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陈希我:“圣徒”之“恶”

沈颢被抓,我呼喊过。这几乎是出于本能,其实我并不认识沈颢,也从没有看过《21世纪经济报道》。在一个资讯遭到控制的国家,民众只能凭直觉判断,我的直觉就是怀疑和反对。这已经成了本能,我少年时候就被训练成了。...

阅读更多

童年消逝:黄艺博事件

这两天在网上疯传一个名为黄艺博的人的照片。在这些照片上,他都肩配一个五道杠的袖标。与大众平时想像认为三道杠就是少先队最高级别的干部(大队长)所不同的是,居然还有五道杠这种级别。黄艺博据称是武汉少先总队的总队长(另有一说是副总队长),在很多人的眼里,这算少先队的顶尖级别的干部了。 不过,老实讲一句,我注意到,很多人在疯狂传播黄艺博照片时,其实是带有一种类似围观芙蓉姐姐的心态的。大家似乎觉得黄同学的照片很有些“官气十足”的感觉,小小年纪就有着一种官员的态势,颇有些另类。再加上现在这个社会普遍弥漫着一种仇官仇富的情绪,这个事件成为一个公共领域中的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但问题是,到底芙蓉姐姐是一个成年人,而这位黄艺博同学,只是一个小学生,满打满算,今年也不会超过12-3岁。这样一个孩子的行为,放在成人社会中,遭受成年人的围观,妥当么? 我也不知道。虽然我知道中国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有人呼吁这只是一个孩子,不要给他太大压力。但我相当明确的一点是,这种类型的事,未来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波茨曼在他的名著《童年的消逝》中就提到这样一个观点:童年,是一个社会概念,而不是生理概念。在人们没有发明印刷机以前,童年并不成其为童年,十几岁的孩子别说去工作,上阵打仗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有了印刷机之后,就出现了书本,也就出现了大规模的学堂教育。孩子得以被封闭式地圈养起来,和成年社会隔离。套用社会学的一个术语:孩子的社会化过程是人们精心打造并小心呵护的。 但电子媒介的到来在尽力地摧毁这个传统。孩子不再在两个封闭的环境中——家庭和学校——完成他们的社会化过程:他们可以看电视。通过电视这种其实并不一定反应社会事实但的确可以某种程度上反应社会真相的媒介工具,孩子开始了另外一种社会化过程。波茨曼哀叹童年消逝大致就到这里结束了。他可能没有意识到,随之而来的数字媒介时代,更让这种摧毁过程加剧了。 与印刷媒介对口语媒介,以及电子媒介对印刷媒介的更迭所性质不同的是,数字媒介不仅仅是增加了人们接触各种信息(对孩童而言,就是社会化)的传播渠道,它更带来的是,人们可以参与到其中——也就是所谓的互动。今天的孩童通过数字媒介,不仅仅是象他们的父辈那样只是通过电子媒介来观看成年人的社会,而且还投身到其中,并且,必然的,接受到了成年人对他们的反馈。这种社会化过程是人类历史上打有印刷机以来所没有的。事实上,虽然今天的孩童生理还物理存在在两个封闭的圈子中,但他们的心理,早已跨越了那两个圈子,渗透到成年人群体中。 黄艺博事件是一个极其典型的案例,它可能是孩童行为闯入成年人社会中的极端表现。但事实上,类似的过早社会化,早就屡见不鲜。面对这样的事件,高呼请注意这是一个孩童是一种道德观的表现。然后,遗憾的是,在人类社会中,道德观是最苍白的一翼。 一位朋友忧心忡忡地给我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在她看来,在这起事件中,反映出的是成年人那种嘲讽的凡事只看阴暗的品质,并对孩童(直接点说,就是黄艺博)带来不可估量的心理压力。但我仿佛看到了那位毕生只用打字机写作坚决不碰电脑的波茨曼悲天悯人的脸庞。未成年人,作为一个社会名词,已经无可避免地远去了。数字媒介的大潮,让孩童进入了社会,也必然让他们会相对于过去而言过早地接受社会洗礼。 这事是好是坏?恐怕,没人知道。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 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 我的微博 访问 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读书:童年的消逝 年末大事件:新浪分众之并 鼠标+水泥 口碑:事件营销的目的 一批报纸安静死去:盘点2005中国媒体十大事件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信息传播:表意性?工具性? (2) 免费的逻辑 (13) 隐私:社交网络几乎无解的问题 (10) 新浪:把自己给做小了 (24) 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体系 (14) 社交泛滥 (9) 新浪微博之重 (13) 团购的第二波竞争格局 (15) 值得注意的亚马逊 (31)

阅读更多

新浪:把自己给做小了

近日有消息说,新浪微博决定启用weibo.com这个顶级独立域名,来替代之前的t.sina.com.cn这样一个二级域名。从域名上看,新浪微博试图摆脱新浪整站的某个微博频道定位,而是奔着独立网站而去。有评论人士甚至认为,这是新浪微博分拆上市的前兆。事实上,新浪微博背后有一个独立的公司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一应管理人员也持有该公司股权来体现他们对新浪微博的利益,上市,自然是他们所希望的一个长期目标。 不过,就weibo.com这个域名而言,我以为,却不是什么好域名。需要承认的是,微博是时下国内互联网最炙手可热的概念之一,但要说这个概念能持续多久却依然不好说。Weibo.com这个域名的风险在于,一旦这个概念落伍,域名背后的网站就很难再转型。其实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blog.com(唔,这里有一个笔误,是blogger.com),博客概念作为一个商业力量的弃儿,说今天已经成了google的鸡肋也不算过分夸张。 细观互联网江湖,巨头公司们都是将自己的网站名变成一种服务的代名词,比如“百度一下”或者“上淘宝”或者“看新浪”,分别指代着搜索、购物以及新闻,而反过来把某种服务变成自己的网站名,几乎没有。 把一项服务或一种概念变成自己的网站名,其实是有问题的。我们假想一下,如果过去淘宝的域名是www.c2c.com,那么,它今天大搞淘宝商城怎么办?好吧,都是电子商务,转型不大,那就拿新浪自己做例子好了,如果它当年的域名是www.news.com.cn,今天这个微博就很有点白手起家无所依靠的感觉了。 也许有读者会提到,那么gmail和hotmail呢?难道它们不是独立的网站域名?于是,这就涉及到该项服务是否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商业形态了。事实上,无论是gmail还是hotmail,都不是独立的商业力量,它们对各自的主品牌谷歌和微软都有着重要的支撑作用——是通行证战略的核心——但它们本身,并非赚钱利器。 Weibo.com能成为一个好域名的唯一倚仗在于:微博能够成为独立的商业形态。如果这一步完成,新浪微博自然不用太过担心过几年微博过时了怎么办——能自己来钱的业务很难一下子就过时了。但一直到今天,没有丝毫迹象表明,新浪微博的运营团队已经找到了商业形态,哪怕只是雏形。这个微博平台至今依然是喧闹不已,但却没有什么钱路。 有很多人宣称自己是微博控(包括我在内),但这种控面临两个问题。其一、微博控到底有多少?这个数字肯定不会达到亿的规模,千万当量级都很难讲,故而用户规模还是不足;其二、这种控有否可替代性?轻易回答说用户从此就离不开微博了,这种断言下得太早。因为说到底,大部分微博用户上微博不是来save time的,而是kill time的。这话的意思是:用户是来消遣时间的,而不是把它当实用工具的。消遣时间的东西嘛,可替代物就一定会没有?至于说微博会取代IM(即时聊天),那可真就有点危言耸听了。 当年校内改名人人,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做成中国最大的学生群体SNS,这个其实在整个互联网疆域里很小,故而陈一舟就非得把网站改名叫“人人”,疆域一下子扩大了,而且似乎做什么都可以,只要那玩意儿对网站确有商业帮助。而新浪这一次把它的微博域名改成weibo.com而不是用它同样拥有的t.cn,可能是为了不再向twitter“致敬”,但在我看来,着实是把自己给做小了。试问,做成中国微博老大又如何呢?万一在赚钱套路还没形成之前,又有一项互联网新玩意儿出现,weibo.com,将如何自处? 故而,新浪微博使用这么个域名是个馊主意,至于上市,那可能是管理层很期盼的事,但对于微博平台而言,现在上市未必讨好。市场压力只会让一个尚不赚钱的服务急功近利。难道手握数亿美元现金的新浪公司,很缺钱么?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结合我过去一篇 新浪微博之重 ,我以为,新浪管理层在微博运营上,已显急躁。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 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 我的微博 访问 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下一个微博的机会 新浪微博:醉翁之意 微博:媒体?社交网络? 微博:对话型媒体的对话营销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体系 (13) 社交泛滥 (8) 新浪微博之重 (12) 团购的第二波竞争格局 (15) 值得注意的亚马逊 (31) 微博适合讨论什么? (11) iPad的逻辑 (16) 视频上市之后 (11) 中国的Facebook? (15)

阅读更多

【真理部】石油大亨

【中宣部】:将某媒体的报道《石油大亨王国巨调查:谁的年代》从网上撤下来,并指该案涉及敏感问题,不要再报道;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阅读更多

【真理部】不转发xx文章

【中宣部】:不要转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小莹的署名文章《海关公务员规范工资后薪酬大幅下降》。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