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永立:“低俗屠夫”被”围剿”,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5月20日,低俗屠夫吴淦因在江西高院门前辱骂江西高院院长张忠厚、被江西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0天; 之后,翻旧账,“低俗屠夫”又被福建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等罪名刑事拘留。

这还不够,还要在舆论上彻底把他批倒批臭。官方媒体对待低俗屠夫的手法和对待黑龙江安庆案件受害人的手法如出一辙, 那就是挖地三尺,极尽丑化抹黑之能事。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人民公安报大标题,大特写,企图从道德上和法律上把这个社会底层卑微人物打进十八层地狱。其中,人民日报的雄文《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尤为引人注目。在习主席大力提倡依法治国、改革开放的今日,人民日报尽然还会出现这种气势汹汹的文革文章,是在令人匪夷所思。

低俗屠夫究竟摊上了多大的事,尽然让官方如此动怒?不就是维权过激吗?先有不公,然后才有维权,如果说低俗屠夫维权越过了法律红线,那么,真正导致他维权过激的诱因是什么?还不是法律规定没有得到遵守,某些官员或权贵置法律于不顾?

回顾一下低俗屠夫被拘的整个过程,我们便会发现,真正需要深揭狠批的不是屠夫,而是江西省高院及其院长,因为江西高院的所作所为,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危害更大,更值得我们的警惕。

2000年,江西乐平市发生一起强奸、碎尸案,五名村民被认定为凶手。除一人在逃外,其他四人被判决死缓。但2011年底,方林崽落网,其自供是包括前述奸杀案在内多起案件的真凶。2013年,逃亡11年的汪深兵归案,之后被取保候审。从以上情节看,仿佛一个“江西版的呼格吉勒图案”呼之欲出。

面对“真凶”出现的新证据,江西省高法迟迟没有启动再审程序,能拖就拖,能捂就捂。近日,该案的多名律师,到江西省高院申请查阅案卷,这一正当要求也被无理拒绝。正是在江西高院置法律规定于不顾的情况之下,低俗屠夫才辱骂江西高院院长,做出一些过激的维权行为。

当体面、正当的法律程序被江西高院架空,法治的车轮隆隆空转的时候,我们的官方喉舌不去质疑江西省高院,而是去丑化抹黑要求江西省高院依法办事的低俗屠夫。国家机器或国家舆论机器放任真正需要反省的江西高院或江西高院院长,而不放过一个卑微呐喊的声音。如果说低俗屠夫触犯了法律,那么江西高院或江西高院院长不遵守法律规定的行为,就能得到谅解?

江西高院身为国家司法机关,本应肩负起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火墙的重任,然而,江西高院这个以法律为饭碗的司法机关却把法律当儿戏,懂法而不守法。这其中的蹊跷,路人皆知。此案一旦被推翻,江西政法系统一干人必将引火烧身,江西省高院当然也逃脱不了干系。我想,这正是江西省高院最为忌惮的一点,也是他们为什么迟迟不立案、能拖就拖的最本质的原因。

此事此刻,江西省高院院长张忠厚,正坐在办公室里悠然自得地吹空调。我不立案,我不让你阅卷,你能奈我何?但我要提醒张院长的是,尽管低俗屠夫被刑拘,但他的行为已经在客观上促进了此案的进展。也许,江西法院一干人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到了那个时候,张忠厚院长还能心安理得,泰然自若吗?

低俗屠夫是个俗人,也许的确有很多缺点。但他依然值得我们尊重学习。官媒如此这般围剿低级屠夫,效果只会适得其反。当受害者的正当权利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当受害者的权利被称之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火墙践踏的时候,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能坦然面对。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但低俗屠夫伸张正义,为底层民众利益呐喊的精神和勇气是不可否定的,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缺乏的优秀品格。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他这样,路见不公一声吼,江西高院或其院长还能那样是无忌惮、把法律当儿戏吗?

低俗屠夫虽然进去了,但历史不会忘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