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网络图片)

文\
首发\腾讯·大家

原题:《甲午战争前的中国国民心态》

最近,几张来自APEC会议上的图片,成了近年来最振奋人心的东西。一些憋久了的国人终于爽了。他们觉得安培是“不远千里来丢人”,而自己占了大便宜。

前晚和朋友小酌,我问他对这事怎么看。他把手里的啤酒一口闷干,说:“今天中国人的心态和甲午战争前的国民真像,都是憋急了想爽。”

我表示强烈反对:今天怎么能和当时比呢——今天我们不过是对着几张相片爽而已,而甲午战前的我们牛逼多了,几乎把“活捉苍老师、暴打小日本”的最高目标都实现了。

一、

如果翻译成纯白话文,我们大概会以为这是某个爱国社区里的帖子:

“今日之中国已非往日可比:各省设立局厂,岁费巨款制造兵船,日异而月新。枪炮皆系新式……正可及锋而试。勋臣宿将身经百战,叱咤生风,指挥若定,大可与日本从事于疆场,伸历年之积忿,快薄海之人心……挽回大局在此一举。”

有赖于当代学者韩小林的考证,这是1894年7月甲午战前的《申报》社论,是当时很有代表性的言论。

众所周知,甲午战前的背景,是清王朝“砥砺革新”,经营三十年洋务,开设了工厂,壮大了军队,充实了军械舰炮……咦,这背景怎么越听越熟悉。

尤其是1884年和法国打了一仗之后,国人信心大涨,觉得战斗力爆表了:咱们和法国都敢玩,还不敢玩身边的“蕞尔小邦”?——“昔年与法人交战,此虎狼之国,犹且负少胜多,岂足以御法人者转不足以御日本乎?”

在当时人们眼中的中日力量对比是什么样呢?中国是:“以饷项言,中国地大物博,财力充盈,沿海各关之洋税,内地各卡之货厘,与夫京部省库之所藏,正自取之无穷,用之不竭。”

而日本的国力被认为是什么样呢?“蕞尔岛国,矿产有限,库藏空虚,一有战事,则纸币不能流通,商贾为之远引,厘市箫条,盖藏告匮,其困乏可立而等也。”

对于日本的陆海军队战斗力,一些国人蔑视到了极点,说人家是猪头、是蠢鹿:

“临时征调罄通国之兵,不过数十万,又况形类侏儒,蠢如鹿豕。”“此种乌合之众,以劲兵捣之,如发蒙振落耳。况日兵应调时不肯离乡去国,甚至父哭其子、妻挽其夫,依依不舍,其军士亦无斗志。”

人们发出了令敌人丧胆的呼声:“我正宜乘机惩戒日本,规复琉球,乃可一劳永逸!”

二、

这可不仅仅之是口号。比如1886年著名的“清国水兵事件”,我们就在长崎和小日本来了一场千人群殴。

事情的导火索众说纷纭。可以确定的是,北洋水师的四艘军舰定远、镇远、威远、济远驶入日本长崎港内停泊,上油修理。水兵上岸去玩,结果与日本警察和居民结结实实打了两场群架。

第一场,日本警察一名被殴成重伤,中国水兵一人轻伤,咱们明显赢了。据中国报纸报道,起因是日本警察无理欺辱我们,当然要给丫点教训;当地的英文报纸则说,是清国水兵到长崎一家妓院去组团嫖妓,发生摩擦,最后群殴。这种说法流传很广。

第二场更壮观,是数日后的千人群殴,混战长达3个小时,日本甚至发动了人民战争——往往是比较弱的一方才发动人民战争的——上千人堵住巷子两头与我水兵血战,日本老百姓从楼上丢“滚木礌石”、泼开水,可见战况之激烈。此战结果是日方死亡2人、中方死亡5人;日方负伤29名、中方负伤45名。

从数字上看,我们好像打输了。但问题是面对日寇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我军以人数上的明显劣势,还能打死打伤日寇三十多个,算是不赖了。何况对自己士兵的伤亡,我们是一向不太在意的。

如果广为流传的“嫖娼说”属实,我们岂不是又玩了他的妹子、又打了他的汉子?所以我说,“暴打小日本,活捉苍井空”的梦想,人家北洋水兵百年前就几乎做到了。

更牛逼的是,清廷绝不软蛋,在事后的外交中体现了霸气。我看过一则材料说,群殴之后,李鸿章凭着船坚炮利,威胁日本驻天津领事:“开启战端,并非难事。我兵船泊于贵国,舰体、枪炮坚不可摧,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多么掷地有声。

双方扯皮半年,最后日方有所退让,搞了个互相抚恤,日本赔中国52500元,中国赔日本15500元,长崎医院的医疗救护费数千元也由日方掏钱。

小日本这岂非典型的“降心俯首、纳款请成”么?这岂非远远比几张照片更让人爽么?

三、

众所周知,在大伙儿都已经点开了片子、流着口水正准备爽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自命克制跑来关电脑的人。

李鸿章对中日实力对比意存保守:“彼之军械强于我,技艺强于我”,认为中国的军力“平内乱有余,御外侮不足”。类似的孬种软蛋言论立即招致朝臣驳斥。

比如翁同龢的门生王伯恭记述了自己的一段亲历:翁同龢说“李鸿章治军数十年,扫荡了多少坏人啊!现在,北洋有海军陆军,正如火如荼,岂能连一仗都打不了吗”?

如果当软蛋避战,不止是被骂,还可能被扣上浪费赀财、空耗国力的大帽子——

“竭数十年之力,赀财以数百兆计,无非欲为自强计耳。迄今兵船已多、枪炮已利、药弹已充,尚未不肯出而一试,然则向之竭数十年之力,费数百兆之赀财,不几等于虚掷也哉?”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丫花了那么多钱,怎么能不打仗?不打仗就是故意浪费,你什么居心?”

当时有人把战书都写好了:

“厚集兵力,多运饷粮,奏派知兵大员素有威望者,统率雄师长驱直进,将日本驻韩之兵禽薤无遗。行见大军所至,如汤沃雪,如风扫箨,军威一震,日本将救死扶伤之不暇……岂不快哉!”

韩小林的研究结论是:甲午战争前,一种狂妄、虚骄、盲目自大的国民心态,在绝大多数国民和官僚中普遍存在。他们幻想借战争恢复大国地位,重现“万国来朝”的威严。

四、

我们有些人的心态,总是在两种极端的状态间转换,就是当屌丝时的奴形媚色和一朝暴发后的急于出头,一百多年也不见有长进,和甲午前夜的乃祖仍然是一个模子。

APEC不过是一场国际会议。会上一些插曲和段子,拿来开玩笑无可厚非,但有人真当大力丸吃,真以为安培丢大人了,俺们牛了,占了大便宜。

这总让我想到《笑傲江湖》里的一个段子:嵩山派要当五岳盟主,召集各大门派来开会。会务工作原本做得挺好——“山道上打扫干净……准备得甚是周到”。然而嵩山派里总有些门人弟子觉得这是扬眉吐气的大好时机,老想借机找些爽点。

比如每来一批客人,这些弟子们就往山谷里丢一块大石头示威,“大石和山壁相撞,初时轰然如雷”,然后觉得好爽、好爽,那些什么泰山派、华山派、恒山派一定被咱们的声音吓呆了!

以至于恒山派人士非常不解:“每一个客人上山,你们都投一块大石,过不多时,这山谷可让你们嵩山派给填满了。”

大概有人会说:对丫够客气了!仇恨……钓鱼岛……难道还笑脸相迎吗?

同学,你又不认真听讲。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恨,你咬碎钢牙、虎躯剧震都行,但是请不要对着几张照片就嗨了。和当年北洋水师比,你军舰还没开到人家港口去呢,还没嫖人家妹子、打人家条子呢,看到几张图片就嗨,是不是嗨得早了点?

评论员王攀有一段话,不妨拿来作为结尾:

“人家不过是来参加一个国际会议而已,而这个会议恰在中国举办,又不是把人家打败了,接受人家的投降书。我们要牛逼,不要装出来的牛逼,装出来的没有牛只有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