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两会

All

Latest

【图说天朝】两会记者准备提问中

@闾丘露薇 on twitter:   韩浪 @hanlang21:提问也要通稿,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要不要遵循基本法呢? cristine @zbc8431104:太紧张了吧,连问候语都打笔记!! xiugehao...

旧闻评论|宋志标:所谓两会的“传统”

许多做法都从侧面证明,本次两会对它自身的公开性有着严密的规划,非常细致地落实。总体上采取的是一种抑制而不是张扬的立场,往回收,对于开放性似乎抱有最严肃的审慎态度。从发言人到代表委员再到总理,都非常克制,这是一个整体印象。 在这种总体偏向无为的状况下,可以观察到两会上的幽明悬殊。一些东西被刻意放大,另一些方面却因为这种放大显得意味深长。最突出的,莫过于本次两会并无“炮声隆隆”之感,处处显出这是相当拘谨的座谈会性质,话语的多样性、烈度及指向与往年大不同。 无论是代表委员,还是媒体放出的讯息,在话语上都很含糊,显现了中文的模糊之美与词不达意的缺陷。给人的感觉是,与会者都巴不得早点散会走人才好,这是一个让入戏与观察者都倍感煎熬的时刻。信息增量到底在哪里?索隐派老手只怕也会无所措手。

世界日报|习、李矛盾公开化 中共政局添变数

转发此新闻: 中国「两会」(人大、政协)本周曲终人散,给外界留下一大堆问号。当局对地产大亨任志强的「文革式」批判在「两会」期间戛然而止;对官媒「姓党」的露骨要求引来后座力反弹,西藏代表团佩戴习近平像章出席的出格举动被叫停,以及新疆「无界传媒」出现要求习近平辞职的贴文,官方新华社发出稿件称习近平「中国最后领导人」事件,尤其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大会上相敬如「冰」,不惜将两人心结公开化,所有事件将对中国未来政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引人猜测。大会结束习李各走各的今年的「两会」,在官方央视直播下,亿万中国人都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在3月5日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近两小时过程中,会场共响起40多次掌声,但坐在主席台上的习近平却一直板着脸,一点掌声都吝于给出。两人不仅从进场到离场都无交流,在李克强报告结束时,习近平也未按惯例起立与李握手致意。两人直到「两会」结束,都未出现交流和互动场面。与此相对照的是,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报告完毕,习近平却与他有说有笑。因此「两会」结束后,北京流行最新顺口溜:「不到北京,不知道『文革』原来还在搞;不谈南海,不知道中国的朋友原来那么少;不开『两会』,不知道习、李关系原来这么糟。」习、李不和,在中国政坛本不是新闻。从「习李体制」和「克强经济学」昙花一现,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这个原本非总理莫属的职位被习近平掌握,习、李据传为股灾拍桌子,以及传出习要换掉李,调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进京作总理备胎等,无不显示李作为中共建政以来「最弱势总理」,已被边缘化。半官方的香港「大公报」甚至以「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国经济和中国总理」描述说,「李克强总理曾几次不经意的起身微调坐姿,有些如坐针毡之感,不禁让人联想到坐在火山口的尴尬处境」。然而,细心人也发现,在5日全国人大开幕作报告时还虚汗涔涔的李克强,到15日人大闭幕会后的记者会却信心满满,前后判若两人。他并藉回答俄罗斯记者问题的机会,释出他的地位稳固,明年还将出席总理记者会的强烈信息。短短十天之间发生了什么?外界无从知晓,不过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有报导指「两会」期间中央政治局曾召开过一次重要会议,而从「习核心」并不叫座,未如外界预期成为本届「两会」的主调来看,会议可能与此有关。中共宣传部门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过分渲染,可能已在党内受到挑战,遭遇反效果;习近平自己树立的「核心」地位也并未巩固,各方势力集聚的「倒习联盟」也在蠢动。究其原因,习近平掌权三年半,无论内政、外交,迄今都仍只停留在「破」,他以强力手腕揽权、反腐、治官及整编军队,因此得罪党内、军内不同派系、山头和利益集团;而在「立」方面,他至今仍少有建树,国内经济下滑、改革停顿、中国在国际上越来越孤立,南海周边国家纷纷倒向美国,向中国叫板;在南北韩问题中国虽被迫向美国示好,支持严厉制裁北韩,却未能换取美韩不在南韩部署威胁中国安全的战区高空防卫系统(THAAD,萨德)。而党内种种质疑,他已越来越难自圆其说。反观李克强,他的弱势反而能赢得人们的同情分数。即使经济治理无方,人们也会认为责任并非完全在他,而在于他获得的授权有限。而前不久盛传习近平拟调重庆市长黄奇帆进京,担任国务院秘书长,遭到李克强抵制,也显示李克强的「二把手」并非完全懦弱无能,而是顾全大局,忍而未发。「两会」期间中共高层的矛盾凸显,不加掩饰,因此,明年中共19大的前哨战已提前打响。由于届时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除习、李以外的其他五人都将交棒,因此习、李两人的权力博弈将惊心动魄。按照中共元老对第四代领导人的设计,习、李本为「双接班」体制,现在习近平打破了这一体制,一人独享,因此在风云诡谲的形势下,未来中共政坛存在三个变数:一是习近平地位继续巩固,李克强中途下车,让出总理职位,在19大后转任不重要的人大委员长;二是继续「尊习」,换取担任弱势总理,并觊觎中共20大接班;三是各利益集团「倒习」成功,李克强明年成为各派接受的新领导人。结果如何,颇难逆料。来源:世界日报转发此新闻:

明鏡郵報|習近平被動,深謀反擊;李克强變臉,享受眾推

今年的“兩會”,被有些人稱作最死氣沈沈的一次“兩會”,但也是最詭異森森的一次“兩會”。人們從電視上看到一個奇特現象:李克強總理在“兩會”的開頭和末尾,判若兩人。做《政府工作報告》時的李克強,神情嚴肅,虛汗浹背,還念錯講稿;“兩會”結束在記者會上的李克強,神態輕鬆,談笑風生。北京政界人士告訴《明鏡郵報》,李克強之所以有這樣的變化,是因為他在會議之初和會議結束,處境確實有了極大的變化。

美国之音|高瑜“两会”期间“被旅游”云南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星期四报道说,因患病而获监外执行的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在中国召开“两会”前在两名国保监视下到云南“被旅游”,在这期间与异议人士见面。 报道说,在北京生活的高瑜在大理与自由作家徐晖和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见了面。许晖对自由亚洲说,他们在私下会面,但有两名北京国保监视,当局阻止他们第二天见面。其他几名异议人士闻讯也希望与高瑜见面,但未能如愿。 报道说,许晖形容高瑜与刚出狱时相比,精神状况好点,但因被羁押超过一年半时间,心理受到很大的创伤,在谈到无法获得批准到德国就医时,高瑜显得有点激动。

东网 | 赵思乐:“两会”能为民众做的好事只剩下“解散”

“两会”不再是“橡皮图章”,它成了另一台2016春晚,更有底气纯粹地政治宣传化。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委员大会”(下称“两会”)在开幕近一周后,终于出现了第一个引起公众注意的政策讨论:《慈善法(草案)》审议。...

东网|老徐:两会出现「疲劳症」 锐意改革成空话

转发此新闻: 全国「两会」至今已经接近尾声快要结束了。每年的三月,也许是中国人最关心国是、最讲政治的时候,因为有「两会」。以往的「两会」也会出现一些直捅心窝子的犀利言论,有些提案和提议也是尖锐深刻,令沉闷的两会能够闪现出一些精彩的火花。两会「疲劳症」如果成为未来官场的常态,那么凝聚共识、锐意改革基本上就是一句空话。不过,今年的「两会」,明显感到身边忧国忧民关注「两会」的人少了不少。不少朋友选择在此时离京出门,一是躲霾,二是躲会。「两会」不管是参会的还是看会的,似乎都患上了两会「疲劳症」。具体表现就是有真知灼见、真实客观的言论没有了,取而代之的都是鸡毛蒜皮、不痛不痒、中规中矩的提案、提议,也有哗众取宠的,更有「打酱油」糊弄事儿的。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其中原因恐怕有这么几个: 第一,任志强在「两会」前微博遭全面封杀事件持续发酵,不管是来开会的,还是来采访会的,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纠结。多数委员和代表不愿触碰任志强事件,在被问到有关任志强的问题时,或顾左右而言他,或干脆快闪。境内媒体也被规定不得触碰此类敏感话题。 第二,持续的反腐令官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官员们更是如履薄冰,担心自己不定哪一天就身陷牢狱。「两会」刚开幕,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玟就从开会驻地带走,直接被双规。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在两会上发言,暗指王玟到处去闹事,迫使中纪委在两会期间采取行动。这是敲山震虎,对于参会的官员们都是一个震慑,令他们更加小心谨慎,但又不能不说话。所以,他们就要在不「打酱油」和不许「妄议」之间努力寻找平衡。 第三,官方把「四个意识」,即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拔升到了空前的高度,必然让占代表和委员绝大多数的中共党员们出言更加谨慎。而作为两会配角的党外人士,不可能不受官方风向的引领。为避免祸从口出,闭嘴是最好的选择。 第四,网络言论管制空前严厉,稍有一些敏感讯息的文章和言论立即被屏蔽封杀,众多官微报道「两会」的帖子都关闭了评论和互动,「两会」成了官方自娱自乐的独角戏,导致公众关注、参与「两会」的热情和积极性大大降低。 今年「两会」将审议十三五规划,对于未来中国的改革和发展至关重要。两会「疲劳症」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好兆头。习近平总书记在「两会」上鼓励民营企业家「讲真话、说实情、建诤言」,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也表示要「鼓励不同意见的交流和讨论,支持讲真话、道实情」。因此,两会「疲劳症」不利于解放思想,形成共识。两会「疲劳症」如果成为了未来官场的常态,那么凝聚共识、锐意改革基本上就是一句空话。 公众畅所欲言,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和谐的标志,也是社会自信的标志。未来中国的改革、发展与创新,需要更为宽松的舆论环境。两会「疲劳症」不应成为常态,这恐怕应该成为未来我们的共识。来源:东网 / 老徐 独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东网|守魚:官人,请给奴家定个规矩吧!

谈起新闻法,一般都会从满族人建立的清王朝所颁布的《大清报律》为开端,然后是北洋军阀混战时期的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国民党统一中国后出版的各种新闻管制法律。在1949年以后的中国语境下,新闻传媒一方面以政党传声筒的身份,发布政党的意志,配合歪曲事实,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有着体制授予权力的部门,又因为缺乏直接有效的行政暴力而逐渐的成为弱势部门,同时还要面临一批不安于体制内空间,希望有独立身份地位的新媒体人。无论是哪一方,共同的指向都瞄准了《新闻法》。尤其在渐进改良推动者看来,新闻自由和权力之间的博弈上互有胜负,无论是以成文法的形式巩固胜利的成果,还是通过法条明确权力和新闻的边界,迫切需要出台成文法明确各种灰色的边界。

美国之音|张德江称中国有9亿选民 网民说没见过选票

中国当局说,今年内全国亿万选民将直接选举250万基层人大代表,但有中国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所谓9亿选民的说法是个谎言,因为中国并不存在真正意义的选民。 张德江“9亿多选民”直选基层人大代表被批是谎言 正在北京开“两会”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说,2016年中国县乡两级人大代表要换届,9亿多选民将直选产生250多万名基层人大代表。他表示,这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一次重要实践。而这种有9亿多选民直选的说法引发网友热议。

自由亚洲|中宣部下达21条禁令 严管“两会”新闻报道

中国全国“两会”正在北京举行。近日,有多家海外及境外媒体曝光中宣部下发的21条禁令,严禁报道的议题写得非常具体。包括要求各媒体禁止报道有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雾霾问题、殡葬改革、国防预算、医患纠纷、两会安保、浙江拆除十字架、楼股汇市等“敏感问题”。其中在中共政协会议新闻发布记者会上的女翻译姚梦瑶、西藏代表戴习近平像章、不愿学雷峰等也被下禁令不准报。至于涉及腐败新闻、涉台湾和朝鲜等新闻,都要用新华社的通稿。中宣部要求各媒体加强对在京记者的管理,“一切行动听指挥”。

自由亚洲|中国“两会”期间VPN失灵 网民翻墙难

中国全国人大及政协“两会”在京举行期间,当局全面提升网络“防火长城”对境外网站的屏蔽,导致翻墙软件失效、VPN也无法连接境外服务器。国际知名VPN运营商Astrill日前在推特上表示,由于北京召开政治会议,当局的审查力量加大,针对使用VPN受限问题,目前仍有待解决。另外,3月10日是中国新颁布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实施首日,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人就此回应了媒体查询。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