治正确”的官学才可能会有的”分析法”。照这位王达水先生的论调,似乎埃及只要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建立起自己 “独立并牢固的国防军事体系”, 建立起自己”牢固的政治体系”、”舆论体系”,再建立起”阿拉伯国家联合统一战线”(不知这个名称是何从想到的),就可以避免动荡,永保”稳定和谐”了。 类似的已经建成类似”基础””体系”的国家,应该也可以避免动荡了。 可是我们看看,就在20年前,世界上有那么一个国家,其”工业体系”、”国防军事体系”、”政治体系”、”舆论体系”不可谓不”独立””牢固”矣,其”统 一战线”不可谓不规模宏大矣。你看,它的军工体系可与美国争雄,某些科技成就更常常还领先于世界;它的政治操控几乎无孔不入,不但看不到批评反对者,就是 稍有异议者都可能突然失踪;它的”舆论体系”、”思想理论体系”更牢牢控制在真理部手中,它的”统一战线”曾经延伸至整个世界上号称”社会主义”的所有国 家。可是这个国家永保稳定避免动荡了吗?没有。这个国家,以及它的大多数随从国,还是免不了历经一番全局性的”动荡”,还是免不了其政权纷纷如腐朽老房子 般轰然倒塌。众所周知,这个国家就是曾经的苏联。当然,如今类似的国家还有几个,其中一个东北亚的典型,确实还超乎寻常的”稳定”,可是几乎没有一个局外 的明白人会相信,它真能一直撑下去。 突尼斯、埃及与中东其他国家的动荡,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国家政权为维护垄断利益集团的特权利益,靠剥夺民众天生的自由和人权,靠所谓的”经济发展”加上高压 控制以维护社会”稳定”的发展路子,最终走入了死胡同。笔者在《社会动荡的”罪魁祸首”》一文中还分析过,靠类似方式谋”发展”的国家,必然都会为维护特 权集团利益而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惜损害宪法法律尊严(虽然这类的宪法与法律本身公正性、公信力就不足),践踏人伦道德底线,最后都免不了导致整个体制 (包括制度与执政者)公信力被大规模破坏的结果。公信力破败,使得一般民众无法(或不相信)在体制内获得利益表诉与博弈的畅通渠道与机会,才不得已走上街 头寻求变革。这才是社会失序动荡的罪魁祸首,这才是其他具有类似病症的国家最应该吸取的教训。 王达水先生的文章在不分青红皂白对”西方霸权”作了一番指责后,最后露出了其真正本意,原来王先生是怕突尼斯埃及的局势引发了它的中国式联想,于是很突兀 地在结尾突然告诫说 “安定团结,是中国永远的主题”。王先生至此才算是明明白白露出了”先天朝之忧而忧”的真实本意。只是,像他这样刻意回避问题实质,讳疾忌医,能求得真正 的”安定团结”吗?安定团结当然也是我等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只不过,那要在看准病症,并敢于对症下药之后才能真正得到。是不是? --转自:《选择周刊》,2011-03-10 http://xuanzezhoukan.blog.163.com/blog/static/12152815420112108435351/

阅读更多

鲍彤:权力继承制度的风险和坦途

在中共89年生日之际,听到两条最新消息。一条是吉尔吉斯通过公投成为民主国家,长治久安终于有望了。另一条是北朝鲜,据说要开四十多年来没有开过一次的党代会,看样子,是想使国家的权力继承合“法”化,或者说,合“党”化,如果如愿以偿,也不是没有可能把一党统治再延长若干年。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CDT月度视频】七月之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