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你爱你正部级的母校,她记得副科级的你吗?

作为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我能考上山东大学,全靠我自己没考好英语,而我能进入山东大学计算机系,全靠自己在报考山大的人里算分数高的。这么讲,是不是激怒了很多学弟学妹?没关系,当年我们也被班上一个来自北京的同学激怒了,开学第一天他就在各个宿舍游走炫耀自己的高考成绩,我记得当年他比我们班大部分人都少了快两百分来着。这好像没什么奇怪的,这又好像是某些大学问题的根源之一,它看上去跟今天被热议的山东大学无关,但它好像又脱不了干系。

我是不愿称山东大学为母校的,感情还没到那个份上,心中的情感回忆,也只是同学间青春洋溢的友情岁月。更何况,你爱你的正部级母校,她记得副科级的你吗?更别提那些月薪五千连保卫科科长都不是的人。我记得2015年,在山大本科招办网站上,有一则红色标题标注的文章,《山大校友中有多少高官?细数32位现任省部级以上职务的山大校友》,在这篇文章中,整理了山大校友中现任副部长级及以上职务的人员名单,一共有32人,最高级别为副国级。与此同时,文章还对这一名单做了综合 分析得出结论:山大校友总体来说表现优秀,在政界崭露头角者为数众多,就全国一流高校横向比较也不落下风,值得山大人骄傲……。这虽然只是一则用来吸引优秀生源的招生文章,但读起来却是百般滋味:校友也是按行政级别和资产总额划分的、现在的大学怎么眼里只有大官没有大师、现实如此现实精神追求更像是精神病……。

即便我再瞧不上当年的山东大学,但她也比现在好得多,那时的展校长曾经说,“我一定要做一名最贴近学生的校长,而这种贴近,最重要的是一种心灵的贴近。”,他说到了也做到了。那个时代的山大学子应该记得展校长是小树林论坛的常客,他经常深入课堂听课,经常出现在学生宿舍,学生食堂,学校图书馆,他设立的校长信箱不是形式,而是“每信必复”,那时候在学校的BBS泉韵心声上大家自由讨论……。虽然这些离一个优秀的大学还差很远,但那个时候的氛围很正常,对比之下也可以说很好,大家都活得像个人,学生也好,老师也好,校领导也好,没有告密,没有禁忌,有底线,有原则。

从未想过山大会以这样压力山大的形式上热搜,它的知名度终于超过了同城的山东济南蓝翔技校,成为济南最知名的学校了。山大为了招留学生,给足了优惠政策,最终一个留学生配三个学伴”成了导火索。按道理来讲,之所以要花这么大力气引进留学生,一定是因为他们足够优秀,但真实原因却不是这个,因为这些留学生实在是称不上优秀甚至很差劲。查了一些资料,原因可能是以下几点吧:世界大学排名中国际学生占比的因素、利用高等教育来拓展国际影响力、强化与一带一路参与国的关系……。是不是这些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之所以引起国内热议,是长久以来大家对高等教育资源分配不均、高等教育质量低下的不满,是对大学教育的扭曲、失败和对大学教育长期失望的情绪反弹。

“学伴”制度当然有它的问题,但不应该引起如此轩然大波,见多识广的中国人民什么没有见识过,事态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各界心理的借题发挥,除了对中国大学教育长期的失望和不满以外,还有一些民族主义情绪掺杂其中,一个留学生配三个学伴”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黑人学生睡三个中国女大学生”,这哪成,我自己都还没睡上呢,怎么能让“素质低下”的黑人睡。黑人睡了中国女学生,就操了你的民族自尊心了?你那是心还是其他器官?你的民族自尊心还真是对外敏感对内宽容。在中国居留生活的黑人的确是产生了很多问题,但我们也要区别对待,很多人生气的点在于黑人被优待了,比如说丢了自行车、丢了钱,警察的破案率比中国人要高,可这不是黑人的问题,是中国这方的问题,你在自己国家被委屈了被轻视了,不能把不满情绪反弹到他人身上,这是你们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

把很多事情抽离开来,中国人是很讲文明很讲道理的,比如说黑人能不能交中国女朋友,可以的;中国女孩能不能嫁给黑人,当然也可以;贫困国家的外国留学生在中国享受一些优待可不可以,当然也可以,其实很多问题都不是普通中国人的问题,很多问题也都不是问题,它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问题之下有更深层次的问题,就像这次“伴学”问题,是很多常年积压的老问题的综合反弹。只不过反弹的力度,被很多愚蠢的决定火上浇油了。

比如说山东大学国际事务部的那篇回应,充斥着各种阴谋论:“别有用心的人炒作”、“有组织和有预谋”、“背后有人操纵”……。我把海航董事长陈峰先生近期答记者问的一句话送给你们,“王健怎么死的?能怎么死?阴谋论没有这个前提。他(王健)没资格,连我也没资格,海航没资格。谁阴谋你呀,你算老几啊?”很多人特别是部门在处理一些问题时,因为自身能力有限认知缺陷,往往把自身的问题归咎在海外虚无缥缈的势力身上,外交部发言人这么表达也就算了,你一个学校的部门也这么搞,这样发展下去,以后但凡有幼儿园被发现给孩子吃过期食品或者老师打孩子,园方都可以说是海外反华势力故意抹黑中国了。

山大一年不如一年,山大学子也一年不如一年,昨天山大新闻传播学院的张姓女同学发朋友圈称,“山大的朋友们,央视新闻中心经济新闻部的老师们同意在央视的马甲号上发一篇社论抨击澎湃和冰点,有没有朋友愿意提供线索和观点啊”,新闻专业学习数载,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可是心术不正智商捉急,你能不能征集到线索和观点我不清楚,反正对方炮友是收到了你送去的炮弹。一方是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央视新闻中心,一方是澎湃新闻和冰点,想一想也挺讽刺的。

最后,来一点正能量,虽然国内的大学教育比较差劲,但我建议你还是要考大学,因为不上个大学,实在是不会有光明的前途。千万不要相信 1994 版《新华字典》里的话,“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不仅童话,字典里的话也是骗人的。

若有山大学子想抨击我这篇文章很简单,从我大学经常挂科,以致对学校产生了不满情绪为切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