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议】中储棉大火疑云

7月1日,(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 经营管理国家储备棉的政策性中央企业)山西侯马代储库发生火灾,至7月2日火情才得到有效控制。据悉,火情由露天垛堆而起,伴有强风,初步估计约有2.46万吨棉花燃烧殆尽。就火灾原因,代储库工作人员称,大火是由雷雨天的“雷击”导致。火情发生后,地方政府似乎采取了信息管控措施,大火消息在两日后才见诸媒体,官方媒体山西日报在报道此事件时避重就轻,强调“社会各界积极救援,当地群众情绪稳定”。

这是继5月31日中储粮78个储粮囤着火后,国家级储备仓库再度发生造成严重损失的火灾,此前,大庆中储粮火灾原因被归结为金属配电箱因短路打火,而这一次中储棉火灾原因则被初步认定为雷击所致。

W020130704187387910926

92UA5QID00AN0001

92UA5PJD00AN0001

视频地址

中储棉大火发生后,网友普遍质疑大火发生的原因,并且将这两起特大火灾相联系,认定与“人祸”有所关联。此外,上次中储粮大火后被热议的“空仓计”又再度被提及。

以下为数字时代摘自网友评论:

大厂商会:难道又有调查组进驻?

:中储棉山西临汾侯马代储库1日火灾,两天后消息才曝光,不得不佩服中储棉和当地政府的信息管控能力。可笑的是,官方新闻稿强调“当地群众情绪稳定”——关群众什么事?你们跟中储粮学习烧掉了几百万床棉被,当地群众也不至于没被子盖。烧掉了一笔糊涂账,还是想想怎么对媒体讲故事吧。

米瑞蓉:中石油烧了,中储粮烧了,才知道还有一个中储棉也烧了,看来是一定要把中字号都….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中央巡视组到哪,大火就烧到哪。大家注意,鸡鸭小心。

苍苍横翠微1028:巡视组是明灯,照到哪里哪里火。

叽歪歪的小猪:好火知时节,当机乃发生。只叹检查组,何时察军火。

查良钧:继中储粮粮库火灾之后,今天中储棉棉库发生火灾。网友评曰:检查组何时检查弹药库?

西伶飘雪:下回检查组要带着萧敬腾查案了。

清华秦鹏:【中储棉大火疑云!】临汾库称雷击导致1.7万吨棉花烧毁。但分析后我发现把责任推给老天爷侮辱所有人智商,因为国家仓库对库间距离、雷电预防设施、消防设施等都有严格规定:1.露天棉堆何时建成?为何存量如此大?2.露天库没有防雷措施么? 3.仓库间距离是否合规?4.室内库为什么竟能接连着火?

大鹏看天下:中储粮烧了,中储棉烧了,原因都扑朔迷离,下一个被烧的,会是中XX?

醒来的大鸦:中储棉2.46万吨棉花被烧毁 员工称雷击所致……网友怀疑空仓计,并赞曰:烽火连三月,一火抵万金。好火知时节,当机乃发生。

傅志彬:从视频中看到火苗向上,没有大风。查了侯马当天天气预报:微风。

李忠卿:按理说,经历了中储粮大火之后,中储棉应该吸取类似教训,举一反三,彻查事故隐患,可是事故该来的还是来了,如果这次依然不疼不痒地处理,依然走过场似地开个事故分析会,象征性地问责一些事故责任人,只怕类似火灾还会发生,我们不禁要问:中储粮、中储棉都发生过火灾了,下一个会是谁呢?

洪巧俊:在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中储粮直属库发生火灾后,网民就说了《天下粮仓》里“火龙烧仓”的故事,这的确让人浮想联翩,联想到中央巡视组刚刚入驻中储粮,更为网民们发挥想象力增添了有力的元素。不知中央巡视组是不是也要入驻中储棉?

嘉嘉大西瓜:雷公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轩辕涵:為什麼這些事情總是發生在敏感時刻~

给力哥的哥:中字辈的都要小心了!

中国大学生闯天涯:简直放屁,亏空严重,为了掩盖真实数据,干脆烧掉。

汤来先:中国人真是大气,卡马乔一赔7650万,中储棉一烧2.46万吨棉花,白花花的银子,白花花的棉花。

龙逸天大师65:黑龙江粮食烧了!吉林、厦门人烧了!长沙仓库烧了!山西棉花烧了!下一个烧什么?

拿破仑的龙骑兵:2.46万吨,以每公斤10元计算,一吨是1万元,所以损失大致为2.46亿元。 这样如果你贪了其中一个亿,然后放火烧了棉花,是没有人查出来的。——–查账必定失火,是清朝末年常有的事情。

hattie2:想不骂都不行,再出现这种新闻我真的要哭了,太污辱我们的智慧了,连我上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大房子要装避雷针的,居然出这种新闻。

内阁总理大臣李鸿章:唧唧复唧唧,棉花遭雷击,不闻霹雳声,惟闻女喘息。问子何所思,问子何所忆,子亦无所思,子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棉。棉仓十二个,个个空荡荡,灵盗无办法,老猿有长策,愿为一把火,从此解官忧。东市买火柴,西市买汽油,南仓拆雷针,北仓雇临工。旦辞灵盗去,暮至仓库边。不闻灵盗叮嘱声,但闻胸口心跳蹦蹦蹦。旦辞灵盗去,暮宿东莞头。不闻灵盗叮嘱声,但闻身下小姐啊啊啊。万里逃美国,海关度若飞。机场传绿卡,X光照裸猿。副职百战死,临工十年归。归来见灵盗,灵盗坐明堂。户口十二张,赏房百十套。灵盗问所欲,裸猿不用厅局级。愿驰波音机,衣锦还故乡。爷娘闻子来,出门相扶将。阿姊闻弟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兄来,磨刀霍霍向皮民。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美元,对镜数金条。出门看伙伴,伙伴皆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我是临时工!雄猿脚扑朔,雌猿眼迷离。双猿傍地走,安能辨我是贪官。

要要2013:中储粮烧了,群众情绪稳定,中石油烧了,群众情绪稳定,中储棉烧了。群众情绪稳定,哪天中南海烧了,我们这些群众是不是也应该稳定下?

老田埂:俗话说:粮棉为纲,纲举目张,起早贪黑,均为棉粮。这倒好,中储粮大火烧了不久,中储棉又烧起来,是哪一个“狗出”在管,存心要老百姓“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嘛!今年一口气烧起来了!

2013年7月4日, 2:14 上午
分类: 众声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