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微博监督员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疑似新冠疫苗不良反应受害者家属微博.png
微博监督员@Shine季浩洋举报并威胁疑似新冠疫苗副作用致死受害者家属
来自新浪微博@微博监督员官方账号

2017年9月27日新浪微博正式上线社区监督员制度。新浪称“其初衷是为了打击当时网友反应强烈的站内屡禁不止的涉黄、涉赌交易及引流的问题。经过这几年的实践,站内相关问题得到了明显遏制,这其中广大的微博监督员发挥了重要作用。”[1]

微博监督员官方账号所主导的微博话题内,其自我介绍为:

为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净化微博社区环境,加强网民自律,有效处置微博上的涉黄、违法及有害信息。在北京市网信办的指导下,微博专门建立了社区监督员机制,公开招募2000名微博监督员。微博监督员通过专门的举报机制针对微博上的涉黄低俗进行举报处理。


举报疫苗不良反应受害者

2021年8月末,微博监督员举报并威胁疑似新冠疫苗不良反应受害者家属的事件被广泛关注:

《昨天,微博监督员惹众怒了》:

前两天,微博上发生了一件引起轩然大波的事,有微博监督员封了网友的号,还说这个网友因为发布假消息被拘留了,结果把微博监督员的内幕曝光了出来,很多网友们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被投诉,就是因为有人带了任务来的。

这个微博监督员叫季浩洋,他封了网友tomo酱酱的号,结果引来了众网友的打抱不平。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网友发布了这样一个微博,说母亲因为接种去世了,自己感到很悲苦。

[2]

舆论反弹

但事实上 tomo酱酱 没有被警方拘留,并注册了小号公布了母亲的死亡证明。其后,季浩洋回应称:“我未经核实对方身份后发布的言论明日会到公安机关书面道歉,但法律不会让你们随随便便拿个借口来污蔑国家,疫苗有没有问题扪心自问,外媒传播速度不差于国内,明日见分晓,该谁负法律责任谁也跑不掉。” 季的行为和回复众多网民不满,后有网民发现“微博监督员”是有固定任务 KPI 的,将矛头指向了新浪微博。[3]


新浪微博回应

@微博监督员 8月27日发微博首先承认@tomo酱酱 确遭封号:

关于账号@tomo酱酱 被封的问题。经查实因该账号之前发布涉时政有害信息,被站方依法依规处理的,并非是监督员投诉处理。

接着公布将监督员季浩洋永久禁言

鉴于@Shine季浩洋 持续发布虚假信息,扰乱传播秩序,严重损害了微博监督员的集体声誉。依据《微博社区公约》《微博监督员工作条例》相关规定,于8月27日对该人进行清退并永久禁言。[4]


微博赏金刺激下举报成风

有监督员对时代财经表示,监督员的门槛并不低,但他也不清楚具体应聘考核标准是什么。

微博监督员的KPI是每月投诉500条违规微博,投诉准确率在98%以上,完成kpi每月有200元的现金奖励。但如果有一个月未完成kpi,就会被撤销监督员资格。不过,有监督员表示,就算业绩不达标,只要做事了一般不会被清退。

季浩洋造谣举报一事一度被认为是迫于监督员KPI压力的“误伤”,但时代财经采访发现,完成KPI并非一件很难的事。

如果经验不多,这项工作耗时会多一些。

一位2019年成为微博监督员的网友告诉时代财经,他最初每天要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刷微博,专门处理涉黄信息,但成果也比较明显,最多拿过1200元奖励。另一位从事微博监督员三年多的人表示,他每天只需要刷十几分钟微博,就可以通过关键词搜索完成kpi。

林扬在早期工作不忙的时候甚至做了一个插件,通过关键词自动搜索涉黄信息,月均举报微博20万条。

早期,微博给监督员的奖励是奖品,而非现金,林杨2018年拿到了4个iPhone8和2个iPad。后来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操控插件,便只完成基本KPI。不过,因为经验丰富,林杨表示,自己一个月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500条的投诉量。

“我认为微博监督员可能会随着网络舆论的发展长久保持下去,其实类似抖音和快手之类的短视频平台都有专职负责内容审核的人员。新浪只是剑走偏锋,相对来说投入不大,但是成效会比专职更好。”林扬说。[5]


后续讨论

举报行为是否“正义”,完全取决于负责处置举报的执行者是否“正义”。

如果官方层面的执法从“秉公执法”变成了“选择性执法”,那么民间层面的举报也必然也会从“守护秩序”变为“打压异己”。

换句话说,如果举报的受理者就没打算主持公平正义的话,那么举报行为本身也没有公平正义可言。

比如,9月1日,姜昆在“曲艺杂志融媒”发表下面这篇文章,借着艺人整顿的东风,痛批三俗,原文可以点击下面链接围观。

《姜昆 | 坚决抵制失德失范 行风建设任重道远》

明眼人都知道姜昆说的是谁。这就是“打压异己”最好的例子。扣高帽,诉诸权威部门,把自己不喜欢的人封掉,而不是提高自己相声水平。这就是昨天文章提到的,懦夫行为。

现在的举报已经泛滥到,你不喜欢一个明星,他的粉丝通过人肉搜索你,都可以让你闭嘴的可怕境地。

官方因为有各种严格规定,只要被举报,网站为了避免争议,删除了事,极大地振奋了举报人的信心。我们在8月28日文章《刑不可知 则威不可测》里也说过“高标准立法、普遍性违法、选择性执法”的问题,不再赘述。

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各种定义模糊的规定比比皆是,量刑尺度极为随意。造成了学生在课堂上可以举报老师的言论,甚至有些学生在老师补完课之后用举报威胁老师退钱的境地了。

为了避免争议,平台先自行审查阉割,造成了各种奇观,社会舆论也就越来越保守。参考《上海日式婚礼事件》。

纵容举报,并做出处罚的有关部门、删帖的部门,如果你们不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而是惧怕举报的人,你们就是在培养举报的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慢慢的,就变成一个什么都不能说的国家了。

举报的人是懦夫,害怕举报的人也是懦夫,嗯,懦夫之国。[6]


参考资料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更多微博监督员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