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金庸写的《天龙八部》,其实有五个主人公。三个正牌的,就是乔峰、段誉、虚竹。两个杂牌的,就是慕容复、游坦之。

这五个青年人都有爹。这五个爹,个个都浪,而且是滔天巨浪,堪称江湖五大前浪。

金庸把这五个人安排得真是好,让他们各自从不同的侧面,浪出了江湖里整整一辈人的时代风采,把那一代人的毛病展现无疑,堪称是大型集体前浪秀。

第一个爹,慕容博。他的致命毛病在什么上呢?权力。

他疯狂迷恋权力,代表了那一代人对“权”的极度狂热和痴迷,天好地好不如有点权好,念念不忘祖宗曾经阔过,揣着玉玺到处跑。

其实大燕亡国好几百年了,哪里还有什么玉玺,那就是个石头,早该去潘家园了。可他还当宝贝揣着,日夜藏在胸口深深的护心毛里,紧贴着一代代人的汗水和体液形成的层层包浆,深夜闻上一口,都是权力的味道。

慕容家的孩子,都像是一代又一代复制的僵尸。慕容复二十七八岁,哪里像个青年人了,活像是三十年前的爹,像是上一辈的复制品,小小年纪就打着官腔,哼哼哈哈,颐指气使,随时准备登大宝接班的模样。所以说慕容家根本就没有年轻人,只有三十年一个轮回的复制品。

第二个爹,萧远山。他迷恋什么呢?斗争。他靠仇恨活着,与天斗与人斗,没有斗争他的生命就无法继续。

平胸而论,有的敌人确实可以斗,比如带头大哥;有的敌人却完全是他自个儿脑补出来的,比如乔三槐,人家好好收养你儿子,没坑过你没害过你,却也成了你脑补的敌人了,被你活活斗死。

萧远山这朵前浪,代表了一代人对斗争的狂热。在他们眼里世上只有两种人:现在的敌人和潜在的敌人,有敌人就斗敌人,没有敌人就创造敌人,然后再去斗敌人。

他的儿子萧峰是一个人道主义者,和平主义者。可是父亲拒绝为他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而是替儿子杀父、杀师,不断给儿子树敌,逼迫儿子去斗争。他的梦想似乎就是和儿子一起露着胸膛学狼叫,让儿子重复自己的命运,直至斗到与全江湖为敌,他便可以满意地对儿子说:看吧看吧,我就说敌人一直想灭亡我们来着,这不是证明了么。

第三个爹,是段正淳。他代表什么,淫荡。

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操心公事,他的时间都忙于搞女人,然后就是处理各种争风吃醋打架。他身边的四大护卫都是公职,可大部分时间都忙于为他搞女人的事灭火擦屁股。

段代表了一大批自己的同龄人,其生命无比贫乏,毫无内容,早就没有了别的精神追求,除了假模假式地写两句歪诗装样子,便只有念兹在兹的两件事:兄弟和女人,而其本质就是利用兄弟和玩弄女人。

他们崩溃的早晚,全看底牌的多少。那些穷得叮当响只能靠“魅力”和“才华”的,便在康敏们想要钱的时候崩了;有点钱的勉力靠钱摆平了,却在康敏们想要地位的时候崩了;剩下的有权有势、可以许诺地位的,譬如段正淳,给康敏许了镇南王侧妃,却在康敏们连地位都不想要了、只想要疯狂报复的时候崩了。要不是萧峰救命,一百个段正淳都死了。

第四个爹是玄慈,玄慈的特点是避责。什么叫避责?打死不面对过往的责任,不肯承认错误。

他是雁门关事件的“带头大哥”,因为年轻冲动,杀了乔峰无辜的娘,这是重大恶行,他却死不承认。后来几十年里他人生顺风顺水,却对这一过往一味回避,拒绝悔过,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乔峰到处寻找“带头大哥”,已经搞成了轰动江湖的连环大血案,无数忠诚小弟为了掩护玄慈的身份而死,智光禅师甚至不惜自杀,玄慈却稳坐在少林寺里,那么长时间连屁也不放一个,绝不肯说一句:萧施主,带头大哥就是我,别再连累人了,当年雁门关我做错了,我承担责任,后人不能再犯我这样的错误了。绝不肯。弄得金庸老爷子在新修版里怎么洗都洗不圆。

玄慈这个前浪,正是这一波人习惯性爱遗忘、爱推诿避责的代表。他们没有面对错误的基因。要他们好好地去面对错误,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只要能避责,他们不惜找尽世上一切借口,直到最后被人当众在少林寺揭破了,无法挽回了,才咳嗽一声,阿弥陀佛,虚竹你过来,然后被迫挨板子以谢天下。

第五个爹,是游坦之的爹,叫做游骥。他是大名鼎鼎的那个聚贤庄的庄主。他的特点是什么呢,是反智。

轰轰烈烈的聚贤庄围剿萧峰大会,他就是总发起人之一。他带着一干热血无脑的江湖人士,围剿一个无辜之人,为了一个“胡汉恩仇”的空头概念打得昏天黑地,自己也死了,还搭进去许多朋友的命,却从头到尾也没有思考一下:萧峰到底是不是有罪?是不是该死?

他代表着这一代人的又一典型特点,不能独立思考,因为从来就不会独立思考。很简单,没有反思的基因,当然也就没有独立思考的基因。

游骥的反智,是有一定代表性的。他的反智,不属于纯粹底层屌丝的反智,而是所谓“智力阶层”的反智。他们明明有一定的知识,也有一定的社会身份,自以为是智力阶层,可他们的问题是知识结构严重不合理,思想工具落后,陷入执念和迷信中不能自拔。

就好像明明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偏偏科学素养不足,非要打通任督二脉;又或者明明是一名教师,却毫无基本的营养和健康知识,被人忽悠得辟谷到饿出幻觉,还以为是飘飘欲仙。你看游骥的“轴”,从他的死法就知道了,就因为一句话“盾在人在,盾亡人亡”,他的盾被萧峰破了,于是便和兄弟对视一眼,齐齐丢下老婆孩子自尽了。这都哪跟哪儿?

以上,就是天龙八部里的五位当爹人,五位前浪。他们各司其职,各有浪法,共同展示了一辈江湖人的底色:狂热崇拜权力,念念不忘斗争,生活贫乏堕落,不善独立思考,而又习惯性推诿避责。

他们成了孩子巨大的精神负债。

从乔峰到游坦之,每一个年轻人都背负着这些奇葩老爹的沉重包袱前行。都说《天龙八部》的主题是找爸爸,其实另一个主题就是坑孩子。有句话叫:你的孩子身上,有你的所有毛病,就是这个道理。正所谓,上一代浪奔浪流,下一代是喜是愁,都化作滔滔一片潮流。说什么文明的礼物,少浪一点点,少破坏一点文明,就是尼玛给下一代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