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节作文课后,2020年6月4日15:14,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缪可馨,一脸痛苦冲出教室,爬上栏杆,从四楼坠落身亡。

从“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微博上的视频和资料来看,这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家中贴满奖状,前不久的期中考试,语文第一名。

小朋友有写日记的习惯,从三年级开始报名了作文培训班,过往的作文,比如《星星舞会》《坑娃的捉迷藏》《不一样的六一》,充满了想象力。

这一天的作文课,老师命题“《三打白骨精》读后感”。

她分析了唐僧、孙悟空、白骨精的角色,然后总结写道:“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这篇文章被老师打上大大的红叉,认为这样写太“负能量”,要求“传递正能量”。

即便摘自《西游记》原文中的描写也被圈出要删除,这篇作文删了改,改了删,仍然没有过关。直到孩子坠楼。

缪可馨的爸妈大惑不解:什么是正能量?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令人发指:

家长向老师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师置之不理。在家长群里,则有家长发起投票说“袁老师没有错,你们点个赞”。家长们并不在现场,怎么会知道事情真相知道谁对谁错呢?他们依据什么点赞,而点赞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现实是:家长们一排一排的点赞接龙。

这个班级群以“505一家人”为群名,却并没有把刚刚不幸离去的缪可馨小朋友当做“一家人”里的一员。在“未来美少女”同学群,缪可馨也被踢了出去。

直到后来,终于有家长小心翼翼地提出一点不同意见:“这时候点赞会不会对缪可馨家人增加伤害?我现在只想对缪可馨家人说节哀顺变。这个时候我作为家长选择沉默,不想给任何一方再增加伤害,希望大家理解。”

有人匿名告诉缪可馨家长:老师在批评缪可馨负能量的同时,还打了她一巴掌。

如果说,“传递正能量”戕害了缪可馨的灵魂,进而夺走了她的生命,那么,家长们齐刷刷为老师“点赞”,则是一群无灵魂僵尸以“”为名在宣示着力量。

这是又一例“正能量杀人”的案例。前段时间,初中生钟美美大火,被称为“影帝”,但随后,又删除了那些模仿讽刺老师的视频,一个原因是,中间有相关负责人约谈了钟美美及其家长,希望他创作更多“正能量”作品。

为什么中国许多年轻演员都不会表演了?因为他们的演技早早就死于这类“正能量”的要求里了。

什么叫做正,什么叫做负?“正能量”是一个标准模糊很容易被强权者扭曲的词汇。比如,在日本侵略军眼里,大力推广“大东亚共荣圈”的几百万汉奸军人和几千万奴才平民,是“正能量”,而淞沪会战、台儿庄战役、长沙会战、衡阳会战中强悍的中国军人,则是必须消灭的“负能量”。在已伏法的大贪官、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眼里,杨维骏这样长期举报自己的退休老干部,是云南的“负能量”,所以故意将老干部座谈会缩小到党内召开,以求将非党员的杨维骏排斥在外。

在缪可馨所在的这个班级家长群里,给老师点赞就是“正能量”。至于一个孩子死亡的客观原因和经过是怎样的,没人追问,没人关心。
说到底,所谓的正能量、负能量,不外是以一己私利为诉求的党同伐异而已,它们常常无视对真理的追求,更贬斥科学的深究,当然也不会顾及一个小朋友刚刚萌生的独立思考。

关于“正能量”一词的兴起,有很多种说法。但许多人是因为宋山木而熟悉这个词的。

宋山木,就是那位曾经连续六年出现在春晚观众席并被央视给予特写的大胡子吊带男。他是山木培训创始人、山木教育集团总裁。2010年12月24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宋山木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当时该案流传最广的细节是:宋山木奸污女学员的时候,常说这样一句话:“你现在身体里面充满了负能量,我给你注入一点正能量。”

这是2010年的事情,那之后,正能量开始流行起来。

所以,在我眼里,正能量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语感下流的词汇。

当我看到市面上销售《带着正能量去做人》《带着正能量去做事》《传递正能量:争做优秀职业女性》《正能量口才》这样的畅销书时,都不免要想起宋山木那副嘴脸。

作为一个读书人,我对这类书只有一个评价:不说人话。

这是一个怎样的不公啊。杨维骏这样为底层草根鼓与呼不惜得罪历届省委书记的老革命家,想出书却出不了,这些“正能量”垃圾书却大行其道。

回到缪可馨的作文上,她写的作文有哪一句话说错了?难道如今这个社会不是有很多人说一套做一套,像白骨精一样“带着面具虚情假意蒙骗别人”吗?难道不是有很多人“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缪可馨从《三打白骨精》中透视了社会,有什么不好?

那些排队点赞的家长,哪个不是带着面具虚情假意,哪个不是想通过点赞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凡还有一点人性,他们会为自己孩子同学之死点赞吗?

真正有害的,不是对社会真相的透视与认知,而是对社会真相的无视与遮蔽。社会的美好,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尔虞我诈血雨腥风。正视社会的真实存在的问题,与它相处,解决它。这是一个正常社会最基本的样子。

给缪可馨打上大大的、红色的叉叉,并要求她“传递正能量”,这是强权者对孩子的谋杀,是一块巨石将一颗鸡蛋压得粉碎。

发生在这个班级的种种“正能量”,让我想起宋山木。一点都不高级,十分下流。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自2003年开始公共写作,有心的读者会发现,我很少使用“正能量”这个词。所以,今天这篇文章,写得我很不舒服。

如果缪可馨还活着,我会告诉她说:“请不要把‘传递正能量’这样的批评放在心上,即便它来自你的语文老师。那种‘正能量’是三聚氰胺,是地沟油,一个健康的孩子没有那样的‘正能量’。”

可是,她已经走了。我支持缪可馨爸妈的声张,孩子不可能回来了,但是,公道要回来。即便,这看起来比死而复生更加遥不可及。