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赵太爷的名号也出现在巴拿马文件上时,未庄的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赵家也没想在未庄永久执政。未庄人顿时惶恐起来。他们不是惶恐赵太爷的名号出现在巴拿马文件上,也不是惶恐赵太爷一家早晚要跑路,而是惶恐未庄的最高经理人团队,合法性杠杠的赵家,都没有要与未庄共存亡的小心愿。

“我了个去。”阿Q第一个喊出未庄人的不爽与鄙视。

赵太爷家门口的穷人越围越多,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赵家卷款潜逃的传闻终于被证实的事情。有人说革命军已经渗透进来了,未庄马上要崩溃,所以赵家准备跑路。有人说哪里,巴拿马文件日期证实革命军还未曾在中国出现的时候,赵家人已经着手开溜了。还有人猜未庄其他有钱的是不是也准备跑路。

赵家黑漆漆的大门紧闭,里面一点动静都么有。

议论渐渐平息的时候,小D忽然提出一个超出个人历史水平的问题:“赵家为何要跑路?平日里不是信誓旦旦说有三个自信,制定十三五规划,胸脯拍得山响要带领未庄人奔小康吗?”

阿Q觉得小D应该得到表扬:“你的问题水平高,我是想不出来的。”但又不想让小D抢了风头:“能回答才是真本事。”

小D拍拍脑袋说:“为想出这个问题我脑筋都消耗光了。”

阿Q觉得机会来了,如果他能够解答这个问题,一定很风光,比小D风光。阿Q环顾四周寻找吴妈,却看见小尼姑在远处朝这边张望,于是来了勇气。

阿Q找了一块石头踮着脚尖说:“以前我们地命赵心,认为赵太爷这样那样做不对,不有利于他长期执政。觉得很奇怪。现在谜底揭开了,原来赵太爷根本不在乎他是否能够长期执政。”

众人觉得有理,纷纷点赞,阿Q粉丝看涨。远处小尼姑似乎冲着他笑。吴妈虽没露脸,但一定躲在什么地方偷听。

阿Q吞了口水继续说:“未庄的地价炒高了,天空河流污染了,社会保障基金亏空了,还拼命印钞票不怕未币贬值,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赵家人中心思想是,未庄败了好走路。哪天未庄彻底崩溃,就是他们跑路之时。”

赵家大门“咯吱”一声突然打开,为首不是别人,正是蜚声古今的赵太爷。一伙家丁端着汉阳造分立两旁。

,又是你聚众闹事。”赵太爷气得发抖,声音也抖,他的怒吼使得空气也跟着抖。阿Q小D小尼姑等众人吓得也抖起来。

阿Q结结巴巴地:“赵太爷,冤枉啊,一没有聚众,是他们自己来的,二没有闹事。”

赵太爷指着鼻子骂:“你,造谣惑众,我听得一清二楚,你还敢抵赖。”

阿Q心想要死,刚才的话八成都听见了,得赶紧想办法圆。于是四下里张望,看看能捞到什么救命稻草。

这边阿Q想计策对付,那边赵太爷怎肯放过。一挥手,家丁们一拥而上利索地绑了阿Q。民国时期相当文明,绑人之后杀人之前都会暂停一分钟容倒霉催的说几句,相当于现在的留言发短信。

阿Q深呼吸故作镇定,说:“,一定是敌对势力企图陷害赵太爷。我一时着了道,迷失方向,说了错话。乡亲们,今天阿Q罪有应得。望乡亲们引以为戒,不信谣不传谣。除非你们亲眼看见,赵太爷一家从这大院跑路,从未庄开溜,再相信也不迟。”

言毕,大摇大摆而去。

几天后,阿Q因煽动颠覆和颠覆政府罪被砍了头的消息传到未庄。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家家户户闭门保命。

几个月后的一个深夜,果然有人看见赵太爷一家跑路,金银细软装满几个集装箱。等到大天亮一传十十传百未庄人差不多都聚集在赵家空空大院里里外外的时候,没有人说一句话,都呆呆地相互望着,似乎谁也不认识谁。

转自《习总日记》(20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