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慧 | 遭难的校园流浪猫

一.突如其来的校园猫劫难


最近一两个月,校园里的猫突然少了许多。起初以为又是外来人偷捕,但很快有人发现有校内人在图书馆后门一带见猫就打,居住在紧挨图书馆后门侧面教师宿舍中一些教师和家属多次目睹此人用泥土把猫打得四散奔逃。猫咪们突然遭遇这种莫名的施暴,全然没了平时的自在神态,见人就躲,即使听见熟悉、信任的声音,也很少敢露面。胆子稍大的,远远探出头又犹豫着不敢出来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疼。

猫就是小号的老虎、狮子、豹子,跟狮虎豹的习性相近,有各自势力范围。校园猫有好些个据点。图书馆周围有树有灌木适合猫咪玩耍、隐蔽,四周还有屋檐遮风避雨,紧邻的两个公寓也给猫咪们提供了同样条件,这一带是校内最大一个猫据点,常见的有近三十只。它们跟人很亲,从不避人。一到傍晚喂食时间,听我们轻声一唤甚至没等我们呼唤,一大群猫就闻声而至,聚拢过来喵喵叫着竞相讨要。如果食物分发光了再经过那地方,猫咪们听见说话声也会跟过来,尾随一段。在遭遇无妄之灾后,除一两只猫听见呼唤它们的熟悉声音可能会怯生生出来,其他猫已经多日见不着,令人挂心。


这只是图书馆后门的一角,拍照这天,有七八只猫,手机只能照到一个角,这个角也有五六只。猫咪们这样放心进食的场面已经近两月见不到了。

二.花儿,校园的传奇


一教楼周边是两个猫咪家庭的据点。我和几位猫友特别在意这两家子。其中那只约四岁的花儿,美丽脸上两个对称的大黑眼圈,像极了浣熊。大概因为我身上带有家中两猫的味,跟我特别亲,无论白天夜里,一听见我声音就会高兴地奔跑而来,蹭我的腿,边吃东西边享受我轻拍她的背,还会跟着我从学校东头走到西头、西头走到东头。前年一个夏日午后,正在实验大楼外草坪玩耍的花儿碰见我便跟在后面,生命科学系一位熟人见状:“肖老师,是不是你养的浣熊?”花儿身上有非常非常多的有趣故事,而她养育小猫的故事特别令人感叹。如果有谁看见过她怎样在全校为幼猫寻找最安全的栖息地,怎样算准师生上下课时间、避开师生、每次上下七八十步楼梯把小猫一只只衔到教学楼二楼、然后越过窗台跳上师生除非翻墙否则去不了的平台,在平台上绕行几十米,把幼猫安置在一个远离人也远离其他猫、能遮风避雨的楼上夹层;看见她从楼下给已经两个多月的幼猫一趟趟衔食物上楼,看见她把孩子带到一岁上下才放手……一定会动容。


花儿是校园的一景,是校园的动物传奇。很多人都认识她,十来天前一个清晨,刚从校外回来的一个学生见我正给花儿食物,问:“老师,她是不是花儿?”我答是。他说:“我喂过她,是觉得像她”。他这一说,我才注意到有些面熟。很多傍晚校园散步的人都喜欢在花儿跟前驻足,不光是她的美丽和神气吸引人,也看她和她的一家子进食,看她怎样保护孩子……


花儿警惕性非常高,保护自己和孩子的能力非凡。去春生下幼崽后,我和两位猫友好奇,想知道她把幼猫藏什么地方,喂食后悄悄跟踪花儿,见她跳进教学楼一楼西头窗户,我们快步走到一教楼正门,花儿在大厅楼梯口正要上楼,发现我们,盯住我们,停下不走了。虽然我们是她特别熟悉和信任的朋友,但这时同样严防,我们赶快闪到大柱头背后,花儿见四下无人,这才上楼。
X笑了:“花儿狡猾。”我却惊异:教学楼五层楼容纳上千师生,上下课人流如潮,花儿是怎样避开的?今年三月,花儿又生仔了,起初在校园一个隐蔽角落,待幼猫一个月左右可以跑动了,大概是地面上有些管不住这些四条腿的孩子了,花儿跟去年一样选择了这个她最艰苦但幼猫最安全的地点。可是,毕竟教学楼是成百上千师生集中的地点,花儿有时在楼梯也会碰见学生,如果学生惹她,那可是摸了老虎屁股。一位经常看见花儿上下楼的保安告诉我:“她凶得很。”一问,原来是花儿上楼时几个学生逗她,花儿大怒、发威,吓退了学生。我笑坏了:花儿牛。几分钟后,一位八旬老太散步经过看见花儿,又说:“她凶得很。”“为什么?”“她欺负那些猫。”我听了忍不住笑:好啊,没谁伤害得了她。

三.猫咪的恐慌蔓延到花儿一家


然而,
531日那个大雨之夜后第二天清晨,怎么喊也没见花儿和她刚带下楼几天的孩子。那天是六一,一早要跟几位朋友去参观哲学家贺麟的故居,没找着花儿一家,心想,昨夜下一整夜大雨,可能找什么地方避雨去了,回来再说。从贺麟故居回家已是傍晚7点过,匆忙装满猫粮后依次去几个猫据点,走到花儿出没一带,找好几圈也不见她一家踪影。哺育期间,她非常需要食物,绝不会到喂食时间不出来。我顿时不安起来,赶快打电话,几位猫友也正在找我。会合后,X又气又急地:“出事了。”她说先前邻居见她拎着给猫咪们煮好的几袋食物,诧异问:你还去喂?!你不知道昨晚打猫?还告诉她打死就扔垃圾箱。她不信,可进来后发现电梯公寓、图书馆后门一带的猫全都不见了,叫好一阵,才看见平时很喜欢跟着我俩走的黄色长毛猫隐在灌木中,战战兢兢不敢出来。再到一教楼,花儿一家也不见了。说着,眼圈红了。


我们难过极了,担心花儿遭遇不测,几人一道在花儿可能呆的每一个地方呼唤,但我心中有种不详感,我知道所有这些地方花儿都听得见我们呼唤,平时比这远得多,她也很快出现在跟前。现在太反常,但谁也不愿放弃,继续找继续呼唤……终于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看到她了。我的天,什么事使花儿变成这样?一向神态高贵、喜欢快乐地用她的扇形大尾巴扫我们裤腿的花儿现在一身很脏、狼狈不堪、惊恐万状,远远望着我们一动不动,我轻声叫她快过来,好一阵,才终于过来。
X拿出花儿最喜欢的鸡肝,不料蹲下放食物时,花儿竟把嘴张得老大、露出尖牙冲她发出低沉的威胁声音。花儿不会说话,但她异常的神情和举止告诉我们头晚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她的三个孩子我们只看到一个,怯生生躲远处叫。我蹲在花儿身边,往给她盛食物的盒子里放了足够她一家吃饱的猫粮,轻拍着安抚她,她东张西望、惊魂未定吃了几口就衔了一块鸡肝跑向躲在远处的孩子……


我回想,头天傍晚下楼给校园猫送猫粮时,已经在下小雨。匆匆给花儿一家和其他几个猫咪聚集点放食物后便回家了。后来雨下大了,整整下一夜。花儿和图书馆一带猫咪那晚的可怕经历应该是在我们离开还没有下大雨之前。什么人会这么变态、这么残忍?莫非真如
X的邻居所说,是有计划的集体屠猫?

四.调查


我们当晚就开始分头调查。两三天时间,问了许多人,找到部分目击者,基本确定是个人行为,排除了最初有人传言的某部门指使保安所为。其中一个虐打者是校内住户,此人一两个月前就在用泥土石块打猫,目睹这种行为的邻居和来校园散步的人说过他好几次。另一个是物管,但并非那个地段的物管。目击者告诉我们,十来天前看见他把电动车在路边一靠,就从地上捡东西朝他见着的猫扔去,一扔一个准。但
531日晚的目击者这两天不在家,那晚事发细节是怎样的?究竟是谁所为?暂时还不清楚。但校园猫的遭遇从那天之后已经成了校外周边几个小区居民牌桌上、茶园里的议论话题。这两天,猫友们几次对我说,她们院里好多邻居骂“太黑心”。她们过去从电视新闻知道香港有人虐猫被判刑,于是相信这里虐打虐杀猫是犯法的。我说:那是香港、台湾,台湾一位博士虐猫判得更重。可我们这里没有动物保护立法。其他话我没说出口。

2号晚上,基本确定这段时间以来是谁在虐打猫,回到家就给有关管理人士打电话,没人接,第二天早晨又打,还是没接。这才决定写出来。决定写出来的更重要原因是,校园猫还在遭受无妄之灾。

五.校园猫的劫难还在继续


虽然这一两个月图书馆一带猫咪被打后变得很怕人,但躲一阵之后,陆续又出来一些,有的猫慢慢在恢复过去的神情和跟人的关系。但
5-31那个夜晚之后变得更胆小,更不敢出来。前晚战战兢兢出来四只,叼一点食物掉头就跑,但好歹出来了,昨晚再去,一只都不敢出来。只见那只叫奥利奥的黑猫叼了一口食物就躲进灌木丛,它是我们从幼猫喂到两岁多的,如果没有遭遇新的虐打,绝不会见到我们也怕成这个样子。


猫,其实是人离不开的合作伙伴。经历过鼠患的对这一定有体会。


校园里过去鼠患严重,前些年,大白天也可以看见老鼠大摇大摆在校内马路上穿行,我在一篇小文中戏谑形容:“老鼠大白天在马路散步”。家中有鼠,更是噩梦。一位曾利用工余时间卖煮鸡蛋的清洁工,鸡蛋放得再严实也经常被老鼠偷走,有天一晚上竟丢了五十多个生鸡蛋,损失太大,不甘心,费时寻找,发现被老鼠搬到窝去了。


鉴于老鼠带来的严重食物卫生安全问题,灭鼠是很多单位和小区的经常性的工作。学校曾经定期投放拌有药的食物,可是不一定对付得了鼠,却一定给小鸟和其他小动物带来威胁,对环境生态造成破坏。只有借助天敌,才是符合自然、不给其他动物和环境带来伤害的解决鼠患之道……


猫是老鼠的天敌。不知不觉间,校园里出现不少流浪猫。有学生图新鲜养了一段抛弃的,有毕业后抛弃的、也有住户抛弃的。正是部分人始乱终弃,家养猫成了流浪猫。它们在居无定所,食物无保障的条件下生存下来、繁殖起来。猫安静的习性和妩媚可人的外表深受很多人喜爱,它们过的流浪生活,也令人怜惜。校园流浪猫多了,学生、教师、家属和来校散步的都有人给猫咪喂食,校外有几位每天傍晚给它们带食物来。他们收入都很低,其中,
Z大姐每月就千把元退休工资,X兼着一份月薪很低的工作,为了节省一些,她们花不多的钱尽可能每天给几十只猫一顿饱饭,买来鸡肝什么的跟饭煮在一起,X每次回家乡,一定会给我和另几人来电话,叫多带一些猫粮……


随着校园猫数量渐渐增多,分布在各个角落,地面上几乎再也看不到老鼠。可以说,多亏了流浪猫,校园里才减轻了鼠患。这些流浪猫对校园是有功的。

 


前晚
Z大姐说,她曾经看见有学生在猫咪的几个聚集点拍照,拍照学生还表示不解:我们学校给流浪猫做了很多小房子,民族大学怎么没给流浪猫准备住的地方?


Z这么说,我猜拍照的很可能是川大学生。一两年前我就听地震义工谭先生夫人王庆华说过,川大给流浪猫建有小木屋。冬天看见猫咪们蜷在空花盆里、躲在浓密灌木中、地下管道里避风,就不禁要想起王庆华说的猫房子,一直想回母校去看看,总被别的事给打岔。现在的情形,猫房子,太奢望;能不被人为伤害,就谢天谢地了。


猫,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都很正常,可是残害它们,伤天害理。


我们这个学校很多学生都爱这些猫,请同学们平时留意一点,盯住那些残害猫的人。

201265日星期二

 

  女人的情色电影笔记本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6月8日, 8:4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